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围观】你说,何建明主席的预案怎样?(三)
2017-03-12 13:38:22 来源:来源:人民网 作者: 【 】 浏览:1350次 评论:0
的、原创性的,现在成了一种生产化的、机械式的、流水线的生产形式。我在此特别想指出来,有两个词不太一样,我们文学创作,包括艺术创作都叫创作,一般人,包括一些网上的写作的作品,我们经常称它为写作、写手。创作和写作在我的理解是不太一样。所谓的创作是创作性的劳动,创作性的写作,创作放在第一位的。写作,我们在念书的时候,老师给我们语文课讲,写作课的时候,母亲我们都要写母亲,大家都可以写,这叫写作课。同一个题材,同一种形式,可以写千千万万个人一种模式,这种方式叫写作,写作是练一个技巧,和创作还有一个距离。创作者必须是独特的东西。一个小说家,就是一个片段,哪怕一个题目、标题,如果他仿制了别人,都会成为抄袭,可能就在这个行里一下子就没有名气了,或者很臭了。



  • 何建明

      我们在谈到今天的一些网络作品,包括影视剧,包括文学界,大家一看一个作品有抄袭现象,大家就挺反感。我觉得确实是这样。一,人们都在进步,人们都觉得对原创作品,对创新创作的作品的重视,尊重知识产权,另一方面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我们现在要生产一些优秀的产品,特别是文学艺术产品,都应该创造我们的独特创造性的劳动,特别是原创的劳动,我们要尊重他,否则今天大家喜欢的东西,可能感觉到没有什么好东西。



  • 何建明

      我再举一个例子,中央台最近有两个节目,大家都觉得很火,《诗词大会》,还有一个是《朗读者》,为什么这么火?我分析了一下原因,是有原因的,其实这两个节目,所有的内容都是我们先人的经典性的作品,不是现在创作的东西。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呢?反而现在所谓的原创作品,现在人创作的作品,影视作品,没人看,看了不喜欢,或者大家觉得味道不够。真是因为大家觉得现在的好多文学艺术作品创新意识、创作的水准没有经典作品那么好,因此,大家不愿意看眼下那种水分太多的东西,或者说很浮躁的东西,或者说互相抄来抄去的东西,我愿意还是回到我阅读经典的东西。这是有原因的。人们喜欢经典的同时,隐喻着不太喜欢或者不满意今天文学艺术的作品。作为作家协会的副主席,作为一个作家来说,我深深感受到这部分力量,民众在呼唤,需要、期待我们创作好作品出来。这就是我感觉到的,现在那些人、那些读者、那些观众为什么不喜欢,或者一旦一个作品抄袭现象出来,大家一片骂声,道理就在这个地方。



  • 主持人

      您觉得当下对于一些原创作品这一块,应该如何进行保护呢?



  • 何建明

      不能说我们现在没有好作品,我们的原创作品,其他的领域我可能了解差一点,但是我知道我们现在的文学作品,每年还是有相当数量的优秀作品,特别是一些成熟的作家,还有一些新冒出来的作家,包括网络作家,我觉得每年至少有几十部优秀的好作品。当然,可能在这么多产品当中没有显示出来,但是确实是有的,因为这几年,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几次重要讲话以后,作家的心态,心沉下去了,他们是在努力地创作好作品,有些作品确实我认为水准、水平相当好,而且完全可以走向世界。就像我们吃红烧肉,好的红烧肉放在这儿未必大家觉得好,其实是有好作品的。还有一个问题是如何认识好作品,如何让这些好作品推广出去。这个很重要。

      人民网给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一直推一些优秀的作品,我们作为作家来说,也需要把我们自己的好作品传播出去,当然这是一个全社会的事,现在也在搞全民阅读,都是在不断地推。但是就我们对原创作品的重视程度,我认为还是不够。相当一批人急功近利,包括我们影视界的,出来的很多作品可以看得出来的。尽管这种风气有所好转,但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是因为在今天这个社会,市场经济、商业化运作,还是占了很大的比例,有一种很大的力量在支撑着我们现在一些作品不太成熟,有点浮躁,精品力作缺少的主要原因。



  • 主持人

      您认为作为一名作家来说,应该要沉下去,还是创作出更多的好作品。



  • 何建明

      是这样。我觉得,特别像我这个年龄,或者有一点负责任,对自己负责任的优秀作家、艺术家,我们的内心都有一种强烈的感受。在今天这个社会当中,你浮躁,永远走不了很高很长的路,你只能在一个阶段、一个时刻可能很红、很火,但你永远走不长。所以,我们现在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大家要清楚,我的发力不在于一时一世,我要沉下心、沉下力、埋下头,进行自己沉得下去作品的创作。我认为今天大部分作家现在都是这么想的,这一点我认为非常好。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创作出自己满意的作品,呈现给我们的读者,大家认可你的,这是我们的根本任务。



  • 主持人

      您也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作家要扎下身子,深入生活。您认为报告文学这一块需要如何进行创作呢?



  • 何建明

      对报告文学作家这种要求更加严格一点。因为文体决定了我们生活方式必须到现场去,所谓的现场就像新闻记者一样,要采访一个人和事必须了解对方,你采访的对象,你要有所接触。甚至于我觉得有很多事件,你都在现场,这是最好的。报告文学作家也必须具备这样的能力或者这样的基本要求。我觉得,我对我自己的要求就是这样,生活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一块。但是事实上整个文学艺术家,所有的创作者,都需要这样。所谓的生活是什么?我们对生活的积累,我们只有积累好了,我们才可以去创新。还有,我们的思想和精神的积累。思想和精神的积累,也是从生活当中提炼出来的。我认为,这也是我们创新、创造好作品的一个重要环节。第三,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我们的功夫,我们的创作者的本身的文学艺术的本领,这个功夫不到家,前面的几个也是白的,没用的。生活天天365天,我在基层干,你没有自己的创作的叙述的本领和能力,照样还不行。只有思想、只有境界,没有这种艺术的感觉,同样不行。所以,我觉得,三者必须连在一块,生活是我们的基础,思想、意识是我们的构架,一个人的价值观的基本点。最后就是你的本领。本领是呈现我们前面这几个,你获得以后,你要用作品来完成。一个作家,不管是诗人还是小说家,还是我这样的报告文学作家,必须完成这几个过程,这才是我们真正实现了人沉下去、身子到了人民中间的最终的目标和目的。



  • 主持人

      需要通过这么几个步骤才能够把我们的作品写好,能够创作出更好的东西出来。我也知道,其实写作这个过程也是非常孤独,您平常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 何建明

      我常常有这样的感觉,我身在作家协会,除了我自己日常工作以外,那个是行政工作,在另外一个层面。当我进入我自己的文学情绪,特别是文学创作的时候,我有一种严重的孤独感。孤独感有两个原因,第一,我想找我的文友一块交流,或者我想找一个比我水平还要高的人交流,我很少找到。这里面说明我们的人才培养,这是第一个孤独。第二,我面对我自己的创作文体的孤独。我干了40年,写作了40年,中国的报告文学文体到我这个地方似乎到了一定的高度,当我站在这个高度的山坡上、山头上去俯视整个中国当代报告文学文体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高峰在何处?我的高峰,我想学习的这个高峰在何处?这个是我有一种孤独。这就叫自我的挑战。我能不能再实现我自己的高度,而我自己的高度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中国当代的这个文体的高度。这种孤独感实质上给我压力也很大。而正是这份孤独感使得我今天还觉得我的文学历程、人生才刚刚开始,因为路还有很远很远,需要我去奋斗。



  • 主持人

      在您这个阶段,您对自己接下来有什么样的规划呢?



  • 何建明

      我正好现在60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点,作为一个作家好象刚刚开始,为什么这么说呢?前40年的创作,尽管写了不少的作品,有自己还觉得不错的作品,有读者认可的作品,但是整体上来说,我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围观 你说 何建明 席的预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3/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曹文轩:用文字造屋 下一篇莫言:娃蛙娲哇,声声令我泪欲下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