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鸡宝
2016-05-28 19:24:28 来源:原创 作者:朱文俭 【 】 浏览:1130次 评论:0

算上这次,今天上午,母鸡咯嗒已经是第三次被赶出鸡窝了。但越来越急促的阵痛迫使她再次钻进鸡窝,全然不再顾及公鸡咯咯咯一次次劈头盖脸用尖锐的喙啄她,用锋利的爪抓她,最终把她狠心地逼出去。

她是多么贪恋这座由主人精心搭建铺设的鸡窝呀!她用脸颊贴近金黄柔软的稻草,用脚轻轻触摸着还带着麦香的秸秆,呆在鸡窝的感觉真好,即使一小会儿。五天来,当每次躺进鸡窝里,被温暖柴草包裹着,她坚信自己将变回小母鸡了。作为一只小母鸡,平均每两天为主人生一只白皮大鸡蛋的早年甜蜜回忆,比猫妈妈钓到一条大鱼,缓慢地牵引着直到它露出水面,扑棱棱的被拉上岸来的喜悦还要强烈。这种感觉又像晚潮涨起,一漾一漾,越涌越高,快点来吧,高潮!

半年了,她一只鸡蛋也没生出来。头几天,她没在意,但过了一周,每次蹲进鸡窝,连个鸡屁也不能放出一股,她终于慌神儿了。甚至当她抬头远远望见鸡窝,也会有一种绝望的惊悸。时间久了,她由一个见母鸡有扯不完闲话的开心鸡,见公鸡有调不完浓情的杨花鸡变得呆若木鸡。在这个靠生蛋数量多、产蛋质量高的世俗鸡群,不会生蛋的母鸡将不被视为鸡。她以前被尊称为咯咯咯咯嗒,前面的咯是老公的姓氏,就像国家级、省级、市级等荣誉,哪只母鸡最受尊敬,只要数数她名字前夫姓重复的次数就一目了然。现在她最前面的咯姓还是老公念其旧情才勉强保留下来的。不到半年光景,自己的待遇和尊贵就一捋到底,那一年后呢?

“咯咯咯”,又是他——公鸡咯咯咯跳上窗台,蛮横地挤进鸡窝。

“求求你了,老公!我不会骗你的,我马上要为你和尊敬的主人生下一只蛋,你再耐心等上十分钟。”

“不要再废话了,给我出去,你这个不会生蛋的东西!”公鸡咯咯咯脸色铁青,他忍受够了,咯嗒的任何辩解和托辞已变得苍白。已经半年了,连个鸟蛋也没生过,叫他这位老公在尊敬的主人面前脸都丢绿了。准备用鸡爪抓她,他气得懒得用嘴啄。

“你为什么这么绝情?你为什么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你为什么像那群娘们一样也不当我是只母鸡呢?以前咱们恩恩爱爱的甜蜜往事你都喂狗吃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你难道没长鸡眼,看到半年前我突然生不了蛋了,我的日子是怎样一天一天挨过来的?哼哼,蛋里有蛋白质,我就拼命吃小麦补充植物蛋白,变成现在这么肥胖是为了给你争脸面;形成蛋皮需要钙,我连石子都吃,导致胃下垂也是为了给你争荣耀。噢,噢,噢……老公,搭把手,快!快!我……”咯嗒痛得要晕厥了。

咯咯咯半信半疑,但还是用自己的上半身支撑着咯嗒的下身,好使她借助力量生蛋。他刚想把头伸出她厚重的尾羽透口气,吧嗒,一个卵圆形的东西正准砸在他的头上,差点被砸蒙。他眨巴眨巴眼睛,惊喜使他激动得不能自已,用力从咯嗒身下钻出,跳出鸡窝,蹦下窗台,飞上围墙。“咯咯咯……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咯嗒生了一个大蛋!”

“咯嗒,咯嗒……”咯嗒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和自豪,顾不上刚生产后的疼痛,加入了公鸡的合唱。

主人听见了,兴奋地跑向鸡窝,激动地拿手探摸,碰到了,摸住了,攥紧了,热热乎乎,一只沉甸甸的大蛋!把蛋拿离柴草时,第一感觉是重,要双手才能捧出;捧在手中,中午的阳光射到上面,发出灿烂的光晕,又感觉是奇;主人双手攥紧,轻轻晃动,倾耳细听,蛋里没有流体的咣当声,实心的,第三感觉是惊。

主人一家对着蛋捉摸了三天三夜,还不得要领。咯嗒生的到底是什么呢?主人的大女儿拍照晒在微信圈里,图个稀罕,也为个答疑。第四天,整个镇子男女老少都知道了蛋的奇事,大女儿的微信被刷了个稀巴烂。其中一个跟贴引起了全圈子人的重视,帖子是镇子最有名望的老兽医发的:“根据我七十多年行医的经验,我可以负责地告诉大家:这是一枚鸡宝。希望你们耐心听完我权威的解释,动物吃了过多含土石的食物后……产生了驴宝、马宝等,因此,毫无疑问,这是一枚罕见的鸡宝。我已写信给全国兽医协会,请求他们来鉴定收购这枚鸡宝。”

当得知朋友圈有这样一位权威人士的鉴定后,母鸡咯嗒半年来收紧的心彻底放松下来了。唉,要把那玩意儿变成鸡宝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呀!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小说 责任编辑:朱文俭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乡村最后一位裁缝 下一篇马工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