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白烨:写作脱不开时代和历史(一)
2013-09-04 14:55:18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 【 】 浏览:3445次 评论:0

被遗忘的新时期

张贤亮是新时期影响大、受争议的作家,他是勇闯“文学禁区”的先行者,他风格多变的文字,他塑造的人物形象,他对“文革”的描写与反思,他对“改革开放”的深层剖析等,都曾引起无数的争议和讨论。他的代表作《灵与肉》、《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也都曾风靡一时,成为当代文学中不可忽视的力量。曾经被认为是中国作家中离诺奖最近的作家。

近日,张贤亮的十卷本文集正式出版,这套由张贤亮本人题名的《张贤亮作品典藏》,基本涵盖了张贤亮自1979年重新执笔以来,所创作的全部小说代表作和相当一部分散文作品。

从上世纪70年代末至今,30多年后的今天,当年曾经风靡天下的作品和作家们,似乎已经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张贤亮、蒋子龙、韩少功……他们的名字已经不再为年轻人所熟悉,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说:“今天的文学,更多倾向于轻松化的阅读,当年新时期文学时代那种沉重的思考、严肃的写作渐渐不再流行。这不是文学的原因,而是我们的社会生活发生了变化。”

重温新时期的经典新时期文学留下了很多经典,也为后来的文学提供了许多基础性的东西,比如知青文学、反右文学等,他们对当时社会生活的观察和反思,是值得我们反复回味的。

北京晨报:《张贤亮作品典藏》最近出版,但是这位曾经影响力极大的作家,在年轻人中间似乎并不是很受关注。

白烨:张贤亮是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最知名的作家之一,和他同时代的作家们还有很多,蒋子龙、卢新华、刘心武、王蒙、柯云路、韩少功等,今天的年轻人大多已经不太了解他们了。这其中的原因,跟文学关系不大,更多的是时代变了,社会文化生活的形态变了。在新的社会文化生活环境中,传统的经典文学被遮蔽、被掩盖、甚至慢慢被遗忘。

北京晨报:那么今天出版那个时代的文学经典,是否有助于唤回人们的文学记忆呢?

白烨:新时期文学留下了很多经典,也为后来的文学提供了许多基础性的东西,比如知青文学、反右文学等,他们对当时社会生活的观察和反思,是值得我们反复回味的。因此,我觉得再重新出版那个时代的作品,也等于是在重温经典,让后来人多少有点儿了解,这是好事。不过值得担忧的是,在今天的环境中,到底会引起多少人的关注,要打个问号。我想那些作品所对应的读者,更多会是中老年人,年轻人会不会喜欢,很有疑问。

一个时代的群体像新时期文学流派的繁荣,文学论证的积极,和当时改革生活相互影响,不仅接续上了“文革”中断的文学传承,甚至远远超过了“文革”之前的“十七年文学”,即新中国成立到“文革”前的文学。

北京晨报:新时期文学,这个名字如何得来?

白烨:新时期是一个和社会生活相关的概念。上世纪70年代粉碎“四人帮”之后,社会生活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后来这个概念被引入到文学之中,用来描述那个文学复苏和高速发展的时代,这个时代的文学就被称为“新时期文学”,也有叫“70年代末到80年代文学”的。70年代后期,文学中批判当时代的社会错误比较多,到80年代,文学迎来了新的大发展,所以,这个时代的文学,如果把它称作80年代文学的话,可能会更加明了。

北京晨报:新时期文学有什么重要的特征?

白烨:当时的文学,整体上讲,和社会生活的关系非常密切,当时出现了许多流派,比如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朦胧诗、先锋文学、改革文学等,各个流派都出现了许多知名的作家,比如伤痕文学的卢新华、刘心武,反思文学的王蒙,改革文学的柯云路、蒋子龙。朦胧诗的代表北岛、舒婷以及寻根文学的韩少功等,文学在短时间内出现了极大的丰富性。此外,文学与人心人道、与现实生活的论证也是当时非常重要的现象。这种文学流派的繁荣,文学论证的积极,和当时改革生活相互影响,不仅接续上了“文革”中断的文学传承,甚至远远超过了“文革”之前的“十七年文学”,即新中国成立到文革前的文学。所以说,新时期文学是中国当代文学中承上启下、再创辉煌的一个时代。

白烨:写作脱不开时代和历史

白烨: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代表作:《文学观念的新变》、《文学新潮与文学新人》、《批评的风采》、《文学论争20年》等。

文学形态随时代改变不能说文学变了,而是时代变了,社会生活的重心变了,以前以政治为中心的生活逐渐褪色,经济的比重越来越重,文学必然也会跟着变化。

北京晨报:不少评论说新时期文学后来凋零了,是否如此?

白烨:也不能说是凋零,实际上是社会生活发生了变化,文学也因此发生了变化。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后,经济生活成了社会生活的中心,个人化、甚至是市场化的写作逐渐代替了集体性的写作。文学不再是一种群体性、思潮性的创作。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是一个思潮接一个思潮,每一个思潮中,总会出现大量的作品和作家,这其实就是一种集体性或者群体性的写作,但是到了上世纪90年代之后,文学逐渐转向了个人化、个性化的创作,这个时代的小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再加上70后作家的崛起,文学的形态也就逐渐变化了。

北京晨报:文学有了新的形态?

白烨:是的。不能说文学变了,而是时代变了,社会生活的重心变了,以前以政治为中心的生活逐渐褪色,经济的比重越来越重,文学必然也会跟着变化。

每个人都和历史息息相关现在许多年轻的写作者,不关注历史和社会,甚至认为自己和历史无关。他们不知道,其实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是和社会、和历史息息相关,都是整个社会和时代的脉络的一部分。

北京晨报:对于今天来说,重读新时期文学,最重要的价值是什么?

白烨:新时期文学,反映的是那一代人对于历史的反思,对于现实的思考,整个那个时代的写作中,几乎没有什么纯粹的个人命运的描述,因为个人的命运都是和整个社会纠结、联系在一起,每个人的命运都在社会的大潮中起伏跌宕。今天的写作中,关于历史、关于社会的色彩在逐渐变淡,描写个人的悲欢离合的作品更多,尤其是年轻的作家,不大喜欢写历史,也不大习惯于把个人放在历史中去衡量。可能还有许多年轻的写作者,干脆不关注历史和社会,甚至会认为自己和历史无关,把个人的命运和历史、时代疏离开来。他们不知道,其实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是和社会、和历史息息相关,都是整个社会和时代的脉络的一部分。

北京晨报:这种疏离在文学领域中看来是否不当?

白烨:写作是个人的事情,但文学脱不开时代和历史的环境,这两者之间应该有一种相互的关系和平衡,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可能过于强调社会对个人的影响。今天的文学,却又走上了另外一个极端,完全不关注历史和现实,这也是不太合适的。

文学与现实的距离上世纪90年代以后,社会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这就使得文学在社会文化生活中的比重下降,给人一种文学没落、文学边缘化的感觉。

北京晨报:新时期文学之后,一直有文学没落、文学边缘化的观点。

白烨:要跟上世纪80年代比,文学确实在边缘化。那个时代,文学对于社会的影响极大,因为文学在社会生活中所占的比例非常重。新时期文学之后,文学在社会生活中的比重确实开始下降,这是没有疑问的事实。

北京晨报:为什么比重会下降?

白烨: 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社会文化生活相对单调,文学成为最主要的文化生活的载体,因此使得文学不仅承担了文学本身的功能,还承担了许多文学之外的功能,比如说新闻、娱乐的功能等。上世纪90年代以后,社会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电视、电影、网络等各种媒介越来越发达,这使得文学在社会文化生活中的比重下降,给人一种文学没落、文学边缘化的感觉。但事实并非如此,剥离了文学之外的社会功能,使文学变得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白烨 写作 时代 历史 责任编辑:副主编艳飞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王安忆:升华平庸是作家永恒的挑战 下一篇秦岭作品研讨会专家发言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