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一)
2019-09-04 20:29:12 来源: 作者: 【 】 浏览:125次 评论:0

何讲好中国故事

——叶兆言、张柠、徐则臣、弋舟对谈


来源:十月文学院(微信公众号) |   2019年09月04日07:30

▣ 讲座现场

01“所有人都有讲故事的权利”

叶兆言:写作很简单,就是讲故事,讲故事是世界性的,就像体育运动,篮球足球,是世界性的,故事也是,是全人类的东西。今天的话题是“讲中国故事”,这让我想起中国足球,可能是我们写作者不太争气,没有把中国故事讲好,就像我们说要把中国足球踢好,有个隐藏意思在里面,就是我们中国足球不太好。我们今天讨论讲中国故事,我先开一个话题,先说一说我们作为一个作家,或者我作为一个读者,该怎么讲世界故事。有点偏题,但可以从讲世界故事的角度进入今天的话题。

我们国内有很多莎士比亚的译本。我们在读莎士比亚的时候,朱生豪的译本可能容易一点,他用中国散文的语言叙说莎士比亚的故事,我们读起来觉得习惯,但读的并不是莎士比亚原来的感觉。莎士比亚的戏剧是用诗句写成的,中间大段大段用的是诗,中国有很多学者希望以诗的形式、以更接近莎士比亚的形式来说莎士比亚的故事,不过事实证明比较失败,因为变得有点不伦不类。

所有说故事的人,无论是说世界故事,还是说中国故事,怎么样才能把它说好?这个没有标准答案,你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要“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尽一切可能去说一件事。

张柠:这个标题省略了一个主语,没有说是谁来讲故事。所有人都可以是讲故事的主体,都有讲故事的权利。

要把故事讲好,需要具备一些条件,就是故事的讲述者要有一定的权威性。传统的权威有两种,一种是活了很长时间的人,给我们讲过去的故事;另一种就是走得很远的人,是那些探险者。老人是一种时间上的权威,探险者则是一种空间上的权威。

在今天,这两种权威都受到了冲击,年轻人通过网络就可以知道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解很遥远的地方,年龄大的权威性和走得很远的权威性都贬值了。今天谁可以讲故事?就是想象力很丰富的人。他可以想象很多奇妙的故事,走得很远的人不知道,活得很久的人也不知道,这个就叫创造性。只要你有丰富的想象力,能够编造一个吸引我、打动我的故事,你就具备讲故事的权威性了。

02“作家不能用假嗓子说话”

徐则臣:兆言老师这个中国足球的比喻特别合适,因为我们在提到中国故事的时候,的确有一种中国文学“走出去”的焦虑。张柠老师刚才说到“谁来讲”,这一点特别有启发,我过去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就按照我的理解,谈一谈所谓的中国故事。

“中国故事”这个概念,看起来好像很平常,很多年前就有,但是真正出现在文学界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讲中国故事,不仅仅是对文学而言;在民间,能代表中国形象的,能把中国的现实国情、日常生活、真实感受等等传达出去的这样一类故事,都可以叫中国故事。为什么要提到这个?我个人的理解,就是这些年随着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国家实力的提升,我们需要改变自己的形象,希望让别人更好、更真实地了解中国。具体到文学界,就是有中国文学“走出去”的一个焦虑,希望中国文学能够非常有效地融入到世界文学的范围内,希望中国的作家,甚至所有的中国人,能够把跟中国相关的一些事输出到国外去。

为什么强调中国故事?我们可能会觉得,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写中国的日常生活,所以我讲的就是中国故事,会有这个想当然的逻辑。其实有时候未必,你是中国人,写的是一群中国人的事,但它未必是中国故事。我主业是一个编辑,曾经有个非常著名的作家,给我推荐了一个很热门的80后作家,说这个作家写得很好,我说他的确写得很好,但如果就这样写下去,他是没有前途的。这个作家各方面都很成熟,如果你不告诉我他是80后,我会觉得他是一个50后。并不是说50后的作品不如80后,而是说他整个的文学表达的方式、认识世界的方式,完全是50后的。他说话时的声音,不是他自己真实的声音,而是一个“假声音”。比如一些早早出国的中国作家,他们也会写今天,写2019年,他在写环境、写人的穿着时都没有问题,但你就是会觉得他思考的方式哪里不对,好像是在写一群八十年代的人。尽管穿着2019年的衣服,拿着2019年的奢侈品,所有标签化、符号化的东西都很新,但人物的思想、感觉,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还停留在八十年代,因为作者是八十年代出的国,他对中国这些年来的变化并没有非常深切的感受,所以他写出来的就是一个精神上生活在过去的人,而不是今天的人。

因此,我觉得有很多人,讲的并不是中国故事,就像那个80后,各方面都没有问题,但就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他可以是任何人,但恰恰不是他自己。所以很多所谓的“中国故事”,好像是在写中国的人、中国的事,是发生在当下的,但它的内核、它的精神气质并不符合要求。很多作家喜欢马尔克斯,一直沿着马尔克斯的道路往前走,写得也挺好,但你最后会发现,你是没有自己的,你一直都走在别人的阴影里。一个故事写出来,可能的确写得不错,但它和这个国家有什么关系,和我们的现实有什么关系?它跟他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很多作家都存在这种情况,在别人的延长线上一直往前走而不自知。

我再跟大家讲另外一个人,一个老先生,大概写三四十年了,经常会给我们投稿,但是我一直都没有用过。有一天他烦了,着急了,打电话把我骂了一通,说怎么回事?我写了这么多年,我觉得我写得越来越好,你们为什么不发?我说你的确是越写越好。但是你这种好,是同一个故事不断熟练这个意义上的好,你今天讲故事的方式跟三十年前是一样的。三十年来你没有任何进步,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把一个故事一遍又一遍地讲,讲得越来越熟练,文字越来越流畅,结构越来越精巧,你说他是一个今天的作家,还是一个过去的作家?文学所要求的,恰恰是我要能从你的作品里面,看到你这个人的体温,看到你想要表达的东西。比如兆言老师的“夜泊秦淮”系列,张柠老师的《三城记》,弋舟老师的《随园》《出警》,发出的都是他自己的声音,有他独特的气质,别人是写不了的。作家们有时候真得想一想,你的写作和现实、和中国故事之间的关系如何,它在哪种程度上能真实地表达中国。

陈忠实说过,要终其一生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不是说你要有某种腔调,而是这个句子要能够非常好地表达出你对这个世界的真实认知,尤其年轻作家,要能放开自己,不要用假嗓子说话。一个人可以用假嗓子说一天、说一个月,但不可能一辈子都用假嗓子说话。

弋舟:这个话题其实就是在问,如何讲好当下的中国故事。大家知道,今天的中国的确处在前所未有的新局面当中。我们既有的文学表达,或者既有的文学经验,在对应现实的时候,可能稍微有点不那么令人满意。而且我们这么一个庞大的、历史悠久的国度,有向世界解释自己的愿望和心情,也是非常好理解的。我们需要用我们的声音,说出我们今天真实的中国。

丽江满街都是卖鲜花饼的。如果今天突然有人问你,如何卖好鲜花饼,该怎么办呢?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想一想我们的老祖宗是怎么做的,他们为什么能做好。不要把他们的手艺丢失了,用真材实料,就是卖好了丽江鲜花饼。同理,我们怎么讲好中国的故事,怎么讲好今天的中国故事?——《红楼梦》是不是中国故事?毫无疑问,它显然是中国故事,而且是好的中国故事,我们要向它看齐,把这些已经成形了的、优质的、可供参考的文学资源拿来作为借鉴。这其实不是一个特别难回答的问题,我们作为作家,要认准自己的老祖宗,要从过去的其他作家身上找。当然,讲故事的权利在今天已经不再是被作家垄断了,大家都在讲自己的故事。每个人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何讲好 国故事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文学课】贾平凹:好的语言是什..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