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丁晓原 王晖:报告文学的宽度与深度(一)
2017-02-13 16:31:39 来源: 作者: 【 】 浏览:1568次 评论:0

丁晓原 王晖:报告文学的宽度与深度

“报告文学的写作进入了新常态,不再是峰谷起伏,也不只是“轻骑兵”,而是以自己的方式报告时代生活,激活过往历史。2016年,报告文学的风景更为开阔,不少报告文学作家用心用力于这一特殊文体的写作,使作品的表达在开阔中,有了更多的坚实与厚重。”

时代大潮激扬着时代文体的写作。观览2016年的中国报告文学,不由得想起“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这首唐人诗句来。报告文学的写作进入了新常态,不再是峰谷起伏,也不只是“轻骑兵”,它以自己的方式报告时代生活,激活过往历史。2016年,报告文学的风景更为开阔,呈现给读者诸多新的生活空间。不少报告文学作家用心用力于这一特殊文体的写作,使作品的表达,在开阔中有了更多的坚实与厚重。

宽阔:现场·开新

丁晓原:刚发布的2016年报告文学优秀作品排行榜,大致上反映出这一年报告文学写作的基本面。从作品的题材看,展示的现实和历史的面更加宽阔,显示了报告文学对客体存在再现的种种可能和它强盛的表现力。本年度的作品既有对近时重大题材的报告,也有对新气象新问题的呈现。

在场性,是报告文学作家的基本品格。“8·12”天津滨海大爆炸是一个特大事件,爆炸之严重、损失之重大、伤亡之惨烈,英雄群体之牺牲精神和人性大美需要史志载录;也是一个重大题材,报告文学的书写不应阙如。何建明长篇报告文学《爆炸现场》,“现场”的报告,揭示了这部年度重要作品的价值,也彰显了何建明作为报告文学作家的精神担当。

发表在《中国作家》的《白帽子军团》,见题可想这是一篇题材开新之作。写作过《解密北京大案》的丁一鹤,是一位具有题材特性的非虚构作家。此篇在我视域中是第一部颇具规模的以网络安全说事的报告文学。守护网络安全的“白帽子”对黑客的攻击建立防火墙,为个人用户、社会、国家的网络安全修建防护罩,维护网络的安全。“黑帽子”网络黑客,他们靠制造木马病毒,利用系统漏洞等进行攻击,窃取隐私、数据,非法获得个人利益。《白帽子军团》书写“白”与“黑”之间的斗争,以其生动的故事和特异的知识信息,为报告文学打开了新的书写空间。

排行榜外的不少作品,也具有为人注目的题材价值。李鸣生《后地震时代》,可以说是汶川地震写作的续篇。作者既写出了灾后重建的新景,也对其中的问题作了反思性观照。

王宏甲的写作一以贯之体现出强烈的政治关怀。《塘约道路》书写贵州安顺市平坝区乐平镇一个山村的故事,告诉我们:“共产党不是造富翁的,是要解决帮助穷人使他富起来”。

丁燕在《工厂女孩》后推出《工厂男孩》,以某个类群为基点,写出社会转型期底层大多数的生存景象、心路心态。

孙侃《天堂流过一条河》以杭州母亲河京杭大运河为叙事载体,将现实和历史作多维度交织,写出了作者身在其间的杭州文化建设的成就和故事。

另外,马娜《小布的风声》、李青松《鸟道》、黄传会的《再访皮村》、管新生《上海的另一种叙事记忆 》、钟法权《世纪绝恋》、蒋巍《国之盾》和王雄《中国速度》等短篇长制,都有各自的可观之处。

王 晖:我理解你这里所讲的“宽阔”,实际也可以用“宽度”和“广度”来概括之,它活画出融媒体时代报告文学主动而为的一种姿态。也就是说,无论是何建明的《爆炸现场》对于近年来最为严重的安全事故的写实,及其《死亡征战》描述中国援非医疗队抗击埃博拉疫情、拯救非洲人民生命的故事,还是徐天宝、高文静描述山东平邑“12·25”矿难36天掘地救援、创世界矿山救援史奇迹的《国家救援》,抑或是陈廷一的《中国之蒿》对屠呦呦获诺奖成功密码的解读,它们都在宣示报告文学在当下重大事件中的及时发声。

一些有关农村的报告文学也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比如蒋琏的《支教:在小凉山的28年》记录江苏海安教师对云南宁蒗彝族自治县长达28年的支教行动,题材别致,细节充分,描述生动。

肖亚洲的《厚土——一个清华学子对晋西农村的调查纪实》、王磊光的《呼喊在风中——一个博士生的返乡笔记》则以“80后”和“90后”知识者的眼光,从另一视角观照当下农村,书写“远未实现现代化却漫溢着现代性”的乡村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与梁鸿的《梁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朱晓军和杨丽萍的《快递中国》在中国快递业迅猛发展的大背景中,再现以中通、圆通、申通和韵达等为代表的“三通一达”企业成长史,折射出浙江桐庐“一群大山里的农民”的奋斗历程,将转型时期中国的飞速前行形象化地表现出来,为报告文学直击现实、拓展表现空间提供了有益探索。

蒋巍的《这里没有地平线》以贵州山区“苦甲天下”的海雀村为聚焦点,既不避描述其偏僻闭塞和贫困,更突显其在文朝荣等村干部的带领下脱贫致富的艰辛历程。

此外,还有一些呈现报告文学“宽阔”特质的作品也值得我们关注。杨豪的《木兰山下的教育实验》写出一群不满足于当下“填鸭式”应试教育的家长们,在湖北木兰山下自发组建“桃花源”式“私塾”,试图以此探寻一条不同寻常的教育之路。胡启明在《一个异国护士的中国梦》里再现漂洋过海的英国女护士创建中国首个儿童临终关怀中心。李燕燕的《天使PK魔鬼》书写一个与癌症抗争的感人励志故事。林遥的《世界屋脊上的北京门巴》则描述首都百名援藏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彰显“苍生大医”情怀。

厚实:主体在场与文体之重

丁晓原:如果说以前的报告文学更多地倚重书写对象的新闻性,那么在全媒体时代,这一文体需要作者更多地开掘客体存在潜在的有意味的信息,并且在这种开掘中坚守主体在场。这样,我们看重的作品就不是“轻骑兵”,不是表面的新闻性,而是客体与主体同在的厚重,是作品表达的思想深度和当量。

从小说散文突入报告文学中的陈启文,仍然是本年度最值得关注的重点作家之一。他的《大河上下——黄河的命运》,题目就明确了作品黄河书写的标线和叙写容量的要求。所谓黄河的命运,实际上是由人类与其共构的种种存在及其规定性,是人与自然关系史的独特一节。陈启文正是这样把握他的写作对象的,他笔下的黄河是一个“命运共同体”。这是一部“复调”的作品,忧患之外,还有黄河的诗美,更有黄河人的精神之美,读来给人以厚重之感。

王海霞的《疼痛的农村——“越南媳妇”出逃背后调查》,其看点并不是 “越南媳妇”的出逃,作品不是要满足读者对“越南媳妇”之类猎奇的心理,其实此类已无多少新闻性,而是透过事象深入调查后的所思所想所感。“疼痛的农村”,“疼痛”在哪,因何而“疼痛”,如何疗痛,这是很让人深思默想的大课题。

高艳国是近年活跃于报告文学领域中的实力派作家。2016年度他和赵方合作推出长篇报告文学《中国农民书——“土豆大王”梁希森的梦想三部曲》《中国老兵安魂曲》,显示出作者强劲的报告文学写作创造力。尤其是《中国农民书》这部作品,题旨关涉重大,所写人物极具典型价值,作品突破了农民企业家写作的叙事模式,将对象置于改革开放以来宏大的历史时空中,富有表现力地再现了一代农民在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以后,在具有社会史意义转型中的创业故事和心路历程。从某种意义上说,梁希森们是中国新农村建设的希望所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丁晓原 王晖 文学的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莫言:娃蛙娲哇,声声令我泪欲下 下一篇李春雷:纪实文学与“中国故事” ..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