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李星:一则触及人性本质的生态寓言 ——读梦萌长篇小说《新部落》
2020-03-30 13:14:08 来源:陕西日报 作者:李星 【 】 浏览:232次 评论:0

一则触及人性本质的生态寓言

——读梦萌长篇小说《新部落》

 

梦萌是一位创造力旺盛的小说家,年逾花甲仍笔耕不辍,近期出版了他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新部落》。比起他之前的《爱河》、《倾城》、《金喽啰》等,均以自己丰富多彩的人生经历为题材,而《新部落》却是一部纯虚构的寓言式小说。书的封面标明“直击生态环境”之痛、之痒、之殇,表达了作者对人类生存现实的深切忧患,发出了面向人类未来的警告和呼唤。这也正是一个世纪以来许多文学大师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戈尔丁(代表作《蝇王》)、海明威等的焦虑和使命。

作为一位资深作家,在《新部落》中,梦萌把自己的现实焦虑,抽象为一个宏大题材、宏大视野、宏大主旨——因生态环境严重破坏而酿成一场特大洪水,又因特大洪水而使两男一女误入原始森林,并由此导致一场关系生与死的百日历险之旅,苦难之旅,也是对人性考验与拷问之旅。

季月关心的固然有生死未卜的新婚丈夫,期待着与他团聚,但作为一个环保工作者,她更关注的是严重恶化的生态环境。她和爱人一边旅行结婚,一边深入矿区调查,所到之处,山体破碎,森林毁坏,河道壅塞,水库超限,而调查却迷雾重重,一路受阻。正在此时,一场前所未有的特大洪水不期而至,大小城镇被席卷一空,生命万物遭受灭顶之灾。在惊涛恶浪中,她与爱人失联,被洪水卷入死亡之湾,进而与修卓和豪哥误入原始森林。

画家修卓因家庭变故移居美国,目睹美国和世界的环境灾难,促使艺术生命发生重大变化,由“花鸟大师”转而为“环保大师”,并开始周游世界的生态写生和采风之旅。在原始森林,他不但  创造了“新部落”山洞,还与白熊“七日同居”,与仙鹤共创“天下第一大写意”,并用花草、石粉、灰烬、甚至尿水和经血,创作出一幅幅生命和生态既交融又相博的壁画,试图以此唤醒人们的环保意识。

而以贿赂各级官员和疯狂乱开乱采发迹的矿业老板豪哥,面对孤独寂寞的原始森林,原本花天酒地的生活受到钳制,于是便千方百计寻找生理刺激和情欲发泄。他对季月的骚扰,对修卓的谋害,对娃娃鱼的嗜好,对小狗和幼豹的暴戾虐待等,非道德和犯罪所能界定,简直就是一个反自然的狂徒。特别当获知自己就是这场特大洪水的元凶后,他不仅不反思悔罪,反而以绝望心理,提出开发原始森林的狂妄计划,更是对季月感情和事业的严重挑战。

三人为众,善恶同在,危机四伏。修卓追求“美感享受”,豪哥寻找“生理刺激”,而客体对象都集中在唯一女性的季月身上。面对年老体弱、心地纯良又基于对美好事物敏感的画家,季月求同存异,视其为依靠和知己,却将生存希望寄托于野蛮彪悍、生存能力强而心怀叵测的豪哥。修卓暗中保护着季月,又不得不对豪哥虚与委蛇,讨好他不要离开,带领大家走出绝境。这是一个性格品质差异巨大而关系微妙的生命共同体,要驾驭这个生命小舟驶出原始森林,对季月来说的确是人格道德和生存智慧的考验。作为知识女性,她洞若观火,对豪哥的企图心知肚明,但又对眼前困境无能为力。尤其当发现豪哥就是这场特大洪水始作俑者时,感情和生命的负累已到了崩溃的边沿。要突围,要走出原始森林,不仅仅为了自己,也为了披露这场灾难的内幕和让这个恶魔接受法律的惩罚。为此,她团结依靠修卓,也包括小狗和小猴子,一次次化险为夷,一次次获得生命的成功。对豪哥她同样想方设法争取利用,甚至献身于“贴面舞”,以达到征服他并带领大家走出原始森林的目的。也正因为如此,她成为梦萌小说中以往很少出现而又能让读者眼前一亮的职业女性的形象。当然,小说对季月这个形象的刻画,也不是十全十美。她对豪哥流氓强盗行为过于容忍和迁就,虽然是特殊环境下自我保护和求生的需要,也有欲擒故纵之术,但作者在肯定欲望、情欲这些基本人性需要时,笔墨还是控制不够,有些细节失之于太自然。

童九哥这个具有传奇经历的知识分子,在全书中占有重要地位。从政治角度看,他是一个躲进深山老林的“遁世者”,但却因祸得福,成了一个具有未来意义价值的自然主义者。作者说,几十年的生活,作为人类一分子的他被自然异化了,但若换个角度看,异化的恰恰是曾自诩为自然之子的某些人类。童九哥成为自然的一部分,以山林为家,与野兽虫鸟为友,抚平人类社会留在心灵的创伤,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经营着一片理想中的桃花源。狭路相逢后,老朋友修卓以他昔日恋人为诱饵,诱骗他走出森林,回归社会。然而,号称现代化的“文明世界”却使他大失所望,不仅女友因他受到牵连并死于车祸,而且在他的眼中,外部世界所谓“大开发”更近于疯狂,无数的钢铁怪物涌向森林,烟尘滚滚,欲望疯张,连他个人也成了社会和媒体竞相议论和欣赏为另类。他最终执拗地返归山林,是作家梦萌对记忆中“毁林开荒”、“种粮上山”的痛苦记忆,是对现实“乱砍乱伐”、“乱开乱采”的忤逆和反叛,也是对那些反自然行为的控诉和抗议。

由《新部落》这部寓言体纯虚构小说,我看到了作家梦萌思想与人格境界的提升和扩大。他的文学关注已经大大跨越了自己曾经的经历和奋斗史,以及一时一事的人生体会和形象记忆,进入到以凝练的思想结晶体为依据,虚构一个故事,创造一群一组人物,结构一个形而上的意识世界的层次。我曾经从贾平凹近作《山本》中看到过这种如原子爆破的虚构的力量,赞佩有加。《新部落》也是梦萌艺术生涯和文学创作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一次虚构、一次抽象、一次爆炸。人们从中看到的不仅是社会上人人都能看见的真实,更有超越未来想象的真实,这就是一个成熟作家虚构所能产生的艺术力量。“平地捏个墓堆堆”的虚构才能,在文学创作中,远高于照相式模仿生活的才能。它才是更有价值的历史、现实和未来。由此观之,我认为以生态环境保护这个主题来概括《新部落》不一定很合适,正是从它的内容及人物命运、性格的可能性出发,我觉得在本书中梦萌写活了善恶人物,不只在于生态环境保护,而有着更深更广的社会生活内涵,也有着更为广大范围的多种阐释的可能。

2019年9月26日草毕

(原载于《陕西日报》,作者系原《小说评论》主编、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梦萌 长篇小说 新部落 责任编辑:mm58461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谭干事,我要为您叫好! 下一篇李国平:从生态启蒙叙事到人性逻..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