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我的父亲凌増凤
2021-06-20 19:33:50 来源: 作者:凌先有 【 】 浏览:650次 评论:0

我的父亲凌増凤


——凌先有李卫做客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访谈



父亲节之际,凌先有、李卫两个黄金搭档,应邀来到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接受“乐享时光”栏目《我的父亲》专题访谈。

限于篇幅,这里重点节选对中国水利文协副主席,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凌先有的访谈,以飨读者。

主持人:说起父亲,您会想到哪些词来形容自己的父亲呢?有人形容父亲是那登天的梯,有人说父亲是避风港,在累了的时候可以停靠;也有人说父亲是加油站,在退缩的时候鼓励向前;还有人说父亲是超级英雄,用肩膀撑起未来。那么,在您的眼中,父亲是什么样的?您和父亲之间有哪些感人的故事呢?今天的节目,我们就一起来聊聊《我的父亲》,一起走进那深沉而浩瀚的父爱。

凌先有:我的父亲凌増凤,1932年腊月十五日出生在陕西省丹凤县一个叫做铁峪铺的小山村。父亲已于1997年1月去世。如果活到现在,应该已经是89岁的耄耋老人了。父亲一生命途多舛。自小家境贫寒,为了生计,父亲六、七岁便被瘸脚的爷爷送到后山,为一个姓张的地主放牛,没有任何报酬,仅仅是为了混口饭吃。一次,父亲放的一群牛中有一头坠崖死了,地主发疯一般将父亲一顿暴打。父亲被打得遍体鳞伤,差点为那头牛殉了葬。在家养了几个月,父亲终于从死亡线上挣扎着活了过来。但为了活命,还得硬着头皮继续给地主放牛。到十三、四岁,有一支国民党军队从家乡路过,本来是要拉伯父的壮丁,父亲主动顶替伯父参了军。不久,这支队伍起义,父亲成为彭德怀将军麾下的一支英勇善战的军队中的一员,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全国解放之后,父亲被转到青岛,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海军,在北海舰队服役了7年。1958年转业到地质部甘肃地质队,在甘肃白银为国家找矿。1962年,在国家遭受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父亲为了不给国家添负担,回到家乡参加农业生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1970年,父亲在家乡的铁峪铺区粮站重新参加工作,后来调到丹凤县粮食局面粉厂工作,直到1989年退休。他退休回家后,仍然闲不住,在自己的柴山上开垦了一块土地,种植瓜果蔬菜等,自己吃不了,就送亲戚邻居。直到去世,才停止劳作。

主持人:父亲的性格是什么样的?他们身上有哪些可贵的品质值得你们学习?

凌先有:我父亲的性格乐观坚毅,他身上最可贵的品质就是勤劳,不偷懒,具有奉献精神,值得我学习。在我的印象中,父亲一生都是在病痛中度过的,但他总是保持着乐观的心态。父亲在回到家乡时,正在千军万马地大规模修筑河堤,一切行动都是半军事化。父亲曾在部队当过司号员,号吹得很棒,这个特长正好派上了用场。按说父亲只要在工程指挥部里按时吹吹起床号、冲锋号(出工)、吃饭号、休息号就行了,可闲不住的父亲不愿仅仅承担这种轻松的工作,吹完冲锋号,便与群众一起跳入开挖河堤的深壕,在刺骨的水中向上锨砂石。父亲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在四川剿匪战斗中不幸腿部中弹。在战地医院,医生只找到子弹打入的洞,却并不见子弹的出口,也没能从体内找到子弹。正是这颗该死的子弹,使父亲身体终生倍受摧残。因为父亲的腿受过伤,在水中浸泡时间长了,腿便开始肿胀,继而溃烂。当时工程总指挥部一位姓魏的领导看到他垂危的样子,伤心的落泪了。可父亲反而安慰这位领导说:“我命大,在战场上敌人的子弹都没打死我,现在就更死不了。”父亲凭这自己顽强的毅力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多,终于战胜了病魔。父亲的腿第二次溃烂是在我工作之后。那时他因为过河不小心摔在河中,从河里救出后,他的腿开始肿胀、溃烂。当我看到他一条腿从小腿到大腿肌肉在几个月中几乎流干、就剩下骨头时,心里的酸楚和痛苦真是难以比拟。在病床前,父亲微笑着对我和女友说:“不咋,我命大,会好的。”果然,他腿上的骨头上一点点地长出肉芽,医生为他一片一片地植皮。经过一年多的病床生活,他终于又能下床走路了。父亲这种乐观向上、顽强的毅力和奉献精神,对我一生影响很大,我也在骨子里继承了他的这种坚毅的性格和乐观向上的精神品质。

主持人:在你们的成长中,父亲是如何教育你们成人,如何影响你的人生的?

凌先有:在我的成长之中,父亲一直教育我要热爱党,热爱祖国、奉献祖国。父亲解放后曾在海军北海舰队服役七年。他喜欢唱歌,每当他一个人在舰艇上站岗,他的歌声便会在大海上飘荡。一次,著名歌唱家郭兰英到舰队慰问演出,邀请战士与她同台演出。父亲在海军官兵的簇拥下上了台,与郭兰英同台演出《白毛女》,郭兰英扮演喜儿,父亲扮演大春。自那次演出成功后,父亲便对音乐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回到家乡,他在工地上常用自己的军号和歌声鼓舞士气。退休以后,他的歌声也总能吸引村里的老老少少聚集在他的周围。在我小的时候,父亲唱的《南泥湾》、《我的祖国》等脍炙人口的歌曲,便在我的耳畔萦绕:“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他经常用这些歌曲,来教育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要热爱自己的国家,时刻准备保卫自己国家。在我上小学时,正是“备战备荒”的年代,父亲希望我跟他学吹军号。他曾对我说:“等你学会了吹号,将来一旦有侵略者侵略我们的国家,我们父子俩一起上战场。如果我在战场上牺牲了,你就接过我的军号继续前进。”记得父亲说这话时很激动,表情严肃,似乎真的到了战场一样。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知道了中国有一个歌唱家叫郭兰英,知道南泥湾的故事,知道了祖国的伟大和可爱,知道幸福生活来自不易,如果哪个国家胆敢破坏和侵略我们的国家,自己就应该不怕牺牲,勇敢地冲锋,用鲜血和生命保卫我们的国家。

主持人:我们常说,父爱如山,尽管父亲可能不善表达,但总有一些瞬间想起来我们心里是暖暖的,印象中,和父亲在一起,有哪些温暖的、感动你的事或者话语,至今让你难忘?

凌先有:父亲快到而立之年才有了我。在我两岁时,母亲因病撒手人寰。在与父亲相依为命的日子里,父亲的心似乎特别“硬”。我工作之后,父亲在信中嘱咐我:“你现在头一件事就是入党,把工作搞好,别念我。” 我现在还保留着他写给我的信件。我入党之后,父亲非常高兴,他说,你现在是党员了,党员就应该有党员的样子,要不怕吃苦、不怕吃亏。他还说,一定要注意锻炼身体,有了好的身体,才能为我们的国家多做事情。在他生命垂危之际,也让身边的人别急着告诉我,别让我为他操心,怕影响了我的工作,希望我能为国家多做贡献。也许是父亲冥冥之中的安排,他去世后家中给我发出的加急电报,不知为什么在水利部对面的中电联躺了半个多月,才辗转到了我的手中。当时我一个人在北京工作,当我满面泪水地与家里联系时,妻告诉我,她已让家乡的姐妹们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在十天前已经安葬了父亲。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为他老人家送终,成为我终生的遗憾。

主持人: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父亲在我们的印象中,总是坚强的,为我们遮风挡雨的,那你们印象中,父亲有落泪的时候吗?

凌先有:我永远不能忘记的是,在我十八岁离开家乡时,父亲送我到我家河对岸的公路上等车。他眼圈红红的,不停地叮嘱我,一个人出门要小心,别丢东西,别挨饿,有难处就写信来。等车来了,他登上长途公共汽车顶端,将我的行李架上去,用网子的绳索扣好。下来之后,站在车窗外怔怔地看着我。车开动了,只见他将身背过去,用手绢擦眼泪。我那时的心早就飞出家乡的山窝,心中充满了兴奋。当时看到他擦泪,心里很纳闷,父亲为什么会哭呢,他应该为我能走出大山而高兴啊。直到30年后,我送我的女儿出国时,在机场看到女儿快乐地走进登机口的那一刻,我也像当年父亲送我时一样落泪了。我深切地体会到,父亲当年对我是一种多么深沉的爱啊。

主持人:印象中,父亲给你送过或留下过什么珍贵的礼物吗?

凌先有:记得父亲曾给我留下了一根笛子、一把军号、一把算盘。父亲是一个音乐爱好者,会吹笛子,他希望我也能学会吹笛,为生活增添点情趣和快乐。可那时自己一门心思读书和复习考试、参加高考,一门心思想飞出大山深处,到外面去闯世界,对那根笛子不感兴趣,离家时没有带走。军号是父亲希望将来打仗时,带我一起上战场,他为国牺牲时,让我接替他继续吹冲锋号的。我走出家乡时,正赶上改革开放时期,国家正在蓬勃发展,国力迅速增强,当时觉得,没有哪个国家敢于侵略我们,不可能打仗,也就没有带走。我唯一一直带在身边的,是一把算盘。据父亲说,那是我母亲上学时用过的,是母亲与他结婚时作为嫁妆带过来的。我感到这个礼物很珍贵,既有父亲期望,又是母亲遗物。还有,算盘很实用。我读书时还没有计算器,运算全靠算盘。参加工作之后,我被分配到陕西省洛南县灵口水文站,当时工作主要是观测黄河支流洛河的流量、含沙量、水质等,这些工作都要对观测数据进行计算,当时的计算还是全靠算盘。因此,这把算盘成为了须臾不能离开的工具。后来不做专业技术工作了,计算器也大为流行。算盘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化遗产,更是凝聚着父亲无限情意的宝物,我几次搬家,从没有舍弃。现在仍然放在我的书柜里,闲暇时会拿出来,拨一拨算盘珠,回忆和感受父亲的无限深情。

主持人:父母的恩情太重,可能我们一辈子也报答不了,如果有一次机会让你们为父亲做点什么?你们会怎么做?

凌先有:父亲喜欢听相声,笑点也低。他生前经常捧着收音机听相声,一个人嗤嗤地笑出声来,笑得肩膀一抖一抖地。如果父亲还活着,我一定每周陪他去一次德云社听一次相声,听他嗤嗤的笑声,看着他笑时肩膀抖动的样子。那应该是对他的一种很好的报答。

主持人:如果让你对父亲说一句你最想说的话,你会说什么?

凌先有:我年轻时身体不好。父亲生前最担心的是我的健康,最希望的是我拥有健康的体魄、快乐的心境,为国家和人民多做事情。我现在每天都坚持锻炼身体,除了打球走路之外,还自创了一套非常有效的健身之术。经过20多年坚持不懈的锻炼,我身体曾经的疾病完全消失,现在身体棒棒,心态阳光快乐,精力也很充沛,还可以继续为党工作,多做有益于国家、有益于人民的事情。因此,我要对父亲说一句:我会珍惜时光、珍爱健康,请父亲放心。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今天跟我们一起来分享自己和父亲的故事。父爱如山,伟岸静默。父爱如海,深沉浩瀚。在每个关于父爱的故事中,每一位父亲都在用尽全力去爱,每一份父爱都是沉甸甸的,对于我们儿女来说,此生都难以回报.在此,唯有祝愿天下父亲健康长寿,幸福平安。


(文章来自助老委公众号,敬请关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凌増凤 责任编辑:巴山一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红色文艺经典”的现代性内涵阐释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