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在写作《梅洁论》的日子里(二)
2019-03-05 16:58:43 来源: 作者: 【 】 浏览:2954次 评论:0
得对作品只有一般性的分析是不够的,不仅应该说出作品“是什么样的”,还要说出“为什么会是这个样的”才好。但要回答这些“为什么”,而且符合作家的创作实际情况,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首先要熟悉作品和作家的人生经历,走马观花的阅读很难发现作家的创作”秘密“。这就是为什么我坚持通读作品、细读作品的原因,也是我为什么不愿在短时间内草草完稿的原因。我还认为,批评家不能用某种现成的理论去套作品,而要从作品的实际出发,作出符合作品实际的理性概括,这就要求批评家除了理性思维之外,还要有对作品具体的艺术感受能力、理性的洞察力和概括能力。鲁迅说要“知人论世”,我深以为然。有比较才能有鉴别。遗憾的是,我以前关注散文不够,这就很难把您和其他有成就的散文作家进行横向比较。因此,这篇文章写得能否让我自己满意和达到您的满意,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有局限就会有缺陷。现在最大问题,是我没有充足的时间去细读作品和深思熟虑。以上所说,乃肺腑之言也。


2018年2月8日19:20发送


梅洁:


封老师好!看了来信,非常感动!知你在这个年龄,仍不舍坚守了一生的文学批评事业,坚持读书、写作,十分感动。与爱打牌、种花、跳舞、钓鱼的晚年生活相比,一个依然挚爱着写作事业的批评家,多么让人肃然起敬!你辛苦着并快乐着。但终归是辛苦的,还是要时时保重身体为重。


你夫人关爱你,怕你累着,你的研究工作只能“地下”进行,看到这里,我不禁暗自一笑:多么恩爱的白头揩老……为你们祝福!


刚才电话与向东沟通:一切按你的生活、工作规律进行。他说二期已安排徐光耀论,之后再安排我们的。你千万别着急上火。我感觉,他对你特别信任,信任你批评文字的水平,高度和深度。他还说:“一旦缕通,他会很快的”等等。


总之,请封老师在安然、淡定中写作,你的批评是对梅洁最好的帮扶和提携。


春节快到了,祝阖家吉祥、安康!


等你明天文章到达后再拜读!谢谢!


梅洁 2018.2.7;20:57


梅洁:


封老师好!我定居北京今年12个年头了。这些年,尤其是近几年,我基本与单位无联系了。我没有单位的任何信息,单位更没有我的信息。我与单位的关系只剩下工资了。不过从去年起,又加强了收党费一事,除此就别无他事了。几任党組书记我全不认识,我也不知小周換了小苏。其实,我没退之前,与作协也是若即若离,似乎压根没融入到这个单位。这种疏离不知是因为我一直搞专业创作,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我注意到你信中的关于批评家应坚持的研究方法、理论、思路,我深感你严谨、认真的批评精神,不敷衍、不苟且、不慵懒、不俗套,坚持“知人论世”,这是多么可贵的一种坚守!精神的坚守,良知的坚守。我很庆幸,封老师在发现我,我也在发现封老师!


我理解你所说的关于文学领域间的隔行,即你过去主要关注的是小说创作,而对我从事的创作较生疏。这个沒关系,你就自说自话,不用作纵向或横向比较,就说一个独立的梅洁就行了。关于时间问题,向东安排第三期或之后上版,若三期出版,那是6月份,你4月下旬或5月初交稿应该能赶上。总之,你不着急,慢慢地读、写。向东说,你是个极其认真的人。因为太认真,你会感到压力。我想说:你写梅洁研究,就不要太认真一次吧。写哪儿算哪儿。放松吧,封老师!


祝一切安好!


梅洁 2.8.小年20点


封秋昌:


您说觉得始终没有融入这个单位,可能与您一直从事专业创作不坐班有关系。作家是个体劳动者,没有单位的约束也好,有工资卡就是一种最重要的关系。


您说得很好,我们的确是在“相互发现”。我是在阅读中认识着更为内在的梅洁啊!我有时候也想“不认真”,但往往做着做着就又“认真”了。不认真我觉得对不起朋友,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这一次,由于时间的限制,想认真也达不到我想要的“认真”了。所以,此文能基本合格,就谢天谢地了。


2008年2月9日10:10


梅洁


封老师好!复信收到,依然感动。那句“想不认真,但写着写着又认真起来。不认真觉着对不起朋友,对不起良心”,尤让人感慨。更让我一天天看到一个真实的封先生。


我这里有两个人写我的文章,这两个人来自基层,一个是我故乡十堰教育学院的一位退休教师,一个是张家口蔚县的文史工作者。不是他们的文章有多好,只是他们与我不相识,硬是从读我的一本本书中缕清了我的身世和履历,还相对准确。我发给你作为参考。


梅洁 2.10.17:22


封秋昌:


梅洁,邮件收到并下载。但我现在不看,其他人对您的评论文章现在我也一律先不看。为什么?怕受别人观点的影响。等文章写完了,再读别人的文章,以启发自己的思路。


2018年2月11日12:03


封秋昌:


梅洁,昨天将论述散文的一节草毕,还没有来得及从头到尾看一遍,待我看后发给您看看。没想到这一节写了一万字出头,可能有些长了,待全文写完后再进行平衡和调整吧。接下来,我要阅读并写报告文学部分。目前只看了《山苍苍,水茫茫》一篇,其余的还没有看。珍藏版所收入的报告文学,我知道并不是全部。因此,我有几个问题想问:1、您的第一篇报告文学是哪一篇?2、您是在什么情况或者说是什么机缘让您开始了报告文学创作?3、您写报告文学有什么体会?其中最大的难处是什么?让您开心快乐的是什么?4、像《大血脉之忧思》等比较重要的报告文学如有电子版不妨给我发过来?或者,将主要内容简要告之。


春节期间,我感冒了几天,耽误了一些时间。论述散文这一节写完之后,我的压力小多了。我下面的写作计划是:第四节论述报告文学;第五节作概括性的小结。前三节是:一、熟悉的陌生人;二、梅洁:在“行走”中写作的作家;三、梅洁散文的魅力与价值。这三节现在的总字数将近18000字。


祝您安康快乐!


2018年3月10日19:25


梅洁:


封老师好!辛苦了!现在回答提出的几个问题:


1、我的第一篇报告文学是《在通往世界的道路上》,8000字,发表在1985年5月10日《河北日报》布谷版一整版;


2、1982年中国开始了农村改革:土地承包。1984年,中国开始了城市工业的改革。自此,中国史无前例的改革开放时代开始了!这期间,中国知识分子也迎来了命运的崭新时期,“知识化,专业化,年轻化,革命化”的“四化”干部用人政策,颠覆了数十年的知识分子属“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改造对象的错误路线,一大批知识分子煥发了青春,怀着对民族、对国家深重的热爱和报效祖国的极大热忱,投入到对国家因十年“文革”造成经济崩溃的大拯救大改革中。《在通往世界的道路上》以及《呼啸的山脉》(7600字,人民日报1987年5月10日整版发表)、《神圣的呼喚》(7500字,人民日报1989年7月23日整版发表)等,都是在这个时期,在内心充满激情迎接一个新时代的状态下创作,写下了对一批知识分子不屈不挠、在忍受了漫长的屈辱之后,愤发报效祖国的故事。也即从那时开始至今,一直坚持着对重大题材的报告文学写作;


3、报告文学写作是文学体裁中最艰难的一种写作。在决定要从事这种写作之始,必须要作好淮备:a、准备吃苦,b、准备一生要说真话,c、准备洞察社会的思想与知识储备,d、准备有目光选择有重要意义的题材进行创作,e、准备一颗体恤、关怀民众生活和底层人命运的情怀。当然,这最后两个也许不叫“准备”,叫“修炼”,或叫“岁月磨砺”。要说,报告文学的“最难”,以上5个准备,做到哪一个不难?5个都做到有多难?就先说第一个“难”,报告文学不是坐在屋里风不吹雨不淋日不晒就能完成的,面对社会的大事件和人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梅洁论》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2/5/5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蒋子龙:“生活就是最好的小说” 下一篇东北有个迟子建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