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作家哲夫(一)
2013-07-20 17:28:20 来源: 作者: 【 】 浏览:2838次 评论:0

  作家介绍:

   1977年创作长篇小《啊……》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1978年调太原市文联,1985年10月任城市文学社副主编。1987年武汉大学汉语言系汉语言专业(插班生)。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4年评为文学创作一级。1995年1月任城市文学社主编、文联党组成员。1999年连续6年参加全国人大“中华环保世纪行”记者采访团活动,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被评为“山西省首届环保形象大使”。2003年在省作家协会第五届委员会当选为副主席。2007年被国家环保部授予中国十大“绿色卫士”称号。2008年竞选为城市文学社社长、主编。2009年城市文学社改制为太原文学院任院长、主编。2013年6月第六届作代会选举连任山西省作协副主席。


  本网推荐: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建功说他:博大深沉、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感,应该是这位作家安身立命的根本。读哲夫文章,不难读出他殚精竭虑、奔走呼号的激情,不难读出他义无反顾、指点江山的决绝;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周梅森说他:人类的环境是属于全人类的,从这种意义上说,哲夫的小说也是属于全人类的。读哲夫小说时,我常想,但愿哲夫描写的那些灾难性的故事和场面永远不要成为人类生活的真实;美国强磊出版社总编辑冰凌说他:中外文学史上如哲夫者,以燃烧生命的激情和豪气,叩问天穹,触摸地心,深切关注人类生存环境,惨淡经营潜心创作,完成史诗巨著十卷本,还有几人......

   不管别人怎么讲,当代水利水电文学艺术网这样说:中国乃至世界,还没有一名作家这样关注江河。他的《黄河追踪》《怒语长江》《帝国时代的黄河》《世纪之痒——中国生态报告》《江河三部曲》等著作,足以支撑其生态文学的大旗猎猎飘扬,而这面旗帜在美丽中国的天空下,更加靓丽。我们以当代水利水电文学艺术网的名誉正式推荐哲夫先生!



 作品撷英:


哲夫:走出人类才能创新命运

哲夫:走出人类才能创新命运

走出人类才能创新命运

(人类意识与人文精神之我见)

哲夫

哲夫:走出人类才能创新命运先是在网上看到几幅图,几幅描述世界各族人民杀戮和虐待野生动物的图片。图片所纪录的有已经被活生生制成标本的曾经跃跃然的虎、豹、蛇、鳄等动物的尸首,也有正在被活活抽取胆汁的痛苦不堪的月熊或牛黄狗宝等别的动物的活体,还有被肢解被分斤掰两正在出售的孔武的大象和灵长类大猩猩等动物的部位肉,以及或在笼中、或在箱里、或被捆、或被困,来自海、陆、空的千姿百态、惴惴不安,等待人类即食伊肉的各界各族各地的生物代表,更有各种正在被剥皮烧烤被大快朵颐的冒着缕缕油烟的惨不忍睹的小动物,等等。哲夫:走出人类才能创新命运

这些动物要么珍稀要么濒临灭绝,除对人类感官是一种巨大冲击和刺痛外,也是对人类文明的野蛮或曰野蛮的文明的血淋淋的控诉,更是对唇亡齿寒的人类良知的挑战和对万物有灵的践踏。触目惊心的是,竟然有几只长尾猴被自己的长尾缠颈,状如几把弧形提手的活体茶壶,被悬挂在墙壁的木桩和沾满血腥的高高的横梁上,炫耀着人类刁钻古怪的聪明和匪夷所思的残忍杰作。这些或形似或神似的人类近亲,如同《西游记》中的孙猴子曾经发问菩提祖师:“我也头圆顶天,足方履地,有九窍四肢,五脏六腑;吃喝拉撤,喜怒哀乐,与人无异。也会玩奸耍滑,两面三刀,随众作恶。更擅尔虞我诈,打情骂俏,阿谀奉迎。人有我有,何以不同?”人的回答与时俱进不屑中透着轻薄:“那要怪你比人多生一根能勒死自己的尾巴!”猴子不服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曰:“我们猴子只有一根尾巴,可你们人却长得有两根尾巴,一根生在腚后,一根拖在脑后,互勒互掐,死相更下作,尚不自知!”哲夫:走出人类才能创新命运

微博发出老友周仕凭便应声调侃: “猴之尾,犹可赞,清清白白挂腚后,不藏不举,实实在在。人之尾,真稀奇,藏藏掩掩思想边,事实没有,夹着可怜!窃以为,人类没有尾巴倒是一大幸事。如有,坐公交,乘电梯,有被夹着尾巴的危险,做坏事,逃遁间,也有被抓住尾巴的可能。隐蔽时,藏躲中,更有露出尾巴的危险但也有例外,人若有尾,女性绝对不会放过张扬个性的机会,会做一个丝质尾套,将尾巴用海飞丝打理得油光铮亮。 ”

哲夫:走出人类才能创新命运

仕凭所言虽然切中方寸,可分歧在于,人是否生得有尾巴。我原本以为,当下诸公,举凡人等,与生俱始,有两根尾巴,形而下和形而上各一根。理由是,人也是动物,原本是和猴子一样也是有尾巴的,只因直立行走,尾巴渐次退化,只剩个意思而已。有友人不小心摔倒,医院检查被告知,摔断了尾巴骨。还有,小时凫水时看见,某同学的屁股上竟然有两公分长一根小尾巴,后来只好手术伺候。此类返祖现象,因文明程度,水涨船高,竟将形而下这根原本形似退化的尾巴,更加诱发暴露,使人欲横流的时人,更加不能须臾或离。

哲夫:走出人类才能创新命运形而上的尾巴原本是指满清脑后拖带的那根被八国联军贬之为“猪尾巴”而被冯骥才褒之为“神鞭”的东西。猪尾巴也好,神鞭也罢,事实上早在满清之前便已存在,只不过是到清朝时才完全显化出来,或曰全然形象化而已。它既具有“神鞭”非常之神性,也具有“猪尾巴”庸常之功能。民国的剪辩子运动和以后的文化大革命,并不曾革除其“非常神性”和“庸常功能”的两性之形态。有形的革除,无形的还在。更糟的是,二律背反,恶性发育,好坏易位,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美丑不分,善恶倒置,越长越粗,越拖越长。

哲夫:走出人类才能创新命运

何以如此?值得人深深思忖,细细研判,却不易明白道出。

含糊道出的结果,是会有类似远在德国的佛安女士这样饶有深意的指责或是诘问:“我在想,为什么哲夫老师的普世价值观没有人文思想,而与许多中国的环保及动物保护群体类似,从心里蔑视人类?这是和西方人非常不同的角度,可以说是颠倒黑白了。西方揭露人性是因为把人放在中心。环境破坏在西方是和人类伟大的探索创新精神同行的。”她还说中国现在泛滥没有人性的科学,社会学,哲学,文学。为此她还在此援引了几句甘地的语录,以便佐证自己观点的正确:“有几样东西可以毁灭我们:没有责任感的享乐;不劳而获的财富;没有是非观念的知识;不道德的生意;没有人性的科学;没有牺牲的崇拜。”哲夫:走出人类才能创新命运

什么是“人文精神”呢?“人文精神是一种普遍的人类自我关怀,表现为对人的尊严、价值、命运的维护、追求和关切,对人类遗留下来的各种精神文化现象的高度珍视,对一种全面发展的理想人格的肯定和塑造;而人文学科是集中表现人文精神的知识教育体系,它关注的是人类价值和精神表现。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之所以是万物之灵,就在于它有人文,有自己独特的精神文化。”不仅是公平、正义、博爱、自由、民主的普世,更不是单纯的均贫富让所有人都能过上好日子的愿景。这只能视为是人类这种智慧生物对自己利益的坚定捍卫和不屈不挠的诉求。我想说得是,这种顽强的诉求还仅仅囿于人的生理本能,没有理所当然地超越自我,姑妄还不配“智慧”二字。津津乐道的“人文精神”,说穿了还是一切以人类社会需求发展和人类为中心的价值观的体现,主旨还是大人类意识。哲夫:走出人类才能创新命运

从人类立场说,甘地的话当然是对的,可需要有一个外乡人或曰局外人甚或是非人类明白指出:甘地首先是代表他的国家其次代表的才是人类,好像人类社会是由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信仰的不同国家构成也似,构成地球王国和宇宙王国的,也不仅是人类一族。纵观一整部人类发展史,歌词大意,有若法西斯离不开“种族论”、“国家至上论”、“领袖权威论”和“生存空间论”等。相类似的是,近半个世纪以来,科技日新月异,使人类征服和掠夺的野心与本事越来越大,万物皆备于人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作家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作家李广彦 下一篇书法家王之义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