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周梅森:《人民的名义》成功秘诀(一)
2017-05-02 11:09:09 来源: 作者: 【 】 浏览:2230次 评论:0

原标题:周梅森:《人民的名义》让我离巴尔扎克更近一步

毫无疑问,自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开播,周梅森成了当下中国最火的作家。

3月8日,根据本书改编而成的同名话剧作为第三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参演剧目在北京保利剧院成功首演,为观众呈现出了一部反腐高压下信念与权欲的终极博弈。3月28日,根据本书改编的同名电视剧登上荧屏,引发全民热议。这部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等单位联合出品,周梅森担纲编剧,国家一级导演李路执导,陆毅、张丰毅、吴刚、张志坚、许亚军等四十余位实力派演员联袂出演的作品,不论人物、格局还是深度,都有了重要突破,被业界称为“史上尺度最大的反腐剧”,成了名副其实的收视率和口碑双赢的现象级大剧和“中国顶级政治剧标杆”。

自1月至4月,从原著问世到“变身”话剧,再登电视荧屏,这部以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正面观照国家现实生活的艺术精品,也由此成为2017上半年度最受读者关注和欢迎的现象级作品。截至4月18日,长篇小说《人民的名义》(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先后七印,以10天突破100万册的速度,累计发行达138.3万册。本书的电子版同时登陆亚马逊、腾讯、网易、百度、17K、咪咕阅读、天翼阅读、爱奇艺、书旗等各大平台,均为首页、专题、全屏封推或推送,收获亚马逊电子书全品类销售排名第一、微信读书热度榜第一名、网易云点击次数破两亿等佳绩。

《人民的名义》,周梅森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7年1月出版,46.90元

周梅森始终是一个文学在场主义者。三十多年来,随着中国社会的变化,他不断地追随着这种变化的过程。随着人生经历的不断积累、丰富,他对这个社会的看法也在不断变化。他说,一个伟大的时代,需要有一部分作家站在社会的前面。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在崛起的过程中,文学总是站在圈子外面,那它会与人民越来越远。周梅森说:“起码我不愿意做这样的作家。我尽我所能,希望可以记录一个伟大国家、一个伟大民族艰难崛起的过程。我想讲述一个大中国的故事,从官场的高层到底层的弱势群体都有涉及,同时借人物、故事把自己对中国十几年来巨大的社会思索量容纳进去。”

4月10日,中华读书报专访素有“中国政治小说第一人”美誉的作家、《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细雨濛濛,从南京穿城而过,找不到地方正迷茫间张望,周梅森打着伞来接了。

他的时间排得非常满,接受一轮一轮的采访、邀约……但是,他说,必须安排时间和我见面,为着一份对文学的尊重。这话深深地感动了我。

周梅森,1956年出生,江苏徐州人,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周梅森文集》(十二卷),《周梅森政治小说读本》(三卷),《周梅森读本》(七卷),《周梅森反腐经典小说》(六卷),及《梦想与疯狂》《黑坟》《天下大势》《大捷》《军歌》《沉沦的土地》等中长篇小说多种,根据其小说原著改编电视连续剧《人间正道》《中国制造》《至高利益》《绝对权力》《国家公诉》《我主沉浮》《我本英雄》《人民的名义》等多种,多次荣获国家图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畅销书奖、中国电视飞天奖、中国电视金鹰奖、全国优秀编剧奖。

遭退稿,被封杀

他14岁当矿工。1983年发表《沉沦的土地》一举成名,随后成为职业作家。

中华读书报:1978年,您还不到22岁,就在《江苏文艺》上发表了小说处女作《老书记的西凤酒》,写作似乎还算顺利吧?

周梅森:这篇作品现在都不敢看了。我小学三年级经历文革,唯一进行的文学训练,是参加过鲁院第一期高研班。后来四五年,陆续有一些作品发表,都只是练笔。我年轻时没有受过很多正规的传统教育。无知者无畏,大概正是这种“不守规矩”,满脑子的自以为是,胡思乱想,对我成为作家起到很好的作用。

中华读书报:成名作《沉沦的土地》是什么状况下发表的?

周梅森:1983年,我在《花城》发表了第一部中篇小说《小镇》,随后发表《沉沦的土地》《崛起的群山》《国殇》等11部作品。《沉沦的土地》写一场发生在20世纪20年代煤矿上的斗争,涉及的几方都惨遭失败,最后落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个作品遭遇了七八家退稿。那个时候文学道路非常拥挤。发不出来,是因为我写了一场反动的罢工。我很感激《花城》主编范若丁,是他力排众议发表。《花城》和《收获》是我早期的重要阵地。

中华读书报:冯牧当时提出了“周梅森现象”一说。他问您,为什么没有经历过民国生活,没在旧时代呆过一天,却能写得这么好?您是怎么回答的?

周梅森:那个时候主要靠史料、靠想象写作。我不可能有人生的经历和阅历,而且我又是雄心勃勃的文学青年。借助史料,从故纸堆里找故事、写故事恰恰是我的聪明。今天我的人生经历那么丰富,如果还守着故纸堆来完成写作就是愚蠢了。我对自己的选择,从来不觉得可惜。20多岁时,我靠才气赢了第一局。

中华读书报:那您的第二局是指什么?

周梅森:第二局靠我的经历、阅历和执着地对生活的介入,我又赢了。1995年,我写出了《人间正道》。从邓小平南巡讲话后,我坚定了一个信心,这个老人不会把历史的车轮拉着倒转。没想到作品出版后,有40余个厅局级干部联名告我,之后我在当地被封杀。后来《人间正道》改编成电视剧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后产生轰动效应,那些封杀我的人又说,事实证明他们抓这部作品抓对了。这种巨大反差让我更深刻地思考官场、官员和人性。《人间正道》《中国制造》获五个一工程奖,这两个电视剧意味着我从此和天才的青年时代拜拜了。我开始迈进了成年人的时代。

中华读书报:和陈建功、刘庆邦等一批擅长煤矿题材的作家相比,您写煤矿小说更着重于什么?

周梅森:我比较擅长写灾难。比如《黑坟》就是写灾难,煤矿发生重大瓦斯爆炸,一场灾难把一千多名矿工困在井下,几万民众、当地绅商、封建遗老各种势力和北洋政府较劲,这是中国早期工业发展史上惨酷的事件。

写煤矿题材是我的第一轮崛起,运气好,28岁什么都有了。《军歌》和《红高粱》等作品一起获1985-1986年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这个阶段维系到1993年前后,最后一个作品《孤乘》发表在《收获》,然后我就下海了。

文学圈子极其排斥我

《人间正道》《天下财富》《中国制造》《至高利益》《绝对权力》等长篇小说,内容涉及反腐、大规模经济建设、股市风云、各色人物的崛起与沉沦等。这也是周梅森的第二个创作高峰。

中华读书报:下海后您都经历了什么?

周梅森:本来少年得志,是组织培养的重点对象。下海热潮中,我和矫健夹着皮包也做起生意。在淡水,我们买了邮票大的土地,盖起楼房再卖掉。这个过程比较久,直到20年后才卖掉,仅仅收回了当年的本钱。有一次赔得巨惨,是新世纪在南京昆山建文化花园,我在南京房地产崛起的最黑暗的时期,把房子抛出去了。我还下乡组织过车队,浩浩荡荡地到广东给工地拉沙子,拉石头,赔得一塌糊涂,违规、超载……赚得钱不够交罚款,这些经历我都写进了作品。我是改革的亲历者,改革开放的过程,哪个节点哪个热点都有我的身影,我带着一颗火热的心,奔向追求银子的道路。

做生意有赔也有赚,股市很好赚。我是南京最早的十个大户之一,低价买进,高价卖出,当天买当天卖。最赚钱是拍电视剧。到了这个时期,我的几部反映当代的小说一部部地发,央视一部部地播,我听到了银子的响声。印象最深的,我真正下海做生意第一次冒险,是投拍《国家公诉》。我很感谢现在的江苏省文联党组书记张建华。当时他看完小说后马上决定合作,很有担当。到今天,我对电影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周梅森 《人民的名义》 成功秘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陈谦:震撼之后的思考是写作原动力 下一篇冯骥才:引领、亲近传统文化,我..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