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艾蔻:杀手也有小时候(一)
2017-02-05 20:33:35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艾寇 花语 【 】 浏览:838次 评论:0


艾蔻:杀手也有小时候

来源:中国诗歌网 艾寇 花语

艾蔻,生于新疆南部,四川人,现役军人,就职于某军事医学院。鲁迅文学院第31期中青年作家高研班(诗歌班)学员。诗歌作品发表于《诗刊》、《诗选刊》、《星星》、《中国诗歌》、《诗歌月刊》、《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工人日报》、《延河》、《青年文学》、《文学港》、《诗林》等;有诗歌入选《河北青年诗典》、《2016年度诗歌选集》等选本。出版个人诗集《有的玩具生来就要被歌颂》。

编者按

她们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同时也是诗人。她们以柔软细腻的诗心,勾勒着生活点滴、倾诉着爱恨情仇。她们用人生来膜拜诗歌,也用诗歌温暖人生。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中国诗歌网最新推出“女诗人系列”访谈,带你近距离欣赏那一道道亮丽风景。欲知“女诗人养成记”,请随我们一起,探访她们的生活现场,感受她们文字中的温度。

简评

艾蔻似乎从一开始写诗就成熟了,她有着对诗歌语言的绝对把控能力,对诗歌内部能量的呈现,不见棱角,不见尖利,而是释放出独特的草木气息,缓慢而坚韧,持久而动人,极具个性色彩。读艾蔻不同的诗,会有不同的情感体验,她对事物敏感又独特的感知,常常让人有意外的惊讶或惊喜。艾蔻的诗,更多是为了与那些同她一样敏感、细腻、觉悟力强的人相遇。别人在意的,她不一定在意。别人不在意的,艾蔻却很执着,兴奋点的差异决定了一个人的心态。觉得艾蔻对生活、对诗歌有一个简单态度,那就是避开那些应时的当下的喧闹,尽量做一些有持续价值的事情,哪怕这件事情很小。这需要定力,也是艾蔻的聪明所在。

——郁葱

艾蔻是一个向内审视的诗人,感受万物,洞察内心。从一个心理地理进入,抒写形而下生活经验,这些经验常常点到为止,在更广阔的意义上留白,让读者去想象,常常能形成诗人、文本、读者,三者互意的呈现。艾蔻的诗歌给人不动声色之感,在那种安静的气息中完成对生活,对自身的一种观照,呈现在具体诗歌中时,往往是一种散淡的反思和追寻。在《新一轮的漫漫长征》、《摇篮曲》、《如何在他人的生命中一闪而过》等诗歌中,内藏了她不动声色的尖锐,就像一把藏在钱包里的小刀,外边被其他的事物所包裹着,需要结账时,一把闪着光的小刀就出现在面前,平静而锐利。

——阿平,本名蒲素平,中国作家协会员会、河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一个精灵,总是会返回自己的内心生活。所有疯狂的刺都是向内的,最后抵达内心的孤独。孤独会慢慢变成自己身上的一个器官,并且无法言说。如此层层推进的风,其实是层层推进的孤独。此时的孤独,不再是坐在门口看蚂蚁的孤独,而是走在人群里面带笑容的孤独。这是人间的孤独。而写诗从不是对抗这个人间孤独的法宝,而是陪伴这人间孤独的玩具。艾蔻的诗犹如水滴,满天大雨时你找不到她的存在,雨停了,她还在房檐滴答,十年之后,水滴石穿。

——小宽,写诗,胖子,资深媒体人,互联网创业者

访谈

1、花语:一想起你,我脑子里马上浮现肇东冬捕节诗会,那晚我们逛完哈尔滨冰雕节,在肇东的深夜某烤吧玩“杀人游戏”的场景:你凝重的语气、诡异的神情……“法官”一角你当得不错,在调动人气,逻辑分析,发牌上都很有自己的套路。我个人觉着,拥有童心、童趣,并将之惯穿生活始终的人,才会喜欢各种游戏,同时,不拘泥于游戏本身,我把这个,称之为“娱乐精神”。在我看来,一个具有“娱乐精神”,敢于扮演各种角色的人,才是一个具有战斗精神,在现实里拥有多种趣味的人。我这样分析,你是否认同,请概括一下,你是个怎样的人?

艾蔻:花语姐姐你好!那晚喧嚣的烧烤屋也令我难忘,提起杀人游戏我就心痒痒,恨不得马上召集队伍痛快杀几盘。这确实是一个好玩的游戏,需要观察、需要动脑筋还得灵活运用战术,而每一轮谁生谁死的不确定性又增添了神秘与刺激,尤其是一群要好的朋友聚在一起玩,简直太过瘾了!十分认同你的看法,我愿意做一个具有“娱乐精神”的人,做一个爱玩并且会玩的人。心理学有观点称幼儿时期的“玩”对一个人的成长发育影响重大,其实人一生中任何一个阶段都需要玩。我一直觉得自己的童年没玩好,为此写了一首《有的玩具生来就要被歌颂》,后来它成为了我诗集的名字,可见我对“玩”执念之深。为了弥补童年,我要抓住一切机会玩。活到老,玩到老。

少年

2、花语:“艾蔻对于诗写题材的选择和把握具有非常独到的眼光,她的诗读来有惊险悬疑大片的刺激,颇有动人心魄之感。这样的感觉与诗的气息和节奏密切相关。在艾蔻的诗中,诗人借助行与行之间的语法停顿、词语的重读以及各种不同的修辞等技术手段,使诗歌发出了跌宕起伏的声音强度和调子,这让她的诗同时具有了绵延的回声。”这是林荣对你的评价,在你看来,你眼中的好诗是怎样的?诗写于何年?

艾蔻:好诗太多了,我眼中能看到的好诗实在只是冰山一角。诗是从诗人内心深处长出来的,而读者能否顺着这条通道抵达它的源头,我觉得除了敏锐的感受力之外,还需要借助神性和灵性的东西。不可轻易否定一首诗,这是我对诗的基本态度。大学时期我开始接触诗歌,尝试着写一些东西,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几乎间断了十年,最近两年才又开始提笔。我写东西比较随性,抓到什么就写什么,林荣评价里的诗应该包括《杀手也有小时候》、《它的树》、《这个傍晚终将冒雨而去》这几首吧。《杀手也有小时候》是我在去新校区上课的途中写的,那天新闻里提到一个通缉犯,还很年轻啊,照片看上去还透着稚气,我就开始想象他之前的经历,想象他潜逃的情形,琢磨着要写一首诗。每个人都是从一个细胞出发踏上旅途的,起点极其相似,终点却千姿百态,而之间究竟应该发生些什么,实际上发生了什么,还会发生什么,这是我写完《杀手也有小时候》之后仍然没有停止思考的问题。

青年

3、花语:你曾经就读于某军校,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兵,这对于从小生活在部队大院,没有当过兵,又没有上过军校的我来说,是一种诱惑。能否分享一下你的军校生活,军校生活是否锤炼了你的意志?!

艾蔻:读军校绝对是我人生最大的意外。我从小到大读书都挺顺利的,换个俗气说法,就是会考试,成绩好,尤其是理科,当年的理想是要当一个建筑师,土木工程是我的首选专业。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家里坚持要我报考军校,其实这里面有个小故事——我爸有军营情结,青年时期错失了一次当海军的机会,因此我算是在半强迫的情况下“替父从军”了。刚上军校的时候完全不能适应,集合站队、穿军装、站军姿、实弹射击、纠察抓人,我就列这几个关键词吧,你们可以自行脑补一下,能不锤炼意志吗?谁来锤炼谁!我就读的那所军校是所有军校中考分最高的,女生十分稀少,期间好玩的、难忘的事情太多了,有机会可以跟你细聊。总之,我过的不是正常的大学生活,所有的军校毕业生都错过了先前想象中的“大学生活”。从军校毕业之后的我又到了另一所军校从教,继续“军校生活”,花语姐姐你听明白了吧,我打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现在,就没有离开过学校,永远都过着有寒假和暑假的人生,从这一点来说,我算不算人生赢家?

4、花语:你的诗歌想象力奇特、语言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艾蔻 时候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李春雷:纪实文学与“中国故事” .. 下一篇王之义:《浣溪沙》十首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