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月儿弯弯(一)
2013-08-05 21:29:37 来源:原创 作者:蔺生睿 【 】 浏览:11277次 评论:1

月 儿 弯 弯

1

    宋光明和赵莉离婚了,在下村河水文站和上街镇小学引起了轩然大波,都说这不可能,根本没一点儿离婚的前兆。

   消息传到省城水文局,认识宋站长的人都说没想到。

   甚至水文局水情信息中心首席预报员老黄都说,这宋先生闹离婚,就和现在的气候一样,说变就变,叫人摸不着头脑。还进一步论证:你说现在这天气,无论从太平洋气团的生成,还是从西伯利亚寒流的运动规律分析,非下雨不可却晴空万里,看似平静的天气成因,冷不丁一场暴雨;你说现在这人啊,有的俩口子打得鼻青脸肿,就是不离,有的俩口子看着平平稳稳,冷不丁就给离了。真是天有不测风云,科学跟不上;人心隔肚皮,看清面子看不清里子,常理儿是跟不上了。

   此前,谁都没听说过宋光明和赵莉闹离婚。

   宋光明和赵莉俩口子给人的印象是很文静的一对儿,很温馨很有修养的俩口,从没听见摔过盘子吵过嘴,怎么说离就离了呢?

   其实,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关起门来谁能知道各家发生了什么事儿。宋光明和赵莉的身世很简单,没什么复杂的阅历,一眼都能看透的两个人。宋光明在下村河水文站当测工,后来当了站长,赵莉在上街镇小学教书。宋光明1978年水校毕业分配到这个水文站时,赵莉的爸爸是这个水文站的老技术员,就这么简单。

应该说宋光明和赵莉的婚事,起因是赵莉她爸,那时她爸爸是站上的老技术员,宋光明刚分配来,爸爸一眼就看上这个小伙子了。赵莉爸爸想,这小伙子虽然是“文革”学生,但聪明好学又勤快,家在农村,出身贫农,找这样的女婿不会错。

文革结束,知识分子抬头,1980年赵莉爸爸当了这个站的站长,一切技术活都交给宋光明做,宋光明不辜负站长的期望,水文资料成果年年优胜,这时女儿师范毕业分配到上街镇小学教书,就更坚定了要把女儿嫁给他的决心。在爸爸的撮合下,她俩走到一起了。

   宋光明能娶上赵莉,按上街镇机关、学校不多的几位未婚青年的话说,是懒蛤蟆吃了天鹅肉,应该偷着乐。宋光明清楚,有很多嫉妒在里面呢。

   事实也是如此,宋光明对自己的婚姻很满意,对成了岳父的老站长更是怀了一颗感恩的心。后来岳父因为是老知识分子,调到水文局技术处做了专家,没几年就退休了。岳父调走以后,上面就把宋光明推到站长的位子上。

   他俩清楚地记得,婚后不到两年,关系就不太谐调了,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起因是钱仲奇给赵莉的一封信,无意间被宋光明看见了。其实宋光明知道她和钱仲奇的关系,她们是师范同学,在学校就好上了,就是因为他爸爸不同意,才没结成婚,就嫁给了宋光明。

当时宋光明并没在意,因为他知道,学校里男女同学之间谈朋友很常见,成为夫妻的却很少,最后不是大部分又各自另找了嘛。问题是,她们不是这回事,那信上竟然在回忆她们美好的从前,倾诉相互思念之情,最后甚至写到:若有缘,总有一天我们会走到一起的。

看到这些词语,谁心里会好受,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憧憬着将来,算是什么事儿。

   自此,宋光明就时不时用这个话题挖苦赵莉,赵莉到还有涵养,你说你的,从不反驳,保持沉默。可事有凑巧,有一天,下村河已经出嫁到外村、变成小媳妇的一位姑娘回娘家,使赵莉不再沉默。

   姑娘回娘家太正常不过了,巧就巧在这位回娘家的小媳妇,还要专门来水文站看望宋光明。

   看望就看望吧,偏巧就被放学回家的赵莉撞上了。

撞上就撞上吧,偏巧宋光明正握着这位小媳妇的手,表情很暧昧,看见她回来了,俩人又有点儿手足无措尴尬的窘态。

其实啊,这位小媳妇是姑娘的时候,追求过宋光明,赵莉是清楚的,但并没放在心上,何况又出嫁到外村了。赵莉当时想,怎么说,我也比得过一个农村女孩,她能把他夺走?有了我,他还会惦记她?今天无意间碰上,他俩竟然手拉着手,真是没想到,原来你宋光明也有不光明的时候。

   人就这么怪,在这档子事情上,自己如何,从不计较,看见对方“不轨”,就会忘记自己也曾“不轨,”心里的酸味就往上翻。有了这一重大发现,赵莉就有了说话的理由,不说,心里也难受。

   自此,他们开始互相取笑、互揭老底,到后来就发展成没完没了的争吵,但他们的争吵很隐秘,从不在孩子面前争吵,只要跟前有第三个人,他们就很协调,是一对很有内涵很有修养的夫妻。

   他们经常在半夜吵,有时双方能听见对方咬牙切齿的声音,但从来不动手,甚至一点儿响动也没有。

   就这样,他俩伪装着熬过了十来年,儿子都快过本命年了,实在熬不下去了,他们终于决定离婚,而且没要第三个人参加就协议好了,并且约定儿子随爸爸宋光明。是谁先提出的离婚,已经没法考证,反正他俩决定离婚了,态度都很坚决。为此,他们曾商讨过一夜,儿子随谁过,算是协议中最艰难的一部分。经过他俩共同探讨,子大该随父,但不能限制赵莉看儿子。

   宋光明的儿子伟伟一直跟外爷外婆住在省城水文局家属院,在省城上小学呢,离婚后儿子怎么办?那是宋光明的事。

   “不能耽误伟伟学习,误了伟伟的学习我和你没完”赵莉强调说。

2

离婚手续是在上街镇民政所办理的。分手的那天,宋光明在水文站他俩从前的家,亲自做了一桌菜,对赵莉说:“好合好散,我们吃一次散伙饭吧。”这俩口子就这样叫人摸不着头脑,不过,大家知道他俩离婚是在这顿散伙饭之后。

汛后的水文站静悄悄,其他职工都被宋站长容许回省城休假了,诺大的水文站院子就他们俩人。

   “我们没有共同语言,十几年来都是这样。”赵莉似有伤感轻轻地说。

   “我认为不全是这样,刚结婚哪几年,我们不是有说有笑的嘛。实际上,你和我之间的心理隔阂主要因为他和她,想想真没多大意思,想哪干啥,虚无缥缈的。”宋光明很平静地说。既然协议离婚了,也办了手续,事情挑明了,没必要遮遮掩掩,他俩进行了最后一次长谈。

   这样的谈话,也算怪异,要离婚就是一块儿过不成了,还谈什么,不打架就算好了。就是离过婚以后,平静了再见面的人也很少有这样的谈话,既然离婚,就有很多理由。更何况,离婚后成为陌路人又是多么正常,成为仇人的也不在少数,何苦还要谈呢。

   宋光明继续说:“我害怕那年月的那种穷困生活,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劳动一天到黑,只挣十分工,算下来才值两毛钱。”

   赵莉接着说:“是啊,你能从那山沟里走出来也真不容易。”

   宋光明说:“我知道你不会喝酒,今天能不能少少喝一点,来我敬你。”

   赵莉说:“你是啥意思,还想让我上当?想留住我?没门了。”

   宋光明没理会赵莉的回应,继续说:“这十来年有对不住你的地方请你谅解,也许我应该大肚一点,不计较你和钱仲奇的来往,你也就不会计较我和下河村那位姑娘的关系。”

   “不明白你的意思。”赵莉心不在焉,宋光明继续说:“你知道我跳出‘农门’不容易,就应理解我,我咋能去爱一个农村姑娘呢?那样,生下后代不是还要当农民嘛,那不是等于费老劲跳出农门,又轻易地跳回去了。”

宋光明自斟自酌一杯:“老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小说 水文站 月儿弯弯 宋光明 赵莉 离婚 回家 责任编辑:蔺生睿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11/11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大河风云录(9) 下一篇大河风云录(8)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