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遁(一)
2017-04-12 08:59:13 来源:原创 作者:刘盈科 【 】 浏览:605次 评论:0

 

   序章   墙上坐着傻姑娘


我吊儿郎当地坐在墙上荡悠着腿,带着俯瞰众生的微微一笑,万恶的铁丝网划破了我的腿,向外汩汩的流着血,不过我却带着胜利者的喜悦姿态,十分不可一世地望着不着边际的蓝天白云,天空像不经意间打翻的墨水瓶,洋洋洒洒、一望无际的碧透,那些憨态可掬的云朵像一群软绵绵的羊,让我闻到青草的味道。

 我屁股底下的这道墙,说是一道墙,其实更像隔着两个世界的分岔口,墙外是把我们送到这个世界的人,与其说“送”这么委婉,其实就是赤裸裸的抛弃。外面很单调,表面山清水秀,形形色色自诩不凡的人,不过就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众生芸芸;里面很丰富,表面是一群护工和疯子们的长久拉锯战,心理咨询师的心灵疗愈,实际上如果你愿意倾听,明明同在一个屋檐下那脱缰的精神让他们好像活在不同的地方,或自得其乐或抱头痛哭,每个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当然也有人不是被抛弃,在这里是自愿的,就像我,在外面只能是个家道中落的潦倒千金,走在哪里都像是个被流放的国王。

这里也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有些稚嫩的面孔或许是罹难遗孤、四维天才、落魄书生、也可能是当年最难缠的浪荡子儿,有些年长的甚至是曾经烫金履历腰缠万贯的大老板、桃李满天下的大学教授、沧海遗珠百年难得的哲学大师。

不过我们曾经最反对的人种歧视、三六九等,却在这里消逝了,只有医患间的纠缠不清和护工的清理现场,这里很好,不管你多奇怪都不算奇怪,你即使回到孩子般的任性也会收到很好的包容,因为但凡有点忍耐力的人,多不会与疯子计较。

我学着小流氓的样子吹起口哨,立刻引起行人的目光,我灰头土脸刚刚结束恶战,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样子,引得他们嗤嗤的笑,有个男生挑衅地大叫:“呦!墙上坐个傻姑娘!”,我像一只被惹毛的猫,亮出锋利的指甲,说好的纤纤玉指竟油腻的发黑,骨节分明的爪子有些小说中九阴白骨爪的模样,那男人神色一僵以为我要动手,骂了句脏话,一溜烟不见了踪影,其他人见没什么戏了,亦作鸟兽散,乌泱泱的人群像乌云散去,我的心情又明朗起来。

说起我为什么在这里,主要是我在一场,同膀大腰圆的护工间,无休止的猫鼠游戏中,获得片刻喘息的机会。我在护工“追捕围剿”中成功越狱,逃离了我一股消毒水味的暗无天日的小病房,这帮人竟然还不安窗子,说是怕我们轻生等等一切冠冕堂皇的借口都被说烂了,好话听多了也不再动听,谁让他们该死的用紧锁束缚着我,什么怕我有暴力倾向,这能怪我吗,一群从来不认真很听你讲话,只用嫌弃怪物的目光把我们关进牢笼,只知投食的变态,还不应该用”牙尖嘴利”“以牙还牙”教训教训吗?哼,敢惹我,下次叫院长罚你跪榴莲。

有句至理:有天你见到我疯了,其实是你疯了。疯不疯不重要,我只是不愿再见到那些为了神色犬马,争得头破血流,早就迷失自我的见钱眼开的人,其实他们早就疯了,害怕真相大白、害怕谎言被揭,所以就先诬陷我们这些离真相最近的人,用精神不正常轻易夺走了话语权。不过我不在乎,出去只是徒劳的努力,疯成了我一辈子的污点,莫不如在这你们称为精神病院,我却视为失乐园的地方,你们称为非正常人类居住地,我却眷恋万分如天堂湾的净土,诵读《传道书》中那句,我见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可是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们的帮助,那个仿佛昨日还在呼唤“希儿”的声音,让我想把这段人生梦旅告诉更多的人,你们一定要代替我记住双爱笑的眼睛,那是天使吻过的祝福。

废话太多,自言自语到口干舌燥,我抬眼望去那曾经停留的地方。

钢筋、水泥,筑起可笑的灯红酒绿,在我眼里,只是牢笼,还有,刺骨的冰冷。

我,曾用名沐希,现在是4207床的无名氏,无亲无故,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那个想见的人不肯出现又不忍打扰他。在城市里风雨飘摇的一角,挥霍所剩不多的生命。世界像是光滑的镜面,让我抓不住任何曾经的一切,包括自己。

这,大概是对一个精神病人最大的恩赐了吧。

其实我清醒得很,只是不愿再面对,那繁华后的,肮脏。

我的故事太长,大概无法用余生吐尽,不过,感谢你的倾听。


第一章  不堪的童年


母亲是个疯子,人尽皆知。她就是年幼的我独闯豪门,致命的弱点——至少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疯话。我们是这个庞大家族的污点,所以不免受到垃圾般的待遇,不过,幸运的是,我其实根本不疯,甚至像叱咤商战的父亲一样精明,我擅于隐忍,更擅于伪装,那些唾弃鄙夷的讥笑声,回荡,像荆棘的藤蔓紧紧纠缠着我的心,拉着我一步步深陷泥潭。

我恨我的母亲,更恨苍天的不公。

但是,从某些层面上讲我爱她,是那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爱,她是我唯一的依靠,我一生的温暖大概都来自于她,在我遇到那位天使姐姐之前的确如此。

她,不同于那些狂躁的精神病人,却是像阳光一样迷人的温暖。记忆中,她总喜欢独倚窗边,熏香的味道充斥着鼻孔,因为是父亲喜欢的味道,她格外珍惜,在午后的一米柔光中,静静地为我缝补,或是捧着父亲的影集痴痴的念,她的睫毛像蹁跹的金色蝴蝶,在脸上投下淡淡的影。晚饭时分,那副因常常缺席而备受冷落的碗筷,空荡荡的,一如那可怜的守候,直到月亮落下清辉,她会带着未能及时抹掉的泪痕,用歌声伴我入梦,那淡淡的青草香包裹着我,风铃般的嗓音,在耳畔,我的心犹如干涸的土地贪婪着甘露,空气好像也变得好闻了呢。

我因为人们口中所谓的“疯”轻而易举的夺走了上学、欢笑、交友的权利,甚至连父爱也没有剩下,小小年纪的我心中只有——复仇。

   

   第二章  内斗的漩涡


父母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就像一场幻梦,美丽而又脆弱。

关于我曾经的家庭,我只能寥寥代过,家族世代经商,积累下丰厚的家产,可谓黑白通吃,在这座城市中笼络各方、盘踞势力,虽不至富可敌国,但好歹富甲一方,父亲排行第三,儿女多有五人之众,三男两女,维持着风平浪静的早就是礼貌的疏远、假意的关心再没有纯粹的亲情,毕竟都是那令人垂涎的基业惹的祸。所以,我从不热爱那些假象,毕竟只是为藏起欲望的镜花水月,又有谁肯垂怜呢?

从母亲的闲言碎语中,我开始了解他们的过去,那些真真切切的爱。他们邂逅于音乐的舞台,却没想到要在人生的舞台上仓皇谢幕,毕竟戏总要散场,但那终归都是很久以后的事了。在学生时代,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青年才俊很容易成为集万千倾慕一身的大众情人,父亲吉他出众,又因举止优雅、慷慨大方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校园乐坛的领军人物。然而,我的母亲是个很平庸的奋斗女青年,阴差阳错地在图书馆奇遇,日后相爱一生,却毁她一生的——我的父亲。一本书的擦肩,相逢一场错付,女孩笑眼弯弯地承让,那稚气未脱的笑靥让攻于心计的他无厘头地推心置腹,促膝长谈,感到久违的温情,毕竟那个没有温度的家,只有富丽堂皇的装潢而已。他习惯夹书签,女孩在那笺书签吐露芳心,记下的虽仅有只言片语却同样让他倾心,那被同校女生塞满情书的桌肚,明明有一肚子的话想对他倾吐,可是,一颗被拨乱的心怎能听进去半句呢?他潜入图书馆,神秘兮兮地将乐队演出的票掩在扉页中,小心而忐忑,清凉的琼月皎白了窗棂,一个沉睡的城伴着两个有情人难入梦的思念。男孩焦急地等候着,那张空空如也的椅子,让他已不抱任何希冀,望眼欲穿地注视着观众席明晃晃的空缺,若即若离的尖叫,原来没有她,什么都不再重要,心碎欲转身离场的他,却看见散场后那匆匆赶来,在人海中奋力而笨拙地挥舞荧光棒的小小身影,让他笃定她就是今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青春 原创 责任编辑:赵玉莲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1/4/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归宿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