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重写文学史”的冷思考(一)
2016-04-30 18:57: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 周锋 【 】 浏览:1987次 评论:0

1988年,《上海文论》第4期开辟了“重写文学史”专栏。在持续一年半的时间里,该专栏发表了系列“重写”性质的文章,对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已有定评的一些作家如丁玲、柳青、赵树理、郭小川、何其芳、郭沫若、茅盾等的创作倾向和艺术成就提出了质疑,对《青春之歌》 等文学作品以及别、车、杜美学理论,左翼文艺运动中的宗派问题,现代派文学,胡风文艺思想等文学现象进行了重读、重评。其倡导者提出:“重写”之目的,“是要改变这门学科的原有性质,使之从从属于整个革命史传统教育的状态下摆脱出来,成为一门独立的、审美的文学史学科”。一些文章认为,革命作家存在“思想进步、创作退步”的问题,而一些疏远或者回避政治的作家作品则更具有“主体性”和“艺术性”。这些文章以“审美性”、“主体性”、“当代性”、“多元化”等为旗帜,否定政治对文学的控制,同时又以对“政治”的亲疏远近,来确定作家作品文学史地位的高低,其评价标准恰恰表明了“去政治化”的政治意图。

   历史虚无主义的渊薮

   “重写文学史”以“纯审美”作为价值标准,以“政治/艺术”、“功利/审美”的二元方式对文学史政治化书写进行反叛。“重写”论认为,要从“审美”层次上把握文学作品,确立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和意义,就要求文学史写作的“主体性”——“研究者主体精神的渗入和再创造”,而“研究者精神世界的无限丰富性, 必然导致文学史研究的多元化态势。这个过程的无限性,不仅表现了‘史’的当代性,也使‘史’的面貌最终越来越接近历史的真实”。其实,“重写”论者所说的“历史的真实”,说到底不过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体现。

   因为,“当代性”首先是与中国革命历史语境紧密相 联的,体现为一种历史主义意识。“重写文学史”侧重以“当代”的意识重构文学的历史,从而以历史可以完全进入“当代”视野的共时性方式,消解了真正的时间概念,导致历史虚无主义,其直接的后果就是:经过“研究者主体精神的渗入和再创造”——臆想或独断,“五四”以来的进步历史、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史和社会主义的伟大历程就很有可能被回避、稀释、扭曲、消解、否定,甚至被妖魔化为各种另类表述。但是,历史的一维性和客观性已经表明:尊重历史必将高于史家的主体个性。恩格斯曾经指出,“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而思想进程的进一步发展不过是历史过程在抽象的、理论上前后一贯的形式上的反映;这种反映是经过修正的,然而是按照现实的历史过程本身的规律修正的。”文学史家作为主体,不能决定历史的客观存在,我们只有回到文本书写者所处时代的历史与精神的制高点,将文本置于具体的时代与历史语境中,充分发掘其生成的具体过程与前提条件,同时将史家主体的情感爱憎和价值理想自然地糅合进对文学史的叙写中,这样才能抵达那个时代革命历史语境的最高认识水准,并产生其应有的效果。

   对历史和现实的遮蔽

   “重写文学史”所提倡的“主体性”、“当代性”、“多元化”等理论主张,其实质正在于把史家与历史(文学史)即主客体发生关系的活动——“主体”性实践,当成了事物的“本体”性存在。它的直接后果就是,过于强调文学“审美自足”的非功利性目的,将文学的“思想性”、“民族性”、“历史性”、“革命性”等因素一并作为“功利性”写作进行排斥,消解并遮蔽了许多文本自身所带有的历史与政治文化内涵。比如,“重写”者认为,《狂人日记》的价值并不在于批判了“吃人” 的封建礼教,抑或是对现实的抗争,而是因为它“涉及人类的永恒的东西”,“是在一种很高层次上谈对人类本体的认识”。这种评价无疑忽视了作品的历史文化语境。鲁迅毕生倡导文学必须“为人生”,要用文学的力量来改良社会,他的主要精力都投放到当时的战斗中了。文学作为一种审美的力量,其对现实的超越不是回避现实,而是对现实的深化,深入到一个时代的思想内里即“时代精神”中。

   今天,我们的社会生活发生着翻 天覆地的变化,时代精神处在一个最为活跃的时期,但很多作家和批评家并没有完全让自己的写作介入当下,反而陷入到“纯文学”这样固定的观念里,越来越拒绝了解社会、拒绝以文学的方式和社会互动,更不必说参与到当前的社会变革中来。“纯文学”逐渐丧失了关注现实和把握现实的能力,日益呈现出保守性质。文艺创作上的“去思想化”、“去价值化”、“去历史化”、“去中国化”、“去主流化”等错误观念都是这样一种思想的延续和写照。

   回到革命文学实践本身

   今天看来,除了“颠倒式”的政治化批评视角,我们很难看到“重写”文章能用更深刻的学术眼光和理论视角,来概括和描述革命文学所展示的文学经验。很多受到“重写”文章批判的“旧的”文学史中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有被揭示出来。在笔者看来,目前文学史写作最大的问题仍在于:没有找到适当的概念和理论方法,来描述我们的文学经验,尤其是中国革命和建设时期的现实主义文学经验。因为只有在哲学—逻辑的眼光中,历史才成为真正的历史,文学史才能成为真正体现人类精神发展历程与规律的文学史。正如恩格斯所说,“逻辑的研究方式是唯一适用的方式”,“但是,实际上这种方式无非是历史的研究方式”,因为“思想进程 的进一步发展”,“是按照现实的历史过程本身的规律修正的”,即历史与逻辑相统一,这一原则也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精髓。

   因此,要走出理论困境,只有回到革命文学实践本身。事实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最为精深的哲学理论在中国左翼作家、革命作家那里可以得到充分的体现、证实和升华。马克思认为,人真正意义上的存在是一种超越个体融于群体的“类”存在。抗战时期,许多知识分子都经历了从抒发个人一己之情,到走向为时代而歌唱的精神觉醒过程。在战争的洗礼下,他们完成了两重否定:从纯粹个人情感的吟唱,到抛弃自我深入大众的内心;从浸润着社会现实的“我”的自我表达,到与社会融合为一的“类”的自我实现,这种艺术是“远为巨大的综合的形式”,我们可以从《〈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导言》《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及 《马克思论艺术和社会理想》等经典性著作中找到阐释的基本依据。例如,贺敬之诗歌的四个属性——“广延性”、“理想性”、“持续性”和“回环性”,可与西方理论提出的“主体间性”、“持存性”、“回环性”等思想相互阐发,这说明只有回到具体的历史语境,即立足于文学文本的历史主义解读,我们才能超越用文学作品印证西方理论的单一向度,并提出自己的批评理论,从而与西方理论进行平等对话。同时,只有通过理论视角和研究方法上的突破,我们才能真正阐明革命文学的精神内核及其艺术选择的历史必然性。目前,如何真正从诗学本体的角度,深入解读一些革命作家如贺敬之、郭小川、魏巍等的作品,破解他们身上蕴含的将个体生命投入时代、献身人民的精神密码,还存在着巨大的学术提升空间。随着这一空间的拓展,我们才可能超越“重写”观念的束缚,对“文学”与“政治”、“审美”与“功利”、“人”的文学与“人民”的文学等命题获得更为真实而深刻的理解。

   开拓文学史写作新格局

   “重写文学史”导致当前文学史写作中存在一个突出问题:一些非常重要的作家被文学史遗忘!比如诗人陈辉(19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文学史 冷思考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诗的感性、智性与神性 下一篇现实主义魅力何在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