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诗境•乡情•人间
2021-06-09 22:45:53 来源: 作者:周龙然 【 】 浏览:1484次 评论:0


诗境•乡情•人间



黎采散文集《路过人间》

(代序)


/周龙然



就从诗意说起吧。

第一次触及并荐评黎采的文字,就对她诗化的讲叙满怀赞许:“说黎采的散文像诗,你信吗。”那是我以《风梳麦浪的盈盈诗意》为题,荐赏黎采散文《风吹麦浪》时写下的第一句话。甚至在选荐她的散文许久以后,依然意犹未尽地随意拈取她散文诗般的《村语村色》,向读者热切荐赏——《何止于诗》。

黎采的散文写得讲究,写得认真,写得仔细。我称赞她于散文的行间字里,屡屡蜇伏着别致诗思甚至是诗的形式感。如她的起句成段,如她的“麦苗青青,接天连地,田野一下子被点亮了”,“在一重一重的麦浪里,时间慢下来,村庄意气风发,我的思绪纷飞”,“农人们相继种完自家的麦子以后,田野里就铺陈出一种不约而同的整齐,也铺陈出一种不动声色的安详。”我差不多是击节赞赏:“这比某些泛滥的分行排列的所谓诗句,有诗味多了。”

我赞她《村语村色》四个分题规整命名的认真讲究,诸如《喜鹊叫了一早上》《白雪白了青山头》《野花香了七里远》《春雨下了一整夜》这般“狂吟恨未工”的审美追求,更赞她并未止步于诗的灵动叙写。从一夜春雨里听到“谁谁谁的诉说”,听见“播下的花种在泥土里窃窃私语”,听见“庄稼交头接耳,比劲似的在夜雨中疯长”以及“泥土松动的微响”;从朋友阅文点评的“香”字推及“花香七里”;从雪片“分毫不差地落在注定要落的地方”,完成一场“静静悄悄又光芒万丈的绽放”,收于“一瞬间,全世界纯净”。于诗的赋格之外,寄寓了更多发现、体察、触动、感悟、哲思,以及乡村孩子对于土地山林与禾草花树的深刻热爱。

我甚至真个在键盘上三下五除二地“Delete+Enter”,侍弄文趣地把那篇《喜鹊叫了一早上》裁切为一首小诗:


“阳光很好的早晨

我披一身光影

仿佛自己瞬间变新鲜了

又仿佛自己也是一道光

轻盈盈的,莫名地想把什么点亮


我的眼睛总是忍不住追随

两只喜鹊的身影。它们在空中

掠过一道道优美弧线

点燃我身体里潜藏的飞翔因子

我一动不动

我翱翔天际


此刻我看见两只喜鹊飞回家了

它们在原先那个窝上面的树杈上

搭建了一个新窝

知道两只喜鹊干嘛

要在一棵树上做两个窝呢

鸟的世界,人不懂

毕竟鸟玩的是整个天空

人在地上仰望天空

不过是望望。



我是那样的刻意而为,那样的希望作者、读者能够注意、留意到这些。希望散文作者行文拣字时多一些锤炼的诗功,少一点散漫堆砌;也希望诗歌作者多一些笔耕泥土的沉静,少一点光怪陆离。

而锤炼与沉静,无疑是黎采写作时一以贯之的坚持,她总是保有一种潜心而专注的写作状态。



黎采的文字,有太多篇幅关于故乡。

故乡的草色花枝,又或是刺藜藤蔓,太容易在离别故乡的游子心间绞结牵绊,一起笔就总会以田埂土坎、云痕烟迹一般的山村底纹,横斜交织、牵连缠绕,铺展、洇晕在行间字里。在她的文题里,常常闪现“苞谷,麦浪,村居,菜园,小路,庄稼,云朵,蔓草”,以及“桐子花,向日葵,一棵树,老房子”等等这些滴落乡情的词语。可以想见她的文思以及文字,太多时候就是在故乡的烟雨和泥土中浸润、孕育、发芽、长出的,一如饱壮的稻穗与麦粒,昭示、显现着重量与力量。

她也似“村庄里的农人”一般,以笔为锄,“在故乡的绿浪里,迷迷糊糊,浮浮沉沉”,“把自己扔进村庄的这里那里,意气风发地干活,没日没夜地干活,精疲力竭地干活,不紧不慢地干活”,“有些活,是对在春天所干的一些活的递进;有些活,是给春天所干的活画上句号;有些活,是为秋天和冬天的一些活埋下伏笔;还有些活,与过去和未来无关,比如,去山上砍几捆柴,到河里摸几条鱼。”(《一夏倾村》)

她躺在自己构筑的文字空间里,看云。“没有比这更好的看云姿势了——地上的一切都齐刷刷地散开去,天上的云朵都悠悠然到我视野中来。而且只要一躺下来,我就会觉得整个大地拥抱着我,给我默默的安慰和无限的美妙:呼吸里充溢着青草的味道、野花的芬芳,丝丝缕缕,清清淡淡;耳朵里回荡着山谷的风声、小虫的低鸣,时急时缓,若有若无。”(《云在村庄上空飘》)

草生草长,麦黄麦青,风起风静,鸟唱鸟飞。这些随处可见的情形与场景,满布在黎采文字的田园里。那些乡思悠悠、乡情切切的篇目,无不是她关于故乡故土某些常见却动人的景象的诗性重温。

如果你也是一个从泥土深处长出来的孩子,如果你也曾在远乡的田埂上追赶童年,也曾在山雨初起的路头刻意呼啸着迎风跑去,如果你的肤色也曾经历过泥香草色的浸润,你才会真正读懂这些。如同读懂农人把饭碗都掂去地头田间,对着麦浪稻香入神咀嚼时的那种满足,那种快意。

被故乡放逐已然太久。赏读黎采的乡情散文,是会时而惊喜又时而伤怀的。这些与我故乡具备同样质感的乡村纹理,每每会触发视觉、听觉、味觉或是痛觉。我在文字的隙缝间摩挲辨识这些山野田地、村庄房舍、烟云霞晖的细节,却仿佛会被某道篱笆上的某棵倒刺在指尖、心尖,划上一刀生疼的口子。

“每一个远离了故乡的人,走出故乡的第一步,也就被故乡远离了。故乡,是一个人离不起的地方。”(《在水一方》)

说回书题,路过人间。

乍看起来,这似乎是无意或刻意地潜藏着某种关于人生的参透。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一路上追寻有之奔忙有之,发现有之惊喜有之,捧获有之遗落有之,欣悦有之慨叹有之,真个是百味人生啊。

某个暗夜。“寻”在《寻》里寻找着一些什么。“寻顺着原路返回。同一条路,去和归,白天与黑夜。短若一瞬,恍若一梦。近黄昏,天边最后一丝微光被夜色吞噬,寻的目光也黯淡了下去。她沮丧地发现,心里空落落的,比从前任何一个时刻都要空。空空空!空就空吧。空又不是一条恶狗,谁还怕了它不成?况且,世间种种,最后都会成空。”

然而,“终有一天,人就不再那么执着地寻或不寻了,人学会了风轻云淡。”

终于,“寻感到她的心全亮了。因为总有一束光,穿透黑暗,让一个人重新获得勇气与力量,做回自己”,“带着一扇窗的光亮,继续前行,前行……”

黎采说“人活一世,终究是空,结局已注定”,然而“还得接着活”。这就是一种参破尘事却依然用力生活的明白与通透。忘记开始,忽略结局,专注当下热气腾腾的烟火日常,你发现那些细细碎碎的寻常日子,都是无法言喻的美好。偶然驻足回望,四野草树葳蕤、阳光落满,一些明丽的惊喜,正等待着你的奔临与抵达。

诚然,这一路上确乎会有风雨霜雪,会有山丘沟壑。然而你必须选择向前,或呼啸夺路,或隐忍以行。

路过人间,穿越红尘。

你天地间彳亍,你心怀天地。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诗境 乡情 人间 责任编辑:巴山一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不废长江万古流》序 下一篇越过,不是为了抵达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