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李朝全:逆行记(一)
2020-03-16 16:04:48 来源: 作者: 【 】 浏览:896次 评论:0

本文作者与同济医院院长王伟(左)

在武汉下车的不止我们两位作家

2020年2月26日,星期三,北京晴暖,武汉多云

早上去药店买了一些必备药品。回家冲了个热水澡,换好衣服。前线同志让我帮他带些药品去武汉,因此下午出发之前我需要先去取一下药。

中午岳父母特地包了饺子。上车饺子下车面,这大概是北方人的习俗,饺子里包了满满的祝福。稍事休息,13:30从家里出发搭1路公交车去部里取了药。然后到西单接着乘地铁到西客站。原先担心随身带的含有75%酒精的消毒液上不了火车,没想到安检没有提出异议。早知如此真该多带几瓶——到了武汉马上就发现这些防消品真不容易弄到!

到了邯郸东站,接上李春雷,我们都坐在4号车厢。晚上20:56抵达武汉,有专门安排的公务用车来接我们。没想到,除了春雷和我,还有3个女孩也下车。她们是奔赴前线的救援者?还是回家的人?我们不得而知。

接我们的司机名叫定光辉。抗疫期间有特别通行证的车才可以上路,因此我们一路上看到的车辆非常稀少。定师傅说,他的孩子是青年党员,现在也在社区里做志愿者。他非常欣慰现在党员都站出来了,特别是许多“80后”“90后”的孩子都主动投入抗疫一线,做着各方面的工作。

谈到此次疫情,定师傅说,病毒并不可怕,其实只要做好防护,一切都很安全。

看着他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安定了许多。

是啊,关闭离汉通道一个月的武汉,多数老百姓的心态已慢慢恢复了,能够比较平静或坦然地对待疫情,对待自己所生活的这座还处在危险之中的城市。这真是让人既欣慰又心痛。

车把我们送到了住宿的酒店,这是政府征用的一家便捷式酒店。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能有一家干净安全的酒店入住,有热饭吃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

纪红建和曾散两位作家已在酒店门口迎候。见到亲密的战友们,大家像久别重逢的兄弟一样。但是这个时候既不能握手更不能拥抱,我们只能相互作揖。

湖北作协文坤斗书记下午已专门来酒店看望红建和曾散,因为我和春雷到达得晚,因此他打算次日上午再专程来看望。湖北作协为我们准备了必要的防护和生活用品,考虑得相当周到。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洗漱一番,就已23:30。打开空调的房间,温暖如春,我睡得很安妥。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2020年2月28日,星期五,武汉,小雨,阴冷

2月27日上午。文坤斗书记来看望我。我和他大致商量了一下几个重要的采访选题方向。下午3点,我们同前线指挥部宣传组同志座谈,大家商定了采访创作的方向。

宣传组负责同志说,他到武汉近一个月感触非常深,接到钱书记打来电话说计划向武汉派遣一支作家小分队时特别感动,认为这是作家们共赴国难、共赴生死战场,这次疫情是我们国家所遇到的一场范围广、难度大、史无前例的考验,能够参加这场硬战的作家、敢于挺身而出的每个个体都已过了生死关。

此次疫情对于武汉是一次严重的打击,尤其是失去亲人的家庭更是如此。文学有抚慰人心、抚平人们心灵创伤的作用,现在抗击疫情的战斗还在继续,我们的作家能够走上战场去采访、去记录,讲述全国上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抗击疫情过程中涌现的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对于那些蒙受灾难的人们来说,将具有心灵抚慰和人文关怀的意义。

他专门提到了自己亲历的一件小事,却让我们感到无比心酸。2月2日,武汉市提出开展歼灭战,对确诊患者、疑似病例、发热患者和密切接触人群四类人应收尽收,应治尽治。没想到这天晚上他看到微信上一位叫李蓓的发出的求救帖。这是一个“90后”女孩,她怀疑自己一家三口人都感染上了新冠肺炎,父母的症状较为明显,但是社区和医院均表示没有床位,只能在家隔离,于是通过微信向社会求助。看到微信后,宣传组的同志当即用宾馆电话打通李蓓的手机,出乎意料的发现她的口气相当平静理智。他安慰她,政府正在想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全国各地的医疗队也正在源源不断地奔赴武汉支援,请她千万不要绝望……

第二天,他委派三四百名记者全部下去,到武汉市下辖13个区随机调查。不到两个小时调查结果便反馈回来:一共查到了有名有姓的“四类人”110人。可见,要实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还有很大难度,还需要继续加大工作力度。

十几天前,他又给李蓓打电话询问她的近况。李蓓告诉他,自己已被确诊入住武汉市第七医院,母亲住进了武汉市第三医院,核酸检测已转阴。说到父亲时她哭了,她说父亲2月4日住进了医院,2月10日就走了,至今她都没敢告诉母亲。每天,她都要登录父亲的微信,发微信给母亲报平安,这么多天,她一直瞒着母亲,但是母亲很快就要出院,出院后她就会发现真相,李蓓无助地说,那时她该怎么办呢?

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斗争中,42000多名各地的医疗队员逆向而行奔赴武汉,英勇上阵。我们所住的酒店住着70多位媒体记者,这家酒店原先有30多位工作人员,现在特殊时期只有7个人在岗,都做了专门的分工:有的负责保洁卫生,有的负责厨房做饭,有的负责前台接待,有的负责安全保障。客房每天的卫生都由住客自己打理。前台给每人发了一些垃圾袋,住客可以自己去院子垃圾桶那里倒垃圾。卫生纸、牙膏牙刷之类的物品放在楼道里可以自取,纯净水放在前台每人每天限取两瓶,浴巾、毛巾是不换的。

下午5:30,我正打算去食堂取餐时,突然听到楼道里响起一阵轰鸣声。开门一看,有人带着一台硕大的不锈钢管的喷雾机正在楼道里喷洒消毒液。巨大的响声就像直升机轰鸣着从头顶飞过,消毒液如同纷纷洒落的小雨飘浮在楼道里,气味特别冲。我赶紧关上门,即便如此,气味还是不断地从门缝直往里钻。

过了十几分钟,等我从房间里出来时,看到楼道里还弥漫着大雾一样的消毒液。我问前台:这是你们每天的定期消毒吗?前台回答:不是,这是自外面来的志愿者进来帮助做楼道消毒。到院子里看到志愿者们开来的车,汽车上挂的车牌是冀B,是河北某县红十字会的一个志愿者团队,他们的这台喷雾器像一台巨大的吹风机,马力很大。这几位河北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穿着橙色或红色外衣,显得格外醒目。不知他们是否从河北远道赶来增援?

这座城市所遭受的创伤已经太深太深,成千上万的家庭遭遇了亲人亡故罹疾的疼痛,活着的人每天都处在一定的危险之中。今天,危险已经降到较低程度,病毒不会再如幽灵般在这座城市里四处游荡,寻找它的袭击目标。但是,比起肉体上的病患疼痛的困扰,人内心的恐惧与悲痛,尤其是曾经那深深的无助和无望,恐怕不是时间流逝就能轻易抚平的。我希望每个活着的人都能永远记住这场灾难,以及这场灾难所带给我们的巨大而深刻的疼痛与创伤。虽然历史的进步常常是以灾难和苦难为代价,但是这样的代价实在太过惨烈,千万不要好了疾病忘了痛与殇!

“你们每个人都是战士”

2020年2月29日,星期六,武汉,多云转晴

今天是李春雷52岁生日。他的生日每4年才遇上一次,因此这个生日非同寻常,也非常难得。一早起来祝贺春雷生日快乐,遗憾的是战时连个蛋糕、蜡烛都没有,甚至连一碗面条也只能期待酒店的餐食供应。生是艰难的,活着也是艰难的,尤其是在遇到灾难、瘟疫疾病时,人都需要学会坚强。

昨晚9点,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专门打来了电话,询问我们在武汉期间的身体和采访进展状况,同时向我们5位作家(包括参加一线采访的湖北作家普玄)表示亲切的问候,一定要我转达对各位作家的问候和提醒。我代表作家小分队向铁主席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组织上的关心和关怀,同时简要汇报了我们几位到达武汉以后生活和采访开展情况,特别强调了湖北作家协会和文书记、中央指导组宣传组给予的大力支持与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李朝全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疫情阴霾淡去之后 下一篇战“疫”:以文学之光照见人类文..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