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在写作《梅洁论》的日子里(四)
2019-03-05 16:58:43 来源: 作者: 【 】 浏览:9700次 评论:0
过评论。还有厚厚的文学理论专著、散文专著。封老师,不能太累了!
第四部分我又认真再读了,又作了一些修正,还是蓝字建议删除,红字加上。请酌!现发你,以这次发的为准。


2018年4月4日17:18分


封秋昌:


梅洁,邮件收到,只见复信,找不到您再次修改的稿子,请您再单独发一次吧,以免和多次“回复”中的留言混在一起不好找。


知您上午去参加雷达遗体告别仪式,并见到了为此忙碌的白烨。其实,我和白烨1986年在刘再复主持的新时期十年文学学术会议上就认识了,转眼32年过去了。还有,阎纲去参加追悼会了吗?不知他近况如何,身体如何?。回想起来,白烨那时还很年轻,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工作,闲谈时知道他把工资的大部分都买了书。会后,我去小说选刊找阎纲,接他到河北省文联来工作。到文联后,任党组成员,分管《文论报》,曾和他一起参加过一些研讨会,阎纲发言没有稿子,说话较慢,如记录下来,就是一篇文章。记得他和白烨都是陕西人。我不善交际,阎纲离开河北后,曾在会议上见过一两面,此后便断了联系。


2018年4月4日19:06


梅洁:


封老师好!在故乡的日子,一个活动接一个活动,家乡朋友说:我回来一次不易,借机让我参加这样那样的活动和聚会。第5部分我拜读了,非常好!应是一篇很有高度、亮度的“结语”。我没有动一个字!封老师辛苦了!我5月9日回京,争取5月中旬去石市拜望你。这之前,若全文整理完毕,仍可发我邮箱拜读。你信中说,我阅读修正后的“第四部分”你没收到,让我再发一次。因我4月6日已回故乡,我邮箱里已发的邮件看不到。你再找一下,若找不到再来短信告知,我再想办法。謝谢封老师!


4月18日10:49分于湖北十堰市


封秋昌:


梅洁,《梅洁论》我昨天又修改了两处,分别在第二节和第三节(红体字),今天打开邮箱,梅驿(长城编辑)回复说将稿子发到她那里去了,现在将新修改的稿子发给您,请查看。


2018年4月22日17:16


封秋昌:


1、您建议将“长江水”改为“汉江水”,如果略去长江只提汉江,有些读者可能不明就里。所以,我改成了这样:……“喝上长江水(支流汉江水)的北方四省市……”,这样可以吗?2、我昨天发去的《梅洁论》中红色字也改成了黑体;3、文中较长的引文,我用的是楷体字,我在原来的旧电脑(XP系统)打开一看,楷体字都变成了宋体字,黑乎乎一片,韭菜麦苗分不清楚了,不知您侄子的电脑收到的是否也是这样。如果打印的话,改为楷体字为好。4、我把此稿也发给了向东。


梅洁:


封老师,为北方四省市引的水就是汉江水,不是长江水。是在汉水中游、丹江入汉江口下游800米处建的汉江丹江口大坝,中线引汉江水进京在国家工程表述上毫无疑意,故务必改为汉江水。


谢谢!


2018年4月27日17:44分


封秋昌:


好吧,我告诉向东。


二、手机短信


梅洁:


我想,先生定位的爱与悲悯是准确的。但我个人觉得:我写这么多底层人生存现状的报告文学,是我内心深处有深深的良知和责任感,似乎良知和责任让我无法不发声,让我总是有一种忧患意识。“良知与责任”是“爱与悲悯”派生出的生命元素还是单独的生命质地?


请封老师斟酌。


2018年4月5日15:35


封秋昌:


让我考虑考虑。我现在的想法是:良知和责任可以表现为一种相对独立的生命质地。但这种质地来自何处?很难设想一个缺乏爱心的人会有这样的品格(生命质地)。佛家为什么强调慈悲心?因为一切善举都是慈悲心所产生的。我对佛理知之不深,或纯属个人妄見也未可知。多交流交流看法,可促使思考。


2018年4月5日16:06分


封秋昌:


佛家讲慈悲,道家讲无为,孟子讲“浩然之气”,为什么不强调良知和责任?因为前者才是根和源,才是人的最高境界。我是这样理解的。


2018年4月5日16:54分


梅洁:


封老师讲得有道理。那我就明白了:我内心深处的良知和责任,其实就是爱心和慈悲心生发出来的。谢谢先生开解。


2018年4月5日16:57分


封秋昌:


我又想到了人性。自古有性善说和性恶说。我则认为善恶并存,既善亦恶。在好的环境下,善因可能占主导,反之则相反。“文革”所激发和调动出来的,是人性中恶的因素。佛家讲“明心见性”,就是说:心不明则善性难见。心为何不明?因为有恶的东西在作怪。


所以,我认为人性中是善与恶两种因素并存,并在一定条件下相互斗争,两种因素在斗争中此消彼长以致发生“转化”。


2018年4月5日18:41分


梅洁:


孔子说:人之初,性本善。我很久以来也想这个问题。我则认为:人之初,有人性本善,有人性本恶。性善性恶都与生俱来。善恶后天各有修为,但先天的东西很难改变。也举文革:为什么大家都在一个共同环境中成长,文革一来,有人凶恶无比,竟往老师嘴里喂屎,从开水房端盆开水往教授头上浇,乱棍将人打死眼不眨心不跳,拿把剪刀满街抓人给人家剃阴阳头……十恶不赦;而另一些人见此针锋相对,要么与之斗争辩论,要么内心痛苦不堪。因全国“造反有理”,后者无奈郁闷,终被造反者批斗打压……由此我想,前者是先天性恶,后者先天性善。因此,我不认为“人之初,性本善”是真理。文革打开了“潘多拉盒子”,放出了人性中所有的恶。但我以为,也只是放出了平时显不出恶但本性是恶的恶人,本性善的人企图以恶来召唤是绝对召唤不出来的。与先生共榷。


2018年4月5日19:52分


封秋昌:


人性是难有定论的话题。因为导致善恶的因素非常复杂,且因人而异。有先天的因素,有后天的因素;有社会的因素,也有生理遗传基因;人与人也有性格上的差异;加上利益的冲突形成的矛盾等复杂情况,还有特定环境下出现的意外或突发事件种种因素的相互作用,好人可能做了坏事,动机不好却做了好事。而衡量好坏善恶的标准又因人而异……


2018年4月5日20:29


梅洁


是的,人性是太复杂的东西。只愿我们自己恪守善性,以善待人待世吧。


2018年4月5日20:34


封秋昌:


还没说完,不知怎么就发送了。接着说吧:人性善恶先天因素的确有区别,所谓山难改性难移。但在特定的条件下许多人又背叛了自己的善良,这本性的善良又有何用?


2018年4月5日20:49


梅洁:


关键是中国“特定的条件”太多太复杂……人的脆弱常常抗拒不了那些“特定条件”。那些特定条件往往就是邪恶本身。


2018年4月5日20:58


封秋昌:


极是。 (2018、4-5 21:01)


封秋昌:


梅洁,今天启程,祝你平安!昨天我们讨论的问题很有意义。感谢您让我想了许多。您天性善良,又能坚守如初,非常难得。一个没有良知的作家只能算写家!


2018年4月6日9:10


梅洁:


人性问题其实是哲学、佛学能说清楚的,只是因有“特殊条件”才说不清楚了……


2018年4月6日9:36


梅洁:


封老师,评论非常好!写这篇评论让你这是受苦了!感动不已!可以交向东稿了,之后出去走走吧!梅洁祝福!


2018年4月21日22:29


封秋昌:


我再看一遍给向东。


2018年4月22日8:03


梅洁:


封老师好!今天,我让侄儿帮助把《梅洁论》打印一份,我细细拜读一遍,没有什么可挑剔的。2·6万字仿佛一气呵成 ,其论析清晰、果断、逻辑、深入,给我创作的界定准确、中肯,给我的评价是高位的,是全面的,也是他人从未有过的。现在我想,倒要感谢我们曾经的“不熟悉”。是这不熟悉 让先生产生了阅读后的心灵振动,产生了探究到底的愿心。读这洋洋数万言评论,一直在想象其中的辛劳,同为写作者,知其苦味和甘甜。谢谢先生!


有个字需作改动:第四部分结尾倒数第二自然段第一行“如今已经喝上长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梅洁论》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4/5/5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蒋子龙:“生活就是最好的小说” 下一篇东北有个迟子建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