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中国作家网专访赵学儒:以水为墨写中国故事(一)
2015-06-02 22:28:42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 【 】 浏览:3367次 评论:0

  “生活如水,作者似鱼,作者深入生活就如鱼得水。” 作家赵学儒说。几十年,他爱水、悟水、写水,行走江河,以水为墨写中国故事。赵学儒当过农民、工人、技术员、秘书、干部,现在供职于中国水利报社,曾出版短篇小说集《下雪了》、长篇历史小说《大禹治水》(中英文版),长篇报告文学《向人民报告——中国南水北调大移民》(中英文版)、《圆梦南水北调》,散文集《若水》等作品。他的作品中,闪烁着水文化、水哲学、水精神的光芒。正如作家何建明所言:“从水电工人,到水利报记者,他从事的工作都是与水相关,因此对水的熟悉和了解可见一斑。”水,给了他受之不尽的财富,包括创作力量、创作素材、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情感、对时代的理解与认知。

  记者:从您的作品中,能够感受到您对水的情怀,对水的忠诚。您能说说水在您生命中的位置吗?

  赵学儒:这个题目太大。每个生命,从母亲怀孕时起,就必须要水来养育,之后漫长且短暂的一生,须臾离不开水。我对水的印记,应该是从挑水开始的。

  我出生在太行山一个小山村,叫西清源村。村子两边是大山,中间有条河,这河原来没名字,后来我写文章就给她起了个名字,叫“清源河”。我从小喝水、洗脸、洗澡、浇地,好像都是很自然的事情,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北方多旱,我们吃水要到水井去提;去挑。

  挑水一般都是男人的事情。我小的时候,爷爷每天早起,将挑来的水倒进水缸里。我是在似睡非睡的朦胧中,听到爷爷倒水哗啦啦的声音,那声音是我听到的第一支曲子,清脆、清澈、清晰。我长到一米出头,爷爷去世了,爸爸在外地教书,我便帮着妈妈挑水。

  乡亲们说我还没扁担高呢,的确是。我挑水,两只水桶擦着地皮走,开始的时候掌握不了平衡,水桶上下攒动。前边的水桶着地了,便使劲往高里抬一下,后边的就又着地了。这样,水桶里的水泼洒不少,挑到家的水只有一半或更少。渐渐长大,能挑回满桶的水了,甚至一口气挑到家,尽管气喘吁吁,常常大汗淋漓。

  一次,把水挑回家,又累又渴,我干脆趴在水桶上喝水。那水,清澈透底,甘甜润肺。我从镜子一样的水面看到自己,一脸汗水,还冒着热气。那如饥似渴之后非常畅快的神态,永久印在了我记忆的相册里……

  乡亲们的经验,是大旱不过六月二十三。可是,每年六月,正是谷子秀穗、玉米灌浆的时候,往往大旱。天上没有一片云彩,地上没有一丝潮气,山涧小河干涸了,庄稼禾叶枯黄了,沙土地被毒日头烤得滚烫滚烫,好像有点声音就能点起火来。乡亲们心急火燎,盼的就是一场雨,望的就是风调雨顺。

  可是,左顾右盼还是等不来雨水。

  没办法,只好跟往年一样向老天爷祈雨。

  于是,老少爷们光脊亮膀,头戴柳帽,抬着牛头羊头猪头和五谷等“供品”,敲锣打鼓直奔老龙潭祈雨。

  从百里山路拾级而上,在一座山顶上有一泓清泉,叫“老龙潭”。 老龙潭方圆几米,据说每年“雨水节”前是寸草不生的沙滩,“雨水节”那天一声巨响,顿时碧水深渊,深不见底,直至秋后。老龙潭正居山顶,山入云端,云融于水。人到此境,感到腾云驾雾、凉风习习,水气滋润肺腑。

  老龙潭旁边有一间石房,里面供着一尊龙王像。乡亲们便把带来的“供品”摆在龙王像前,烧上高香,然后一起跪下,千叩万拜。最后就向龙王许愿,如果天降喜雨,敬送老戏、电影、金银财宝等。好像龙王喜欢老戏,比如保定老调、河北梆子。

  老戏在村里演出的时候,就把“龙王”从山顶请到台下,坐在前排……龙王却总是“失信”,经常十天半月阴着脸,干打雷,不下雨。我记得有一年大旱到秋天,庄稼颗粒无收。

  从那时起,我最鄙视“失信”的人。

  记者:所以,您把祈雨的细节,写进了长篇小说《大禹治水》中?

   赵学儒:是的,就是尧帝祈雨的情节。

  世上爱也罢,恨也罢,都会深深凝固在人的记忆中。

  我中学毕业后,先到一座水电站当工人。这座水电站位于太行山区紫荆关脚下有名的十八盘大峡谷中,山高水险,远离村庄,冬天白雪皑皑,夏日阴风习习。当时我们十八名汉子,自称十八个罗汉,犹如十八棵青松,在那里迎风傲雪,打发黑白日子。半山腰的电站溢水口流水时,形成从天而降的瀑布,如白练起舞,似万马纵越。

  我经常或站或坐在瀑布前发傻发愣,动辄就是几个小时。我千百次地感慨:“这是世上最美丽、最伟大的瀑布!”

  当时,做一名水电工人,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最自豪的一件事。数千年来,太行山区靠的是油点灯,驴拉磨,人挑肩扛过生活,当水能变成电能,光明驱走黑暗的时候,家乡的父老乡亲,实现了文明生活方式的千年一跃。而这一跃,是靠发电工人日夜坚守和维护,把光明源源不断送往千家万户的。这些发电工人,不正是奔流的河水吗?

  奔流、奔流、不息地奔流,以无私的奉献驱动人类文明前行。

  做一名水电工人,对我个人来说,也是“鲤鱼跳龙门”的机会。高考落选,我百无聊赖回到农村,拿起了锄头和镐头。考不上大学就自学,无奈中操起笔头。后来,水电站招工,我取得考试资格。“中了”!当时,喜悦的心情不亚于范进中举。

  记者:您有两句座右铭,比如“长江万里游鳞小,奋力奔腾逐大波”,“成功,产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赵学儒 责任编辑:153738355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1/4/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河北临漳七部旧志整理点校完成 下一篇何建明五本英译新作亮相纽约书展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