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秦岭:倾听心灵复苏的声音(一)
2020-04-05 22:13:48 来源: 作者: 【 】 浏览:730次 评论:0

新作关注我国灾后心理援助十年发展历程

秦岭:倾听心灵复苏的声音

秦岭(左二)和心理志愿者在藏族群众家中采访

2008年起,作家秦岭走过了中国的大部分经历灾难的地区,有些地方至少去了三次,比如汶川地震灾区。“在这片曾经祥和、宁静的大地上,死亡、失踪人数超过8万,受伤人数近40万,而遭受心理创伤的人数超过465万。也就是说,遭受心理创伤的人数是死亡、失踪人数的近60倍。”在最近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走出“心震”带》中,他写道。

书中还有许多数字:中国的心理和精神疾病已超过心血管疾病,排在疾病负担首位,占20.8%;2008年至2018年,我国因灾死亡人数达9.5万,受灾人口近一亿;调查显示,约20%—40%的受灾人群出现轻度的心理失衡,30%—50%的人会出现中度或重度的心理失调,在灾后一年之内,20%的人出现了严重心理疾病……

这些都是秦岭从各种国内外的报告、调查、中科院心理所专家处获得的数据。《走出“心震”带》属于中国科学院、中国作协、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共同部署的“创新报国70年”大型报告文学丛书项目之一,目的是聚焦创新报国主题,回顾我国70年重大创新成就,展现杰出科技工作者群体风貌,倡导科学精神、奉献精神和创新精神,弘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理想主义。在引人瞩目的科技大项目、大事件、大工程选题中,秦岭选择了似乎不太起眼的属于心理科学范畴的灾后心理援助选题,一头扎了进去。

“《走出“心震”带》要呈现的,就是以中科院心理所、中国心理学会为主导的全国心理工作者和广大心理志愿者在不同的灾区与‘心震’博弈、相持、决战的故事。那一场场被称为灾后心理援助的‘战役’坚持了十年,至今仍在继续。所有的剑拔弩张、闯关夺隘和枪林弹雨,我大体都在《走出“心震”带》中做了尽可能的展示。”秦岭说。那么,从2008年至2018年,有多少心理专家和志愿者走进过各处灾区?中科院心理所给他提供的数据是:两万多人。从汶川地震开始,这支特殊的队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几乎覆盖了全国所有的灾区。

记者了解到,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以后,秦岭出版过一部小说集《透明的废墟》,收录了《透明的废墟》《阴阳界》《流淌在祖院的时光》《心震》《相思树》等作品。其中《心震》被西南科技大学纳入《人格心理学》辅助读本。在这一系列中篇小说中,他试图通过虚构和想象走进死难者和幸存者的内心。

2018年,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透明的废墟》精装版再度面市。同年8月16日,秦岭选择从北京市朝阳区林萃路16号院,也就是中科院心理所的所在地出发,重返灾区,沉重的行囊里有新版的《透明的废墟》。“我宁可认为,此行,是从心灵的废墟上,再次寻找透明。”

之后,他不断地走进北川、绵竹、什邡、德阳、舟曲、盐城、天津港、沁源、大同等地震、爆炸、火灾、矿难灾区,同时查阅国内外70多种图书和资料,走访了350多位当年参与灾后心理援助的心理工作者、志愿者和死难者家属,整理采访笔记达60万字。也是在一次次采访中,他走近了心理工作者,也得以近距离、真实地看到、触摸到那些经历灾难并再度归于平静的人们的生活。他和他们在一张桌上喝酒、聊天,见过他们毫无掩饰的笑容,也见过他们不能抑制的痛哭流涕。

中科院心理所原所长张侃告诉他:“人类相关的任何一场灾难,遭受心理危机的人数,往往数倍甚至数十倍于遇难人数。如果不及时提供灾后心理援助,任凭PTSD(灾后应激性障碍)蔓延,后果不堪设想。”

在《走出“心震”带》中,秦岭记录下自己的所见所闻。不需要文学意义上的赋比兴,夸张、比喻、排比等修辞手法,如实的记录自然有其力量。

一个从PTSD综合征中走出来的白领对秦岭说:“如果没有心理援助,我恐怕一辈子都将被灾难有关的记忆裹挟,无法融入正常人的生活。”在舟曲泥石流灾区,一个失去父母、妻子、儿女的男人告诉他:“如今,家里就剩我一人了,一开始,我对生活没有了念想,直到心理专家来咱这里,我才知道还有一门叫心理学的学问。走出自己的心理阴霾,才发现生活还有另一面。我得活着。”

心理专家和志愿者努力帮助人们走出灾难的“心震”,而文学所能做的,是为其留下见证。张侃说:“《走出“心震”带》将是我国第一部全面反应灾后心理援助的文学作品。”

“心震,是灾难中的灾难,它不在死亡之谷,而在芸芸众生的一念之间。我,唯有倾听。这是心灵复苏的声音,透明,晶亮。”秦岭表示。从2018年12月15日起笔,2019年4月2日完稿,43万字的《走出“心震”带》去年年底由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热销不衰,目前已经启动第二次印刷。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这部作品被全国各地的一些心理机构纳入疫情期间开展心理援助的辅助性工具书。也是因为有了这本书的“前缘”,在疫情发生期间,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与支付宝公益基金会、阿里健康等联合发起“抗击疫情·心理援助行动”互联网公益平台,秦岭以特邀嘉宾身份见证了“安心行动”的进展情况。

“写作的过程也是我重新认识心理援助的过程,全社会应该警醒、觉醒、清醒地认识到心理问题的重要性、迫切性。而令人欣慰的是,在如火如荼的灾后心理援助中,很多人从‘心震’中走了出来。阳光洒在他们的脸上,我看到了生命的尊严。”秦岭说。

1 “灾后心理援助任重道远”

记者:你在这部书的后记中写到,中国作协当时提供了八个选题供选择时,你毫不犹豫选择了 “灾后心理援助”这个方向。为什么会对这个题材特别在意?

秦岭:从根本上讲,我一直在关注“人”的问题。中国人的心理危机、心理疾病和灾后心理创伤群体已引起多方关注,其中抑郁症、焦虑症、梦游症、自闭症、PTSD(灾后应激性障碍)、精神分裂症等心理和精神疾病已超过心血管疾病排在疾病负担首位,占20.8%。PTSD并不是死难者留给活人的遗产,可很多活着的人却要照单全收。

但是,这一覆盖面极广并深深嵌入国民凡俗生活中的“心震”现象,恰恰未能引起足够重视。2018年,中国作协给我提供了八个共和国成立以来有关科技发展领域的创作选题,在那些引人瞩目的科技大项目、大事件、大工程选题一隅,就有似乎不太起眼的属于心理科学范畴的灾后心理援助选题。在这之前,国内也曾有过“心理小说”,但与心理科学有关的文学作品比较鲜见,我本人尽管也曾写过一些与地震灾难有关的小说,但对心理科学同样知之甚少。

为了揭开这一神秘面纱,我从2018年10月开始,再次“偏向虎山行”,深入川、甘、陕、津等地的地震、泥石流、疫情、大爆炸等灾难现场进行了采访,并和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白岩松、中日心理专家富永良喜、张侃、刘正奎、史占彪等人进行了对话。

记者:相对于灾难发生时的天崩地裂,全民关注,灾后心理援助的问题其实更为深远长久。而且,因为这些问题多默默地发生在平静时刻,不一定会引起旁人注意,反而是一个更值得书写的话题。我们也需要有更多的渠道,了解其中真正的情况。

秦岭:是的。灾前当然是生活的常态,无需赘言。灾中是灾难的过程,是灾后心理援助最为悲壮的理由。灾难,更像对灾后心理援助者拉开的黑色帷幕。幕后的舞台上,上演的不是独幕剧,而是多幕剧。

心理专家刘正奎告诉我,有些伤害,也许不会在人们的记忆里逗留太久,譬如,因燃放爆竹而引发的事故。因为这样的事故具有分散性、个体性特点,十分容易被人们忽视。灾难的规模有大有小,但生命的尊严没有高低。

记者:书中提到的许多数据和问题都让人震撼。比如你提到,有人不愿意吐露自己的问题,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秦岭 苏的声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王蒙:“那个日子本身闪闪发光,.. 下一篇王蒙:“文学是我给生活留下的情..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