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三只猫
2016-05-11 19:46:09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朱文俭 【 】 浏览:1114次 评论:2

人类作为地球上首席智慧动物的最大天赋是创造并使用工具,工具中有植物、矿物,也包括像猫这样的动物,甚至人类自己。工具一词,听上去硬邦邦,冷冰冰,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情善意。

猫之于人,最初是驯养作为家畜以捕鼠,后来贵族们饲养作为宠物或镇宅辟邪之物。到了现在,无论城市乡村人家,豢养一只两只,已无鼠可捕,已无人信邪,于是,猫成了怀中玩物。

人们在把猫这种小动物驯化为生产上、生活中、股掌间,或为物质、或为精神工具的时候,有没有征求过猫,有没有考虑过它的感受,是不是相当然地认为,人之于猫是主人、boss、上帝呢。但我觉得,人当以猫为友,爱之,敬之,这是我交往了三只猫后的认识。

第一只猫是在我三四岁的时候进入了我的生活。那是爷爷养的一只浑身漆黑的公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里,那两只放着蓝色幽光的猫眼如同两盏小探灯。它躯干加上饱满的头颅足有两尺长,四肢健壮有力,粗壮的尾巴总是骄傲的翘着,轻轻画着圈圈,样子威猛张扬。

那时,我睡在爷爷奶奶房间的小床上,隆冬寒夜,一个人盖着小棉被怎么也暖不热乎,黑猫便凑趣地跳上小床,挤进被窝,大大方方地蜷曲在我的怀里,如一团柔软的棉花般的温顺妥帖。不一会儿,我在它呼噜呼噜均匀的鼾声里温暖地睡着了。我好奇猫为什么会鼾声连连,奶奶说它在念经。猫儿念经声声,伴我甜甜入梦。

偶尔,我在近明的寒冷中被冻醒,手脚并用在被窝里探摸了个遍,竟然找不到猫的踪影。猫儿到哪里去了呢?我不敢吵醒爷爷奶奶,更不敢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去寻找,只能睁着小眼睛等着天亮,等着爷爷或奶奶起床来解答我的疑问。爷爷说它去捉老鼠了。它不怕黑怕冷吗?爷爷说懒惰的猫儿没食吃。

白天里,黑猫总是卧在我的小床上睡大觉。我摸它耳朵,耳朵一颤间弹开;我拉它尾巴,尾巴一卷甩开了;我摸它软软的肚皮,挠它痒痒,想叫它醒来和我一块儿玩,它眼也不睁,欠一欠身子,挪到床里面继续酣睡。我骂它懒猫,奶奶说,一猫儿管半村,它晚上捉老鼠太累了。我嘟着嘴,不去答理它,自己到院子沙堆上玩。鱼,一条大鱼,平放在沙堆边一把不惹眼的椅子上,水淋淋的。奶奶听见了,连忙小跑过来,看见真的是一条大鱼,她一边拎起来往厨房跑,一边啧啧称赞黑猫真能干,竟然钓到这么大的鱼。黑猫真的会钓鱼吗?奶奶说黑猫能干,经常抓到鱼,把吃剩下的带回来。

贫寒年代,人们饥肠辘辘,养只猫不为娱乐,只为捕猎夺人口食之鼠。有时猫还能捉鱼捕蛇以飨主人。这究竟是人养猫,还是猫馈人?

我读初中时,有一段时间住在姨妈家。姨妈家的猫是从外省猫贩子那儿买回来的,四元钱,姨妈是图个便宜。初来时,它只三个月大,逆着长的毛灰不灰白不白的,挺难看,也不欢势,逗它也不理人,拖它尾巴也不抗争。姨妈说是猫贩子事先喂它吃了麻药或过量灌了酒,好让它安静地躺在麻袋里运到天南海北。

过了三两天,猫来了精神,一改先几天的绝食状,开始大嚼狂吞,一小碗剩饭被它吃得颗粒不留,还把碗边舔得干干净净,然后摇晃着凸起的肚子去太阳下自个儿玩捉虱子的游戏。姨妈家所有的人都不爱理睬它:它毛色太难看,又常与鸡鸭争食,弄得混身粘满饭粒菜渣,眼鼻之间像糊了一块锅巴,样子真丑。

三月十二,街上起庙会,一亲戚赶会顺道来姨妈家,刚进门,便哎呀一声,姨妈见亲戚来,忙迎上去问:“咋了,妹子?”

“怎么我家的猫也跟着我来了?”亲戚纳闷。

姨妈顺着亲戚手指的方向,见猫蹲踞在簸箩里吃鼠,就说亲戚看错了,亲戚执意说是她家的并且趋过去抱猫。“嗷嗷……”,显然猫遇见生人发怒了。

“咋这么像我家的猫,白毛,也这样长大,这样壮实的呀?”亲戚诧异道,姨妈也诧异,一家人都搞不清楚这猫何时竟然出落得这么漂亮:雪白雪白的毛,壮壮实实的身骨,蓝褐色的眼睛如一对琉璃蛋,时而圆睁,时而眯成线,吃鼠时凶猛彪悍。

从此以后,全家人的关爱之光开始照射到了猫的身上,它就像一只用金贵的绒毛线网成的宝贝疙瘩,尊贵地从这人的手中传到那人手中,个个爱不释手。久而久之,猫温顺了,安逸了,不再抓鼠吃,只吃嚼过的饭,睡暖和被窝,安闲自在地让每个主人亲热;它不再与鸡鸭为伍,甚至也懒得吃桌上放凉的肉片。

后来,姨妈家的面缸上、馍筐里,甚至锅台、床上,都撒下一颗颗黑色椭圆形固体之物,猫却安然泰然地在床上睡觉或太阳下散步。

初中毕业后,我很少到姨妈家去,但对那只猫却耿耿于怀,但也惋惜它为求富贵安乐,失了猫性,成了玩物,中了人类宠之骄之的蛊毒。

第三只猫是黄白相间的花猫,一只眼睛边有大片的白毛,当它抬起头朝你看时,样子特别呆萌。三年前,朋友家母猫生了五只小猫,一定要送我一只,我让妻顺路带回来。当时,它混杂在猫兄妹中间,妻上去要抓一只大一点的,结果大伙逃之夭夭,只有它呆在原地,傻傻地抬头打量着来人,萌态可掬,妻就把它带回家来。

来时才满月,妻煮了麦片,拌进牛奶,用小汤匙送到它的嘴边,它慢条斯理地进餐,很有吃相。它吃完麦片,喝牛奶;喝完牛奶,用舌头舔前爪;洗完前爪,用前爪擦脸;擦完脸,便轻手轻脚地参观着新家里的每个房间,谁也不答理,模样很酷。

到四五个月的光景,它开始活跃起来,不再满足地面上、沙发间的活动空间,要去探索房间里高处的陌生事物。它能轻易地跳上椅子,再由椅子跳上餐桌,或者直接窜上灶台、床上以及忘关门的衣橱上。家里时不时地响起碗破、杯倒、筷子散落的声音。更可气的是它常在床单上、布艺沙发上练习“九阴白骨爪”,还经常不小心抓伤女主人、小主人。妻生气了,轻轻拍打了它几下,它竟然发怒,抱着妻的腿要咬,我冲过去把它抱到一边。猫是有脾气的,你的家只不过是它的暂居之地,你不能以主人的强势改造它。

我觉得,猫狗不同。在猫的眼里,狗花心,谁对它好谁就是主人;在狗的眼里,猫绝情,一次欺凌后绝不会隐忍,必须反击。猫不懂狗,狗其实不是花心,是善良忠厚;狗也不懂猫,猫不是不会爱,是不敢爱,或是不敢真爱。

我知道,猫长大了,小小的房间满足不了它的视野,它要自由。于是,我把它抱到自行车库里,也把它的小床、小碗、小杯、厕所都带到车库,让它在那里安家。白天,打开门窗,让它自由出入,它非常兴奋地看看花,嗅嗅草,窜上树去抓鸟。不去限制,只需一旁安静陪伴,直到它跳过围墙倏忽不见了踪影。而到傍晚,我下班回来经过门前的葡萄架,就见它早早地蹲在架下的木椅上,见我过来,它兴奋地窜过来,用两只前爪抱着我的腿,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依恋。看来,信任应该是舍得放手,亲近当做到给足距离。

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很喜爱猫,有一次竟为不致惊醒睡在他长袍上的小猫,而把袍袖割去;美国作家海明威养了许多只猫,他爱与猫同桌共进晚餐;作家梁实秋喂养了只白猫,取名“白猫王子”,每年在猫的生日写一篇文章作留念;最有悲悯心的要数丰子恺先生,他收留了几只猫,自己的粮食不够,但总省吃俭用给猫吃,在这位佛教徒的眼里,它们是有尊严的生命。

养猫之人,心必善良真诚;与猫结缘,当以朋友待之。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三只猫 责任编辑:朱文俭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茉莉枝头花怒放 下一篇葛亚夫:山一程,水一程,陪母亲..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