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赵学儒:新闻与文学是一对孪生兄弟(一)
2016-04-30 18:46:51 来源: 作者: 【 】 浏览:2907次 评论:0

新闻与文学是一对孪生兄弟

——我的一次演讲

赵学儒

  首先说说我用来吃饭的家当:

  一是新闻,因为我是一名职业记者,靠着这个行当,每月能拿几千元的工资,用来吃饭、穿衣、交往、医疗,维持生命苟延残喘,生存下来,希望生存下去,希望生存到不能再生存的那一刻。如果有人问我,做新闻的最大体会是什么,我的感受是,新闻的无奈和无奈的新闻——就是做新闻很无奈,这种无奈包括两层涵义,就是我也无奈,新闻也无奈。记者是我年轻的时候,一个理想的梦,是我追求的、无尚高尚的职业,而现在很恰当的一个词叫新闻民工,是对记者很准确的称谓。一说到民工,大家会想到这个行当是很艰难的,很辛苦的。究其原因,是我们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尊严。当今社会,什么还有尊严呢?!不过,现在依然有很多的记者同行,依然再为公正、正义、客观、道义而打工,不仅流汗,甚至流血。公正、正义、客观、道义,往往要在几倍甚至几十倍、几百倍非公正、非正义、非客观、非道义的面前,坚决、坚定、坚持、顽强、勇敢、不屈地站立起来。我很钦佩他们。我有时也真正的良心一把,感到那样做义不容辞,十分欣慰,感到尽职尽责了。这样做,对社会是一点贡献,对自己是一点安慰。

  二是文学。文学是什么东东?年轻的时候,认为文学也是非常高尚的东东。年轻时爱好文学,酷爱文学,读托尔斯泰,读巴尔扎克,读契科夫,读莫泊桑,读佛洛依德,读荣格,读曹雪芹,读施耐庵,读罗贯中,读鲁迅,读巴金等等,读了很多,把我妈从鸡屁眼抠出的钱,把我妈帮人家做衣服挣来的钱,大多买了书,拼命地读。那时候,我老家在农村,很穷,没有经济收入,但是我们家开了银行,叫鸡屁股银行,几只老母鸡,尽职尽责,吃的是草,吐出的钞票;我妈有一技之长,是远近闻名的裁缝,帮别人做衣服,挣点散碎银两,供我们弟兄姐妹上学。那时家里粮食少,粮囤是瘪瘪的,吃不饱肚皮,读书能够解饿。后来,自己涂抹一些文章,一篇两篇三篇,落入编辑部都不见。作为北方汉子,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好像是1982年,终于做了处女,发表了处女作,在河北的《青春岁月》发表了短篇小说眼睛,之后又在《人民文学》发表了她从乡下来,从此文学成了我最爱的情人。八年前,我毅然辞掉老家一个很不错的官职,只身飘到北京,以文为生(记者)。写了几本书,被人叫做作家了。其实,在这个信息化时代,到处都是作家,人人都是作家。有人戏称我是做鞋的,很好听,我回答是做袜子的。北京过道桥上卖的袜子很便宜,10元钱6双,不比6元钱1双差多少。这么便宜的袜子,懒得洗就扔掉,不错!这样的袜子,很有人买,说明它还有价值。文学还有人撇上一眼,说明文学还有价值。

  我说这些的目的,是想以自己的经历证明:新闻与文学是一对孪生兄弟。我做新闻,当记者,拿到工资,来养活文学。还好,现在我的情人长大了,也不用新闻来养活了,自己能够生存发展了,还能够反哺新闻。文化的产业化,不再让文化人是那种精神的巨人,物质的乞丐了,不再为五斗米折腰了,不再食粥著红楼了,不再穿长袍站着喝酒了。尽管出版一部书,更多朋友甚至是原来的文学朋友只是问:能挣多少钱?,但是我不再回答多乎哉不多也,而是让他们很羡慕,甚至是瞠目结舌了。当然,很多朋友尤其是陌生的朋友,不想知道一本书赚了多少钱,而是从书中寻找颜如玉,寻找黄金屋。这当然是对我从事文学创作20多年依然执着的极大鼓励。在这个金钱至上的时代,原来很多熟悉的人变得陌生了,一些陌生的人变得熟悉了,难能可贵的是新闻与文学依然是一对孪生兄弟。

  和我一样,很多人为这对孪生兄弟能够长期和好下去,甚至为其更加亲密而不懈努力。在记者中,他们是作家;在作家中,他们是记者。他们在从事新闻媒体快节奏工作的同时,又沉得下心来搞文学创作。新闻,使他们更敏感,灵感勃发,素材广泛,收获颇丰;文学,使他们更艺术,写出的新闻更有深度,更有看头。我们不妨看看这些人:

  从记者到作家的典范之一、以描写硬汉闻名于世的海明威:

  一九一九年夏秋之际,海明威写了12篇短篇小说。但他第一次的写作尝试完全失败;寄往报刊的稿件全部被退回。为了谋生,海明威于一九一九年冬经友人推荐当了加拿大《多伦多明星报》的编外记者。一九二一年末,当了《多伦多明星报》驻欧洲记者。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的欧洲是动荡不安的。海明威以巴黎为常驻基地,到许多国家采访过,深刻感受到欧美资本主义世界日益加深的社会危机、思想危机以及资产阶级知识界所笼罩着的悲观绝望情绪。他采访过希腊和土耳其战场,目击了许多战争惨剧。他以报纸观察员的身份出席过在意大利热那亚召开的世界经济会议和在瑞士召开的洛桑会议,接触了资产阶级统治集团的上层。他亲眼看到刚上台的意大利法西斯头子墨索里尼是怎样威胁着欧洲的安全。这一切不仅成了海明威进行新闻报道的重要内容,而且培养和锻炼了他观察和认识生活的能力,为他进行文学创作打下了思想基础,提供了素材。

  一九二四年,海明威辞去了记者工作,专心一意地从事文学创作。但是由于没有固定收入,生活十分艰苦。这一年,他出版了第二个作品集《在我们的时代里》。这是一本只有三十二页的小册子,包括十八篇小品,仅仅印行了一百七十册。因此,海明威仍然解除不了经济的拮据。他没有钱买书,每天只能拿出五个苏(法国铜币,二十个苏为一法郎)到街头摊床买点简单的食品,勉强果腹。 一九二五年,美国一家出版商印行了《在我们的时代里》增订第二版。《在我们的时代里》增订第二版问世后获得很大成功,为海明威奠定了作家的声誉。

  从记者到作家的典范之二、以描写阴柔之美著称的孙犁:

  1939年到1944年,孙犁是晋察冀通讯社和晋察冀日报的记者。其中,1940年,孙犁在河北省易县(我的老家)、阜平等地采访,写了新闻通讯《冬天,战斗的外围——这是我们报告于世界的》一文,连续发表在《晋察冀日报》上,向全世界人民控诉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颂扬了我军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反响。

  1946年孙犁回到冀中,写下名篇《荷花淀》,并在党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发表,成为全国著名作家。孙犁当时预言:记者队伍中,将来必然出现一批作家。之后,孙犁担任《平原》杂志的主编,也经常到农村、前线采访。

  194761215日,孙犁以前线记者身份参加了青沧战役的采访。他冒着敌人的炮火,到第一线采访战士们的英勇事迹。这次战役,和孙犁一起采访的还有著名诗人贺敬之。

  1948年冬,孙犁同冀中导报的同志一起进城,担任天津日报副刊科副科长,但他仍以者身份,到民园采访欢庆解放的人民,写下文章,记录下现场沸腾的景象。

  我们不需要举更多的例子。其实,既是记者,又是作家,这样的例子很多。我举这些例子,还是要证明新闻与文学是一对孪生兄弟。但是,在实际中,我又发现这两个兄弟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首先我们要弄清记者和作家的定义。

  新闻是新近发生的事实。记者是把事情的经过都记录下来,不要夹杂自己情感和判断,事情才有真实性,也就是我们经常所说的真实是新闻的生命。记者也就是记录新闻的真实性的照相机。随着现代科技的进步,人们往往要对照片底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赵学儒 闻与文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走向人民大地,开启非虚构风潮 下一篇雷达:文学与社会新闻的纠缠及开解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