TOP

“一个人”的宏大水利叙事
2013-08-31 18:14:4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丁晓原 【 】 浏览:1934次 评论:0

《光明日报》今日发表

“一个人”的宏大水利叙事

——读长篇报告文学《命脉——中国水利调查》

丁晓原

鈥溡桓鋈蒜澋暮甏笏鹗

捧读《命脉——中国水利调查》,16开550多页,60余万字,直觉这是一部分量很重的大作品。其实作品的分量之重,更来自于它题材的宏大和题旨的重大。报告文学不能承受文体之轻。但以一人之力扛来如此之重之大的作品,我们不能说在报告文学史上并无前例,但至少是不多见的。由此,我对作者陈启文油然起敬。陈启文并不是一个资深的报告文学作家,但由《南方冰雪报告》到《共和国粮食报告》,再推出《命脉——中国水利调查》,使其以敢写、能写、善写重大题材,而在新世纪的报告文学创作中突兀而起,引人注目。

报告文学文体有诸多殊异。从主体品格而言,它更需要作者怀具社会责任感和公共使命。作为文学一种体式,报告文学需要以“一个人”的方式反映世界;但它不能是“私人化”的写作,在一己私域中,是无法生成有力量的报告文学的。只有具有足够社会责任担当的作家,才会选择报告文学,而报告文学的持续发展,正需要更多这样的作家。难能可贵的陈启文只是一个民间的自由写作者,但他以“我也是共和国的一个公民”的责任自觉,“努力地保持一种直面严峻现实的姿态”。作者的“共和国国情系列”,从“民以食为天”的粮食,到“地之气血”、“国之命脉”的水,无不体现了一介公民心系国家的大责任。从某种角度说,报告文学写作首先是作家一种有深度的社会实践。《命脉——中国水利调查》,作为陈启文的一种特殊的社会实践活动,其重大的价值在于全方位地揭示了中国水危机的严峻的实景。在我看来,并且报告文学史的发展也证明了,作家的社会责任感常常体现为一种敏感的问题意识。《命脉——中国水利调查》的发生,直接导源于作者对水利和水危机强烈的问题意识:“黄河断流,海河干涸,大西南发生百年不遇的大旱”,“没成想在走向天命之际,竟会遭遇了这样一种从未有过的危机。或许正是这种强烈的危机感,逼迫着我,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些正干得冒烟的江湖深处。”而陈启文又以调查实证水问题存在的严峻,以眼见为实的亲历亲验,向受众真实地报告中国水利与水危机的境况和作者的忧思。

调查既是报告文学写作的一种方式,同时也体现了报告文学文体的应有的理性精神。《命脉——中国水利调查》,作品既以调查为题,作者自然就不为书斋文字,而是走向报告对象的现场,“尽可能在第一时间第一现场把这一切诚实地记录下来”,使读者得以如临其境,感同身受,从而引发人们的“追问与反思”。正如陈启文所说,“我想要写的,并非一部关于中华江湖水系的族谱和传记”,而是“像司马迁、徐霞客、郦道元那样,脚踏实地,尽可能以最接近自然、抵达现场的方式去感知它”。用眼观察,用心思考,行在江河之滨,襟怀国计民生,这使得作者关于水利的调查达成一致前所未有的广深之境。陈启文的水调查是超大运动量的调查。得现代交通之便,作者超越前贤,足迹遍及中华七大江河水系。远上青海,探寻黄河的源头;直奔石鼓古镇,“穿越金沙江大峡谷”;站在草原湖边,因水浅、水浊而为“呼伦贝尔忧伤”。作品七章,《当黄河成为一个悬念》、《长江的追问》、《海河不是一条河》、《穿行于白山黑水之间》、《北回归线上的河流》等,作品如同多集电视专题片,真实地摄录了作者跋山涉水的坚实步履和见闻景象,以博大的信息容量,全景式地凸显了中国水利的即时状态,而对水危机所作的“现场直播”,带给受众强烈的“惊悚和警示”。天然牧场“正在走向枯竭的边缘”,世代以捕鱼为生的赫哲族人,于今“他们也会打渔,但那已经不是生活,而是一种表演。”读着这样的文字,我们内心会滋生起一种强烈的水之伤痛。

但《命脉——中国水利调查》又不是一部单面的问题报告文学,而是一部既有问题导向又关涉多维的大视野写作,一部主旨复合的浑厚作品。尽管作者无意于为中国水系立传,其主旨也不在于此,但水利并不只是现时的存在,作品报告对象本身的历史性,使作者自然关注水系的前世今生,在现实与历史的时空交错中建构作品的叙事框架。如长江水系一章,叙述古代经典工程都江堰,独特而颇有深意地论评李冰何以卓然:“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有能力远超我们的人存在,这不是他们真有什么天才,而是他们比我们更接近天理。”记写五十年代荆江分洪工程,追忆创造奇迹的“铁姑娘”的精神风采:“小石子儿,混合着女人的气味,青春的气味,生命的气味,被搅拌成混凝土,浇铸成一道道脊梁。”还穿插傈僳族老人讲述的金沙江、怒江和澜沧江,这“青藏高原一母所生的三姊妹”的神奇传说。这样的内容组织,使作品变得丰富多味。叙事中主体的忧患、愤懑、敬畏、崇敬、神奇等,正好反映了报告对象复杂多样的存在本真。

报告文学之报告,既谓报告叙写的客体,同时又意为报告作者主体自己。因此主体叙事的立场和价值尺度等,直接影响着作品的价值生成。《命脉——中国水利调查》的叙事立场是居中允正的,“水利,不止是对人类有利,还要对水有利”,利用水,也利于水,这是人类应有的“水哲学”。在作者看来,“如果我们不能超越狭隘的‘人类中心主义’,不能把一种更辽阔而博大的爱——博爱,向人类之外的自然界扩展,或许永远抵达不了水利的真谛。”正是人类单边的利益最大化,导致着人类遭受空前的水利之困。因此,人应当学会反思和节制。但是,“对于灾难,人类多少能够做出一些预测了,而对于人类,连上帝也难以预测。”《命脉——中国水利调查》就是这样地引人深思,耐人寻味。

*丁晓原 现任苏州大学文学院博士研究生导师、常熟理工学院党委副书记、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语言文学一级重点学科带头人,曾任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奖评委。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报告文学和散文。出版《20世纪中国报告文学理论批评史》、《文化生态与报告文学》、《五四散文的现代性阐释》、《文化生态视镜中的中国报告文学》(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中国报告文学三十年观察》等专著,曾获全国曾宪梓优秀教师奖、、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首届全国报告文学理论奖。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个人 宏大 水利 叙事 责任编辑:赵学儒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琼瑶爱情王国不衰之谜 下一篇《驴得水》:荒诞中见现实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