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作家李春雷(一)
2013-06-22 22:23:05 来源: 作者: 【 】 浏览:2824次 评论:0

本网推荐词:

  李春雷以勤奋、才气见长。他的观点,报告文学是“走”出来的。不过,他与水利水电关系好像还不是那么“亲近”,在“河边”走得不是很多。

  如果您听到我们透露一个李春雷与水的秘密,您一定会说他值得推荐。李春雷正在撰写一部全方位记录我国目前正在实施、世界最大的调水工程——南水北调工程的报告文学。随着这部书的面世,我们相信水利水电的朋友会喜欢他。

  有人说,他是当今中国最有实力的报告文学作家,我们认为这还远远不够。他虽然是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被人称之为著名作家,也只能说明他刚刚达到一定的高度,我们则希望他有一天能够引领中国的报告文学。

   因此,我们以“当代水利水电文学艺术网”的名誉,正式推荐李春雷先生。

 

作家介绍

   李春雷:河北成安人,国家一级作家,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

   代表作品有:短篇报告文学《木棉花开》、《夜宿棚花村》、《索南的高原》等;长篇报告文学《钢铁是这样炼成的》、《宝山》、《赤岸》、《摇着轮椅上北大》、《山生》等;散文集《那一年,我十八岁》等。曾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徐迟报告文学奖(蝉联三届)、河北省文艺振兴奖(蝉联三届)、河北省五个一工程奖(蝉联五届),全国五个一工程等。


作品选登:

永远的紫荆关(报告文学)

康金凯从小就听说紫荆关的故事。

紫荆关易县城西45公里的紫荆岭上始建于战国时期,汉时称上谷关五阮关,宋时金陂关,金元时,因山多紫荆名。明朝定都北京后,更大兴土木,屡屡扩建,驻军万人。

紫荆关之险,在于依山傍水,山是太行山,水乃拒马河。古来山间通道皆为水道,河流切开大山,河之岸即为人之路。所谓太行八陉,皆如此。择山河险峻处筑关守塞,是为京城和河北平原通往晋地和边塞之咽喉,故紫荆关被称为“畿南第一雄关”。  

历史上,发生在紫荆关的战争,逾140血染城门,悲壮如绛。

如今,冷兵器时代早已结束,紫荆关变成了一座文物,一个退出历史舞台的道具。

但是,山河依旧。太行巍峨如昔,只是拒马河干枯了,而过去的岸路,也变成了一条112国道。不过,这条古老而又年轻的国道却是越来越重要了,不仅是京津冀连接晋陕蒙的主路,而且也是减轻京城交通压力的主阀,北京奥运会期间,曾被国家列为惟一的交通保障通道。

112国道最险要的地段在哪里?

仍然是紫荆关!

于是,保定市公路局专门设置了一个保障机构——紫荆关公路段。

而他,10年前便成为这里的守关人。

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眼似铜铃,声若洪钟,现实中的康金凯,像极古典小说里的将军。他常常自嘲说,我是历史上级别最低的紫荆关守将。

是的,说起来,他这个段长,手下只有32个人,分6个道班,单独驻守。装备呢,仍然是冷兵器,钢钎、铁锨、扫帚、绳索等等,还有六辆人力三码车。如果动用修路设备,比如汽车、挖掘机和压路机,就需要请示上级,临时调用或租用。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股级干部,在国家庞大的干部体系里,根本不入流。

东汉建武二十一年(公元45年)八月,北方游牧民族乌桓与匈奴、鲜卑联兵,自塞外入侵,攻至紫荆关下。汉光武帝刘秀命大将马援据守。马援诱敌入关,率3000将士突袭,斩杀敌酋数百。乌桓联军大败而北遁,从此狼烟渐稀。


112国道,还是晋煤外运的主要通道,是涞源铁矿群的出口,也是外地人前往清西陵、野三坡等著名景点旅游的必经之路。

康金凯负责的43公里路段,全是山路、险路,属于山区三级公路,宽度只有8米,每天的通行量达七八千辆,而且多是重载或超载,路面常常损坏,出现坑槽、踊包、开裂现象。这时候,他就身着橙红色的工作服,修修补补。

下雨天,大风天,山上偶有石头滚落,横在路面上,砸在车顶上,极危险。他连夜赶过去,排石。

个别路段,危石累累,必须进行特殊处理。先焊接编织一个硕大的钢筋网,罩在山体上,再喷灌水泥砂浆,厚厚地铸为一体。这样,半壁狰狞的山崖就变成了一幅温柔的浮雕。

冬天里,零下15摄氏度,常常下雪。每次雪后,需要马上撒盐。他和养护工们推着三轮车,装满白白的盐粒,沿途均匀地洒开。天晴后,又要迅速把盐泥清理掉,用三轮车运到附近的垃圾堆。若非,对路面、路基和两侧树木都有影响。

很多的日子里,他和伙计们汗如雨下,淅淅漓漓,汇入了眼前的拒马河。

拒马河古称涞水,汉时易名“巨马”,有水大流急如巨马奔腾之意作“拒马”。无论“巨马”“拒马”,均言其水势之大。拒马河流经紫荆关野三坡,下游即进入北京境内,嫁海河,渤海。

工业化的无序发展和环境因素,使得昔日的浩荡清波只剩下一条窄窄的流。近年来,道两侧更是建起了种种的厂房作坊,而且这里也成了沿岸村庄的垃圾

每每看到这些,他的心里便会有一种莫名的拥塞。

……

其实,对于自己的现状,他很满足呢。

工作虽然辛苦,但工资不少;老伴跟着自己,衣食无忧。父亲80岁了,身体硬朗。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北戴河工作。儿子呢,也在公路部门,收入稳定。

平时,他喜欢在公路上步行,既是工作巡查,又是放牧心灵。用眼瞧瞧路面,用脚踩踩边沟,用手摸摸边坡。路边的每一块石头、每一棵小树都是亲密的朋友,招招手,会心地一笑。山里的鸟儿很多,花花绿绿的,在头顶上唱歌,却不知道什么名字。更多的是麻雀,灰头土脑的,像自己平淡的人生。

山上多紫荆,六七月开花,蓝色,碎碎的。原来,他一直以为紫荆关的紫荆类似香港的市花,或是通常的紫荆树,颜色是玫瑰红的,像血,战场的气氛。来到紫荆关之后,他才明白,这里的紫荆就是最原始的荆条,是一种最普通的野生灌木。荆棘丛生,荆天棘地,披荆斩棘,不都是它吗,它长满了中国古代史。虽然很土俗,却是最坚韧,可以编筐、篓,是国人的性格和命运。

自己不就是一株土生土长、无声无息的紫荆吗

贞祐元年(公元1213年)成吉思汗率蒙古大军进攻金都燕京(北京),被阻于居庸关,久攻不下蒙古军乃采用“声东击西”之计,暗移主力向西南,突袭紫荆关。攻克后,轻取涿二州。于是,金兵被击溃,燕京(北京)陷落

史载,紫荆关一战,尸积成山,血流漂舻,拒马河塞,不能行船。

公元2012年7月21日。

白花花的大雨从早上开始,直到下午。

这一天,拒马河上游地区狂降暴雨,仅涞源县王安镇一带降雨量就达348毫米,创历史纪录。

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就要来了。只是,康金凯和人们都没有料想到。

下午5时,他站在紫荆关大桥上,观察水位。

这是112国道与拒马河相交的惟一的桥梁,修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古时候,道路位于拒马河南岸,由于河流湍急,虽然一箭之遥,却是天各一方。现代桥梁拉近了世界的距离,但由于拒马河跨度较大,建一座钢构大桥投资过高,便只是修建了一座漫水大桥。何谓漫水桥?就是多拱石桥,平时水从桥下流走,如果洪水泛滥,就从桥上漫过。洪水过后,水落桥出,仍然故我。

紫荆关漫水大桥高出水面三四米,有十几个拱孔。往年汛期,水位从未过半。

康金凯想,今年的洪水可能漫过桥面吗?

不可能!他马上又否定了自己。

南岸的河滩上,是一个个商店和作坊,还有一家轧钢厂,几乎逼近了河中央。

大桥东北角的河沿上,是一家新开张的加油站。老板是一位精干的企业家,听说汽油价格要上涨,前几天斥资近百万,储备了三大油罐。

一辆大货车正在加油,敏感的油表像一台精准的点钞机,欢快地跳动着……

生活,按照即定的节奏,在不紧不慢地行走着……

明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八月,鞑靼瓦刺部首领也先在“土木之变”中,俘获明英宗朱祁镇。之后,挟持明英宗,骗开紫荆关,进逼北京,直杀到西直门、德胜门外,朝野震动。大部分朝臣建议弃城南逃,幸亏兵部尚书于谦力排众议,率守军死战。瓦刺军攻城失败,“也先遁去,复奉皇驾出紫荆关”,明王朝遂得以保存。

下午6时左右,手机响了:紫荆关大桥西侧约800米处路段被淤泥、浮石堵塞。

康金凯马上冒雨跑到现场。路北侧是一排陡峭的山崖,在雨水冲刷下,有碎石和砂土滑落,侵占了路面40多米,致使东西双方约有200多辆汽车滞留,不能进退,其中一半是运煤货车,另一半是轿车。车窗后面,是一双双惊恐的眼睛。

他马上打电话,调集附近道班的17个养路工前来支援,又紧急租用一台备用挖掘机,火速赶来。

大雨还在下着,崖壁上不时有零星石块坠落。

大家看着他,毛骨悚然。

事情明摆着,必须首先排除危石,否则无法施工。而这样的天气,爬山排石,岂不更加危险?但此时,已经别无选择!

他命令:“李红有、何金虎、赵坡,上!”。

三个人快速爬到山顶,用铁锤把钢钎深深砸进石缝间,拴紧绳索,再把另一头系在腰间。然后,战战兢兢地爬下山壁,寻找危石,用钢钎捅落。

“轰”地一声,一块牛头般的石头卷着白白的水花,呼啸而下。

半个小时内,排除了十多块危石。

三个人继续留在山腰,瞪大眼睛,随时报警。

这时,挖掘机启动,铲起路面上的碎石和泥砂,狠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作家 春雷 责任编辑:大禹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作家何红霞 下一篇作家何建明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