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真话】中华民族没有文学高峰之作,原因是......(一)
2017-03-11 23:31:46 来源: 作者: 【 】 浏览:876次 评论:0

赵俊贤:中华民族期待文学创作的高峰之作

——宏观立意、微观操作是文学创作升格的必经之路

作家的宏观与微观意识与作家的艺术创造二者是互动的关系,亦即在互相制约与互相促进。如是良性互动,可以让作家的艺术创造不断地攀登新的层次,不断向高峰前进。

纵观我国当代文学创作发展史,或称共和国文学创作发展史,历经60余年的几代文学人的艰苦劳作,不只量上有了丰硕的积累,而且,以今日文学创作的水准与开国初期的作品对比,其质量之提升绝非以道里计,而是有了长足进展。

今日之文学创作有新的“高原”,而无文学“高峰”,这大约是业内与业外人士的共识。也就是说,我们的当代文学作品在一批批涌现,但是,为鲁迅所称颂的杰构或曰经典作品阙如。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学尚未完全满足民族与时代的呼求。因之,文学创作的优化升格,或曰努力创新以推出一批文学经典作品,既是广大读者对当代文坛的殷切期待,也是当代作家努力追求的美好梦想。

现有的活在读者心目中的经典作品,无论中国的,还是外域的,都是经历时间筛选的有恒久生命力的文学作品。这种文学作品的经典性来自于它自身的真善美统一所形成的深刻的完美的艺术魅力。

托尔斯泰的多卷本长篇巨著《战争与和平》是举世公认的经典小说。她获得了文学创作上的空前成功,但也留下了值得人们探讨的不足与教训。长篇以1812年俄法战争为中心,从1805年彼得堡贵族沙龙谈论对拿破仑作战的事写起,中经俄奥联军同拿破仑部队之间的奥斯特里奇会战、1812年法军对俄国的入侵、鲍罗金诺会战、莫斯科大火、法军全线溃退,最后写到1820年12月党人运动的酝酿为止。全书以包尔康斯基、别祖诺夫、罗斯托夫和库拉金四个豪族作主线,在战争与和平的交替中,展现了当时社会、政治、经济、家庭生活的无数画面,描绘了559个人物,上至皇帝、大臣、将帅、贵族,下至商人、士兵、农民,反映了各政治集团和各阶层的思想情绪,作品还提出了许多社会、哲学和道德问题。

由此可见,《战争与和平》以俄国历史上一个战争与和平交替的历史时期的若干重要历史事件为背景,以四大豪族为主线,以重要人物为刻画目标,组成长篇合理的结构框架,而且传达出深刻的历史、哲学思想。我国先贤曾说托尔斯泰是“19世纪世界的良心”,又有先贤说“托尔斯泰作品的全部精髓就是人道主义”。托氏站在了时代思想的最高度与最深度。基于此,我们认为托氏在宏观立意上是成功的,值得后世作家效法。

但是,托氏在微观操作上文学后人颇有微词。他似乎有好为人师、乐于说教的嗜好。在长篇中,大段冗长的叙述颇为常见,而且,不时喜欢脱离开描写而大发宏论。这与文学的特质不合。文学作品的宏观立意是隐藏于背后的倾向,并非要直接倾诉,直接倾诉诉诸形式逻辑,这是理论著述的操作方式,而文学创作是运用形象思维以细节描写表述作家理念的认知社会的操作方式。但是这只是长篇的微观操作的瑕疵,从整体而言托氏的细节描写是形象化、个性化的,否则不可能成为公认的经典巨著。

文学作品要有骨有肉,骨,即是立意,是思想;而肉,即是细节描写,由细节使作品丰满,具体可感。微观操作还要让作家的情感即喜怒哀乐爱恶欲通过细节与具体描写充分表现。

我国当代多卷本长篇小说的创作情况与托氏老人恰好相反,多为宏观立意未获成功。五卷本《李自成》在整体框架上,追随李自成起义的历史行笔,为历史故事所左右,缺乏历史纵深的开掘,也影响了主要人物命运的展示。

《红旗谱》共三部。从整体而言,第一部《红旗谱》写得成功(后半部“二师学潮”在整体结构上已有游离主旨之嫌),第二部《播火记》在立意上逊色于《红旗谱》,而第三部《烽火图》立意水平并未回升。造成这种每况愈下的局面,原因并非一端,但小说作者在整体构思与立意上缺乏宏观意识与宏观把握是主要根源。

柳青在文学理论上有所省察,他声言要以主人公的命运史作宏观上的把握,这个构想较之以历史故事为轴心构思多卷本长篇更为深刻。但是,《创业史》未竟身先死,千古文苑恨难平。我们无法判断、也无法预测他的美学理论和实践成败及其程度。不过,从现已出版的《创业史》第二部上卷和作家身后由他人整理出版的下卷来看,这位大作家也难以摆脱强弓弩末之困境。《创业史》在今天及今后看,仍然是一部经典之作,是一部存在时代局限性的经典作品。这是一部微观描写相当真实而基本思想倾向却不够真实的巨著。它是作家的聪明才智与时代的“左倾”政治较量的产物,作品的成功与失败之处,正是这种较量的真实记录。

多卷本长篇小说宏观立意的把握与成功是一个艰难的课题,可以说,直到目前为止,我国当代小说家尚未征服这一“高峰”。

我国作家在微观操作上显示出喜人的非同一般的积累与描述细节的能力。如《红旗谱》中的砸钟与护钟搏斗、“反割头税”运动的情节设置与细节描写,都非常成功,为小说的微观操作作出了贡献。

《李自成》为历史战争小说,有些细节,主要是关于李自成与高夫人的若干细节描写,有现代化的倾向,是为极左政治思潮影响的产物,似乎对作者不必苛责。小说中不少生活场景与战争场面皆为出色的细节描写所展开,产生了强烈的感染力与阅读效果。例如卢象升的壮烈殉国,例如朝臣中各种各样的人物嘴脸与心态在细节上的勾勒。

《创业史》的细节提炼与描写具有恒久的经典魅力,值得后人研究与学习。她的题叙中关于寡妇再嫁的场面与细节,梁三老汉哭童养媳的坟,还有王二直扛托孤等等似为神来之笔,值得评论者点赞。

梁三老汉为儿媳上坟的微观描写,蕴含着无比丰富深沉的感情。这一举动,既是对与自己有思想冲突的儿子的抱怨,又是对儿媳的悲悼,更是他自己孤苦不安心情的宣泄,借以达到暂时的心理平衡。公公哭儿媳,这本来是违背世俗伦理的乖张行为,但是看重世俗常理的梁三老汉做了。这一特殊举动表达了他难以言传或不便诉诸语言的复杂微妙的心曲。

上述对象皆为多卷本长篇巨制,但不能产生错觉或误判,以为文坛上只有长篇巨制才能成为经典作品,甚至误以为文学作品要追求长度,乃至愈长愈有价值。史实并非如此,当今的文学创作实践也并非如此。

古今中外文学史上留存的短篇经典比长篇更为普遍。在这里姑且以鲁迅为例。鲁迅的《呐喊》《野草》及杂文整体上皆为经典著作,历史已经作出结论。而短篇小说《狂人日记》与《阿Q正传》为世界文坛公认的经典之作。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它们篇幅虽短,但容量颇大。它们是宏观立意、微观操作二者统一与成功的典范。

《狂人日记》其立意概括了数千年中国封建社会历史的实质在于残酷的人吃人的社会制度与人吃人的可怕现实。而以“狂人”眼光所读出的中国历史书中到处写满“吃人”二字,更是神来之细节描写。短篇立意高远深广,其微观描写支撑了这一宏观立意,堪称立意与描写的完美结合。

《阿Q正传》立意在于揭示中国国民或称中国民族的劣根性,即精神胜利法或称虚荣心理。而这一宏观立意主要是由阿Q这个人物的颇为个性化的人生表达完成。阿Q自称和赵老爷同姓,遭到毒打;阿Q和他人打斗,败下阵来,他却找寻理由自我安慰,自以为自己胜了;阿Q以丑为美,和他人比赛吃虱子,他吃得多,就以为高人一等;他向吴妈求爱未果,仍认为自己成功了;他还喜欢占小便宜,摸了一下尼姑的脸蛋,即以为占了大便宜,取得了胜利。他又愚昧无知,随他人进城“造反”,最后导致被捕、判处极刑,在行刑前,阿Q在公文上要画圆,他却不曾画好,他为此不满自己,认为丢了脸面!这是一个至死不曾醒悟的愚昧麻木的愚民。鲁迅先生对中国数千年来传承不绝的封建社会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真话 华民族 文学高 ......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茅盾文学奖得主们如何写小说开头 下一篇生活是写作的源泉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