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三十年前,铁凝回乡记
2017-01-17 11:18:01 来源:来源:中国文化报  袁学骏 作者: 【 】 浏览:659次 评论:0

三十年前,铁凝回乡记

有些日子是值得回忆的。昨天晚上,我的老朋友、赵县教育局原局长顼国成打来电话说,三十年前的十二月八日你陪同铁凝来赵县,第二天举行了文学讲座。这是一件当时产生轰动、现在值得纪念的事情。

那是一天下午,顼国成局长开车来到我们石家庄地区文联,要我们一个领导陪同著名的保定作家铁凝到赵县去讲课。当时只有一位领导在,便把这差事派到我头上说:你是《太行文学》主编,和铁凝是同行,就陪她去赵县吧。我便赶紧收拾一下去上车。到院里一看,是一辆蓝色的工具车一三○。心中就想,接铁凝这样的著名女作家该找个小车呀!打开车门,见铁凝和她父亲铁扬已经坐在双排座的后面,我便笑着跟他们打招呼,自己坐在了前排司机身边。

路上颠颠簸簸。我心中有些歉意,就问顼局长,怎么不弄个小卧车接大作家、大画家呢?顼局长抱歉地说,县里只有一辆小吉普,轮不上咱坐,好赖铁凝是回老家,不计较咱的。这时铁扬便说,无所谓,乡里乡亲的。铁凝也说,到别的地市去,地委书记、专员的车都坐,回赵县老家坐什么车都是亲切的。我听了感到他们父女很平易,心里的那种歉意就打消了。到了县招待所安排好住处,顼局长就招呼我们去吃晚饭。见饭桌上有几个本县的文学作者,却没有县领导,这时顼局长主动说,书记、县长、部长们都忙着,暂时过不来,咱们就先吃吧。铁扬就说,有他们在还不如我们在一起自在。铁凝也说这样很好。我们便举起杯来对铁凝父女表示热烈欢迎。大家说,能听铁凝来讲课,这是一大幸事,为此找了一个小礼堂,盛人还多些。铁凝便说,人少点,对爱好文学的人讲吧。这顿饭吃得热热闹闹。

第二天八点钟,我们又坐上一三○晃荡到赵县师范院内。这里古木参天、佛塔高耸,不像个新校园的样子,人们便介绍,这是唐代柏林寺遗址,老柏树和佛塔都是文物,赵县师范暂时设在这里了。进入小礼堂,一看已经满满当当,连过道上都坐满了人,窗外也有人扒着看。我便说,铁凝,人们都来看你了,你说在小场合讲,小不了了。铁凝便表示,客随主便,讲不好就听好吧。按照顼局长的意思,让我先主持一下,介绍铁凝和她父亲。记得当时说了铁凝的《哦,香雪》等已经在全国所获得的几个大奖,今天请她来很不容易,我们要认真听,做好记录和录音。其实顼局长早安排专人进行记录和全程录音了。

在热烈的掌声中,铁凝开始讲课。她首先提到去挪威奥斯陆访问时的报告,现在回忆那是一篇精彩而简短的小说论。铁凝娓娓道来,那标准的普通话和柔美的嗓音,深入浅出的文学创作道理,引发了一阵阵笑声和掌声。铁凝先讲深入和发现生活,又讲理解生活和表现生活。在深入生活部分中提到自己的经验时说:“积累细节,实际上跟第一点讲的‘发现’是互相关联的。我的《哦,香雪》改成电影剧本,从一个短篇改成一个电影,不是把一篇七八千字的小说拉长、拉长,这时我就把握了这一点,整个的故事不是靠情节来打动人的,我在里面设计的那些细节,觉得在电影里是能够给人留下印象的。”在讲如何表现生活时,铁凝提到美国海明威的冰山原理,又说道:“咱们中国自古就讲:山欲高,尽出之则不高。就是说,你想让你笔下这座山画得特别高,那么,你再画也画不出真山那么高的山,再高也是有限的。”

我在台上一侧听着记着,不时望一望台下那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感到这次讲座太成功了,是以前我听别的作家、诗人讲演所没有的极佳效果。中间有人上台来为铁凝倒水,她好像也受到台下听众的鼓舞而感奋,总顾不上喝一口。但她的声音仍然嘹亮而圆润,一连四个小时讲了下来。走出礼堂才发现,院里安着大喇叭,多少人是在寒风中听铁凝演讲的。顼局长便富有成就感地说,里面大概挤了五百人,外面也有五百人,一千人不少,这真是一次文学盛会!我也说,这个文学盛会应该年年举行,因为你们有个能写又能讲的铁凝,别处没有哇!铁凝却说,我对大家不了解,可能有的地方没有讲好。大家就都说,很好很好,就像旱苗逢甘霖一般解渴!

过了十来天,赵县张丽华来,拿给我的是铁凝讲课记录,长达四万余字,要我在名词术语上校对一遍。我说好的,接着问这次讲课中鼓了多少次掌,她说听录音怎么也有五六十次,是空前的热烈。收下稿子,我便用两天时间把铁凝演讲记录看了一遍,纠正了那些听不准确的词语,然后又寄回赵县。顼局长便安排在《赵县教育》上全文发了出来。为此,顼局长说还增加了份数,让那些没有来听课的人也都能看到。这期杂志给了我一本,看了看虽然还有错字,但比较准确地录存了铁凝演讲中的口吻,洋溢着铁凝演讲时的风采,也回荡着听众的高昂情绪。

午饭时,一个叫什么海的副书记来陪铁凝父女吃饭,说了很多感激的话,而且说下午出去看赵州桥、到铁凝老家停住头村,就用咱们县委的吉普车吧。下午,一群人便骑着自行车追着吉普来到县城南面的赵州桥上。我嘱咐赵志勇等几个拿照相机的,要重点为铁凝和她父亲拍摄好,要在刊物上发表的。铁凝和铁扬自然成为大家抢着来照相的模特儿,一些陌生人听说是铁凝,也要和他们合影留念。一个摄影高手还让铁凝站在大桥栏杆外面,和石雕的吸水神兽饕餮拍在一起。收到照片,我就在《太行文学》封底上编排了一组铁凝在赵县的图片,引起了读者的兴趣,说这一期的分量最重,因为我们看到了铁凝。不久已是年底,河北省文代会召开,我便把这期《太行文学》和一沓照片给了铁凝。铁凝马上翻看起来,我说拍得不好、编排得也太满了。铁凝一边看一边笑着说很好,发了这么多呀!几年后,还有人找我要这一期刊物进行收藏。

走下赵州桥,铁凝和她父亲铁扬就乘吉普回停住头村了。回来已是晚上,铁扬说好久没有回老家了,回去一看还是很亲切的。铁凝说,这是我第一次回来,以后还要多回来的,这里有老家和乡亲们,还有热情的顼局长和文学青年们。后来,铁凝父女在故居一个不大的院落里盖了房子,栽上了花草树木,成为他们父女寄托家乡情思的一块福地。铁凝还满怀深情地写过《我的两个老乡》在《河北日报》发表,一个是顼国成,一个是著名民歌手李老爱,还提到自己坐工具车的那种接地气的感受。这张报纸我还保存着,有铁凝演讲记录的《赵县教育》还保存着,铁凝的声音和形象在人们的记忆中活灵活现着。如今,赵县的人们看第十次全国文代会、第九次全国作代会开幕式上铁凝在主持,他们该会又赞叹又自豪的。我想。

来源:中国文化报  袁学骏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三十 责任编辑:赵学儒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王之义:《浣溪沙》十首 下一篇李晓虹:谁还记得乡村的风景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