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月儿弯弯(二)
2013-08-05 21:29:37 来源:原创 作者:蔺生睿 【 】 浏览:19633次 评论:0
天啊,偏偏又捉弄我,水校毕业后,分配到这下村河水文站,比我的老家没有好多少,所不同的是水文站不种地,吃公家粮还领工资,周围没有一家机关单位,工厂更谈不上了,早晚碰见的还是农民,碰上那位农村姑娘,也是情理之中。”

赵莉索性不搭话,任宋光明没完没了地叙述。

   “谁知道,下村河那位姑娘就爱上了我。其实你也见过她,论模样儿也不少啥,水灵灵的,论文化高中也毕业了,那年月不管怎么说,也算有文化的姑娘,可她是农民呀。”

   “农民怎么样?农民也是人呀!”赵莉插了一句,继续听宋光明叙述,听听他还会说些什么,反正最后一次,弄清心中多年的疑团儿也好。

你在说反话了,农民是我们国家最底层的公民,你不知道吗?”宋光明说。

谁说的,十亿人民,八亿农民,农民怎么能是最底层呢,”赵莉说,继而又嘿嘿了一声,有点儿轻视的味道。

   宋光明觉得话题有点儿偏离,就不争了,继续说:“说心里话,我对那位姑娘也有好感。”

   赵莉插话说:“嘿嘿,你就说天天想夜夜盼,有啥关系。”

   宋光明也不接赵莉的话头:“我也不敢理直气壮地说爱她或不爱她,我知道爱她的后果,所以只能狠心地将感情深埋在心底儿。”

   “你吃呀。”宋光明顿一顿,指一下菜盘。

   “你看你说的我能吃成吗?”赵莉没好气地。

   “好,好,我不说了。”

   “你说吧,反正是最后一次。”赵莉鼻腔里轻轻地哼了一下。

  “记得有一天她大胆地向我表露爱意时,我却违心地说‘我定下媳妇了’。我没有胆量和勇气正面看她,但我听到她的心在跳,跳地我心慌意乱。她声音在颤抖,说:‘我知道不可能,我一个农村女孩,怎么能配得上你这国家干部,但我觉得你看得起我,我反复想了好久,觉得你可能会……娶……我的。其实也有人爱我,他正在农田水利工地上干活,我还没答应他。’说完她就离开了我,我和她就这样还没走到一起就分手了。”

   “这就是我和那位姑娘的真正关系,信不信由你。”宋光明顿了顿补充了一句。

有什么意义呢,你就说你们睡觉了又有什么意义呢。”赵莉没好气地。

宋光明也不管赵莉吃的怎么样了,继续说:“你爸爸是我的第一位领导,他对我很好,很关心我,我也尊重他,后来,在你爸爸的关照下,我们结婚了,我曾好开心了一阵子,我也知道把你们学校那几位年轻老师气坏了。”

   “你有完没完,该不该我说了?”赵莉有点儿烦。

   宋光明说:“好、好、好,你说吧,我就想听听你和钱仲奇的故事。”

  “咱俩结婚不能全怪我爸,我知道他为什么要干涉我的婚事,他是怕了,他怕我嫁给一个有海外关系的人,毁了我的一辈子。”

   宋光明说:“嗯,继续说吧。”

   “咱俩结婚,我很不情愿,但是我还是听了我爸的,有一段时间我怪我爸,现在我也不怪我爸了,我爸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济南市长大的人,为啥在下村河水文站一待就是三十年,不就是因为是资本家出身嘛,那时候‘文革’刚结束,成分还没取消,我爸又经历了那么多,他能不担心吗?他受资本家一辈子的害,我再嫁个有海外关系的人,不是明明往火坑里跳?我理解老爸是为我好,所以就不怪他老人家了,要怪就怪我的命不好。”

   宋光明说:“嗯,继续说,直奔主题。”

   “什么主题?你不就是想知道我和钱仲奇的关系嘛,我们是师范同班同学,人你没见过,你见过照片,可以实话告诉你,比你长得漂亮多了,一米八的个头,蓝球场上的明星。”

   宋光明又插话:“嗯,情人眼里出西施,说实质的。”

  “什么实质的?你不就想问我们干过那事吗,那只能是你那样的人,俗不可耐!你就不会想想你自己,我可以实实在在地告诉你,我们的交往绝对没有越轨之处,拉手亲嘴那是有的,难道这不正常吗?”

宋光明问:“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十几年了,钱仲奇怎么样了?”

问这有意思吗?我知道你一直认为我们背着你偷偷来往。实话告诉你,我们至少一月一封信,从没间断过,他这人很痴情,为了我至今还没结婚,和他通信交流,有一股激情在里面,令人快乐。”

  “哪又何苦呢?等着你?”宋光明插话。

  “我说嘛,没法和你这样低素质的人交流,你就不懂什么叫爱情。依他的条件,结几次婚都容易,人家伯父在英国,钱有的是。他早都不教书了,1990年去了广东东莞,他伯父在东莞开了一家合资公司,在那里总当经理了。他一直在等着我,但在此之前我们没有见过面,因为他爸退休回了上海,他也没有来这里的理由,这是真的,信不信由你。”赵莉的语气有点儿伤感。

   宋光明说:“好痴情的总经理,看来我是做了一件善事,成全了你们。算了,咱们说这些确实没有意思,现在你自由了,爱找‘前’经理‘后’经理随你去,你想和谁睡就和谁睡,是你的自由,关我屁事。”这会儿的宋光明带了点酒劲儿,但基本还能控制自己。

   赵莉本来心情就不好,看宋光明有点醉意,再说下去就不好了,起身要走。宋光明酒醉心里明,也没说再聊聊的话,很男子汉地挥挥手:“走……走吧——!走吧——”

3

   中午和赵莉吃饭,多喝了几口,赵莉走后,宋光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在房子里嚎淘大哭起来,反正水文站的院子里也没人。

   哭够了,昏昏的睡了一觉,醒来就下午五点多了。反正是汛后,也不忙,误不了正常观测水位就行。因为汛期过了,河里不会涨大水,几位同事都回城里了。他们都着急,因为都在局里分到了房子,急着回去装修。

   干水文这一行的人不容易,辈辈守着山沟看着大河,谁也没成想能在城里分到房子,而且还是楼房,真是从前不敢想的事。当然只是生活在水文站的职工,人家在省城水文局机关上班的人活的还是很滋润的,早都住新楼了,有的都盼着换二茬呢。

   有这好事总比没这好事强,水文站的职工说起满脸都是笑呢。

   宋光明是站长,自然要让职工先回去看看,反正他们都说宋站长老婆离的近,再说他的老丈人一家住在局里,儿子跟着在城里上学,根本没什么可牵挂的。

  谁能理解这会儿的宋光明?虽说是离了,对双方都是一个精神上的解脱,其实这都是没离过婚的人想象的,离婚之痛只能自己知道,好在有一点儿思想准备,要不怎能这样从容。

   宋光明拍拍脑袋,赵莉是啥时候走的?想不起来了,看来是喝醉了。继而又想,下一步一定是,不停地对熟人一遍一遍地讲述为什么要离婚,还要对人家的同情与关心表示出自己的谢意,那将是一件很无味而又有点儿尴尬的事儿,生就的这种环境,不许人家问问咋行,人家还都是关心呢。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地快,离婚这种事,喜欢关心的人多得是。

   宋光明洗了一把脸,中午杯盘狼迹的现场也没心收拾,漫无边际地步来到河边。这条大河,这条小路,对他来说太熟悉了,十几年来,是他和他的伙伴用生命,战胜了一场场惊涛骇浪、一场场拍岸洪流,为政府防汛抗险提供了及时准确的决策依据,一次次挽救了大河下游沿岸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他的青春年华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小说 水文站 月儿弯弯 宋光明 赵莉 离婚 回家 责任编辑:蔺生睿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2/11/11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大河风云录(9) 下一篇大河风云录(8)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