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刘兆伦与东深供水工程
2021-06-01 12:24:14 来源:水利作家 作者:凌先有 【 】 浏览:596次 评论:0


刘兆伦与东深供水工程


/凌先有


在我曾经服务的几十位老部长、老领导中,刘兆伦老部长是唯一在京外离休的,归广东省委老干部局服务管理。虽然我对他没有职能上的责任,但我每次去广东出差,都要抽时间去看看他,陪他聊会儿天,听他讲自己富有传奇的人生故事。刘兆伦过了95岁之后,疾病和衰老渐渐地使他再也无法与人进行正常的语言交流了,但我依然会抽空去看望他,为的是对他为中国革命和水利建设做出重要贡献表达尊重和敬仰之情。

刘兆伦曾经说过,他的人生是幸运的。在党的历史上,他有幸赶上了几件大事。1938年3月,在他刚到延安不到三个月,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上了中央党校,先后成为“延安泽东干部学院”和延安自然科学院的教员;1945年6月3日,在他离开延安时,有幸在机场得到毛泽东、朱德、叶剑英的检阅和送行;1949年3月,他从东北到北京时,幸运地赶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的筹备工作,他被任命为人事室秘书兼人事科长,参与了人民政协和开国大典的组织工作;1958年8月起,他担任广东省水利电力厅厅长,有幸赶上了全党全民大办水利的年代,组织兴建了一大批大中小型蓄、引、提水工程和江海堤围工程;1979年,国务院批准成立珠江水利委员会,他又被任命为水利部副部长兼任珠江水利委员会主任和党组书记,幸运地成为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的创始人。在他担任广东省水利电力厅厅长的七、八年中,令他最难忘的,还是组织实施东深供水工程的勘测设计和施工工作。

勘测东深供水方案

“月光光,照香港,山塘无水地无粮。阿姐担水去,阿妈上佛堂,唔知几时无水荒”。从1962年开始,香港出现了自1884年有气象记录以来最严重的干旱,连续9个月滴雨未降。稻田龟裂,鱼塘见底,350万香港同胞干渴难耐。1963年,香港几乎一整年时间都是每4天供水4个小时。水荒给香港经济社会带来巨大冲击,商店关门,工厂停工,严重影响了香港同胞的正常生活。

危难之际,香港中华总商会和港九工会联合会,代表香港向广东省发出了求救信息。同胞之情,血浓于水。香港严峻的水荒牵动着内地人民的心。虽然与香港毗邻的广东省同样面临干旱的挑战,正在组织群众紧急抗旱,千方百计保证居民生活和工农业生产。但接到香港的求救信息,时任广东省省长的陈郁迅速做出回应:为帮助香港居民解决干渴之急,可以从广州市每天免费供应自来水两万吨,供应淡水给香港居民使用。广东省人民政府在自身用水也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放弃了大片农田灌溉,由深圳水库额外增加向香港供水318万立方米。汩汩珠江水,港人解忧难,舍己救同胞,血脉紧相连。来自内地的紧急救援,有效地帮助香港同胞度过了可怕的大水荒。

水是生命之源,源须活水不断。当时的深圳水库,来水和库容有限,只可救急,不可持续。靠船只去珠江口取水更不是长久之计,治本之道需谋长远。为了从根本上解决香港用水问题,港英当局向广东省政府提议,建议修建从东江引水补给香港供水的工程。1963年6月1日,香港代表与广东省代表举行会谈,形成了意向性报告。1963年6月10日,周恩来总理审阅广东省委《关于向香港供水问题的谈判报告》,听取了时任广东省水利电力厅厅长刘兆伦关于从东江向香港引水的可行性意见。周总理当场作出指示:供水工程,由我们国家举办,应当列入国家计划。因为香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自己的同胞,工程自己办比较主动,不用他们插手。他还指出,“在政治上可以更好地表示我们对港九三百多万同胞深切的关怀,更好地饮水思源,心向祖国,更好地显示我们三面红旗的正确伟大,总路线的光辉照耀”。6月15日,中央作出《关于向香港供水谈判问题的批复》。《批复》指出:我们已经做好供水准备,并已发布了消息,而且已在港九居民中引起了良好的反应。东深供水的重大决策一经发布,香港同胞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

中央重锤定音,广东立即行动。时任广东省水利电力厅厅长兼广东省勘测设计院院长的刘兆伦,组织各方面专家对向香港供水提出可行性方案。香港和广东的专家们集思广益,分别提出了西线、中线、东线三条输水方案。西线即扩建东引工程,经东莞绕虎门,用渠道输水;中线即在石龙建大泵站提水,沿广深铁路,用钢管输水;西线即从东莞桥头镇取水,由石马河倒流,建6座梯级坝,8级抽水,经雁田水库、沙湾水库到深圳水库,再用管道输水给香港。刘兆伦充分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多次率领水利工程技术人员,深入东江流域,分别对3个方案进行实地勘测。他们量河宽、测水深、勘地形、探河床,获得了大量勘测数据资料。刘兆伦还组织广东水利电力厅科研人员,对东江地质岩层、土壤粘度、透水度进行湿地勘测,对各个河段水质进行化验。在此基础上,刘兆伦组织各方面的专家,分析各种勘测数据,对三种方案进行比较,分析利弊。但无论哪种方案,都耗资巨大。当时内地刚走出三年困难时期,建设资金成为工程能否启动的最大问题。

再次向周总理汇报

东深供水工程,方案由广东提出,决策还须中央来定。刘兆伦在《英明的决策—周恩来总理和东深供水工程》一文中这样回忆:“1963年12月8日,是个难忘的日子。周总理出访非洲途径广州,陶铸同志和陈郁省长等抓住这个机会。当天,周总理从中山视察回来,在陶铸家用午餐后,通知我前往汇报。周总理是水利行家,建国后亲自抓全国水利大事,对黄河、长江、淮河、海河以及珠江等大事的决策都是亲自抓。这是我又一次向他汇报。我摊开图表汇报,他边听边提问,参加汇报会的省领导和我作回答……”

刘兆伦当面向周恩来总理汇报了西线、中线、东线三条输水方案,分析利弊。他说,西线方案虽然输水量较大,但线路长,管理难度大,难以一年建成;中线方案须使用德国供应钢管和设备,花钱较多、输水量小、工期较长;东线方案距离较短、输水量大,既可满足对香港供水需求,又能解决沿途乡镇11万亩的农田灌溉用水。刘兆伦综合专家论证意见,认为东线方案有比较优势。

周总理站在刘兆伦身后,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目光盯在东深供水的图纸上,认真听取刘兆伦的汇报。他不时对工程勘测中的各种数据、投资概算提出问题。刘兆伦对周总理提出的问题一一做出解答,省委书记陶铸、省长陈郁在一旁做补充。周总理听完刘兆伦的汇报之后,当即明确决策,同意东深供水的东线供水方案。周总理说,香港是我国的一部分,香港的居民是我们的同胞,工程投资概算的3800万元由中央划拨援外专款,广东省负责兴办。对所需机电设备等物资,广东解决不了的,由全国支援解决。周总理随机交代随行的国家计委主任程子华,对工程立项、审批、投资拨款及物资设备等问题一一落实。

签订香港供水协议

东线方案既定,接下来便是勘测设计和施工。在广东省委、省政府领导下,刘兆伦当即组织力量,立即投入工程建设之中。刘兆伦作为广东省水利电力厅厅长兼广东省勘测设计院院长,他将设计院的各个设计室搬到了施工现场的工棚里,组织设计人员日夜奋战。设计人员在工作和生活条件及其艰苦的条件下,绘制出一张张精确的设计图纸。这些图纸如果连起来,可达10公里长。施工是与设计同时进行的。刘兆伦调集精兵强将,组成以曾光为总指挥的工程指挥部,组织大批民工进场,开展通车、通水、通电以及通讯和征地平地施工。在设计和“四通一平”施工完成之后,1964年2月20日,东深供水工程正式开工。工程全称为“广东省东江-深圳供水灌溉工程”。广东省人民政府邀请香港当局派代表谈判,就供水时间、每年供水量、水费标准等进行两次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形成协议。1964年4月22日,在清新雅致的广东迎宾馆,举行《关于从东江取水给香港、九龙的协议》签字仪式。

签字那天,刘兆伦特意身穿白色制服,一派儒雅风度。他将代表广东省政府签署给香港的供水协议。香港当局签署协议的,是香港政府副工务司兼水务局局长毛瑾,他身穿黑色制服,与刘兆伦形成鲜明对比。他们的身后,整齐地站着广东省政府和香港当局领导及各方面的负责人,见证东深供水协议签订的历史时刻。刘兆伦坐在签字长桌的左侧,毛瑾坐在右侧。在广东省曾生副省长主持下,刘兆伦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关于从东江取水给香港、九龙的协议》,手握毛笔,郑重地在协议上签写了自己的名字。与香港的毛瑾局长互换签字后,完成了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事件。《协议》规定:东江-深圳供水工程,于1965年3月1日开始由深圳文锦渡附近供水站供给香港、九龙淡水;每年供水量定为六千八百二十万立方米(折合150亿英加仑);供水期由每年十月一日起至下一年6月30日止,共9个月;香港当局按本协议规定交付水费,水费标准每一立方米人民币一角(折合每一千英加仑人民币四角五分五厘)。当年需要供水量不足规定的年供水量时,亦按规定的年供水量计算水费,所余水量不能留作下一年度取用。

报告工程建设情况

东深供水工程全面开工之后,刘兆伦既要组织领导广东全省的水利电力工作,还要用大半精力来组织东深供水工程的施工工作,随时协调解决工程建设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工程施工期跨越整个汛期,期间经历5次台风暴雨洪水的袭击,旗岭、马滩工地围堰先后3次被洪水冲跨,给整个工程施工带来极大困难。刘兆伦在广东省政府的支持下,协调工程建设指挥部调集2万多工程建设者,日夜奋战在工地上。全国各有关部门和工程所在地干部群众都给予大力支持。为工程加工制造机电设备的上海、西安、哈尔滨等14个省市的60多家工厂、广东几十家工厂以及铁路、公路、水运及民航等部门通力合作,优先为工程设备进行加工和运输安装。经过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和全体建设者的共同努力,工程于1965年2月建成。

1965年2月,东深工程经验收。验收委员会经过严格审核认为:“工程规划是对头的,设计标准是符合国家要求的,施工质量是良好的,机电设备,除雁田抽水站3台电动机是1961年制造的库存产品质量较差外,其余全部都是优良产品。整个工程质量是良好的,达到了建设工程目的和要求”。2月7日,香港工务司邬利德等3人参观东深工程。邬利德参观后表示,这个工程是第一流的头脑设计出来的,对我国制造机电设备很赞赏,对高速度良好质量建成工程表示敬佩。

2月27日,广东省在东莞塘头厦举行东江-深圳供水灌溉工程落成典礼。刘兆伦在大会上报告了东江供水工程的建设过程。东深供水工程全长83公里,由6座拦河坝、8级抽水机站、2宗调节水库和16公里人工河道组成。东江水经新开河引至桥头(东莞市境内),然后经抽水站逐级通过渠道及石马河把水位提升共46米,流入雁田水库,再跨流域流入深圳水库,最后由1.4米直径35公里长的压力钢管输送到深圳三叉河交水点由港方接收。工程安装抽水机33台,总装机容量6975千瓦。工程采取现场设计和施工密切配合,广州动员了知识青年,东莞、宝安、惠阳动员了农民,沿工程沿线全面铺开。经过紧张施工,并克服多次台风暴雨的困难,在一年时间内完成了包括240万立方米土石方和10万立方米混凝土与钢筋混凝土在内的全部建筑安装工程,使用经费3584万元。刘兆伦特别强调,这项工程和所需要的设施设备,全部是我国自行设计和施工的。全场对刘兆伦的报告报以热烈的掌声。

1965年2月27日,刘兆伦在东深圳供水工程落成典礼上报告了东江供水工程的建设过程

1965年3月1日,刘兆伦在深圳水库红楼主持东深供水香港的开闸放水仪式。港英工业司邬利德、副工业司兼水务局长莫觐、副工业司罗彤、水务局副局长莫而芹、工程师兼翻译孙德厚等人参加放水仪式。仪式之前,邬利德向刘兆伦请求,希望在仪式上给他讲话的机会,并说自己已经准备了讲话稿。他担心刘兆伦在仪式上不安排他讲话,一再向刘兆伦请求说,他只是讲几句感谢的话,请给他向中国政府和人民表达感谢的机会。在开闸仪式上,邬利德多次表达对中央政府的感谢之情。他说,真不能理解广东省能够在一年内建成这样规模的工程,这个工程对香港来说,是一个保险公司,对香港有很大的价值。邬利德盛情邀请刘兆伦在通水后到香港看一看,看看东江之水进入香港的接水工程。刘兆伦对邬利德说:“目前太忙,以后有机会再去”。

“开闸!”开闸仪式结束后,随着刘兆伦一声命令,满载祖国人民深情的东江之水,沿着新建成的东深供水工程,一路倒流,一路提升,流进深圳水库,流进香江,流入香港同胞的心田。吃水不忘挖井人。东深供水工程建成通水,使香港永久解除了水荒之忧。港九工会联合会及香港中华总商会为了表达香港同胞对祖国母亲和人民的感恩和感激之情,向广东省赠送了两面锦旗,一面写着“江水倒流,高山低首;恩波远泽,万众倾心”,一面写着“饮水思源,心怀祖国”。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刘兆伦 东深供 水工程 责任编辑:巴山一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报告文学作家何建明谈新作《德清.. 下一篇陈忠实:晶莹的泪珠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