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麦家:真正有才华的作家,每次出发都走一条新路
2016-04-30 14:56:44 来源: 作者: 【 】 浏览:996次 评论:0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6年04月25日07:42 来源:中国作家网 王 杨

  出版于2002年的《解密》是麦家的首部长篇小说。该书2014年被收入“企鹅经典”文库,由企鹅兰登出版集团和美国FSG出版公司联袂出版; 同年,由PLANETA出版社出版的西班牙语版,首印达到30000册。《经济学人》周刊评论《解密》称:“我们从这部小说中可以看到加夫列尔·加西亚· 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也能读到像彼得·凯里的小说那样被完全带入一个全新世界的神秘主义”。

  今年3月,德国“莱比锡读书节”和丹麦霍森斯作家节都向中国作家麦家发出了邀请,麦家携《解密》德文版和丹麦文版与欧洲读者见面,再度引发关注。日前,本报记者就文学走出去等相关问题对麦家进行了专访。

  记者:《解密》2014年被企鹅兰登出版集团和美国FSG出版集团联合出版,之后迅速受到国外媒体的关注,还被《经济学人》周刊评为2014年 全球十大小说。据我了解,《解密》已经被翻译成30多个语种。对于走向世界的中国文学来说,这是一个不俗的成绩。《解密》为什么会这样受欢迎?

  麦家:坦率地说,没有什么成绩,只是有点意外之喜而已。也许我不得不指出,中国文学在海外的影响还是不大尽如人意的,当然,莫言、曹文轩、刘慈 欣等作家近年来在世界上摘得了一些大奖,这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中国文学受到世界关注,但还没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尤其是和外国文学在中国的热度相 比,中国文学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还是很有限的。在这种大背景下,《解密》这些年在海外受关注的程度确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首先,它被翻译的语种已经多达33 种;其次,《解密》的出版商大多是当地的国际知名大出版社,他们在推广《解密》方面下足了功夫,所以也在当地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这也是这本书能够在海外迅 速被翻译成那么多种文字的一个重要原因。但这既不代表我麦家的东西写得好,也不说明中国文学就此在世界上有了什么转机。我个人认为,现在中国某一个作家或 某一部小说在海外“走红”都有一定的偶然性,这种偶然性到必然性之间还有很大的距离。好在现在我们已经出发了。

  记者:除了小说本身,您认为还有哪些因素是不容忽视的?

  麦家:中国经济在世界上迅速崛起,有点倒逼世界对中国文学的关注,加上斯诺登事件的爆发,《解密》享受了生逢其时的好处。

  记者:据我了解,您的书在国外曾被“误读”,后来读过书的人又作出不同的评价。您觉得中国作家走出去的过程中,被误读是常态吗?该如何面对?

  麦家:一本书不论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都不可避免要被误读,或者被捧读。中国小说和西方小说,在写法上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那么误读大于捧读也 在所难免。我们也不必为此改变什么,因为迎合任何人的写作都不是出路。作家写作惟一的出路就是迎合自己,把自己最独特最迷人的一面展示出来。

  记者:中国文学“走出去”已经“走”了不少年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作家获得国际文学界和外国读者的肯定。您认为中国文学“走出去”现在到了一个怎样的阶段,接下来还需要从哪些方面发力?

  麦家:我既没有统计过,也不是个预言家。但我相信,莫言他们的成功,已经给中国文学完成了破冰之旅。今后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与日俱增,中国文学会受到世界越来越多的关注。

  记者:有人评价您的《解密》让人看到不一样的中国作家,是一种世界性的写作;您也曾说中国文学走出去需要在题材上有所取舍,为外国读者所接受。您所理解的世界性的写作是怎样的?

  麦家:我们经常听到一种说法,越是民族的东西就越是世界的,我想这说法肯定不是我们走向世界的指路明灯。中国传统不是好莱坞,可以通行世界。但我们和世界有个共同的传统,那就是:人性是一致的。

  记者:《解密》是您的第一部小说,但创作了11年。为什么会写了这么长时间,11年写作过程中都发生了什么?

  麦家:它曾17次被退稿。

  记者:莱比锡书展上有西方评论家称您为西方的丹·布朗。您怎样看待这种评价,怎样看待文学类型和类型文学?

  麦家:我的今生不是丹·布朗,我的来世肯定也不是丹·布朗。丹·布朗的小说我不会写,也不想写。中国文学10年前几乎是没有类型的,现在正在被类型化,这对传统的纯文学是个挑战,但对读者是个机遇。

  记者:您说过自己只想写新颖别致的小说,那您理想中“新颖别致”的小说是什么样的?

  麦家:文学不是数学,没有公式,老掉牙的故事照样可以写得别出心裁。我一度致力于发现新颖别致的写作题材,这其实是缺乏文学才华的某种象征。一个真正有才华的作家,他的每次出发,走的都是一条新路。

  记者:《暗算》《解密》等都写了谍战,情节引人入胜,但并不只有谍战、悬疑等类型化的元素,在形式和结构上也有不同尝试,也写出了在特殊环境下天才是如何被消蚀的以及人性的不同侧面。您怎样看待小说的故事性和作家要做的思想探索之间的关系?

  麦家:把《解密》和《暗算》说成谍战故事,是小看我了。我不要别人高看我,也不希望被小看。我确实在小说中注重恢复故事的魅力,因为我们的小说 一度远离了故事,以有故事为耻,这是好高骛远,误入歧途;但把小说仅仅看作故事,是弱智。我每天都可以听到故事,但可以写成小说的故事一年也遇不到一个。 一般的故事只有脚步声,小说里的故事要有心跳声。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麦家 华的作 都走一 责任编辑:已己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90后女作家对话33位文人 下一篇白俄获诺奖女作家:科技进步也不..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