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陈启文:水者,地之气血(一)
2013-08-07 17:17:10 来源:陈启文新浪博客 作者: 【 】 浏览:3143次 评论:0

水者,地之气血

——关于水的沉思(1)

陈启文

天地间,没有比水更简单的东西,也没比水更复杂的东西。如果不透过幽深的历史,是绝对看不清眼前这现实之水的,哪怕看见了也是浅薄的。每一条河流,无不是历史长河,无不是从漫长的岁月中一路流来,岁月幽深而江河不绝,世间有一种亘古未变又变幻莫测的事物,就是水。它经历生,也穿越死,一个民族的繁衍生存或动荡不安无一不与河流有关。

关于水的沉思(1)
20103月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采访

水者,地之气血,如筋脉之流通者也。——这是管子在春秋说出的一个真理。

水是人类最早认知的元素之一,看似寻常,又非同寻常。在人类诞生之前水就诞生了,没有水,也就没有人类,没有一切生命。它经历生,也穿越死,贯穿了人类的全部历史,控制了所有的生命形态。尽管东西方有如隔鸿沟的文化差异,但在古代朴素物质观中,无论东方或西方都把水视为世界的一种最基本的组成元素,水是中国古代五行之一,也是西方古代四元素之一。在某种意义上说,水是我们这个世界最具有普世价值的一种认同。

春秋时代,生于贫寒的管仲,摄齐相四十余载,史称他博通坟典,淹贯古今,有经天纬地之才,济世匡时之略,是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其实他也是一位在中国水利史上具有开拓意义的水利家。管子一直把兴水利、除水害看作是治国安邦的根本大计:“善为国者,必先除其五害。”这五害为:水、旱、风雾雹霜、瘟疫和虫灾。其中有三害直接与水有关,即水灾、旱灾和气象灾害,而瘟疫和虫灾又间接与水有关,也可谓是三害之次生灾害,历史上,每一次大洪灾几乎都会引发瘟疫流行,每一次大旱灾又会引发惨烈的蝗灾。对治水,管子给予了最突出的强调:“除五害,以水为始。”他把水分干流、支流、季节河、人工河和湖泽五类,以根据不同水源的特点进行统筹规划和综合治理。在兴修水利的过程中,管仲在他的《度地》中就对如何组织水利施工就有相当详尽的记载:施工前,先要任命全面负责工程的“水官”和类似今天的总工程师“都匠水工”,然后将水利工程的规划向主管上级报告,待核准后方能实施。其中,管仲对渠系水力学的观测也有科学的描述,如渠道比降大了,水流过快,就会冲毁渠道;缓了,又会造成渠道淤积。在反复的观测实验之后,他对干渠合理比降便有了一个大致的计算方法,计算出来的比降大约相当于千分之一。当渠道通过难以避免的道路、小河或沟谷时,还需要修建多种形式的建筑物,如倒虹吸管、跌水等,而陡坡和跌水之下又可能发生“水跃”,对渠道产生危险的冲刷。一个远在两三千年前的春秋古人,能够掌握这一系列水利科学知识,对渠系水力学有如此精确的描述,足以表明中国古人在水利方面的杰出智慧。管子把治水和治国安邦视为等量齐观又互为因果的战略思维,以及他的一系列治水方略,一直沿用至今,数千年来,人类治水,万变不离其宗,变化的,只是与时俱进的水利技术和水利设施。

水利一词,并非管仲的发明,最早见于战国末期的《吕氏春秋》:“掘地财,取水利。”

水利和水一样,其实也非常简单,——利用水。如果说老子的“上善若水”是自然主义的,水利则是一个更倾向于人类的词语。没有人类,也就无所谓水利或水害。水的利害,完全取决于人类基于自己生存的判断与选择。在原始洪荒时代,所有是江河水系都是自然存在,当人类意识到有的水会危及自身的生存,必须采取措施来防止水害以保护自己的基本生存时,水利也就诞生了,这其实是人类从无意识到有意识的一种觉悟。水利或水害,换句话说,就是主动或被动,只有人类掌握了利用水的主动权,又能根据水性因势利导,才有水利;若是人类处于被动的位置,对水失去控制,放任自流,任其肆虐,势必给人类带来灾害。如何治水,也就是如何兴水利、除水害,“使其利得以尽显,害得以力避”,从一开始,这就是人类对水利的基本追求。

从传说中的大禹父子治水开始,到李冰父子筑都江堰、秦人开郑国渠和灵渠、西门豹“发民凿十二渠,引河水灌民田,……至今皆得水利,民人以给足富”等等治水史迹,中华民族围绕兴水利、除水害,抒写一部源远流长的治水史诗,在每一座传世的水利工程背后,都伫立着一个个治水英雄的经世不灭的形象。而对每一座水利工程的成败得失,最终都不是人类盖棺论定,而是在时间中得到检验,甚至接受时间的审判。

很多事都是常识,说起来谁都懂,但在运作过程中又未必如此简单,否则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失败的水利工程。在中国,像都江堰这样的经典水利工程,能够成为永恒的存在,实在是凤毛麟角,有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三河西,江河变幻,流水无情,许多工程在沧桑变迁中或被废弃,或被湮没。还有的从一开始就已注定是失败的工程,譬如上古传说中大禹之父鲧干出来的那些工程。为了抵御羽山一带的滔天洪水,鲧采取不断筑高堤防的办法,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越是堵,河流越是堵得慌,河床越堵淤塞得越高,洪水被堵得没有出路,最终酿成堤倒水决、淹死无数黎民的惨祸,这也是从水利到水害的一次利害急转。鲧不是第一个失败者,更不是最后一个,从鲧在羽山堵口到汉武帝在瓠子堵口,人类以反复的失败验证了一个治水的绝对真理:堵,绝对的堵,还真是绝对地堵不住的,你堵得再死,河流也得自寻出路,而当一条河流自寻出路时,往往就是人类的绝路。这也给后世带来了无尽的惊悚与警示。也就在汉武帝时代,司马迁著《史记》专辟了一部《河渠书》,这也是中国第一部水利通史,记述了从夏禹治水到汉武帝黄河瓠子堵口这一历史时期内一系列治河防洪、开渠通航和引水灌溉的史实,“甚哉水之为利害也”,“自是之后,用事者争言水利”。

记得歌德对水有这样一段描述:“水这种东西,对于熟悉和掌握它的习性的人来说,是非常温和的。它承载着你,听凭你的摆布。”——这是一个朴素的真理,“熟悉和掌握它的习性”是人类面对水、正视水、利用水的唯一前提。若要治水,你先必须摸透水的习性,水的自然规律。大禹治水,就摸透了水性,他贯穿的一个核心意图便是顺其自然、因势利导。他用一把手如同天授的神奇板斧,将一道道堵塞河道的山石劈成峡谷,黄河上中游的许多峡谷,据说都是他当年劈开的,最终将洪水流畅地导入大海,这不但使他成为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治水英雄,也让他接替舜帝成为了上古传说中的三皇五帝之一。当治水与治国高度统一,夏禹就不只是一名古代杰出的水利专家,更是中国古代一个伟大的政治家。治水与治国,也就高度统一在这个上古圣王的身上。

一座羽山,不但为人类提供了大禹父子版的治水方式,其实还有第三种灾难性版本。而制造这一灾难者,并非什么叱咤风云的大人物,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羽山山顶原来有一眼泉水,传说鲧死后变成了一只三条腿的鳖,就在这泉中安身,故名殛鲧泉。泉眼四周围着一圈坚固的天然岩石。千百年来,这泉水清澈甘甜,终年不涸,但每遇阴雨天气便散发出阵阵腥味。这一眼泉水的两种情形,又何尝不是大自然的两副面孔。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其实都有两面性,自然而然。然而到了大跃进时代,一眼亘古以来的自然泉水却被人类葬送了。葬送它的是羽山脚下李堰公社一个姓李的干部。看着山下干得开裂的田地,他想为老百姓干一件好事,把泉水从山上引到山下来灌溉农田。看上去,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在殛鲧泉的岩石上炸开一个缺口,水就自然流下来了。结果呢,一道岩石被炸开了,那水就突然消失了,而且是永远消失了。从那以后,无论人类怎么想办法,殛鲧泉再也没有泉水冒出来。那干涸的泉眼至今犹在,我特意爬到山顶上去看过,一个死去多年的泉眼,像一只空洞无辜的眼睛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陈启文 水者 气血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秦岭作品研讨会专家发言 下一篇杨澜访谈录:我的青春你不懂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