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经典】宫崎骏《红猪》剧本
2016-07-27 21:28:47 来源:人人导演网 作者:吴继文翻译 【 】 浏览:808次 评论:0

剧本正文

  一九二○年的亚得里亚海一处静静的白色沙滩……
  
  海风静静地吹拂,意大利音乐轻轻地在空气中飘着,一个猪面人身的家伙的脸被打开的杂志盖住了--一个不愿想纳粹效命的自由飞行员波哥罗素。他懒洋洋地躺在沙滩的椅子上,旁边是美丽清澈的碧蓝海水轻轻拍打着沙滩。他的座机SAVOIAS-21,正静静地停泊在水边。小小的海滨四周环绕著高耸的白色岩壁。这里是波哥舒适的秘密基地,身旁一部老式录音机正在播着音乐。
  
  突然一串尖锐的电话铃声撕破了平静的气氛,波哥伸手摸著了话筒,
  「喂........
  话筒那端传来急促的声音:
  「波哥,赶快过来!曼马空贼团又出动了!」
  「他们正在攻击一艘威尼斯商船!」
  「船上还有一些小女孩,是刚刚67岁的小学生!」
  波哥懒懒地挂上电话,移动他笨重的身躯爬上飞机,用手摇着引擎的发动机,引擎似乎很不愿意似地发出难听的声音。飞机缓缓地在水面滑动,波哥又要开始一次新的任务了……
  
  「老大!15个孩子都弄走吗?」曼马空贼团的一个空贼一边把孩子往自己的飞机上抱,一边问着他们的老大。十分钟前,空贼就控制了商船。这帮家伙不但抢走了钱,现在还想把船上孩子作为人质。
  「当然啦!把小朋友分开总是不好的嘛!」空贼老大冲着他的伙计喊叫着。
  小女孩们这会儿可炸了锅了,七嘴八舌的缠着空贼们问个不停:
  
  小孩:哇!我们要被绑架了, 是不是?
  小孩:他们是海盗!是海盗!
  小孩:不是!他们是空贼!
  「我们是人质吗?」一个小女孩问。
  「是!」空贼回答。
  小孩:你们是空贼吗?是吗?
  空贼:你懂得还真多呀!
  小孩:你是坏人吗?
  空贼:是!
  一个小孩指着空贼飞机上的图案喊着:哇!是骷髅耶!
  小孩:画的好棒耶!
  空贼老大:快点,快点!小朋友们,我们要赶时间呐!
  空贼们带着钱和小女孩们扬长而去……
  
  波哥驾著飞机,飞过那艘商船的上空,盘旋著。船上的乘客及船员们挥舞著信号旗、用灯光打著摩斯电码,还用人排成箭头状,指著曼马团空贼们逃跑的方向。
  
  波哥:他们一定会在附近的一个什麽岛停下来的,这帮吝啬的家伙,才不会舍得花钱买很多汽油。
  飞了不久,波哥的飞机突然出了问题,引擎竟然熄火了!飞机朝海面上直直地掉下去,波哥手忙脚乱一通,在千均一发之际才把飞机拉起,捏了一把冷汗。但是糟糕的是,飞机又开始漏油了。波哥脸上、机身上都是油滴的痕迹,看来这架SAVOIA S-21寿命大概不长了。
  波哥自言自语的说:该死!他们只做了我说的东西!
  波哥:咦?那是什麽?
  
  波哥这会儿看到的是一架环岛观光飞行船,船上的女孩们都向他尖叫著挥舞双手:
  女孩们:看呐!一头猪!猪先生,你好啊!
  波哥继续追那群曼马团空贼们……
  
  这时曼马团的空贼们,正在他们的「Dabohaze号」飞行船上和绑架来的小女孩们纠缠著呢!空贼老大被烦得受不了,大叫道:「吵死人啦!你们快想点办法啊!」有个手下抱怨道:「所以那时候才问你要不要全部都带回来啊......」顽皮的小女孩们在Dabohaze号上东奔西窜,看到什麽好玩的东西就抓著玩,把空贼们搞得一点办法也没有:
  空贼老大:唉!真糟糕!
  这会儿两个小女孩爬到飞机的舱口:
  小孩1:哇!我们正在飞!
  小孩2:我也想要看, 我也想要看!
  空贼老大:外面安静, 请安静!
  就在这时,波哥掠过空贼们的飞机
  小孩:耶!看, 一架红飞机。
  空贼:在哪儿?
  小孩1:他在那里。
  小孩2:是!
  波哥:你们跑不掉了!
  小孩:他冲过来了。
  空贼:哇!是波哥!
  空贼吃了一惊,拿起机枪想射波哥。小女孩不高兴机枪挡住了她们的视线,用力将机枪打偏了。
  小孩:嗨, 我看不见了!
  空贼:该死!
  小孩:引擎不转了!
  小孩:我们要完蛋了!
  空贼:我们不会完蛋的。我们还有一个引擎!
  小孩:哇!那架红飞机一点也没有被打坏!
  小孩:你老是打偏!
  空贼:都是你老跟我捣乱!讨厌!
  波哥对空贼们打著警告信号:
  空贼:那头猪发的信号!“你们要完蛋了,投向吧!”
  空贼老大:闭嘴!
  空贼:在那!他在那!
  空贼:哪儿去了?他哪儿去了?
  小孩:他肯定藏起来啦。
  波哥施展拿手绝活,将空贼们的飞机打了下来。
  空贼:Uwaaa
  飞机掉到海面上
  小孩:哇。我们被击中了。我们要沉下去了。让我们走, 让我们走!
  空贼:我们沉不下去。这是一只飞艇!
  小孩:我们正在下沉!
  扑通!一个小女孩跳到海里!
  空贼老大:危险!
  空贼老大:别让她们跳。她们是珍贵的人质!
  小孩1:别担心。我们都是学校游泳队的!
  小孩2:我也跳!
  空贼们又和波哥大打信号……
  
  波哥:我允许你们拿走一半的钱。但是留下小女孩们和剩下的钱!
  波哥:如果不干的话, 我要把你们杀光!
  空贼:什麽?钱的一半 !
  空贼老大从飞行船上拔下一挺机枪,瞄准波哥,叫着:闭嘴!来吧!你这个烂猪!让我打死他!
  波哥低空迅速飞近,空贼老大的37厘米机枪却临时卡壳了。
  空贼老大:什麽嘛?!搞什麽搞?什麽烂玩艺儿?!
  千钧一发之际,他的两个手下连忙挥舞著白旗投降,波哥放了他们一马。
  空贼:我们被打败了!
  躺在水上的「Dabohaze号」机尾似乎承受不了重量,「啪」的一声断掉了。
  空贼们把钱和小女孩们都放在救生艇上。
  小孩:byebye!你们还和我们玩吗?
  空贼:再见!再见!
  空贼:还算不错。至少我们有足够的钱修理……
  空贼老大:笨瓜!脑袋进水了?……
  
  波哥救出了小女孩们,她们一样把他的飞机当成玩具,拿它来拖她们的救生艇、还用来晾衣服。
  波哥:安静,下面安静!
  波哥:别拉那!离推进器远点!
  波哥:什么?撒尿尿?那边吧!
  隔天报纸的头条是:波哥充分享受了做母亲的喜悦……
  
  寂静如水的夜晚,亚得里亚海沿岸一如往常地亮着点点灯火。亚得里亚饭店的酒吧中,空贼的头儿们正聚集在那儿。他们的面目凶恶,脸上有著一道道的刀疤,其中一个还带了眼罩。这时他们正陶醉于迷人的歌声。酒吧中还有有一位身穿整齐蓝色上衣、围了一条黄色领巾的年青人,他的名字是唐纳得卡地斯,是个美国人,他深深地被吉娜迷住了,两只眼睛转也不转地直盯著吉娜看。这家亚得里亚饭店的女老板-吉娜,柔软的法语歌声使得整个酒吧的客人都为之倾倒。
  卡地斯:美丽……
  空贼:他来了。
  波哥在这时也来到了亚得里亚饭店的这间酒吧,推开门走了进来。
  空贼:恶心的脓包。爱出风头的家伙。
  卡地斯:嘘……
  酒吧中的两个记者一看见波哥便挤开人群靠了过去,啪啪啪地连续拍了好几张相片,你一句我一句,非常兴奋地想访问波哥。
  记者:波哥罗素先生!我是尼普顿报的记者。……哎哟!... 等等!松开我!
  记者吵闹的声音惹恼了卡地斯,他一手抓起一个记者,把他们提起来抓到另一张椅子上放下,压著他们的头低声警告道:安静地听歌!
  吉娜唱完一曲,四周响起如雷的掌声,卡地斯忍不住向波哥说道:好美的女人......
  
  波哥和卡地斯谈了一会儿话便走了开去,饭店里一位女客人见到波哥喊道:
  --嗨!跟我讲讲你的冒险故事吧!好吗?
  --下回吧!我们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波哥说完就走开了。
  他独自坐在一张桌子前吃着晚餐,吉娜唱完了歌,走过来在波哥旁边坐下,墙上有张泛黄的旧相片,四五个少年意气风发地在一架飞机旁合照,其中有一位是美丽的少女。照片上有少年们留下的签名,还有时间:1912年,是十多年前的照片了。照片中一位少年的脸被笔涂掉了……
  吉娜:那美国人有意思极了。他一看见我,就问:“你将与我结婚吗?”然后我告诉他:“我与 3 名飞行员结过婚……第一个在战争中死了, 第二个死在大西洋,而最后一个在亚洲死的。”
  波哥:你听说了吗……
  吉娜:嗯, 今天。在很远的地方发现了Bengal的遗体。我等这个消息等了 3 年。我的眼泪已经哭干了。
  波哥:好人总是死。甚至我的好朋友……
  吉娜:马柯 , 谢谢你呆在我身边这麽多年。你是我在这附近唯一的老朋友。
  波哥叨著烟说:这个店里唯一看不顺眼的,是那张照片一直没有拿掉......
  吉娜望著相片说道:不可以弄坏了啊,这是波哥你还是人脸时,留下的唯一的一张照片了......
  波哥:那美国人还算不错啦……
  卡地斯那晚驾著他的飞机走了,空贼联盟的头儿们已达成协议,决定重金礼聘卡地斯做他们的保镖,用来对付波哥。卡地斯爽快地答应了。
  
  隔天,波哥到银行去取钱,银行的职员羡慕地说:
  --我也想尝尝赚这麽多钱的滋味呢!你这麽有钱要不要买爱国债券啊?可以贡献国家喔!
  --那是你们人做的事啊!
  波哥收起钱,微笑著说。
  
  波哥走出银行,街上正在热热闹闹地举行阅兵游行(当时意大利是法西斯掌权),到处都挤满了人。他自顾自地走向暗巷,到一家专卖枪弹的地下工厂,买一挺事先定做的新机枪。
  Gunsmith (枪铁匠先生?!)的学徒
  欢迎, 波哥先生。已经做好了。
  波哥从少年手中接过枪,说:再给我60发子弹。
  Gunsmith 的学徒:行!
  波哥:街上出了什麽事?
  Gunsmith:噢, 那个吗?看起来像是我们的秩序要发生变化了。真那样的话,象你这种行当的人也许会成为歹徒。
  波哥:“国家”和“法律”,对于一只猪来说什麽也不是。
  Gunsmith:嗯!
  Gunsmith 的学徒:这样吗?我们还有火力大的和弹药穿不透的盔甲等等新产品……
  波哥:嗨!开玩笑的。我不会去打仗的。再见!
  Gunsmith 的学徒:老板,你能告诉我一位士兵和一个骑士之间的差别吗?
  Gunsmith:唔 ... 从战争赚钱的人是邪恶的。……
  
  亚得里亚海的上空,曼马团的老大和他的手下正在他们的「Dabohaze号」上。他们的船已经修好了,机尾也换掉了,但是颜色却和机身非常不相配,仔细一看原来是太穷了没有钱上油漆。「Dabohaze号」的旁边飞著其它五颜六色的空贼联盟飞行船。空贼们七嘴八舌地吵闹著,老大则不停地咆哮:罗嗦!吵死人了!这群空贼团在一艘大型客船上空盘旋著,他们锁定好了这头肥羊打算抢劫,然而客船也不甘示弱,派出船上搭载的保镖战斗机和空贼作战,空贼们则请出秘密武器-卡地斯来解决保镖战斗机。
  空贼老大:空贼居然会没钱?荒谬!
  下属:没办法呀!我们修理飞机花光了所有的钱。
  空贼老大:我为什么老是和你们这些笨瓜呆在一起?
  下属:都是那只混蛋猪搞的。
  空贼A:快看呐!曼马团连油漆都买不起喽~~ 哈哈!
  空贼B:那个美国人见着了吗?
  下属:他在上面!
  空贼Csighted!它是地中海的女王!
  下属:我们真的要抢这艘大轮船吗?
  空贼老大:废话!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空贼F:我们的引擎出毛病了。我们掩护你们。你们先上吧!
  空贼D:干吧!
  空贼G:我们要是败了,修理的费用平摊吗?”
  空贼C:傻蛋!自己买单!
  空贼E:炸弹的开销也……?
  空贼C:罗嗦。
  空贼F:我们的引擎出毛病了, 出毛病了!
  
  轮船上的播音员喊着:
  “请注意, 请注意。空贼正在攻击这艘轮船,但是不要担心。这艘轮船上有优秀的飞行员。让我介绍他们:No.1 Signore Bulkar No.2 Tibere ……”
  卡地斯:噢哦!他们正在散开。
  空贼G:卡地斯,快上啊!
  卡地斯:坚持住!我来了!……
  
  
  这时波哥正在他秘密基地的沙滩上休息,听著收音机播放的音乐。一段新闻报导插了进来,亚得里亚海的大客船被抢了!不用说,这正是那帮空贼干下的好事。
  空贼们透过收音机向波哥大声地挑战:猪,下次就轮到你了!
  波哥愣了一下: 好家伙,真的干了!哈哈哈哈!
  波哥仰著头大笑著,走向飞机,说道:不过,真不好意思啊!我今天休假哪!想想那洁白的床单、沙滩,还有众多的美女们....呵呵....
  今天是波哥到米兰去彻底整修一下他的破飞机的日子,顺便好好渡个假……
  
  波哥的飞机在云雾中飞行著,天气转坏了,波哥只好飞到云层底下,贴著海面飞行。阳光穿过云层,斜斜地射在水面上,一闪一闪地,好像有无数的鱼儿在那儿跳跃,波哥悠哉地享受著这片美丽的景色。这时,远方突然传来引擎的声音,卡地斯的飞机如风一般从天而降,紧紧咬著波哥不放,看来似乎来意不善。
  卡地斯:嗨!臭猪!!
  卡地斯:我们干一场吧!一对一!
  波哥:我现在可没有那时间呐!
  卡地斯:别跑!否则我告诉每个人波哥是胆小鬼!
  波哥:下次再说吧!美国喽, 哈哈哈……
  但是,卡地斯紧紧咬住不放,波哥拉起机头迎击,两人展开一场精彩的空战,但波哥的引擎这时又故障了,轻轻松松地被卡地斯打了下来。
  卡地斯:哈哈!我干掉他了!我要成为名人了!
  卡地斯:但是……如果我不带回去点什麽,那些家伙不会相信我的!让我瞧瞧……
  卡地斯:啊!在那!
  卡地斯将飞机降落在一座

  一座小岛的旁边,在水面上找到了一小片波哥飞机的残骸,眉开眼笑地说道:这下子给阿拉巴马的母亲的礼物可有著落啦!
  卡地斯高高兴兴地飞走了,也没发现波哥此时正躲在岛上的树丛里,和他的飞机藏在一起呢!……
  

  亚得里亚海饭店的码头边,吉娜正要搭上一艘准备离开饭店的船,一位服务生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通知吉娜说饭店有她的电话,吉娜急忙跳下船,跑进饭店拿起话筒。是波哥的声音!自从那场空战之後已经过了两天了,波哥花了好一段工夫才从荒岛回到文明世界。
  吉娜:马柯, 是你?你受伤了吗?我准备去找你……这样啊……还好啦……
  波哥:我瘦了, 因为我花了 2 天的时间才走出荒岛的。我要去米兰修理我的飞机。如果那美国人去见你的话,告诉他:“我们将再见面。”
  吉娜:什么?你以为我是你传话筒啊? !也不管我多担心你!马柯, 你早晚有一天会变成烤猪肉的。我不能面对你的葬礼!
  波哥:不飞的猪,只是一只平凡的猪。
  吉娜:傻瓜!
  吉娜气得切掉电话。……
  
  
  傍晚,波哥雇了艘船将坏掉的飞机运回陆上。隔天一大早,又搭上一列火车,坐在火车後面拖著的运货车箱上,倚著他的飞机残骸,手中拿著一份报纸,头条上登著「红色翅膀折翼」、「波哥罗素魂归何方?」波哥将报纸收起,拉下帽沿睡著了。
  
  当天晚上,波哥来到一家挂著「Piccolo公司」招牌的房子前面,开门的是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头,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可爱的少女。老头的名字叫毕柯罗,是波哥的老朋友了,虽然年纪大了却还很有精神。那位少女是毕柯罗的孙女儿,从美国回来帮爷爷做事,她的名字叫菲娥。
  毕柯罗:我知道你早晚会来的!
  波哥:拜托!帮忙修一下啦!
  毕柯罗:呦!都快散架了!重新造一架都比修得快!
  波哥:我一定要它重新冲上蓝天!
  毕柯罗:我明白了!
  菲娥:让一下,我要倒车!
  波哥:这女孩是谁?
  毕柯罗:我孙女啦。
  毕柯罗:倒!倒!
  菲娥:好漂亮的飞机哦!是不是?爷爷?好美的线条呦!
  波哥:她长的不像你嘛!
  毕柯罗:唔?
  波哥:她真是你孙女吗?
  毕柯罗:你可不要打她的主意哦!
  波哥:哈?
  毕柯罗:菲娥, 飞机就交给你了。
  菲娥:好。放心吧!……
  
  毕柯罗带波哥到仓库里……
  波哥:这回我的对手是卡地斯。
  毕柯罗:卡地斯?我听说过。
  
  仓库里摆着一台漂亮的崭新引擎,引擎上还刻了大大的「GHIBLI」字样。
  波哥:这是Folgore型的引擎吧?
  毕柯罗:别问我怎么弄到手的。这台引擎是一架意大利飞机上的,它在 1927年的Schneider杯赛上输给了那个卡地斯。是那个飞行员技术太臭, 而不是这台引擎性能差啊!
  
  波哥和毕柯罗你一句我一句地杀价著,但结果波哥还是掏出了他全部的钱,而且还得住在毕柯罗这儿(因为没钱付旅馆食宿费了)
  波哥:你想抢走我所有的钱吗?
  毕柯罗:最近一段时间, 腰包里塞的都是废纸啊……。快把衣服里的钱全拿出来吧你, 油漆啊,小费啊,还有……
  波哥:喂!总给让我留点嘛!我还要住店啊,吃饭啊……
  毕柯罗:你可以住在这啊。我不会狠宰你的。饭全包了。
  波哥:怎麽,你儿子呢?他们还好吗?
  毕柯罗:3个孩子都离开我出去工作了。
  波哥:啊?……谁将设计我的飞机?
  毕柯罗:菲娥啊!
  波哥:菲娥!开玩笑吧?!那个女孩?
  毕柯罗:她是年轻了一些,可是她有我的儿子们所没有的优点。
  波哥:嗨!我们都彼此了解对方,我想要另外一个人做这个工作。
  波哥马上打算收回他的钱不修了,他不相信菲娥的能力,这时菲娥走了进来:等一下!
  她走到波哥旁边对波哥说道:你不信任我,是因为我是个女的,还是因为我太年轻了?
  波哥微笑著回答:两者皆是,小姑娘。
  菲娥偏著头想了一下,说:嗯,那麽,请告诉我做个好飞行员的首要条件,是经验吗?
  波哥:不,是灵感。
  菲娥:太好了,至少你没有说是经验.....我听爷爷说你很年轻的时候就会开飞机了?
  波哥:嗯,1910年,当时我十七岁。
  菲娥很兴奋地说:十七岁!和我现在一样嘛!请让我做好吗?做不好不收钱。
  毕柯罗:她是我的孙女嘛!一定会做得很漂亮的!我12岁时就会修理引擎了!
  
  波哥还来不及回答,菲娥就把毛毯塞给波哥,霹雳啪啦地说了一大串什麽「早饭7点吃」「」之类的,边说著就走出去了,波哥抱著毛毯不知该说些什麽。
  菲娥:今晚在这里睡觉。我明天就把你的房间收拾好。7:00am早餐。浴室有热水。我已经给你放好了一条毛巾。晚安。
  毕柯罗收下钱,笑著说:钱还差一点,看在老主顾的面上就先赊著好了。……
  
  第二天早上,菲娥正在画设计图,她昨天整个晚上没睡觉,画了一个晚上之後总算是告一段落了,菲娥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波哥走进来站在菲娥身后看设计图。
  菲娥: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
  波哥:你干了一夜吗?
  菲娥:这是草图。你觉得怎麽样?我想重新设计这机翼, 可以让你飞的更快。我真佩服原来的设计。机翼是木制的硬壳式结构。计算得非常精确。造这个机翼的设计者肯定知道木头的质量很好。我真的很佩服。
  波哥:我这架飞机是这种机型的飞机的唯一一架。他们说飞起来太危险了。
  菲娥:难怪!我正感到吃惊的是这小的入射角,居然你可以从水上起飞。
  波哥拿出一根烟叨在嘴里,说道:机翼的仰角比原设计图再增加0.5度吧!
  菲娥连忙转过头来:你答应让我做了?
  波哥点点头:不过小姐,我有一个条件──
  波哥盯著菲娥,说:不要熬夜,睡眠不足容易误事,而且对美容也有害。
  菲娥笑著眨了眨眼睛:嘻嘻...知道了。我给你冲杯咖啡!
  菲娥兴高采烈地拿著咖啡壶出去帮波哥泡咖啡。
  波哥端详了设计图一阵,自言自语地说著:至少飞机不会是一个人做吧.....
  
  初步构想决定之後,仓库来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女孩子们,毕柯罗一一和波哥介绍。她们都是毕柯罗的家族成员,要参加这一次制造飞机的工作。
  
  几位老婆婆们也进来了,她们和波哥是旧识了,像老朋友一样张开双臂和波哥拥抱,说:
  呵呵!小猪!...波哥已成为俊男啦!
  波哥惊讶地问:你们也要打工啊?
  婆婆们笑得很开心,说:给小孙子赚点零用钱嘛!……
  
  波哥:真的没有男人吗?
  毕柯罗:是……
  波哥:她们都是你的亲戚吗?
  毕柯罗:是的, 男人们都出去找工作了
  波哥:因为“经济大萧条”?
  毕柯罗:别担心。她们一定会做好的。不但工作做得好,而且饭也做得不错哦!
  波哥:做一架飞机与烤饼可不一样啊……
  
  
  波哥和大家寒喧完毕,女孩们纷纷开始工作。不久就到了开饭时间,吃的是义大利面。波哥正要吃的时候,发现大家都还在祷告,菲娥注意到波哥的窘态,向波哥眨眨眼。
  
  吃完饭,毕柯罗带波哥去试试新的引擎,隆隆的引擎声、强劲的风几乎要把屋顶给掀掉了。
  波哥:「老伯,别得意忘形啊!屋顶快飞掉啦!
  毕柯罗被噪音搞的听不清楚:你说什麽?卡地斯算个屁!对吧?
  不过屋顶似乎听得很清楚,哗啦哗啦地飞了出去。
  
  工厂中的女孩们在轻松的配乐中打造著飞机,(从这起到这一页末尾的内容,haa买的碟(还是粤语版的)没有刻呐!呜~~~是看了英文剧本才知道的,可恶的碟商!各位有没有看到?因为没有碟对照,所以翻起来也许有不对的地方,知道的各位帮忙改一下啦!)
  毕柯罗:Uh-hm , 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
  菲娥:那我真就这麽做了。
  毕柯罗:但是这要花很多钱。我们已经赔了。谁给我们钱啊?
  菲娥:波哥……
  波哥:好, 好。别那麽看我。按你的意思做吧!
  菲娥:好的!我已经和供货商谈过了。我很快就可以订到货。波哥, 我爱你!
  毕柯罗:至少等3个月,行吗?
  波哥:我应该也去当空贼老大。
  毕柯罗:她是一个不错女孩,是不是?
  波哥:Uh-hm
  毕柯罗:警告你,别勾搭她。
  波哥:哈!我的麻烦够多的了。
  当天晚上,菲娥还是努力工作到半夜。
  第二天,女孩们开始为木造的机身喷上鲜红色的漆,闲着没事的波哥则坐在一旁看女孩们工作,一只手还缓缓摇著身旁的婴儿床。……
  
  波哥趁着空闲到电影院去看电影,萤幕上放的是黑白的卡通电影,影片中正演着一对一的空战。这时,一位身穿整齐军服的军官在波哥旁边坐了下来,两人聊了起来。
  
  这位军官名叫费拉林,是波哥以前在军中的好友。
  费拉林:你傻啊?你为什么回来了?
  波哥:我的定则是:我想去哪就去哪。
  费拉林:当局这次不会让你跑掉的。有人跟踪你吗?
  波哥:甩掉了!
  
  费拉林劝波哥回到意大利空军,如果他不回去,义大利军方就会逮捕他的,罪名则是反国家、非法出入境、思想颓废、不知羞耻、懒惰等等,波哥听了哈哈大笑。
  波哥:哈哈哈哈——
  费拉林:混账!还笑得出来!
  波哥:这是一部可怕的电影。
  费拉林:马柯,回到空军来吧,我们一定可以有一番作为的。飞行冒险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国家呀民族呀,只能在这些中看不中用的名义支持下继续飞行事业啦。
  波哥:我只为我自己飞。
  费拉林:当你降落时,猪还是猪。
  波哥还是不为所动:谢啦,费拉林,帮我问候大家一声。
  费拉林:我认为它是一部好电影。小心, 他们不会让一只猪找他们的麻烦!
  波哥:明白了。
  费拉林:保重, 伙计。
  费拉林看再劝也是无用,起身走出了电影院。……
  

  电影结束了,波哥离开电影院,独自一人在街道上走着。菲娥正好开著一辆大卡车经过,於是波哥便顺道搭个便车。
  菲娥:波哥, 要不要搭车?
  波哥:嗨, 你来的真巧。
  菲娥:因为我明天要把你的飞机搬到湖边试飞,所以借了这部车。
  波哥:不必试飞了。我要赶快走。
  菲娥:别傻了!我不会把没有试飞过的飞机给你。另外,拆开它,再把它运到湖边要花几乎一天的时间。
  波哥开著车子,叫菲娥看看后面,他们被人跟踪了
  波哥:我们时间不多。回头看一眼好吗?慢慢地。是法西斯秘密警察。他们正在跟着你,菲娥。
  菲娥:我?为什么?
  波哥:因为我惹着他们了。而且, 因为你帮我造飞机。
  菲娥:你是间谍吗?
  波哥:哈, , , 哈!我?一个间谍?哈, , , 哈。间谍这种行业啊,是那些兢兢业业的人干的
  菲娥:但是你是在战争期间的一位英雄。如果你没做任何东西,这很奇怪的……
  波哥:说的也是。
  波哥:啊!……不是你想的那样!
  菲娥:你看上去很可疑啊……
  波哥:好吧,我们该忙活一阵了。
  波哥很快地打了个大回转,甩掉了跟踪他们的法西斯秘密警察。……
  
  数日后,波哥的新飞机终于完工了。
  毕柯罗:你想什麽时候走,就什麽时候走。
  婆婆:后院藏着2个人,前面还有3个。
  毕柯罗:不要怕,婆婆。
  菲娥:再见!爷爷!
  菲娥的母亲:照顾好自己。
  菲娥:会的!
  波哥:菲娥!你要干什么?
  菲娥说她也要和波哥一起去。波哥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
  菲娥:我也和你一起走。
  波哥:你开玩笑吧?!
  菲娥:不要那麽大声嘛!
  波哥:菲娥。你是那麽可爱。以后你会很幸福……
  菲娥:没时间了!快走吧!
  波哥:这是一条死亡之路,不是旅行!
  菲娥:我必须保证交给你的飞机一点毛病都没有。
  波哥:可是我要从狭窄的运河道起飞,而我一时还不熟悉新的飞机。
  菲娥:那我更要和你一起去了。而且你还要和卡地斯决战,你需要技术支持哦!
  波哥:我可是一个人啊, 我们可在一个荒岛岛上独自宿营啊!
  菲娥:我不在乎, 我爱宿营!
  波哥:不许去就不许去!
  毕柯罗:带她走吧。你还欠着我的钱呢!你得打败卡地斯。如果你没有钱给我,我的公司就破产喽!
  波哥:你真的是她爷爷吗?你真的想让她被警察抓走吗?
  菲娥:我现在是你的人质了。这样,
  我将是 Porco 的人质的号码。工厂的人就可以骗秘密警察说波哥抓了菲娥做人质,所以他们不得不帮波哥修飞机,这样秘密警察就不会找工厂麻烦了!况且你还欠公司钱,我可以盯着你到赚够钱还完债为止。
  波哥:拿着机枪。
  菲娥:啊?
  波哥:就当你是个小靶子,好引开他们的火力……
  菲娥:太好了!这麽说同意我和你一起走了?
  波哥:快点吧!马上走!再呆一会儿,连婆婆们都要一起走了!
  毕柯罗鬼笑道:噢, 好主意!
  毕柯罗:常联系吧。开门!
  
  飞机隆隆地发动了,女孩们用力拉开仓库的大门,波哥的飞机滑出仓库,在一条水道上加速着,水道两旁的秘密警察朝飞机拼命地开枪,然而飞机早已驶远了。波哥驾着飞机在水道上横冲直撞地滑行着,一会儿在船堆中穿梭,一会儿从拱桥下冲过。
  
  --和你一样,像脱缰的野马难以控制!---波哥向菲娥叫着。
  折腾了好一阵之後,靠着菲娥的指点,总算顺利起飞了,控制起来也顺多了。波哥和菲娥互相竖着姆指,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崭新的飞机在天空上飞翔着,万里晴空衬得艳红色的机身更显亮丽。波哥飞过城市,高度越升越高。飞机穿过云层,耀眼的阳光迎面而来,地上是一片青绿色的大地。
  --太美了...这世界真是太漂亮了!--第一次飞行的菲娥对眼前的景象感动得赞不绝口。
  
  远方有一架飞机飞近,是费拉林的飞机。费拉林向波哥打手势,要波哥保持低飞,这样可以避过意大利空军的追击。波哥回了个手势:谢啦!战友!
  
  菲娥也脱下头罩向费拉林道谢。费拉林看见波哥和菲娥在一起,分手前朝他们打了个手势: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在亚得里亚饭店的小岛上……
  
  卡地斯偷偷摸摸地爬进吉娜的花园。他穿著整整齐齐的西装,打算要去找吉娜。这时吉娜正在她的私人花园中看书,卡地斯走近吉娜,想邀请吉娜和他一起到好莱坞当演员拍片。
  卡地斯:你是这样美丽的。“在秘密花园里盛开的一朵玫瑰。”
  吉娜:你怎麽进来的?!这是一个私人的花园。
  卡地斯:我想要你看看这个……
  说着递给吉娜一张纸片。
  吉娜:噢, 是好莱坞发来的。“我们认为你是适合的……”
  卡地斯:“ ... 请您尽快联系我们, 因为我们也在考虑之中”
  吉娜:很好啊?
  卡地斯:真的?吉娜, 和我一起去好莱坞吧。做空贼的保镖仅仅是人生中的一个尝试。这回, 我想我要成为一颗好莱坞名星了!
  吉娜:然后呢?
  卡地斯:当总统!
  吉娜:哈, , , 哈。
  卡地斯:我是认真的!我要你成为第一夫人。吉娜。
  吉娜:我喜欢你这麽傻乎乎的。
  卡地斯:真的吗?
  吉娜:但是我们不会有结果的, 因为我已经打过一个赌……
  吉娜望著窗外悠悠地说道:我正在打赌,如果我在花园时那家伙来了的话,我就嫁给他。可惜那混帐只会夜里在酒吧出现......
  卡地斯:后来那人……
  吉娜:笨……他走了。我打赌输掉了!
  卡地斯:你开玩笑吧!你真的那麽看重那个赌吗?
  吉娜:有问题吗?这里比你的国家更复杂。如果你仅仅是一夜留情, 那很简单……你自己去好莱坞好了, 小男孩。
  卡地斯:小男孩……
  

  这时波哥的红色飞机从空中飞过了,惊讶的吉娜跑出花园,呆望着天空上的机影,波哥在天上表演了一次漂亮的大回旋,优雅地画出一道弧线。吉娜看得出神了,往事一幕幕闪过眼前……
  年轻的时候,她和波哥(当时还叫马可,仍是人的脸) 两人驾驶着老式的飞机,在水上滑行着,速度越来越快,飞机终於离开水面,飞了起来。吉娜兴奋地叫着,马可转过头来,突然一阵风将吉娜的裙子吹了起来,马可慌忙将头转回去,红着脸。这段甜蜜的回忆,现在又清晰地在吉娜的眼前中重现了……
  
  波哥绕了几圈后飞离小岛,
  菲娥抱怨道:突然耍什麽特技表演嘛!害我撞到头。
  波哥:想和老朋友打个招呼嘛!
  菲娥:亚得里亚饭店的吉娜夫人吗?刚才阳台上穿白衣裳的人的对不对?我爷爷说亚得里亚的飞行员都爱慕吉娜。
  波哥:这老头真多嘴....
  菲娥:吉娜是怎麽样的人?波哥也爱她吗?
  波哥不回答,大声叫道:要下去加油啦!再不闭嘴会咬到舌头的!
  
  波哥和菲娥降落在水上加油,波哥走进商店买些东西。菲娥很无聊地在飞机上等,和小虫子玩耍著。
  菲娥:WA !等待!Uwaa ……
  
  一位年轻人划著船过来帮飞机加油,看到飞机上竟然有女孩子,显得非常惊讶。
  年轻人:波哥的飞机上有女孩?
  菲娥:波哥在哪儿?
  年轻人:他正在和我爸爸谈论一些严肃的东西。
  
  哥买完东西回来,菲娥抱怨说汽油钱太贵了,年轻人请波哥评个理。
  菲娥:波哥, 太没道理了。汽油的价格是意大利的3倍。太黑了!
  波哥:没关系,菲娥快付钱吧!
  菲娥瞄了波哥一眼:汽油钱也要记在帐上喔!
  
  付了钱,波哥将飞机飞往他的秘密基地,穿过水道滑进礁湖的沙滩上。
  --...好美喔....菲娥赞叹著。
  
  沙滩上有波哥搭的帐蓬,但是里面似乎已有埋伏了....。空贼们掀开帐蓬蜂涌而出,将两人团团围住。
  空贼:臭猪!别动!
  波哥:我们被一群脏不拉叽家伙包围了……
  空贼:老大, 我们抓住了他!老大!
  空贼老大:讨厌!别跟着我走!... 边上去!围住他……我正等你呐, 烂猪!
  老大A:我知道你会来这的。
  空贼老大:我们猜对了!
  老大B:有个女孩哩!臭猪飞机上有一个女孩呐!
  空贼:她好漂漂……亮……
  空贼老大:闭嘴!女孩有什麽稀奇?世界上一半的人口是女人!
  空贼们看到菲娥,都非常惊异,围著菲娥好奇地打量着。
  波哥:嗨, 她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她是毕柯罗公司的总工程师。
  空贼:真的吗?她这麽漂亮,还这麽年轻……
  老大C:她真的是一个女孩?你肯定吗?
  波哥:她修好了我的飞机,而且比以前更好!她是很年轻,但她知道她在做什么!
  菲娥:你真的这麽看我吗?
  波哥:我从来不说有关飞机的谎话。不要对她不客气。她只是来收我的债。
  
  空贼们威胁波哥,说要把他的飞机砸坏。
  空贼老大:哈, , , 哈。你也会欠债。活该!嗨!砸坏臭猪的红飞机!
  菲娥:你们要砸坏它吗?你们敢砸破我做的飞机吗?你们要用斧子砸坏这麽漂亮的飞机吗?
  老大D:小姐, 这后面有一个复杂的原因……
  菲娥:不管怎麽说,你们不还是要砸坏这架飞机吗?
  老大E:但是, 我想要说的是……
  
  菲娥听了非常生气,她挺起胸膛、手插著腰,训着空贼老大:你们这样也算飞行员吗?
  菲娥:你们真的是飞艇飞行员吗?挪开!踩到我的鞋子了!
  菲娥:我从小就听爷爷说飞行船员的故事,他总是这样说没有比飞艇飞行员更叫人喜欢的了,因为他们的心被大海和蓝天洗涤过,所以飞艇飞行员比海上的船员更勇敢,比飞机的飞行员更骄傲!
  
  空贼们听了都大声地欢呼叫好,
  空贼老大:用不着你教训我。我自己是一名飞艇飞行员。
  菲娥:飞艇飞行员最重视的不是钱也不是女人,是名誉!
  
  空贼们的欢呼声更高了
  空贼:对, 你说得对!飞艇飞行员万岁!
  波哥:她确实不一般……
  空贼老大:唔...我懂了,我们不砸你的飞机了。不过,我们还是要把这头烂猪变成绞肉!
  空贼:对!痛打猪!
  菲娥:说什麽傻话!你们根本没听懂嘛!我是说你们不觉得羞耻吗?从美国请卡地斯来帮忙也不当一回事,现在波哥可是为了亚得里亚海飞行员的名誉,回来要和卡地斯堂堂正正地决斗的!
  老大F:那是我反对雇用卡地斯的原因!
  老大C:叛徒!滚!
  空贼:老大!我们现在该干什麽?
  空贼:她很有说服力。
  老大A:我们必须维护双方的荣誉。我们应该问问卡地斯吗?
  空贼:还要他打猪吗?
  空贼:合同到期了……
  空贼老大:我对我自己这样很惭愧……
  
  卡地斯:
  哈, , , 哈……
  这时,上方的岩壁传来一阵大笑声,是卡地斯!他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直直地落在地上站稳。卡地斯原本不肯答应和波哥决斗,因为上次已经分出胜负了。
  空贼:卡地斯!
  卡地斯:我听见你们的谈话了。
  卡地斯:我上次已经赢了。我不再是你们这些人的保镖了。
  菲娥:你是说你不会免费决战,是吗?你想要什么?
  
  卡地斯看见了菲娥,不禁张大了眼睛说道:太美了!如果我决斗赢了可以嫁给我吗?
  菲娥将一整叠波哥的帐单丢给卡地斯:好吧!但是如果波哥赢了这叠账单要你付!
  波哥:等等,菲娥!
  空贼老大:走远点吧你!
  空贼老大:小姐, 你还可以再考虑考虑。
  菲娥:问他吧!
  卡地斯:唔....未免太贵了....不过为了所爱的人,我欣然应战!
  空贼老大:所有人听着!我确实被菲娥小姐的决心所感动。曼马团将维护这场决斗的公正性!
  老大A:我们也同意!
  空贼:菲娥小姐!再见
  波哥:他们就喜欢赌!
  空贼:嗨!臭猪, 别溜走!
  波哥:闭嘴!滚!
  
  卡地斯和空贼们从岩壁上鱼贯爬上去离开了,剩下波哥和菲娥两人。
  波哥伸出手:你这家伙真是乱搞...不过……我还是得感谢你,你给我制造了一次机会。
  菲娥微笑著和波哥握手:这场比赛输赢各占一半喔,我信任波哥!」
  波哥露出一丝微笑:信任吗....好刺耳的字眼啊...不过从你口中说出来就是不一样。
  菲娥突然抱著身子在原地跳著。
  波哥忙问:怎麽了?身体不舒服吗?
  菲娥:没事...突然心跳的厉害....其实刚才我很害怕的,脚抖个不停。我想游泳!
  菲娥脱掉衬衫,「呼!」一声跳进水中,不一会儿便游得好远了。
  菲娥突然叫起来:哎呀,波哥糟了!
  波哥丢下提著的行李,跑向水边:怎麽啦!?
  菲娥:刚才应该把帐单加多一点的,大失算啦!
  波哥朗声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没错啊!
  
  
  晚上,菲娥在睡袋中睡著,波哥点著油灯,一颗颗仔细地检查弹药。蒙蒙胧胧中,菲娥看见波哥的脸变成了一张人的脸,波哥转过头来,又变回猪的脸了。
  菲娥:波哥……
  波哥:嗯?你睡不着吗?
  菲娥:刚才, 我看见 ... 也许是个梦……
  波哥:快睡觉吧。明天可要早早起床呢。
  菲娥:波哥……
 
  波哥:嗯?
  菲娥看著波哥的脸,昏暗的灯影在波哥脸上摇曳著:波哥为什麽会变成一只猪呢?
  波哥:这个……
  菲娥:我听过很多马可上尉的英勇事绩,他在暴风雨中救助敌方的故事......波哥,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波哥:啊?
  菲娥:童话中不是有青蛙被公主亲一下变成王子的故事吗?
  波哥:傻瓜!那种事要看时机的!」
  菲娥很失望的样子:是吗...我不行吗...
  波哥:嘿嘿...你是个好孩子,看到你就觉得希望还在人间。
  波哥脸上浮现一丝笑容:好孩子就乖乖睡吧!
  菲娥:那跟我说个故事吧,我才睡。
  波哥长长地吐出一口烟:故事吗?呼....好吧...
  
  波哥:那是战争的最后一个夏天。我们巡逻队正飞在亚得里亚海上空,部队和一队德军的飞机遇上了,双方展开一场空中缠斗。打着打着,一架架的飞机掉落了,伙伴们接连被击中,Beruliini 在我旁边驾驶另一架飞机。他是我的老朋友了。他就在2天以前结婚的。因为战争的原因, 他在举行完结婚仪式后就回到了部队……
  
  波哥:我的周围, 朋友和敌人正在大批地倒下。我身后有3架敌机。拼命地逃着,手脚都麻痹了,意识也逐渐模糊。恍恍惚惚之中。等我清醒时,周围一片白色……
  
  菲娥:白色?
  
  波哥:我好半天才弄明白我周围的是云,我精疲力尽,没有任何力量再飞。飞机就自己飞了……
  
  菲娥:云的原野……
  
  波哥:嗯。那安静极了,而且天空美极了。在我头顶上面很远的地方有一条很奇怪的白线……
  
  波哥:在我身边,一架又一架的飞机穿过底下的云层,朝天上那道白线飞去,有德军的飞机,也有我的伙伴……突然我看见Beruliini的飞机从我旁边飞了上去……
  
  波哥:我大叫着:Beruliini!你要去哪里?不要去!吉娜怎麽办?让我代替你去!
  
  波哥:之后我又失去了意识。事实上天上的那道白线,是由无数的飞机亡灵排成的,静静地朝著遥远的彼方飞去。
  
  波哥:等我醒来时,飞机正贴著海面滑翔著....
  菲娥:一定是神不要你去。
  波哥:我倒觉得是神明要我永远孤独地飞行....
  菲娥:没这回事!波哥是大好人。
  波哥:好人是那些死去的人....
  波哥望着手中的子弹:那个混蛋老头,居然卖给我生锈的子弹……好了,故事说完了,快睡吧!
  菲娥从睡袋中爬起来,走到波哥旁边:我很高兴波哥最后能活着回来。我最喜欢波哥了!
  她突然亲了一下波哥的脸,很快地钻到睡袋里睡著了。
  
  第二天,小岛上举行盛大的单挑空中决斗比赛,四面八方的人们搭了船来看这场难得一见的盛会,波哥和卡地斯也在那儿。
  
  人群: 8 7 , 8 7 , 冰淇淋, 歌剧眼镜……
  空贼:, , 谁赢?臭猪还是……
  波哥:一帮蠢家伙。他们把这变成了一个聚会。
  菲娥:他们都是空贼吗?
  波哥:地中海的垃圾……歹徒,海盗,空贼,间谍和秘密警察。可能还有一些可敬的人……
  卡地斯Heh , 这只能让我的名声越来越大……
  空贼: 10 分钟后开始, 10 分钟后开始!
  
  空贼老大站在演讲台上发表开场白,底下的人不断地吵闹,
  观众:别说啦!下去吧。我们不是来听你演讲的!
  观众:竞选总统的时候再说吧!
  空贼老大:闭嘴。谁再出声就打死谁!
  老大生气地拿起机枪朝地上乱射一通,丢了几颗手榴弹,观众们马上就安静下来了。
  波哥:他应该扔一个 10 吨炸弹……
  
  空贼老大:这是决定菲娥小姐命运的决斗……闭嘴!听我说!你们明白这意味着什麽吗?知道的话,就拍你的手。鼓掌!
  波哥:开始吧。
  空贼老大:闭嘴。按规矩来。规距,明白吗!现在, 把你们俩的赌注拿出来!
  
  台上有两张椅子,一张上面放了一大袋钱,老大请菲娥坐上另一张椅子。
  空贼老大:小姐,这有一个位子。
  菲娥:谢谢。
  空贼老大:现在赌注都放在椅子上了!有没有异议?没有?好!
  卡地斯:菲娥, 一旦这场决斗结束了,我们马上去教堂。
  
  这时,大小空贼穿的整整齐齐的,争相要和菲娥拍照留念
  空贼老大:嗨!你们干什麽呢!
  空贼:我可以与你一起照相吗?
  空贼:我已经洗澡了。
  摄影师:所有人, 微笑!
  空贼老大:微笑!
  照相师数到:「一、二、三」的时候,老大一脚把其他的空贼们踢开,变成自己和菲娥合照,其他的空贼们东倒西歪地横在后面。
  
  终于,最终决战的时刻到了,波哥和卡地斯即将展开空中决斗。两人的飞机同时升空,你来我往地缠斗著
  空贼老大:猪不到最後关头是不开枪的。
  菲娥:咦?为什麽?」
  空贼老大:你不知道吗?臭猪不杀人的。看吧,像现在这时候射击一定会命中的,可是会打到驾驶员,这家伙要等到瞄准之後才直接射击引擎一发决定胜负。那家伙,老是说这不是战争。什麽嘛!
  菲娥:波哥……
  
  在空中……
  卡地斯:你逗我玩吗?开枪啊!你的枪坏掉了吗?活该!
  波哥立刻打了几发弹药做为回答。卡地斯忙斜过机身飞开,
  卡地斯:这家伙,竟然戏弄我!
  两人又开始缠斗,飞机低低地掠过水面,把观众的看台都弄倒了。卡地斯紧咬住波哥的机尾,波哥一面急速拔升,一面旋转著机身,机翼带出两条像丝带般细长的白色云气。
  空贼老大不禁脱口赞叹:真棒....第一次看到飞机扯动云 .....
  
  这时,吉娜正在饭店中,头上戴着耳机,听着摩斯电码之类的讯号,拿着笔迅速地抄着。这是费拉林打来的讯号,他通知吉娜说,意大利空军已经启程要去逮捕波哥和空贼了。吉娜匆匆忙忙地搭上私人飞机起飞……
  
  空贼:他们俩够顽强的!
  空贼老大:表演还不完!表演还不完!
  菲娥:他们停下来了……
  
  两人并排地飞
  波哥:唷,
  卡地斯:烂猪……
  波哥:我不会把菲娥给你这种人的!
  
  空贼老大:臭猪在卡地斯后面。卡地斯要完了!
  
  波哥准备向卡地斯射击,但:啊呀……卡壳了……
  卡地斯:哈哈!该我了!啊呀……有没有搞错!我的也卡壳了。
  
  卡地斯拿出手枪朝波哥射击,
  波哥大笑:哈哈哈!怎麽可能射得到,又不是西部片!
  这时啪的一声,波哥的飞机被射穿了一个小洞。波哥生气地叫:你这家伙!
  于是他拿起板手,朝卡地斯丢去,被卡地斯闪开了。
  卡地斯大笑:那种东西那里丢得到啊?
  他拿起手枪继续装子弹,板手正好在这时候飞了回来,卡地斯被打个正著,
  波哥笑得更大声了:哈, , , 哈。
  卡地斯:你, 坏透了的烂猪!
  卡地斯也从自己的飞机上抓下一个零件,向波哥扔去……
  波哥:哈, 哈。你打不到我。打不……
  梆!波哥挨了一家伙……
  卡地斯:Waa 。哈, ,
  
  两个人一边互相丢著东西一边降落,飞机停在水上,波哥和卡地斯下了飞机。观众们一窝蜂地围了上去。
  


  波哥和卡地斯的决斗变成你一拳我一拳的拳击赛了。两人都挨了不少拳头,脸肿了起来,眼睛也看不清了。空贼们拿出一个平底锅,回合要结束时就敲一下当作铃声。打了几个回合,两人越打越慢了,而且差不多十拳有九拳挥空。
  卡地斯:你这头肥猪!
  波哥:你这傻牛仔!
  卡地斯:过来!
  波哥:回去挤你的牛奶吧!
  卡地斯一拳打倒波哥。
  菲娥:波哥!他倒下去了!
  卡地斯:起床了!臭猪!
  卡地斯:你认输了吗?臭猪!波哥:闭嘴!
  波哥挣扎着站了起来。
  卡地斯:哈哈!你晃什麽晃,啊你!
  波哥:你个乡巴佬的土豆!
  波哥回了一拳
  卡地斯:呜!~~~~~~
  倒了下去。
  
  稍事休息,两个人又开战了。
  波哥:嗨, 菲娥。你看我像穿孔机吗?
  卡地斯:菲娥,我这回一定揍扁他。
  波哥:这回, 我要让他睡觉……
  卡地斯的一拳打倒了波哥。
  菲娥:波哥!起来!
  卡地斯:我要把你做成大火腿。
  卡地斯:你个**狂!
  波哥:你才是**狂!你勾搭这所有的女人。
  卡地斯:你才是呢!要麽选择吉娜,要麽选择菲娥,不能都要!
  波哥:什么?
  卡地斯:别脚踏两只船。吉娜……
  波哥:别老说“吉娜,吉娜...
  卡地斯:吉娜爱你, 傻猪。她正在等你 ... 在花园里!
  
  吉娜的飞机在这时候出现了,波哥和卡地斯同时打中对方,一起倒了下去,沉在水中。
  菲娥:波哥!
  吉娜的飞机降落在水面上,她向水中叫着:马可,听得到吗?马可,你又要让一个女人不幸吗?
  波哥好像听到了吉娜的话,水面上浮出一串气泡,他终于从水中爬了起来,波哥获胜了!
  菲娥高兴地抱住波哥,叫着:波哥,谢谢!!
  波哥微笑道:没什麽,简单啦......
  
  吉娜向大家说道:各位,比赛结束了,意大利空军正朝这里飞来,大家快逃吧!当然,欢迎各位到我的店来,今天我免费招待!
  大伙儿吵闹著散去,空贼老大将钱袋交给菲娥。
  卡地斯从水中爬起来,对菲娥说:下次不是用赌的,我会正式提出请求。
  菲娥笑了笑,回答:好啊,不过我已经决定了....
  波哥突然将菲娥一把抱了起来,说:你坐吉娜的飞机。
  菲娥:不要!不要!你说过我是你的搭档的!
  虽然菲娥拼命挣扎著,但波哥还是把她交给了吉娜。
  波哥对吉娜说道:吉娜,请你把她带回正常人的世界吧!
  吉娜喃喃地说:你真是铁石心肠,一直都是....
  波哥沉默了一会儿,说:......很抱歉,走吧!
  吉娜凝视著波哥,微微地笑了,转过身来指示驾驶员起飞,飞机缓缓地向前滑动。菲娥这时从飞机里爬了起来,探出身子,在那一瞬间吻了波哥。呆立的波哥被机翼打中头,跌到水里。飞机越飞越远,菲娥回头望着,她的帽子被风吹落了,漂在水上。
  
  波哥捡起帽子戴上,和卡地斯并着肩站着,目送吉娜的飞机远去。
  卡地斯突然叫着:咦!你的脸!……喂!等一等!让我看看你的脸!
  卡地斯追著波哥,
  波哥不理他:你的飞机在那里呐!
  卡地斯:看一下下就好了嘛!.....
  
  ──数年后──
  空贼们都老了,在吉娜的饭店里下着棋,卡地斯到好莱坞去了,墙上贴着他主演的电影的海报(片名是「Triple Love)
  
  菲娥的独白:意大利空军扑了个空,虽然我就要回米兰了,但波哥还是一直没出现。……吉娜和我成了很好的朋友,之后仅管爆发过几次战争和动乱,但我们的友情始终没中断。等我接掌毕柯罗公司之后,每年夏天还是一定要到亚得里亚饭店来渡假。……吉娜变得更美了,老顾客们常来看她....对了,卡地斯虽然还没当上总统,但仍不时写信给我,说那年亚得里亚海的夏天令他难忘。……至於吉娜打的赌结果如何,那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完)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宫崎骏 责任编辑:夏懿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汪海林:编剧创作谈 下一篇武然:编剧是一门手艺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