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微型小说:鸽 子​||刘全胜
2022-10-15 22:11:13 来源:水缘文学 作者:刘全胜 【 】 浏览:389次 评论:0
【小小说】

鸽 子

文/刘全胜

楼是单位住宅楼,楼梯房,共6层,顶楼住户多半间楼梯间阁楼,约15平米。孙局长还是副局长之时,单位分房采分,他是第二副局长。儿子要结婚,父母从老家接回来养老,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老少三对夫妻住得满满当当,如果来人来客,就没地方安顿了。幸好局长和第一副局长都嫌弃顶楼,他便捷足先登要了,舍弃了挑选金三银四的好楼层,多少有点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无奈!儿子结婚后第二年就在新城区买楼供房,搬出了6楼。
又过了两年,孙副局长老母病亡。留下老父亲更加默然木讷,整日价在楼顶墙角缩在藤椅圈里晒日头眯眼瞌睡。一天,不知从哪儿掉下来一只鸽子,翅膀带血,黑珍珠般的眼珠哀哀戚戚,像是向人求救。老爷子睁开眼睛看着,慈眉善目,释放无限善意。鸽子通人性,扑腾着翅膀,移近老人身边。老爷子手里握着个没吃完的馒头,捏得变形干枯,吃不下,又舍不得丢。他把馒头掰开拧碎,轻轻抛给鸽子。鸽子慢慢地开始啄食,安安静静,无人打扰。鸽子越吃越饱,馒头噎在喉间,伸长脖颈,仰头张嘴,拼命下咽。老爷子起身,骂了句“娘卖乖,救人一命哦——”。便下楼拿来一只钢盆装了半斤米粒和一钢杯水,又从阁楼里找出早些日子别人送来土鸡装的篾笼子,轻轻捧着受伤的鸽子,放进笼子里。老爷子一看,鸽子右翅靠胸部一块肌肉被铅弹击破,伤得不轻,好在没有断骨。他再下楼搬来家庭药箱,用碘酒消毒,找出云南白药敷上,用纱布包扎好。又往钢盆里添了馒头碎粒和一把米,旁边钢杯加多了水。鸽子吃饱喝足,安然静养;老爷子埋进藤椅圈,四目相对,相顾无言。黑珍珠满含幽幽怨怨,惊魂未定,感恩谢意光芒映入浑浊昏花的老眼中,老人顿时来了精气神儿。把伤鸽安顿好,片刻,飞来了一只鸽子,体型稍大。它远远地绕着笼子咯咯咕咕叫个不停,试探着渐次迫近地飞,那样子骚得不行,柔情似水,老爷子知道伤鸽夫君来了。他慢慢走过去,索性打开笼子侧门,让它们团聚。公鸽又跳又叫,劳累饥饿,啄食一口,四顾茫然。老爷子一动不动,半眯着眼睛假寐。秋日小阳春,午后阳光,暖洋洋的,光明灿烂,静谧舒坦。公鸽吃饱喝足之后,双栖双宿,温情脉脉如初恋。老爷子静静看着,想起老婆子在世,在老家的砖瓦房里一拥抱栖息,粗茶淡饭,生儿育女,几十年没红过脸,没动过手,平淡日子,烟火温馨!
入夜,老爷子下楼吃晚饭,他把鸽笼藏在背风一角,添足了食物和水,把笼子闸门丢在一边,让它们自由自在出入。
老爷子除了吃饭睡觉之外,整日静坐在藤椅里,面对鸽笼,相看两不厌,越看越亲爱。万物有灵,伤鸽好了之后,公鸽也一直陪伴在身,笼子门一直敞开,楼顶也绝少有人上来打扰,鸽子安家落户,很快生蛋孵化第一窝小崽,一下子添了6只小鸽。
自从鸽子安家之后,家里好远连连:孙副局长升了局长;儿媳妇生了双胞胎儿子;老爷子每日与鸽为伴,气色转好,安心居家养老,不再闹着回老家去。孙局长一想鸽带好运,必须善待鸽们,因此,在阁楼顶上加装一间轻钢鸽子窝,宽敞,舒适,大气,豪华。阁楼地面装了五步钢梯,带扶手,平缓,宽绰,便于老爷子上下。
6楼顶上有了一窝鸽子,十几只。早早晚晚,咯咯咯吵死人,5楼住户,敢怒不敢言,习以为常。十几只鸽子拉屎拉尿,鸽屎蛋蛋,黄绿白黑,稀稠软硬,1楼住户遭殃啦!1楼阳台前,下几步台阶,有一块不小的空地,围了铁栏杆,铺了瓷砖,多出一块休闲场地。瓷砖围栏外植一排青枫,亭亭如盖。歇息吹风,乘凉赏月,甚至摆桌打牌,对酒当歌.....这是一楼住户的补偿福利。现在不时滴落鸽屎,“屎”运天降,住户李副科长媳妇烦不胜烦,几次拿扫帚扑打驱赶。李副科长横她一眼,拖她进屋,一顿好训,眼睛翻白,手指楼顶,“顶头上司,孙大局长家的啊,你不想活,我还得活啊!”此后,李家人很少下阳台,还得每天清扫。李副科长夫人多次动议,树几根钢管,搭个玻璃棚,即可遮雨,也可挡屎,多美啊!李副科长眼珠子转了几转,白眼睨人,挥手断言,不可!机关大院,公家房产,私搭乱建,枪打出头鸟,还是隐忍一把吧!
李副科长他爹也是乡下老鳏,日长寂寞难耐,老是哭着吵着要回老家去独居。鸽子飞来,他甚是喜欢,每天坐在阳台上拿着馒头包子、玉米豆粒逗引鸽子,乐此不疲。
一日,6楼孙老爹背来一袋米,亲自送给1楼老爹,1楼老爹千推万辞,孙老爹还是把米放在1楼,噔噔噔爬上楼去。1楼老爹老迈,腿脚半废,背着米爬不上6楼,只好等儿子下班回家再做处理。
李副科长下班回家,一听,好事儿!偷偷把家中珍藏多年舍不得喝的两瓶茅台酒埋进米袋子里,屁颠屁颠地背上6楼。孙局长满面红光坐在沙发上,微笑甜美,喊了一声“小李子,请坐。看茶——柜里新鲜龙井!”保姆端来上等龙井茶,热乎乎,香喷喷。李副科长在沙发上挂着半边屁股,受宠若惊,点头如鸡啄米。
此后,1楼老爹喂鸟更勤,逗鸽更乐!
不久,局里中层干部调整,李副科长不动声色地转正,成了梦寐以求的正科长。
岁月静好,日子如常。1楼老爹,越老越病,病入膏肓,不治身亡。老爹走了,义务养鸽照常,科长夫妇上班前留食添水,下班后逗鸽作乐。
一年半载之后,孙局长锒铛入狱,李科长连带处理降职为科员。局长老爹悲痛欲绝,夜里躲进被窝里偷偷垂泪,更加沉默不语,死气沉沉。他擅自搬进阁楼,起初三餐饭自己下楼吃,后来送饭上楼。终日厮守十几只鸽子,相依为命。每日傍晚鸽子进窝,他都要爬上钢梯一一点数。最近他发现,隔三差五,丢一两只老鸽。久之,6楼老爹发现1楼李家垃圾桶边沾着几根带血鸽毛。
一个月白风清的秋日凌晨,微风拂面,凉意袭人。起得比鸡还早的清洁阿姨一头撞着挂在青枫枝丫上的6楼老爹,四肢僵硬,已经归西。最为奇葩的是老爹身上斜挂着一串14只拧死的鸽子,颇像上台领奖者的绶带,或是加冕王者的勋带!

2022年10月12日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刘全胜


作者简介




刘全胜,籍贯湖南郴州。已发表或获奖作品逾500篇。长诗《涅槃•新生》于2021年10月荣获第三届“容桂总商会杯”草明工业文学奖(国家级)一等奖。继诗集《情意绵绵》获得2021年度佛山市顺德区文艺精品扶持项目后。《世相——刘全胜精短小说100篇》又获得2022年度顺德区文艺精品扶持项目。知名作家。能写各种文体,诗歌、小说、散文、辞赋和教学论文等,均有佳作问世。2021年11月迄今,任中华小说平台小小说执行总编。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刘全胜 责任编辑:gljwm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马厂长与牛科长的交情 下一篇少女去向之谜​||贺宝璇/矫..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