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没人喊他的大名(一)
2020-12-01 12:20:57 来源: 作者: 【 】 浏览:244次 评论:0

    没人喊他的大名

  作者/温谈升

二伯的大名村里人都忘了,没有人喊他温立高,村里人一见面就喊他高子。名带高,一米八的个子高,所以高子很贴近他。二伯与我父亲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在我们李面村做了40年的基层干部。二十郎当开始,在生产队做会计,不足两年就入了党,直接挖到大队当支书。嗨!二伯当书记,初生牛犊不怕虎,风风火火干起来,昔日靠救济粮过日子的贫瘠村子有了供销粮,成了十里八乡的红旗大队,二伯的威信也水涨船高,高子这个名字名闻遐迩。

记得,我童年的时候,看到二伯高大魁梧的身躯总是风风火火,夏天常戴着一顶麦秆草帽,脚穿解放鞋,背着一个军用水壶,走村串户访贫问苦,田间地头参加劳动,与群众打成一片,俨然苏区干部,威望可高了。无论解决集体的纠结事儿还是处理家庭矛盾和邻里纠纷都是他主事儿,有理有据、有条有序,快刀斩乱麻。只要高子出面解决的问题,大伙儿都很满意、很踏实。当时,乡邻之间发生冲突,双方总会不约而同地说:“走,找高子评评理去……”。村里有一个姓王的理发匠,村里的老表都忌讳他,因为他还有“杀手锏”,传他是“算人”高手(就是点穴之类的害人方法),一旦谁得罪了他或看谁不顺眼,他都会用“下三滥”的手段“算人”,有时还真灵验,只要被他“算”了,这人就会凶多吉少,小之家运不顺,大之飞来横祸,男女老少都对他敬而远之,不敢得罪,谈“王”失变。老婆也因为老公的不务正业悄悄出走,后来找了一个死了丈夫的外地妇女组合新家。没过多久,老王就原形毕露,常常饿其肌肤,动辄打骂。有一次,王婶披头散发、穿着半长短裤,上身几乎裸露,体无完肤,哭哭啼啼找到高子诉诸老王的“血泪史”,盼望高子为其做主。二伯陪着王婶,沿途骂骂咧咧,大呵大斥老王的不是。快到家时,王嫂又犹豫不决,顾虑重重:“高子,你还是回去吧,他惹不起的!”王嫂的担忧二伯洞若观火,怕老王神不知鬼不觉“算你一遭”。“你不必担心,我高子命硬,我能克住。退一步说,假如会被老王算死,也不会有怨言。”二伯的嗓喉大,说活中气十足,早已听到声响的老王出来了,二伯指着老王的眉心,毫不畏惧:“老王,你是不是人?我看你根本不是人,是猪狗畜生!”老王被高子这突如其来的愤懑有点招架不住,他后退了几步,高子又向前挪动几步,还是双目怒睁,指头戳着对方眉心:“你有什么本事,欺负老婆是孬种。”老王气急败坏起来,举着拳头比划着:“你高子没资格也没权利管我的家事、私事和夫妻事,你再得寸进尺我就叫你地上爬……”“好,你有种!今天我就把这个事管到底,头上长角我都要锯你的,身上长刺我会拔掉你的!我还怕你会算人吗?你有七算我会有八算!”说罢,二伯抓起老王的胳膊就是往公社赶,没想到,老王见高子动了真格,做贼心虚了,“算人”的卑劣手段也使不出来了,高子真是他的克星啊!老王心想:惹火了高子,肯定要吃亏。就这样,老王乖乖地向老婆道歉,向高子检讨,白纸黑字写下不虐待老婆,不残害他人,做正经事的保证书。从此以后,李面这个村子家家和睦,人人都是孝子,敬老爱幼、夫妻恩爱、邻里互帮互助蔚然成风。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二伯出了名,自然有人找上门来。这天,公社书记亲自来,说要把他调走,调到刘坑公社做革委会主任,连升三级、一步登天,二伯猝不及防,傻了眼。但这求之不得的美差,他却不去,他说他喜欢在大队干,习惯了,如果离开了这方熟稔的土地,就会感到浮云一样没有根基更没有作为。二伯的想法和做法令人愕然,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那么好的工作,吃国家的饭,拿共产党的工资,一生吃穿无忧。高子却清福不享,反呆在村里做泥腿子干部!你说冤不冤?怪不怪?有人讥他迂腐,有人说他脑子进水。而高子不把讥讽怪论当事儿,立足本职,忠于职守,像老黄牛一样带着大伙干。不久,大队改成了村委会,公社改成了乡(镇)政府,大队书记变成了村党支部书记。高子也人到中年,儿女绕膝,家庭私事与集体公务相互交错,忙碌不止。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我们村里人比其他地方的村民接受新生事物要更快一些,相当部分年轻人都南下打工,把大把大把的钞票汇进了沉睡的村子,成了全县首屈一指的“劳务输出村”、“富裕村”。村民们说,这些“成果”得益于村书记高子,是高子在刚刚分田到户的那些年,引进了我们家族一个在广东定居的远房亲戚来村里办养猪场,赚得盆满钵满,村民也或多或少沾到了光,有好些户也成了响当当的养猪专业户,还喊到县里的影剧院开表彰大会,披红戴花,十字街口的宣传橱窗还上了他们的大头照片,刊登了他们勤劳致富的典型事迹哩!后来,沿海的改革开放如日中天,解放思想首先在广东省发源、迸射,我们的这位远亲也按耐不住,把养猪场转让给村民,自己回到广东办起了电子厂。电子厂在广东成了“香饽饽”,不断扩大规模,二伯隔三差五写信或打电话与亲戚商量,请求他在用工上优先照顾李面村人,带动他们接受新生事物,帮助他们学技术多赚钱。这位远亲知恩图报,对高子和村里老表都心存感激,当年办养猪场,没有高子的热心和鞍前马后般的服务能成吗?没有村民的支持能收获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吗?不能,绝对的不能!“高子呀,不要说我们是亲戚,就凭你的正直无私我也要答应这个要求,李面村的乡亲都很好,很纯朴,我帮助他们是应该的,义不容辞嘛!”远亲的一番话,说得二伯心里热乎乎的,就这样,二伯与远亲达成协议,还用A4纸打印劳务输出合同,白纸黑字、大红印章,有序将李面村的剩余劳动力输出到广东电子厂工作。

有高子在,李面村总有演不完的戏,出不尽的彩;村民也有信仰有寄托,高子就像一栋大楼的中柱子,村民心中的主心骨。他一生都在躬耕,在地图上找不到名字的李面这块弹丸之地奉献着、快乐着……他常说,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不抓住机会、不珍惜时光、不谋点福祉,对得住共产党和村民吗?高子当书记总能与时俱进,利用党和国家的惠民政策创造性开展工作,造福桑梓。有一件事对他触动很大,刻骨铭心。那年村里发大水,倒了不少房子,上屋村李大伯的房子建在山体下,滑坡将三间过的房子压塌了,李大伯与老伴顷刻间埋在土堆里生死未卜,后来在清淤中发现了两具尸体,村民们都掩面而泣,李大伯的孩子都外出谋业了,“留守老人”连尸体也没人照料,邻居打去电话催促他们十万火急赶回,但也因路程遥遥鞭长莫及,幸亏二伯不避讳,从泥巴砖头里连背两尸出来,腾出自己的屋子为老人办理后事……

李大伯的悲剧在二伯脑际里挥之不去,针对李面村老龄群众多,“留守老人”多,子女在外难照顾的现状,高子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说国家对农村养老工作很重视,县里正在全面落实供养政策,为老人创造良好的生活条件,我们李面村也要用好这一政策,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风吹了一夜,高子彻夜未眠,辗转反复,思考如何为“留守老人”创造幸福的晚年。一大早,他就穿着朝雾脚踏露水去镇里开会,他说破嘴皮,磨烂舌根,争取政策和项目。原来,他要以村党支部、村委会的名义为全村人建造一座养老公寓,让全村的老年人不会空巢,不会孤单,随时有人陪、有人聊,吃穿医疗有保障,减少晚辈的负担,减轻晚辈的压力,确保晚辈有更多精力干自己的事儿!二伯在镇里地位可高了,是书记、镇长的红人,连县委书记、县长也认识他,县委书记在多次全县性大会上拿二伯“说事儿”,赞扬二伯是全县基层干部的榜样,是农村基层党支部书记的符号和灵魂。那年,县里搞植树造林,到处红旗招展,人头攒动,全县上下掀起了“唯山就造”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念人:八号高级病房(小说)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