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向人民报告——南水北调大移民》
2013-06-10 09:14:06 来源: 作者: 【 】 浏览:2001次 评论:0

   赵学儒,《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编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级报纸编辑记者,发表作品:短篇小说集《非常女人》《下雪了》、中篇小说集《战神》,长篇小说《大禹治水》(中英文版)、散文集《若水》、长篇报告文学《向人民报告》《中国南水北调大移民——河南卷》、短篇报告文学《水往高处流》《移爹移娘》《一个移民的命运之迁》《中国水飞扬》《中国水电百年纪事》《夷陵大禹张宗淮》等。

 

节选:

第三章.水之子
12 见到了黄河

2011年10月15日,我在淅川县采访时,何兆胜已经彻底搬走了,包括那颗漂移了几十年的心。于是,我完成南阳和淅川的采访任务后,专程追踪600余里,到他的新家——河南辉县。路上,我买了两条河南产的卷烟送给他。陪同采访的朋友说我做很对,听说一些记者采访他时,不给他买东西,他很不高兴的。

何兆胜,原籍河南省淅川县仓房镇沿江村村民,2011年5月搬迁到河南省辉县常村镇沿江村,进入常春社区。何兆胜是一位普通的中国老百姓,但在那段时间,却成为中外媒体关注报道的新闻人物,上网搜索一下“何兆胜”(有的文章把“兆”写成“照”或“肇”),会出现万余个相关结果。

移民何兆胜一生辗转三省四地,成为新中国的“移民标本”,是丹江口库区移民的“活字典”,一跃升为媒体追逐的“明星”。他23岁远赴青海,后返流淅川;30岁再迁湖北荆门,然后又返老家;70多岁再次搬迁到黄河以北太行山下的辉县常村镇沿江村。

回忆50年前的情景,何兆胜淡定地说:“上级让俺们支边,中。”当时已是大队会计的他,还积极写了申请。

何兆胜主动要求移民的理由大致有三点:

其一,搬迁是早晚的事,人挪活,树挪死,晚走不如早走好,先搬要比后迁强。

其二,政策优惠。支边青年每人发军衣一套,军被一床,一切行动是“军事化行动”,迁移时胸前佩戴大红花,有专门的运载车辆负责接送,像当兵出征一样荣耀,一种难得的吸引力使何兆胜心血沸腾。

其三,迫于活命。1958年的淅川县的大跃进是“一日千里”,“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害得老百姓丢魂丧命。为了实现“小麦元帅县”的目标,把每亩180斤的小麦产量虚报为507斤,结果是老百姓饿的肚皮贴肚皮。一首民谣形象地唱到:“提起吃食堂,眼泪流多长。锅里没米下,顿顿喝稀汤。要想照个合影相,全家扒到锅台上。”何兆胜想吃个肚子圆,想让刚刚娶过来媳妇过几天好日子,想到边疆去谋一条活命,闯一条生路。

1959年3月初,春姑娘像往年一样,姗姗来到蜿蜒流淌的丹江。丹江的水愈发清澈,能见到鱼儿在卵石间游戏;山上的草木愈发浓绿,能闻到草木和泥土散发的芳香;不远处丹江口水库建设工地上的号子愈发响亮,能感受到那里热火朝天的景象。

这时,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新中国在经历了“大跃进”持续的大炼钢铁之后,饥荒已经初露端倪。一些人的饭桌上少了粮食,多了树皮、树叶和草根;一些人的胳膊腿上少了肉,多了暴起的青筋;一些人的脸上少了笑容,多了怅然……

一天傍晚,淅川县下寺公社何庄大队年仅23岁的大队会计何兆胜跑回家,跟刚刚做熟野菜团子的妻子说:“俺们要搬家了。”

妻子一边从锅里拣野菜团子,一边默然地问:“去哪?”

“青海呀。”何兆胜答。

“很远吗?”妻子问。

“很远很远!”何兆胜虽说很远很远,语气中却充满希望,“今天,上百人身穿崭新军装,胸前佩戴大红花,来大队演讲,光荣的哩。他们要搬迁到青海去,去支援边疆建设,去边疆建功立业。那里能吃上国家供给的粮食,还能拿工资。俺真想和他们一块走!”

“俺也要去!”妻子说。

“那是!”何兆胜说。

何兆胜当下拿出纸和笔,慷慨激昂地写下了申请书。

何兆胜高小毕业,也算是村里的文化人,申请书自然由自己操笔。

其实,在大会上,他就当场报了名。县里的一位干部说,先报名是可以的,但是还要写书面申请。组织上选拔支边青年是有条件的,就是本人自愿、政治可靠、身体强壮、家务拖累不大,年龄在18~25周岁。这些,何兆胜样样够。

那位干部还是疑惑地问他,父母是否拖累?

何兆胜告诉他,40多岁的父亲在水库建设工地上,母亲在家磨面,身体硬朗呢。

那位干部点点头,默许的意思。

何兆胜把写好的申请书,连夜送到那位干部手上。

何兆胜终于如愿以偿。

1959年3月18日下午,何兆胜被编入文都建设兵团,也就是王海申带领的“第一路军”,带着妻子向青海迁徙,踏上支援边疆、建功立业的道路。

说真的,当时全国人民都在挨饿,所以何兆胜并没有感到国家给他们的补助很低。

《淅川县移民志》记载:

支边人员每人配发一件大衣、一套棉衣、一套被褥,棉袜、手套等由支边青年自己配备,个别困难者,由公社适当补助解决。每人带2斤干粮,一两件小件农具,比如铁锹、镢头、铡刀、锄头等等,还可以带菜子和粮种。南阳专署和淅川县在许昌设有接待站,负责办理接待登记事宜。

支边青年分期分批从许昌乘火车前往青海。每个车厢60~80人,每列车约乘2 500人。随着列车一声长鸣,何兆胜等第一批3 100人,经过5天5夜的昼夜兼程,于1959年4月到达甘肃省兰州市,在兰州市等了5天,等到高举“欢迎河南支边青年”牌子的人来接,之后又坐了2天的汽车,到达青海省黄南自治州循化撒拉族自治县。“欢迎河南支边青年”牌子,曾经使何兆胜兴奋了很长时间,他甚至在后来摇晃的列车上多次梦见自己跟在那个牌子的后面,迈着自豪的步伐走在出征的队伍中。

何兆胜回忆,当时是个闷罐子车,又闷又捂不透气。车上放个便桶,供大家方便,闹着又骚又臭。谁困了,就歪倒在地铺上,呼噜一阵子;饿了,就在车上吃,每人发5个馒头、一碗米饭、一碗有肉的菜。列车快到目的地时,就能看到辽阔的青藏高原天高云淡,却旷无人烟,一片荒凉。

连日的奔波,加上海拔3 000米左右的高原气候,年轻体壮的姑娘小伙子们一下车就感到憋气胸闷,有的甚至喘不过气来。有人蹲到路边呕吐不止,有人则为呕吐者捶背。

何兆胜跳下车,一下子见到了黄河。

他喊一声,奋力向黄河走去。

黄河水带着冰碴,翻起白浪,波涛滚滚。

何兆胜走到黄河边,双手捧起河水,送进门干渴的喉咙。

告别丹江土,饮上黄河水。

他说不出的惬意!

可是,在支边青年到达循化撒拉族自治县以后,何兆胜突然发现,迎接他们的牌子变成了“欢迎淅川移民”字样。他就想,不是让俺们支边吗,为啥又成了移民呢?何兆胜感觉是上当了,欺骗像把刀,一次次刺进他的心脏。多年以后,那把刀还在他的眼前明闪闪晃动。

可是,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既是有的话,后悔也已经晚了,何况还是自己自愿来的呢。不管怎样,既然来了也就没有办法了,就安定下来吧。

何兆胜这样想。

23.共和国部长的批示

   12月25日,2001年又接近了尾声。

   北京,水利部大楼汪恕诚部长、张基尧副部长的办公桌上,分别摆上了一样的文件:关于丹江口库区、黄龙滩水库移民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这是水利部移民局专程呈报水利部最高领导的报告。

   报告说,最近我们到河南、湖北两省调查丹江口水库、黄龙滩水库移民遗留问题处理工作情况。调查期间,两省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也向我们反映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有关移民问题。这次调查启发了我们的工作思路,同时我们也思考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移民问题,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建议。现将调查报告呈上,请审示。

   12月26日,张基尧副部长仔细阅读报告并批示:结合经济发展及各地的客观实际,实行开发性移民的政策,有计划、有步骤地处理老移民遗留问题,对落实江泽民总书记“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促进社会稳定十分重要。原则同意移民局所提的建议,对丹江口的移民安置,要结合南水北调中线规划统筹安排,分步实施。

   12月27日,汪恕诚部长作出重要批示:调查材料写得很好。此材料请调水局(水利部南水北调规划设计管理局)、长江委(长江水利委员会)参阅。

   水利部移民局局长唐传利回忆说,当时汪部长要求将调研报告上报国务院及有关部门。

   一份调研报告,为什么引起共和国部长的高度重视?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向人民报告 南水北调 移民 责任编辑:大禹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命脉:中国水利调查》 下一篇报告文学《在水一方》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