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作家二月河还是个大孝子
2015-10-05 17:20:50 来源: 作者: 【 】 浏览:1470次 评论:0

二月河恸心断肠忆母亲

鲁钊

二月河为父膝下尽孝,让他恸心的是母亲,“子欲养而亲不在”,他尚未有能力向母亲孝顺的时候,母亲就英年早逝,不给一丝机会。

二月河的母亲马翠兰是早年参加革命的老八路,能左右开枪,连击连中,战日本鬼子,打敌伪顽军,斗土匪强盗,破庙藏身,丛林匿迹,晓宿夜行,转战敌后,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女英雄,堪称太行伏牛版的“双枪老太婆”。马老英雄逝时年仅四十五岁,现安静地躺在卧龙岗南阳革命公墓。

母亲马翠兰在二月河的心中,是一个“有着大漠孤雁似的苍凉雄浑气质”的人,战斗中锻炼,多年转战太行,后来渡过黄河,挺进伏牛山,成为少有的女公安局长。母亲不是倚门盼子,灯下走针的传统女人,而是英雄,枪口刀尖生活,携雷裹电冲锋。他惯常的母亲的印象,是母亲摊开一个黄布包,把“双笔剑(手枪)”零件拆下来,再打开机油瓶子,活泼泼的小黑鱼一样的零件在她手中跳动着,沐浴擦洗,不一会儿便又重新组合起来。那年他与母亲住在栾川,夜里一头狼闯进来伏在床底,伺机袭人,母亲察觉了,当机立断,顺手掂枪朝床下“砰”地一弹,狼负伤冲门而逃,母子平安。

母亲有细腻温柔的性情,给他馨香温情的爱。母亲爱做山西“拨鱼儿”,加班到夜里,在炉子上放置小锅,水里提前丢进花椒茴香,搅出黏糊糊的面,水沸了,翻着花,用筷子一点点抿进水里,煮上一会,再放进菠菜豆腐,青白爽目,煮熟后,放上盐巴,滴几滴小磨香油,立刻满屋子鲜香四溢荡气回肠。第一碗总是儿子吃,第二碗也是儿子吃,母亲只吃一碗,剩下的还是儿子的,看着儿子吃得狼吞虎咽,吃得叭唧有声,吃得额前冒汗,吃得肚皮胀圆,母亲坐在一旁,欣喜地看着,满足地笑了。

二月河的母亲不仅聪慧美丽,多才多艺——“母亲不但字写得端正清丽,那文采也是颇生动焕映的”,她没上过学,趁着灶火看识字课本,拿石片在墙上练习,却善写一手文章。母亲的几篇回忆录,简洁,生动,大气,富有文采,让著名作家的儿子深为叹服。

母亲伟大而刚烈,还是个工作狂,她的刻苦谨严,至今二月河记忆犹新。二月河创作时,盛夏酷暑,他就毛巾缠腕,防汗湿稿纸,桌下放桶井水,双腿放进去凉爽驱蚊。作文困倦到极处,用香烟头炙手腕以清醒神经。记者们得知后,无不为他的耐苦坚毅震惊,二月河深情地说,“殊不知这两手是地地道道的家教真传,毫不走样地学习母亲当年工作的风范!”

每年的清明节、母亲的忌日、农历十月一,二月河都要来到卧龙岗下南阳革命公墓,来到母亲的墓前,坐在那里,缅怀母亲,陪母亲一会。

那年,我跟随先生40年来首次回乡,他在父母当年生活的院落中环顾,徘徊,久久伫立,静静愐怀,不愿离去。我知道,他是在追忆母亲马翠兰,虽然这院这屋也有父亲的气息,但我想,他更多的是忆思母亲,因为在那堵墙上,尚有母亲用石片在墙基石上练字时留的刻划印痕。

二月河曾写过多篇回忆母亲的文章,字里行间散发着无尽的思念和哀伤,一个儿子对母亲恸心断肠的系念,真情流溢,令人为之掬泪,不忍卒读。

在二月河内心深处,母亲仍然活着,美丽着,仍然关注着儿子的一切。他在《母亲墓道前的沉吟》中深情地写道:

“她去之后,我又经历很多风风雨雨,千山万水辗转流徙,三四十年尘寰颠顿,当我鬓发渐苍,事业有成时,到‘马翠兰之墓’前扼腕沉吟,我发觉母亲始终都在注目着我,跟随着我。”

473006  河南省南阳市  卧龙区委宣传部  鲁钊)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二月 责任编辑:已己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为人民抒写 为人民抒情 为人民抒怀 下一篇抗战时期参加革命工作的中国作家..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