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梅洁:好散文在时间的深处,在生命的疼处(一)
2019-01-28 15:29:30 来源: 作者: 【 】 浏览:1731次 评论:0

关于梅洁

赵学儒

   2019年1月27日,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冬天,在北京的中国当代文学馆,在中国报告文学学会新春茶话会上,我又一次拥抱了她,紧紧拥抱了她。

   这种拥抱,已经是几十年的温暖。

   20年前,我在河北省易县水利局当办公室主任,偶尔读到一篇散文《泪雨霏霏干一杯》,从此我的酒量大增。我的工作,需要接待上级来客,非常正常的是,国家部门的人来,省里需要人陪,市里需要人陪,县里需要人陪,林林总总,安排多桌。按照程序,我敬每个人酒,他们也回敬我一杯;朋友聚会,也是推杯换盏,痛快淋漓。在酒桌上,大有“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壮之气。

   其实,我原本很少很少喝酒,喝点酒就头晕脑胀、昏昏欲睡。那篇散文给了我酒量,给了勇气,给了我智慧,给了我力量。每次端杯,我心中都想起“泪雨霏霏干一杯”。原来,那篇文章中,充斥着酒精;那杯酒中,弥漫着文字。

   2012年,我参加中国作家“南水北调东线行”,才终于见到了她。

  “南水北调东线行”中国作家采访采风活动,由原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举办。同行的作家有黄传会 、梅  洁、李春雷、徐  迅、裔兆宏、靳怀堾、侯全亮、铁  流 、赵枫莲 、赵学儒 、荣  杰、周舒艺 、李晓晨 、贾晶晶。出发那天,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党组书记、主任鄂竟平讲话并为采访采风团授旗。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党组成员、副主任蒋旭光,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何建明出席会议并讲话。领导们希望作家走近工程,深入现场,贴近建设者,用心观察,用心体验,用心书写,写出一批反映南水北调工程形象、展现建设者风貌、富有时代特色和生活气息的文学精品。
   那次作家采访采风活动从4月16日开始,至4月23日结束,历时8天。期间,采风团将奔赴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经过的江苏、山东两省的建设现场,实地了解工程建设、干线征迁、治污环保、文物保护等工作,切身体验沿线风土人情、历史传统和风俗习惯,听取工程沿线各级政府、人民群众和工程建设者的反响,为文学创作奠定基础。

   一路下来,作家们的风采深深留在我的记忆中,她的形象格外鲜明。

   她年龄较大,却精神满满、精力充沛。在微山湖,我们在船上唱起“铁道游击队之歌”。她在《走过东线》中这样写道:我在微山湖上尽情地放歌,站在身旁的中国水利报记者赵学儒憨厚善良的目光,一动不动地含笑盯视着我,他一只手举起并晃动着,他在为我打拍子。我看到他的嘴也在张合着,好像也在跟我一起唱。其实,他记不住词,也没唱出声。我知道他心里高兴,他这样做是在鼓励我唱下去、唱下去。其实,我也记不住后面的词,只是胡乱地哼音。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赵学儒发自内心的呼喊:唱吧,梅大姐!为美丽的微山湖!为永不再被污染的中国水!

   路上,我多次提到我和《泪雨霏霏干一杯》的故事。之后,他把原文传给了我。再读此文,一样像喝酒一样豪爽。那种文章的豪爽变成了做人的豪爽,伴我走过了十几年。后来身体有恙,基本忌酒了。

   2014年,我们一起参加“梦圆南水北调”中国作家中线行采访采风活动。这次作家采访采风活动从4月21日开始,至4月27日结束。期间,采风团将赴北京、河北、河南、湖北四省(市)中线沿线实地采访。再次见面,格外亲切。她见了我们,第一个动作就是拥抱。拥抱让人心和心靠得最近,拥抱使心和心彼此温暖。一路上,她微笑时像春天的花灿烂,流泪时如秋后的雨悲切。

   这时,她的45万字的《大江北去》已经出版。  

  她用20年的时间,关注着“南水北调中线”背后一个庞大的移民群体。汉水、丹水两岸80余万移民都是她的父老乡亲,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调水过程中,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故事,悲壮的沉没,迁徙的眼泪,重建的血汗,无数的焦虑与困惑……2005年,她沿汉江、丹水走了100多天,之后又转身沿京、津、冀极度干渴的北方又走了100多天。最终把对中国水环境的深重忧患、对汉江的忧患、对中国移民之命运和生存的忧患,都写了出来。

   遗憾的是,我和她并没有巧遇。这时,我也同样奔走在南水北调建设一线,奔走在移民中间。2012年,我的拙作《向人民报告——中国南水北调大移民》出版,继而被翻译成外文。向人民报告,就是报告新中国治水上的这次大事件,报告这一世界最大调水工程能够实施的故事,报告我们的移民舍小家顾大家的无奈和奉献。国家为人民,人民为国家,我把这些写了出来。

   其实,我一直想写写她,却一直没有写成。不是因为工作太忙,不是因为写作任务太重,而是感到力不从心,我的写作水平不能讲好她的故事。这次拥抱,有热情、有欢喜,更有愧疚。还好,她像一粒种子已经植入我的生命中,早晚会长出一朵好看的花来!

                                                       2019年1月28日 北京


   


梅洁:好散文在时间的深处,在生命的疼处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


许多年里,我视写作为心灵的寄托。写作是这世上唯一能永远不厌其烦地听我诉说情感的朋友,能心疼地看我流泪的朋友,也能真心地为我高兴的朋友。我活着,就朋友般与这些文字朝夕相伴;我死了,就权当作我对这个世界的一份依恋。我相信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会因着这份依恋而感念着一颗善心。我就这样虔敬着我的写作。




徐芳:您是散文高手,同时也创作了大量重大题材的报告文学作品。对于“散文”这一形态本身较为模糊的文学样式的界定,学界各家历来均持异见,虽然已有不少大家的高论言说,依言:中国散文理论的体系建构,依然还处于尚未体系化、理性化、范式化的阶段。有鉴于当下存在的问题,也考虑到将散文梳理成为全方位、理论化的文本样式存在的难度,试问您所认识的散文,是否将报告文学、杂文以及各类文学小品容纳其中……另外在散文的实际发展中,又是否存在某些缺失与忽视?


梅洁:正如所说,中国散文理论的体系建构,依然处于尚未体系化、理性化、范式化的阶段。

我以为真正把散文这一文体体系化、理性化、范式化,是很难的。我甚至想,哪天若真把这人类最易接受、最易表达、受众最多的文学样式“三化”起来,散文也就死了!

在我三十九年的创作历程中,我起初写诗,1992年《诗刊》发表我最后一首诗后,我几乎不再写诗了。其时,写诗的同时我一直在写散文。关于“创作了大量重大题材报告文学作品”,是褒奖我了,因为比较而言,我的“量”很少。应该说,我至今认为我不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报告文学作家,我一直倾心于散文的写作。我还固执地认为诗与散文的写作——是我生命的另一种形式。然而,我要说,是报告文学给了我无上的荣誉,是这一最具诚实品格的文学样式,成就了我写作的光荣和生命的质地。


鲁奖获奖作品《西部的倾诉》,应该说是以散文化的表达和散点透视式的结构,企望从历史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梅洁 文在时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李洱:写作可以让每个人变成知识.. 下一篇范小青:“小我”背后应有大时代..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