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李春雷:他们,陷在残酷的密林(一)
2015-07-23 14:09:27 来源: 作者: 【 】 浏览:2376次 评论:0

李春雷:他们,陷在残酷的密林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5年07月22日08:59 来源:人民日报 李春雷

制图:蔡华伟

  寿山先生

  受访人:

  张化普(男,1927年生,本文主人公次子。居住地为黑龙江省塔河县,瘫痪在床。)

  张子成(男,1932年生,本文主人公之孙,居住地为河北省馆陶县寿山寺乡寿山寺村。)

  那是寿山先生去世六十二年后的一个暮春的中午,我到他的故里——河北省馆陶县寿山寺乡寿山寺村采访。谈及当年的一幕幕,他的孙子张子成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张子成是爷爷遇害全过程的目击人。

  七十三岁的张子成步履蹒跚,带我来到村中心庙前的一个大土坑边,颤颤巍巍地说,当时,这里全是红糊糊的血,冒着白气,坑沿下滚动着几十颗人头。

  他又指着坑上沿西北角的一片空地说,这里原有一棵老槐树,爷爷就是被吊在树上活活烧死的……

  寿山寺村,当年名为南彦寺村。由于距离县城四十五里,日军鞭长莫及,这里的抗日气氛格外浓烈。影响小村抗日氛围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著名抗日 将领——国民党鲁西游击总司令、聊城行署专员范筑先,八路军著名将领——一二九师新八旅旅长张维翰都出生在这里。一个小村诞生两个抗日名将,这在全国也是 独一无二的吧?

  小村有一个民兵队,四十个人,二十四支枪,每天早晨以铜锣为号,在村外的打麦场上进行军事训练。晚上,队员们则聚在一起,学唱抗日歌曲。唱歌、 口号、喊杀声,队列、投弹加冲锋。老百姓的热情也被鼓动起来了。每当训练时,老太太们纷纷出来观看,树上的孩子们也应和着喊,仿佛整个小村都在喊。

  更让小村人有底气的是开明财主张寿山。

  寿山先生1893年出生,少年从军,曾在湖北督军王占元部下任连长、营长,后来升任湖北煤建局局长。1926年,王占元部败散后,寿山先生隐退 老家,置办庄田,课教子孙。日本侵略者进占冀南,一些士绅充任伪职,送粮送钱送女人,而他却与八路军交好,不仅自己带头捐献,还担任村粮秣委员,秘密为八 路军筹粮筹款。八路军冀南军区的不少高级将领常常登门拜访。

  张子成清楚地记得,宋任穷、陈再道曾几次到家里做客。有一年冬天,邓小平从涉县来到馆陶,还在他家秘密住宿三天。白天,邓小平就在屋内看书,闭门不出。每到夜晚,几匹战马便悄悄进村,来人是冀南军区和地方党委的主要干部。马蹄踏在门前的石阶上,火星四溅……

  张子成说,爷爷脸大、体胖,总是笑眯眯的。家里虽然有许多地,雇了不少长工、短工,但爷爷精通各种农活,习惯亲手耕收。雨雪天气,他就坐在院里,教自己学文化:“上学识字,先认姓名。认会自己,再认别人。男女老少,小孩大人。祖父祖母,爹娘儿孙……”

  南彦寺村西南七里许,有一个小镇——房寨,是八路军冀南军区新八旅二十三团秘密驻地,团长郝树祯经常悄悄地来找寿山先生商谈。由于日军凶焰正高,八路军困难重重。他们常默默地抽着烟,苦思冥想,愁雾飘满了小屋。

  日本兵发现这一带八路军活动频繁,就在村南四里的法寺村修建了一座炮楼。摩托和马队在路上来回巡逻,黄尘滚滚,恶气汹汹。

  寿山先生亲近八路的消息被汉奸侦知。炮楼里传出话来,让他小心狗头。

  1943年阴历年前,他又为二十三团筹办了一批小麦,正准备送去,形势突变。部队立即转移,不仅没有带走小麦,还送来一批子弹和枪支,托他妥善保存。他二话没说,当天夜里,就和家人把这些东西藏进了村东张家菜园的一眼土井里。

  小村的眼睛睁得圆圆,日日夜夜盯紧四周。冬天夜里太冷了,怎么办?就在野外挖一个井状深坑,人跳进去,只露出头。乡下人每年秋后都把积攒的杂草 垃圾和猪粪牛粪搀在一起,堆成坟丘形或方块形,发酵后,里面热气腾腾。实在寒冷时,就挖一眼小洞,钻进去,虽然臭气熏熏,身上却是暖烘烘的。

  正月十四黎明,三百多名日军突然袭击,被粪堆中的眼睛发现了。一声报信枪响,村民全部撤退。日军进村,一无所获。

  村民们回来后,庆贺胜利。根据经验,日军扫荡都是一次性的,短时间内不会再来。

  可这一次,小村大大地失算了。

  仅仅只隔一天,日军就杀了回来。

  塌天大祸,骤然降临!

  凌晨时分,日军猛然从四周包围小村,挨家挨户把村民驱赶进村中央大庙前的一个大坑里。寿山先生和民兵们都来不及转移,尽在其中。

  鬼子先是从人群中拉出一个中年人,没有问话,直接劈砍。死者的血浆“噗”地喷出两三米,顷刻分离的尸身和头颅各自颤动着。一个日本兵猛然飞脚, 血淋淋的人头,足球似的滚进了人群中。顿时,村民们一阵哭叫,但立时就喑哑下来,一片死寂。接着,日军又拉出十几个青年男女,剥光衣服,拷打、火烧、灌 水,逼问谁是民兵,谁是村干部。不说实情者,一一砍头。十几条生命的血液,煞时涂满整个坑沿,血腥浓烈,直呛鼻喉……

  村民张廷俊吓得浑身筛糠,屈服了。村长范树奇,民兵武进安、范树伍、范成发和范成普等人被一一指认出来。但这些人都是硬汉子啊,日军拷问无果,全部砍杀。

  寿山先生披着一件破棉袄,头上裹一条灰毛巾,脸上涂满锅黑,抱着小孙子,被挤在人群最中间,不幸也被揭露。

  大坑西北角有一棵老槐树,几百岁了,是小村人敬奉的“槐仙”。村民笃信槐仙,逢凶遇难,总来叩问是非;离乡远足,也来祷告平安;久婚不孕,便来拜求子嗣。但这棵古老的神树啊,现在却不能庇佑它的乡民了。

  日军先是把张寿山横捆在树下的一张木床上,追问粮食在哪里?枪支在哪里?

  寿山先生摇摇头,闭着眼,拒不答话。

  几个“皇协军”便开始撬寿山先生的嘴巴,灌辣椒水——红红的辣椒捣碎后,掺水,辛辣无比。寿山先生猛烈地咳嗽着,破口大骂:“狗日的小日本,野兽……”

  日本兵把他吊在树上,脚下堆满木柴,泼上煤油。

  一个岁数稍大的“皇协军”凑到寿山先生面前,低声耳语。

  寿山先生咬牙切齿,再次狠狠地摇摇头。

  恶毒的火焰点燃了。

  大火舔着寿山先生的双脚。他拼命地挣扎着,仰天大骂:“我操你祖宗!小日本,王八蛋……”

  寿山先生素来是一个文明人,从来都是笑眯眯的,从来没有说过粗话啊。

  日本兵愈加恼怒,愈加疯狂。

  烈焰中的寿山先生,棉鞋烧着了,棉裤烧着了,腿烧着了……

  村民们心惊肉跳,魂飞魄散,不忍面对这惨绝的一幕。

  太阳在云层里闭上了眼,大槐树剧烈地颤抖着,小村所有的房子和树也在剧烈地颤抖着……

  日军挖地三尺,最终也没有找到粮食和枪支弹药,撤出之前,把寿山先生的房子全部点燃了,也把小村叛徒张廷俊的头砍了下来。

  这一天,日军在南彦寺村共杀害村民五十三人。

  几天后,八路军二十三团的官兵回到小村,在村东张家菜园里高搭灵棚,为寿山先生举行公祭。三百多名官兵在团长郝树祯的率领下,集体跪下,泣泪宣誓,为寿山先生报仇!

  又一天夜里,宋任穷骑一匹枣红马来到张寿山坟前,磕头致哀,并向陪祭的当地干部传达邓小平和冀南行政公署命令:将南彦寺乡南彦寺村改名为寿山寺乡寿山寺村。而后,他掏出一张纸,交给寿山先生的二儿子张化普,嘱咐:从今以后,可以凭此证向当地抗日政府领取抚恤。

  那是一张特殊的证明,上面签盖着冀南行政公署及领导人的印章。

  采访当年,张化普七十八岁了,住在黑龙江省塔河县,已瘫痪多年。我电话采访时,他也是哽咽难声。

  他是“文革”中出走的。那时,因为父亲与邓小平、宋任穷的关系,寿山寺乡寿山寺村被改名为向阳公社向阳大队,张家被查抄,那张特殊的抚恤证也被 火烧了,他被造反派吊在庙前的那棵大槐树下,打得死去活来。“文革”过后,国家规范地名,村名又要改回先前的南彦寺。张化普专程到北京申诉。宋任穷说,寿 山先生对革命有大功,还是叫寿山寺吧。

  于是,乡村名字又分别重新确定为寿山寺乡和寿山寺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李春雷 他们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何建明:美国女传教士的抗战功绩 下一篇契诃夫小说:有光亮有温度的细节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