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大山深情(一)
2014-10-21 08:40:33 来源: 作者:左显成 【 】 浏览:95473次 评论:1

第一章 征途

 

第一节 出征

 

一九六四年十一月,我刚满十七岁,我没有告诉父母亲,我和社里青年一道去报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经过初选和体检,但参军未考上,自己就在家里务农,到了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十日,邮递员刘毅军送来通知,交到左明福的手上说:“福大爷,这是公社给你们通知,你拿回家看一下。”

 

左明福说:“刘毅军,谢谢你了,我把通知拿回家给我大儿子看看一下,是什么通知。”

 

左明福回家后,没有怠慢,及时回家,把通知书拿给左显诚看。

 

左明福说:“我在公社开会时,拿到通知的,开完会,我急忙回家,这通知好像通知你的,叫你到龙结镇去招待所报道。”

 

左显诚双手接过通知,看了一眼自己父亲,打开通知一看,笑嘻嘻对父亲说:

 

“大爷,这是通知我在十二月二十六日到龙结镇区招待所,四川省水利水电工程局招工代表处报道。”

 

左明福听了,他接着说:“左显诚,你要去当工人了呀,真是喜事呀,我们家也要有人当工人啦?是吗?”

 

左显诚说:“是的,但不知道,我们公社有几个人去。”

 

左明福说:“你到龙结镇招待所报到就知道了。”

 

左显诚说:“大爷,你说得对,报了到再说,现在还有几天,不管那么多,我还是要参加农业社里劳动。”

 

这个消息也给大娘黄泽茗说了,黄泽茗就有些急了,看来左显诚真的要走了,家里也没有身衣服和被子,怎么想法呢?

 

左明福说:“大儿子去参加工作,没有什么急的事,家里有什么就拿什么吧,等报道后再说。”

 

黄泽茗说:“那只有这样办了,我们农村就这个条件,没法子。”

 

左显诚的妹妹、弟弟得到这个消息,也在为大哥高兴,也不高兴,因为,大哥离开了好多重活都落在自己头上了,但为了支持大哥工作,也就不啃声,自己做自己活路。

 

我自己没有急呀,第二天,照常在队里做活,为家挣工分。

 

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就到龙结镇取招待所去报到,到了区招待所,门外贴着通知,四川省水利水电工程局招工到处,在102号房间。

 

我走进房间,敲一下们,房间里的人出来开门,出现一个三十多岁男子汉,留着学生式头饰,瓜子脸,五官端正,个子有一米七高,上身穿一件中山服,下身穿西式裤,一双黑色皮鞋,衣服合体,人显得很可亲。

 

他打开门看看我,他不觉得惊奇,就看见我是农村装,一个年轻小伙子,也是留的学生头,瘦瘦的脸型,个头一米六二高,修长的身体,身穿一件人工缝的蓝色布衣,也是人工做的西裤,脚穿一双人工做的布鞋,也比较有精神。

 

这时他开始询问说:“喂,你这小伙子是得到通知来报的吗?”

 

我回答说:“是的,我是新莲乡六大队二小队,左显诚前来你们四川省水利水电工程局报道的。”

 

房间里的人说:“哦,我是四川省水利水电工程局的招工代表,姓肖名天候,你就叫我肖同志吧!”

 

我说:“好,肖同志,我就来报道了。”

 

肖天候说:“好,我查一下你的名字,你是参军考验的吗?” 

 

我说:“是的。”

 

肖天候说:“你的身体军检了,免检身体,你填一张表,把表拿去。”

 

肖天候把四川省水利水电工程局招工表递给我,我拿来开了,按照表上的内容填上去,交给他。

 

肖天候说:“你可以回家了,你在十二月二十八日,一早也来到这里来报到,等我们区里人到齐了,我们在这里乘车到顺河赶火车到成都,再乘汽车到灌县。你并带上你的被盖和换洗衣服,记住了。”

 

我说:“好,到二十八日准时到这里来。”

 

肖天候说:“就这些,你回去吧!”

 

我回家给大爷和大娘说:“大爷,我二十八日就要走了,要带被盖和换洗衣服。”

 

大爷说:“我们知道了,你去忙你的事吧。”

 

大娘接着讲:“大儿子,你不要忙去做事,我好好看看你。”

 

我站到自己母亲面前,让他看个够,她流出泪花,说:“儿子,你就要离开娘了,你走了,我们家少了一个强劳动力了,也没有人帮我做家务事了。”

 

左明福看见这种情况,接着说:“大儿子,你大娘难过,没有事,家里还有我和你的弟妹们,他们会帮着家里做事的,你走去闯世界吧!”

 

这时大娘推开我,说:“儿子,你不要做事,就在家里帮我带你的妹妹,休息一天吧!”

 

我说:“不了,我下午还是到队了做活路去,给家里挣工分,幺妹我背着去薅麦子。”

 

左明福说:“就这样了,就让大儿子去社里做活路。”

 

吃了午饭,我就背着自己幺妹去薅麦子地里的草,直到擦黑才回家。

 

晚上,全家在一起吃夜饭,这一天也没有什么特别,我们大娘按平时煮熟的一桌红苕稀饭、酸菜、青菜,大爷拿出酒杯喝一杯酒,大妹、弟弟、二妹、三妹、幺妹大娘抱着喂饭,吃晚饭,洗脚就睡觉。

 

第二天,早晨我起床,洗了脸就去薅麦子,在回家吃早饭时,母亲黄泽茗又说:“左显诚呀,明天你就要离开我们了,你在家里休息。”

 

我说:“我不用呀,今天还做一天活,其他也没有什么准备的。”

 

左明福站在一边好笑的说:“嘿嘿,你们母子两,真有趣呀,就是一个外出做活,没有啥,在家多干一天也累不着,我看呀,还是让他去吧!”

 

我说:“大爷,说得真好,我还是去队里薅麦子地。”

 

大妹左彬仙也说:“大哥,我支持你,在家多做一天活。”

 

我说:“对了,妹妹也这样说,我还是做对了。大娘我除外去工作,请您帮我说是行李。”

 

由此,我在家背着妹妹,整整做了一天在队里薅麦子地的活。

 

晚上睡觉我还是那样踏实,一觉睡到天亮,大妹在家做饭,母亲在为我收拾行李,把衣服和最好的棉被和被套找出来,我父亲因为当过兵,把衣服叠进被里面捆起来打成背包,收拾完就吃早饭了。

 

左彬仙喊:“大爷、大娘、大哥、弟弟、妹妹吃早饭了!”

 

父亲说:“我给你大哥收拾行,我们做完了就吃饭。”

 

我看见自己大爷熟练动作,心里起劲的佩服他,如果是自己做,那一事不成,多亏自己父母完成了行李收拾。

 

大家一块吃早饭。在吃早饭时,父亲说:“显诚呀!你出去要多说话,锻炼自己。要学会与人交往,这对你有所帮助。”

 

大娘说:“你一人在外,我当娘的有点不放心,希望保重自己,我会想你的,儿子!”

 

大妹说:“大哥,你走了,我会努力帮助家里的,你出去放心吧!”

 

早饭吃完,我就告别父母、弟妹,踏上了征途,一个人背上行李出发了,直奔龙结镇报道。

 

当我踏出门槛,我就开始看看家乡。

 

在这座庙子山脚下,有一栋农家小院,左面是一条公路,右面是沟的农田和山坡地,屋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灌县 三线建设 磨房沟 锦屏 责任编辑:左显成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164/16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马工 下一篇大河风云录(9)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