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在写作《梅洁论》的日子里(一)
2019-03-05 16:58:43 来源: 作者: 【 】 浏览:1297次 评论:0

注:本文经梅洁女士授权发布。


在写作《梅洁论》的日子里
——与作家梅洁的对话和沟通


封秋昌


《长城文论丛刊》主编刘向东约我写《梅洁论》。于是,我从2018年1月开始阅读梅洁700万言的作品,到4月18日完成初稿(2·6万字),历时4个月。这是我写一篇文章用时最长,字数最多的一次写作经历。以我的年龄来说,我有理由拒绝,但鉴于向东的诚心诚意和对我的高度信任,我又说不出“不”来,而老伴看到梅洁寄来的厚厚的7大本书就被吓住了,坚决不同意我写。没办法,我让梅洁把她所有作品的电子版发给我,我就在电脑上阅读和写作 。


梅洁的作品有诗歌集、散文集(多卷)和报告文学集(多卷)。由于多年来我更多关注的是小说,对于散文、报告文学、诗歌读得相对较少(包括梅洁的作品)。现在要写《梅洁论》,就必须阅读她的全部作品,而且要认真阅读,还要适当做些笔记。如果等到把她全部作品读完再写,难免会前边读了后边忘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先浏览了她的全部作品,在有了整体印象后,搞了一个写作提纲。然后根据这个提纲分段阅读分段写作。这个办法很好,解决了“前边读后边忘”的问题。全文设有五个标题:一、熟悉的陌生人;二、梅洁:在“行走”中写作的作家;三、梅洁散文的魅力与价值;四、她在“行走”中呼唤与讴歌;五、结语:难能可贵的坚持。


由于阅读量大,我怕自己记忆有误,所以每写完一部分,我便发给梅洁过目,目的是让她看看是否有错,也想听听她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就这样,在长达四个月的时间里,或发邮件,或手机发短信,如此你来我往,就有了一些对话、交流和沟通,还讨论了一些其他问题,比如人性问题。评论者在写作中和作家本人边交流边写作,是我的首次尝试。评论家与作家的互动,既避免了评论家主观武断,还能相互激发,相互启发,促进思考的深入,双方都能从中获益。


现将这些即兴之言汇集起来(不加修改),就算“备忘录”吧。备忘录分两部分:邮件附言和手机短信。可惜的是,在清理手机时,2018年4月份之前的短信被删掉了。现存的短信,讨论的多为人性。


一、邮件附言

梅洁:


封老师冬安!我能想象你现在有多累!自向东告知我,他邀请你为“梅洁创作”写一个2万字长评,让我把七部文集寄你,我心里就一惊一沉:这有多艰难呀,要看多少作品呀!我甚至想:要是向东把这样的任务交给我,我是要婉拒的。但,封老师您接受了!这让我感动不已!究其 感动的内因不外乎两个:一是封老师这个年龄还在文坛评论界鏖战,这种文学精神、文化良知在河北甚至全国都是罕见、都令人惊喜和敬重的;二是封老师能毅然接活这也是对梅洁创作的认可和极大鼓励。封老师能把批评的目光注视到梅洁的作品,这也是梅洁今生的荣幸。


我挑选了一些言论、书信、创作谈、文学观方面的电子版文字,供封老师参考。


气定神闲,慢慢阅读慢慢写,千万别累坏身体!


梅洁鞠躬致谢了!


2018.1.4


梅洁


封老师,我从文集中挑选了部分作品的电子版(除移民三部曲外),现在发你。主要是考虑到你写评论时引用方便些。你慢慢读。有上世纪80年代的《童年旧事》《在这块土地上》《爱的履历》《那一脉蓝色山梁》《贺坪峡印象》《通往格尔木之路》(均获过奖,《童年旧事》被认为是代表作,入选“中国散文百年经典”和人教社教材、读本)等;有近些年的《白发上津城》《不是遗言的遗言》《感觉永恒》《女人,爱就爱得傻一点》《谛听水声》《风中的芦苇》《村庄与古树》《古街深处封存的伤心与温暖》《腊月的味道》(均入选各全国各类散文精典文本)等;《我生命中的一条河》(三节)《梦想开始的地方》两篇可以读到我的创作历程。


下封邮件再发几篇文化散文。以上供参考。你辛苦!


梅洁 2018.1.4


梅洁:

封老师好!遵嘱,发去七部书稿的电子版,您辛苦了!谢谢!


梅洁2018-01-04


封秋昌:


上午接到您的电话,说友人给您寄了点好茶叶想到与我“分享”,十分感动。一是我茶叶不少,铁观音、红茶、龙井都有。因胃寒,我平常多喝红茶,所以拒绝了您的好意。反过来,又觉得辜负了您的一片心意,故有歉疚之感。


下面,我把阅读您的作品和我写作《梅洁论》的情况和您沟通一下。


一、鉴于我想在通读作品的基础上来写《梅洁论》,所以需要较长的时间。和向东商讨的结果,他给我半年的时间。我也想在规定时间内交稿,并且想尽量提前完稿。接到您的电话,方知其他人大多已经完稿,我顿感有些紧张,马上就要春节了,又得耽误些时日。不知向东具体安排在哪一期,如果因为我迟迟不能完稿而推迟刊发,心里很不落忍。


二、到了我们这样的年龄,写作已没有什么功力目的了,纯粹成了一种爱好,就像有人喜欢钓鱼、养花、打牌一样。如果不读书、不写作,就像演员离开了舞台那样难受。但老伴不理解这一点,她不愿让我费脑子读书写文章,所以我的写作,往往不让她知道,就像个“地下工作者”。


三、我每天早晨六点左右到公园练太极拳,8:30左右回家,吃完早饭收拾完毕将近10点,然后读书或写作至12点。午休后和老伴一起看看电视什么的。晚上6点多老伴出去散步,我读书或写作至8:30分左右。因此,我每天读书写作的时间也就是三个多小时。如果有其他事情和节假日,连这样的时间也难以保证。比如,明天要到单位参加一年一度的“老干部座谈会”,至少耽误半天。所以,读几百万字的作品,写两万字左右的作家论,短时间是不行的。


四、您的典藏作品7卷,为了避免前面读后面忘,我这次采取分段阅读分段写作的办法,即将您的作品划分为几个单元,一个单元一个单元地边读边写,最后连为一体,进行增删或调整。


五、我想,《梅洁论》既论文,也要论人。我现在已草拟出论人的两个小标题:《熟悉的陌生人》、《梅洁:在“行走”中写作的作家》。现在正在阅读和研究您的散文。《泪水之花》已读完,正在读《飘逝的风景》。如果顺利,计划三月份阅读三本报告文学。我将上述二题半生不熟的草稿先发给您看看吧。


预祝狗年安康笔健!


2018、1、7


封秋昌:


梅洁,草拟的二题已发去了,不知收到否。发给您的目的,一是沟通一下情况,更主要的是想让您订正一下涉及您个人的经历和情况,有没有错误和需要回避的东西。我写了《徐光耀论》,20000字,是去年六月份写就的。如您有时间的话,我可先发给您看看。我不是说过吗,不称老师才好,其实,您取得的成就和影响力比我要大;您在“行走”中获得的知识,相当广泛和丰富,我自愧弗如。真的!


2018年2月7日21:36


梅洁:


封老师好!二题拜读了,边读边流泪。封老师已经看到了我艰难不幸的少女时代。封老师己弄明白了我为何在1980年、35岁时才开始写作的真因,这让我十分感动并热泪奔涌。同时,你把我文学的成长乃至生命与精神的成长,归结为“行走”,我觉得这是十分正确的研究发现。当然这是重要因素之一。应该还有一些原因。我等封老师慧眼智心再硏究发现。


文中加红色字的是我改动的,这应是更准确的,请你审读。


我相信,因为我们“熟悉”又“陌生”,读作品的兴奋与激动会多一些,发现与冲动也会多一些,这一切对于一篇研究文字都是有益的。相信封老师笔下风云。祝一切安好,身健笔健!小年快乐!


有什么需要沟通的,随时联系!


你的同事梅洁 2、8小年


封秋昌:

梅洁,今天上午到单位开一年一度的“老干部座谈会”。“的”不好打,骑自行车去的。周晓民不管老干部了,换成了苏连行(不知您是否认识)。您在北京,通知您了吗?单位的书记换了一个叫王凤的女书记,从宣传部来的,以前我也没听说过此人。


作为研究文章,我觉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梅洁论》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1/5/5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蒋子龙:“生活就是最好的小说” 下一篇东北有个迟子建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