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秦岭:生命的文学风度
2016-07-22 16:52:44 来源:作者新浪博客 作者: 【 】 浏览:887次 评论:0

生命的文学风度

     ——柏青散文集《生命的甘霖》序

                    秦岭

文学总是无法剥离生命的信讯,就注定不是常态的表达。

披览内蒙古作家柏青的散文集《生命的甘霖》,我思绪的延伸面身不由己地从柏青的文学靠近柏青的生命。柏青生命的文学与文学的生命,以同频共振的等值演进形式,让我的思考与回味,并行在判断柏青其人其文人的双车道上。我有理由认为:文学,是柏青生命的甘霖;亦可这般定义:生命,是柏青文学的甘霖;抑或是:柏青,是生命文学的甘霖。归根到底,这是生命的文学风度。

初识柏青是在7年前中国作协北戴河创作中心,来自全国各地的十几位老中青作家相处甚欢。某夜,我与著名评论家臧策在海边漫步,他突然告诉我:“柏青这位作家,危在旦夕,却拿生命衡量文学的长度,你应该关注一下。”我当时就暗吃一惊。在未来的几天里,我暗自观察,却发现柏青照样以他原生态式的笑容、谦和、从容、淡定与大家谈笑风生,丝毫看不出他无时无刻不在和死神交锋、较劲、磨合的意思。我当时误以为,臧策一定是小题大做了。直至分别时刻,获赠柏青的两部散文集,字里行间那只有手术室才有的严酷氛围,那只有消毒液才有的肃杀味道,那只有住院部才有的白色恐怖,才让我对柏青文学与生命的全貌有了大致的了解。扼腕一叹,唯有内心默默祝福。后来,我们通过网络、电话有了更多的交流,获知他已经出版了《绿太阳》、《韬晦太后冯妤》、《凝视》、《生命的姿态》、《远行》等10多部散文、小说、诗歌集,其中散文《红叶路》获得过内蒙古自治区文学最高奖索隆嘎奖,同时身兼数职。分别以后,他屈尊来电诚邀我担当由他主编的《西部文学》杂志顾问,我慨然应允。精力所限,我既“顾之不周,也“问”之不全,可他经营的《西部作家》和西部作家网,却以完全符合新媒体特征的崭新理念、开阔视界和经营形式,团结并汇集了成千上万包括西部作家和文学爱好者在内的全国同仁,为我打开了一个瑰丽、壮阔、深远、灿烂的文学世界。作为地方文学艺术界的负责人,我非常清醒当前全国体制内文学期刊、网站运行与生存的尴尬境遇和内在桎梏,而柏青却在信息、咨询相对封闭的北方一隅,拖着沉疴病躯,把期刊和网站经营得风生水起,好戏连台,其辐射面、覆盖面横贯东西,纵通南北,不能不说是一种罕有的文学景观。我只有在微信里这样慰问他:“珍重,一定。”他却如此应答:“没事,挺开心的。”

所谓“没事”,是他早已觉悟生死,也非常清醒自己充满变数的生命可能;所谓“开心”,是他懂得日子的过法。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在常人得过且过、苟且偷生、浑浑噩噩的时间概念里,柏青明白一分一秒对他意味着什么。过好文学闪烁的每一分钟,他获得的生命甘霖,常人一年也未必能够品得个中真味儿,遑论分享生命的审美。如此看来,文学已远远高于柏青每天都要服用的药品和缓缓注射进他躯体的药液。文学,就是柏青每天从住院部窗口迎来的第一缕阳光,就是他病榻前的鲜花和果篮,就是他癌变的肌体上生机勃勃的木耳和蘑菇。它们有色,有香,有味,有形,有魂,有气,时时刻刻传递着生命甘霖的信息。柏青有资格在文学的月夜,把病魔玩于股掌,所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柏青如果吟来,你可懂得?

所以我要说,《生命的甘霖》与其说是一部文学作品,不如说是生命的呢喃、呼吸、吟诵与怒放。他是柏青平静的姿态,也是柏青超然的风度。《生命的甘霖》共分《沙漠的滴泉》、《人生的华彩》、《生命的甘霖》、《生命的飨赏》四卷,每卷又分《人生与生命》、《今天,我最年轻》、《生活是一切》、《时间很可怕》、《识人与修身》、《爱心与慈悲》、《生命的感悟》等若干辑,其中前三卷荟萃了他的100多篇散文、随笔,第四卷《生命的飨赏》收集了20多篇作家朋友对他作品的评论和读后感。纵览前三卷,我们至少可以梳理出10多个类型的文学指向,其中包括生存、生命、生活、亲情、友情、爱情、修身、养性、人格、品格、境界、感恩、情怀、意志、坚守、悲悯、道义等等,这些指向的载体,多为对人情世故的感悟,对生活点滴的采撷,对人性博弈的洞察,对先哲明达的思考,对自然物态的抒怀,对精神高地的褒扬,对恶俗百态的鞭挞。他的文字洗练精巧,挥洒自如,很少有夸饰和作态。艺术上或单刀直入,直抒胸臆,或起承转合,迂回前行,最终抵达本心。更多的主题,显然取材于我们身边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和困顿与亢奋交织状态下的芸芸众生,他从文学与生命的现场同时出发,先设局,后解套,诠释道理,疏通沟渠,打通痼疾,指点迷津,通篇洋溢着浓郁、缜密、清晰的思辨色彩,富含哲理与思索。他非常像一位规规矩矩的种田人,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之后,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洋芋、高粱、胡萝卜。而第四卷中众多作家和读者的反馈,显然起到了山鸣谷应的奇效,这是作家与受众互动的结果,在这样的互动和因果里,《生命的甘霖》如一场透雨,让写与读共聚伞下,屏息静气地倾听苍天和大地在声光电之中的共鸣。

一如柏青来自广袤的北国大草原,《生命的甘霖》的丰厚与承载亦彰显了文学广袤无垠的疆界。毋庸讳言,大草原并非处处水草丰茂,牛羊遍地,《生命的甘霖》纳入的部分篇章,难以避免地裸露着草木稀疏的荒滩和盐碱地,比如在写人记事的少数篇章里,叙事多于思考,铺陈多于审美,或多或少影响了文学的格局和力量。纵如此,草原的模样仍然在那里。蓝天白云下,一望敕勒川。你若放牧其中,必能现场感受到生命的文学风度。扬鞭纵马,不枉此程。

这便是序了。

                   2016722于天津观海庐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秦岭 文学风 责任编辑:已己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贾平凹:什么样的故事,才是中国.. 下一篇秦岭:生命的文学风度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