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何 建 明:2014年中国文坛最重要的一件事……(一)
2015-01-01 19:06:28 来源: 作者: 【 】 浏览:2938次 评论:0

2014年中国文坛最重要的一件事……

  

特别的2014年马上就要过去。这一年中有许多事情让中国人民想起来就会感到惊心动魄,比如一只只“大老虎”进了铁笼……那么2014年里,中国文坛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么呢?我想,肯定是反省”二字。反省我们的问题和不足,是这一年文坛最重要的事。首先是因为习近平总书记在他主持的文艺座谈会上对当代中国文艺界存在的问题,向我们提出了清醒而深刻的尖锐批评,他的话发聋振聩。

一个民族是需要适时的反省,不反省的民族是危险的民族,尤其是正在强盛的民族。然而,一个正在强盛的民族如果不是特别清醒的政治家在把舵,反省也是很难做到的。中国的文人一向高傲自大,做错了的事也不会轻易承认,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他们的“骨气”,可这样的“骨气”在大众眼里,被贬为“酸臭气”。其实,在当代中国文学界,沉积的毛病已经很多了,其中最主要的我认为还是香臭不分、自以为是,和作品价值观上的巨大偏离。特别是近些年来,中国文人们自大和骄傲得有些忘乎所以了,也不知自己的行为方向在何处,缺少基本的清醒。因此像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文艺座谈会上讲到“为人民写作”、“作品是作家的立身之本”等等这样的话,对许多作家来说,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提醒和警示了,它应当算是敲打的我们灵魂和行为的严峻问题了!为何如此说?因为现在不少人已经忘了自己写作是为了什么。再有一些人声称是“作家”,却早已不在干作家的事,倒是经常在做些对抗社会正面势力、毒害读者心灵、混淆事非、制造麻烦的事。至于理论批评界被习总书记所批评的那种“人民币的厚度,决定评论的高度”的现象比比皆是。

习总书记的讲话,无疑极其重要。不过,在文坛私下里我听到不少人对“谁参加了会”这件事的议论颇多。自然,那些参会者非常骄傲,而没有被邀者有些内心被冷落的不快感觉。“到底谁定的名单?”好几位文友问我。我苦笑地回答:连我也根本不知道。“你是作协党组成员、驻会副主席,不可能不知道!”冤枉我了不是!像许多事一样,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也没有参与决定。我只知道作协和文联党组班子成员除书记一人参加外,其余人员都不参加。“为什么是他而不是我?”这样的问号和议论,至今仍是在文友中时常被提及的话题。老实说,对我们这些整天被会议“拖”得累死的人来说,参不参加一个会,基本上不会太放在心上,关键是知道和了解会议精神便成。可对不太参加重要会议者来说,这次“谁参加会”便成了一大关注点。到底大家是什么心态,我不得而知。是名?是利?还是面子?还是被重视或冷落了?巧遇到西安参加陕西作家协会成立六十周年纪念会,碰上陈忠实先生,问他因为身体欠佳而没有参加此次会议有没有遗憾,忠实先生毫无表情地答道:我参不参加没有啥想法,作家呗,写好自己的作品就行。

作家当该像陈忠实先生一样,别总把心思放在那些妒忌别人好事上。现在文坛上仍有一些非常严重的不健康心态,即总有那么一些人,作品写不出来、几十年没写几千字让读者记得住的东西,但到处煸风点火,整天阴阳怪气嚼舌头的本事可大呢!这样的“文人”还是少一些更有利中国文学的发展和纯洁。

2014年,是鲁迅文学奖的评奖年,这次评奖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噪声”曾经热闹了一时,噪声最大的是有两件事:一是古体歌作者周啸天的获奖,二是阿来的“零票风波”。前者我没有发言权,只是知道些情况,因为评奖时所有评委都在一起,诗歌评委中有负责古体诗的评委,也算老朋友。在最后几轮时,我知道他们非常地听取了评委之外的几位古体诗权威,我从一个评委口中知道,那些古体诗权威们对周啸天的作品还是比较认可的。然而,获得名单一出来,社会上“揪”出周啸天的几首“打油诗”进行痛打痛批,所以引来几度喧哗。在之前,我们都对周啸天不熟,喧哗声出来后,才慢慢了解了这个教授诗人。老实说,到现在我都没有读过他的诗,只是当时感觉有人“揪”出的那些“打油诗”水平似乎有被“攻击”的某些理由。但又一想:谁能保证伟大诗人的众多诗篇中就没有几首是“打油诗”水平的?这样也就一笑了之了。第二件事与我有关,而且作为鲁迅文学奖评委主任的我,因为阿来兄几度发表“声明”及媒体不断炒作,我便成了众矢之敌,天底下差不多都在骂我这个“权贵”了——天地良心,当回评委会主任,其实也只有一票之权利也。

阿来的“零票”,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大家从公示的最后结果,看到了阿来和其他几位作者在最后一轮投票中得了零票,而这个零票,事实上等于一场足球赛最后的“冠亚军”决赛,胜者肯定是全票,输的必定是“零”票一样,根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零票概念。鲁迅文学奖的评奖机制在最后一轮的十部作品中,要以三分之二的得票数才能进入最后五名,如果懂一点数学水平的人,都会清楚出现“零票”是必然。不知是阿来不明白,还是媒体有意炒作,还是鲁奖评奖机制本身就存在极大问题,总之,那个“公示”结果让全社会都知道了像阿来这样的作家都得了“零票”。于似乎,得“零票”的人怒气冲天,看“零票”热闹的人纷纷跳出来挖苦嘲讽,扇风点火,故这一年的鲁迅文学奖又成了社会一大热点。

这其中我们这些参与评奖的评委便成了辱骂的对象。冤不冤?当然冤。因为我们11位报告文学评委们,一直以高票的强势,把阿来的作品推荐到了最后一轮。更冤的是我这个评委主任,在最后决定五名的获奖者提名讨论时首先发言,当时我提了六篇候选,其中就有阿来的作品。之后多数评委认为:报告文学获奖作品,一是应当考虑那些长期从事报告文学创作的报告文学作家,二是应当更多地考虑那些关注现实的题材作品,三是既然所有以前获过鲁迅文学奖的作家都不参加此次评奖了,为什么像阿来这样获过茅盾奖的还要给他们奖呢?再说,他的那部作品如果算是“非虚构”作品,那么,五部获奖作品中已经有徐怀中的一部“非虚构”了,就不能再出现两部“非虚构”作品进入报告文学奖了。评委们提出的三个理由应该是非常实事求是的,因此最后我等也只能“投降”,所以其他评委一致投出了最终的结果——这就是阿来得“零票”的真相。

对这件事我不想多说,一些作者的误解和社会上不了解真相的人说的一些过头话,我们作当事人的因为按纪律在当时不能说什么话,加之作协一直没有正面回应社会上的一些质疑,造成了大家的一些不必要的误解。我认为确实有些问题值得反思:

一是评奖机制本身。到底“公示”好不好,“透明”到什么程度才是真正的透明。

二是参选的作品体裁之混乱应当加予高度重视。比如我们的报告文学类参选作品最初的194部(篇)中,大量的根本不是什么报告文学或纪实文学的东西。有的是新闻通讯,有的所谓的“非虚构”马不像马、驴不像驴,还有的则是介乎于散文和杂文之间的什么“非虚构小说”、“纪实散文”云云。有的作者现在不能很好地把握某一文体的精心创作,就喜欢搞些新名堂、引进一些新概念来滥竽充数参赛,实在有损和混淆评奖。

三是此次鲁迅文学奖评奖第一次对以往获过奖的人一律取消获奖机会,这有一定道理。但长此下去,显然会严重影响参评作品的质量。比如报告文学作品,每四年评一次,四年中真正好的报告文学作品,都是由报告文学创作的第一方阵的作家创作的,而这第一方阵的作家几乎都获过奖了,他们的作品不能参加评奖,于是其评出来的奖的最后结果,大家会发现:最好的作品几乎看不到。这对国家级文学奖而言,其社会损伤力是极大的。到底获过奖的人能不能再参加评奖,恐怕成了今后评奖的一大难题。在作协领导层的作家中,我和铁凝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2014年中国 文坛 重要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李春雷:真情是人类最美丽的语言 下一篇何建明:纪念南京大屠杀应强调公..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