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作家何红霞
2013-06-22 23:18:18 来源: 作者: 【 】 浏览:1977次 评论:0

读杨秀清《有一座城市叫荆门》及其他

何红霞

我和杨秀清有着相同的地域成长背景。

我们年龄相仿,各自的出生地相隔不到一公里。到同一座山上采过蘑菇、捡过柴火。被同一道小河沟里的水呛到过。吃过同一片稻田里长出的米。捕捉过同一个家族里的萤火虫。免费听过同一组交响乐队演奏的蛙叫蝉鸣。

纵使这般交集,我和她如此近切地走过童年,却并没有碰撞出姐妹般的情谊。我们是真正的野孩子,像两株自顾摇曳的狗尾巴花,分别保有顽强而庞大的自然世界,没有迁就和照顾任何一方的意愿。

直到我们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被风吹散,各自离开村庄20年多年,求学、工作,结婚、生子,然后,因为文学,我们再次走近,在对方那里获得了感同身受的慰籍,和怜悯。

看来,不管是友谊还是爱情,它们是否降临,何时产生,总是因缘际会,那谁自有安排。

书桌上躺着杨秀清的新书《有一座城市叫荆门》。这是一本绘画散文集。两年前,她出过一部小说集《华隆女人》。都是以我们共同生活的小城——荆门作为地理书写对象。小说固有虚构,但这些虚构故事的地点、风物等,都是荆门本土元素。这本绘画散文集,共收录36篇文章和50多幅素描作品,充分展示荆门的大街小巷、亭台楼阁,以及城外郊区的山谷庙堂等,更加真实客观地贴近并呈现了这座小城。于是,书名干脆取了《有一座城市叫荆门》。我把它归于文化散文。

杨秀清的文字跟她本身的性格是不一样的。她性格爽快,率性而为,有敢作敢当的侠气。文字则冷静舒缓,深情平和,显得极有耐心。她具备较强的叙述庸常事物的能力。也许跟她曾学过美术专业有关,她的视角独特,视线专注,总是能在司空见惯的情景中找到合适的取景框,从中采摘核心事物。如《穿着拖鞋的中天街》,几个场景的呈现,把这条步行街的主要特点,即闲适和慵懒,映衬得非常精准;《象山大道:母亲般温暖的道路》,让阅读者在字里行间能感受到叙述者因为熟悉和习惯带来的安全感。尽管这种安全感,有时具有欺骗性;《一片古老的陶》是一篇较长的文章,挥洒自如,文中的关键词:爱情、产生和消失、被庄稼覆盖的古陶、繁华、轮回,很是意蕴深长。

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有一座城市叫荆门》中,有大量篇幅涉及历史的搜寻和挖掘,主要集中在第二辑“亭台楼阁,笑看风云”中,如《百年书院,墨香袅袅》、《唐安古寺的前世今生》、《追溯南薰门,寻觅老荆门》等等。追寻魁星阁、三清观、东宝塔、来龙桥、唐安古柏背后的故事,追踪陆九渊、老莱子、舒成龙、尚颜等在荆门的事业和足迹。在直观的景物呈现中,增加了历史的纵深感,有了旁观者情感的植入,想象过去时在现场的还原,平面的叙述就一点点丰润、灵动起来。尽管我们所有的记忆都无法还原,尤其是用文字来描述。

我和杨秀清都有从乡村到城市的生活经历。城市是比乡村更丰富多彩的地方,城市比乡村更好玩。城市精神生活的场所更丰富,无边无际的玩场,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人们在城市里不仅仅是入世,也在那里过日子。过日子,哪里都可以过,乡村可以过,荒山野地可以过,但只有城市过日子最丰富最好玩。看看《红楼梦》描写的中国古代城市生活,看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或者张岱们的散文,或者刘侗的《帝京景物略》,就知道古代中国城市之好玩,简直到了玩物丧志的地步。

玩物丧志不是玩本身的错误,是玩过度了。中国文化所以喜欢这些无用的东西,好玩的东西,玉石、翡翠、花鸟虫鱼、兰花、书画……因为这是中国文明的明法。中国文化的形而上世界不仅在书斋里,更寓于日常生活世界,从一家人的中堂,从一套椅子的排列领悟天地国亲师,这就是中国文化。中堂在中国,那就是家庙。苏州园林,那是中国之玩、之教化的最高境界。

荆门这座现代小城虽然并不出名,但也好玩。杨秀清笔下的胡祠堂、中天街、天鹅广场、三里街、魁星阁、虎牙关、文明湖、东宝塔……都是荆门好玩的玩场。

杨秀清爱这座家乡小城的美好、凌乱和亲切。爱它被时代覆盖的部分,如金虾巷的铁皮棚、向东桥上的算命先生、仙人洞;爱它不断重新浮现的新事物,如天鹅广场、生态运动公园。这里我要特别提到她的开篇《赤膊打领带的天鹅广场》一文。我眼里的天鹅广场,是小城里最大的一块空地,经常搭着台子,铺了红地毯,张灯结彩,站满了警察、官员、代表、腰缠万贯的明星以及人家演什么你就规规矩矩看什么的百姓们。而杨秀清抓住这广场的年轻、时尚和性感等特点,以“赤膊上阵、打着领带”的形象来很好地做了比喻,让人会心一笑。是的,在这座小城,只要你肯俯下身去,总会有那样一个角落,让你心情愉悦。已逝的作家史铁生说过,人的故乡,并不止于一块特定的土地,而是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不受空间和时间限制。这心情一经唤起,就是你已经回到了故乡。杨秀清在荆门这块特定的土地上,用她的画笔和文字,为她,也为我,唤起了这种辽阔的心情。因为她的本土小说和散文、绘画,让我们重获地理和精神双重认定的故乡。

对于个体记忆的丢失,或者大众记忆的湮灭,我一直感到惋惜。记忆如果没有被记录下来,那么,随着这个人或这群人生命的终结,便再也无法打捞。因此,我认为这也是杨秀清《有一座城市叫荆门》的另一重意义所在。

2013731

(《有一座城市叫荆门》,杨秀清著。中国文联出版社。 定价:35.00元)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作家 红霞 责任编辑:大禹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作家韩寒 下一篇作家李春雷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