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刘庆邦谈写作:在哪里写作(一)
2017-08-21 18:12:52 来源: 作者: 【 】 浏览:472次 评论:0

刘庆邦谈写作:在哪里写作

2017年08月21日14:25 来源:中国作家网 超侠

时间:2017年7月8日(下午)

地点:海淀文化馆小剧场

主持人:杜东彦

主讲:刘庆邦

嘉宾:张菁

内容:

杜东彦:百川汇海万物生姿,返本开新致敬经典。让文学的梦想扬帆启航,让文学的光辉照亮未来!欢迎来到第二期《作家大讲堂》,我是您的老朋友杜东彦。有人说,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也有人说,写作就是一场修行。在这浮躁又充满诱惑的时代里,他始终以一种谦卑的态度,默默行走在众说纷纭、众声喧哗的文学道路上,始终坚守着自己的个性。他来自农村,当过工人,他把更多的目光投向了农村和煤矿。在他的小说当中,你会发现这样的惊喜和温情,是以一种特别温存的态度表达出来,他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讲嘉宾,也是被人们成为“当代中国文学短篇王”的刘庆邦老师。

(刘庆邦简介视频)

刘庆邦(1951年12月生于河南沈丘农村。当过农民、矿工和记者。)著有长篇小说《断层》《远方诗意》《平原上的歌谣》《红煤》《遍地月光》《黑白男女》等九部,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走窑汉》《梅妞放羊》《遍地白花》《响器》《黄花绣》。短篇小说《鞋》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神木》《哑炮》获第二届和第四届老舍文学奖。中篇小说《到城里去》和长篇小说《红煤》分别获第四届、第五届北京市政府奖。长篇小说《遍地月光》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提名。根据其小说《神木》改编的电影《盲井》获第53届柏林电影艺术节银熊奖。曾获北京市首界德艺双馨奖。刘庆邦先生多篇作品被译成英、法、日、俄、德、意大利、西班牙等外国文字,出版有六部外文作品集。刘庆邦现为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主席,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

杜东彦: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和一颗恭敬的心,邀请我们今天的主讲嘉宾刘庆邦老师上台。您好,刘老师。

刘庆邦:您好。

杜东彦:再见到您已经半月有余,在这半个月当中,是不是您又写出了很多有血有肉的文字呢?

刘庆邦:是的,每天都在写,这几天至少写了2篇,还有1篇散文。

杜东彦:我见刘老师的时候,真的是在半个月前,我去欧洲临出行的时候采访了刘老师,当时跟我说每天早上6点,从年轻的时候一直到现在,都是早晨6点起床写作,是这样吗?

刘庆邦:我是5点起床写作。

杜东彦:我多说了一个小时,5点钟起床,太勤奋了。如果这么勤奋能写不出好文章吗?这么勤奋再带着一颗真诚的心,我想这个文章一定是有温度的。言归正传,请问一下刘老师今天主题是什么?

刘庆邦:今天主要讲一讲自己的创作经历,我的创作经历也代表我们这一代人的创作经历,讲讲在哪里写作。

杜东彦:请刘庆邦老师就座,为我们讲“在哪里写作”。

刘庆邦:各位朋友下午好!非常高兴来到百川汇海大讲堂,跟大家一起交流。今天是星期六,应该是大家休息的时间,大家牺牲时间来听讲座,一起交流,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感谢。

今天首先讲自己的创作经历。我认为自己比较幸运,幸运的是比较早地理解了自己。一个人要理解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比较早地理解了自己,意识到自己喜欢写作,而且是很早就意识到自己喜欢写作。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一生,在这短暂的一生当中,不可能做很多事情。倾其一生能把一件事情做好,我认为就算不错。文章千古事,写作正是一件持之以恒,需要倾其一生才能做好的一件事情。

我从1972年开始写作,到今年已经写了45年,也许还会写下去,还能写多少年?自己都不知道。我们有了好的写作条件,对我们自己也是一个考验,考验我们写作的欲望、写作的兴趣,同时也考验我们写作的意志力和写作资源。我们会看到好多作家写过很多不错的东西,写着写着就不写了,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不知道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幸好我自从意识到自己喜欢写作以后,就再也没有放弃,把笔杆子牢牢抓在自己的手里,不管走在哪里,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一直咬定青山,把写作一直坚持了下来。

回顾起来,我曾在多个环境里写作。第一个环境,在煤油灯下写作。在我老家,那时候我老家没有通电,到晚上都是漆黑一团,照明的是煤油灯。煤油灯一般是墨水瓶做的,灯头很小,像一粒小黄豆一样,摇摇欲坠的样子。我开始的写作在煤油灯下进行的。怎么想起写作?我是1964年考上初中,非常喜欢读书,对自己的要求或者自己的一个愿望,能够读了中学读高中,读了高中读大学。1966年文化大革命来了,一下子中断了学业。1967年回乡,种了两三年地,各种庄稼活都干过,但是自己又不太甘心。觉得不甘心种一辈子地,一心想走出去,想摆脱农村的环境。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文化大革命期间,作为一个红卫兵,我串连去了很多地方。一个从来没有看见过电灯,一个从来没有坐过汽车、火车的人,第一站来到北京。1966年的冬天来到北京,接受毛主席的检阅,随后又走入了长征队,打着旗、背着书包穿过大别山到南方,我去了武汉、长沙、韶山,去了江西、杭州、上海、南京,转了半个中国。串连期间过年都没回家,元旦在湘潭过的,春节上海过的。经过串连,周游这些城市之后,跑得心很乱,知道外面的世界这么美,回头看农村矮趴趴的,房子矮趴趴的,觉得我们那儿这么简陋,所以更不甘心在农村。这时候听广播,每天有新闻,(包括)县里、公社里办的一些节目,每天会广播一些大批判稿,我听来听去,这个大批判稿都是其他公社、其他大队写的,没有我们公社人写的。我突然想,我们人口不少,怎么就没人写稿,我能不能写一篇试试?萌发了这个念头,开始写大批判稿。当时在煤油灯下,我们家一个方桌,我母亲看我要写东西非常支持,总要有事干,本来煤油灯是母亲纺线的,她宁可不纺线,把煤油灯让给我写作。

第二个阶段,1970年,我在公社总去宣传队写广播稿,提前得到了一个信息,煤矿要招工,每个大队只有一个指标。我得到了信息,马上找我们公社的支书、队长要求当工人。(到了)煤矿也让我组织宣传队,组织了宣传队参加了会演,在宣传队谈了恋爱。宣传队解散之后,觉得不甘心只当一个体力劳动者,说白了就是想增加自己的吸引力,为了爱,觉得应该再干一些其他的。干什么?想起能不能写一篇小说试试。4个人住一个宿舍,有电灯,没有桌子,没有椅子,怎么办?趴在床铺上写。借同宿舍一个工友的小马扎,坐在小马扎上,趴在床上写。第一篇小说就是趴在床铺上写的。褥子不厚,把纸放在上面不软,写了一个六七千字的小说,写了没有地方发表,唯一的读者就是我的女朋友。女朋友一看这个不错,得到赞赏就完成任务了,因为这个进一步确定了我们的恋爱关系。这个小说在箱子里放了6年,1972年写的,1976年粉碎四人帮,1977年各类刊物开始办起来,想起我写过一篇小说,拿出来看看,重新改了一遍,就近寄给了《郑州文艺》。让我感到幸运的是,不但发了,而且发在一个头条的位置,1978年《郑州文艺》第2期的头条位置,对我鼓励很大。从那之后我一直写,到目前为止写了300多篇短篇小说。今年我已经写了四五个短篇,最多的一年曾经写过17个短篇。

1978年,因为自己喜欢写作,那时候煤炭部办了一个刊物《他们特别能战斗》,先是借调到煤炭部帮忙编这个杂志,借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把我调到北京。开始我不愿意来。他们说为什么?我说我想搞创作。杂志社负责人有些吃惊,别人想来还来不了,你还不愿意来?我们也没有发现你有什么写作的才华,你当编辑还可以。写小说,我们还没看出来这方面的才华。当时我也没有什么可辩驳的,当时确实没发表什么作品。

到了北京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刘庆邦 谈写作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文学课】贾平凹:好的语言是什.. 下一篇茅盾文学奖得主们如何写小说开头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