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会杀猪的老父亲
2016-07-29 18:02:26 来源: 作者: 【 】 浏览:950次 评论:2

会杀猪的老父亲

冯金林

父亲八十二岁了,春节前还忙着去帮人家杀猪,他那不服老的精神和他的杀猪技艺一样,令我敬佩。

父亲杀猪的手艺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了,那是五八年跟一帮人到盐城做水石工时,在盐城肉联厂学会的。后来别人去抬石头、砌石剥子,他却常被叫去杀猪。回来后虽不专业杀猪,但也成了他附带的一项手艺。

父亲的杀猪手艺精湛,远近闻名。开始是附近的一些生产队请他去杀公家猪,那时私人家是不允许自宰猪的,猪都得卖到食品站。后来别的大队甚至邻近公社的生产队也请他去杀猪,公社食品站也常请他去杀猪。父亲杀猪既干净又利索,一头大猪两、三个小时就拾掇好了,肉是肉,内脏是内脏,打理得清清爽爽。斫一块肉,你说三斤,他一刀斫下去拿了一称,相差不会在二两以上。这杀猪虽说是个既脏又累的力气活儿,但也有很多的技巧。首先从猪圈里捉猪说起,胆子小的不敢捉,力气小的捉不住。这猪似乎知道要上断头台了,拼命反抗,常常会有人因捉猪不成反被猪咬了。而父亲有一把在铁匠铺里定制的直角尖钩,看准猪下巴,猛一下钩住,不等猪反应过来,拉了就走,把猪按在大板凳上。此时一个人是按不住,父亲两手按住前部,另外一个壮汉按住后部,两手抓住猪的两条后腿,姿势弄好后,父亲腾出一只手,快速拿起那把磨得锋利的尖刀,刀与猪脖子约成45度角,猛一下子捅进了猪喉管里,鲜血旋即喷涌而出。猪叫唤着、抖动着、挣扎着。这点刀是很有技巧的,下刀太陡了,猪会呛血,血不能全排出来,那猪肉就是红红的;刀下得太平了,没点到要害,猪死起来很慢,拼命挣扎。俗话说:临死还蹬三脚跟。猪最后挣扎的“几脚跟”真让人害怕,力气小的人是根本按不住的。老父的刀几乎是百分之百点中要害,有不少杀猪匠拜他为师,专学这点刀的技艺呐。水烧开了,老父和帮手将那放了血的猪抬进一个大木盆,准备烫毛。这烫毛又很有讲究,先在盆里放些脚水,然后加进沸开水,开水不能一下全倒在中间或哪一头,要从这头倒到那头,千万不能直接浇在猪身上。他用一根很粗的麻绳来回拖拉猪子,一边叫人添加沸水。待烫遍后才拿起铁刮子开始刮毛,随着刮子“哗、哗、哗”,猪毛一把一把的掉下来。两边毛都弄得差不多了才直起身来,擦一把汗,他拿把小刀在猪的一只后腿上开一个口子,再拿起那根一米多长的细铁杆,从那口子里插进表皮与肉之间,在猪下腹来回穿出几个通道,然后蹲下身子,用嘴衔在那口子上,屏住一口气,猛地向猪腿吹去,再深深吸一口气。一下一下,一会儿那猪被吹得鼓鼓的,再拿起刮子作最后的清毛处理。老父的这手绝活惊得在场的人目瞪口呆,连声叫绝,小孩子们更是觉得稀奇,用小手去拍拍那圆鼓鼓的大肥猪。这吹气不仅让毛孔都涨开了,能把猪毛都刮干净,而且能剥出一张又薄又均整的好猪皮,那时猪皮是很值钱的。现在杀猪一般不剥皮了,也根本没人吹气净毛,拿起锋利的刀片“哗哗哗”,把表面毛割断,而毛茬还在肉皮里,吃起来毛根直扎嘴。其实这也难怪,这吹气既脏又该要多大的肺活量啊,而老父仍那样坚持着,为别人带来干净可口的猪肉。

老父的杀猪手艺曾给家庭经济带来过莫大的帮助,我们兄妹四个就是沾着父亲杀猪的油水长大的。到七、八十年代,养猪的人家多了,自家杀也不要报税了,父亲杀猪更忙了,逢年过节常几天几夜没得休息,但他为了我们似乎有使不完的劲。

现在老父毕竟年龄大了,再也不像年轻时一个人能托起二、三百斤重的猪放到挂钩上破肚,但他那股迸发而出的脆劲和技艺仍不减当年。我曾多次劝他不要再吃这个苦了,可他不忍丢下这手艺,更多的是为亲戚朋友免费杀猪,图个高兴。几十年的耳濡目染,我也基本会杀猪,特别是在高中毕业回乡务农的两年里。老父忙来不及时便给他打下手,他也曾手把手的教过我点刀、烫毛、破肚、斫肉等,但我由于点刀时下不了狠心,有一次一刀捅下去,猪血流尽了,以为猪已死了,放到地上,怎知那猪竟爬起来了,老父直笑我不是杀猪的料。后来我上学、工作也就不愿弄这又脏又累的活儿,所以没能真正传承他的这一手艺。

年前,有个杀猪的亲戚打电话,问我父亲的那个大杀猪盆卖不卖,我回答得很干脆:不卖。这不仅仅是敝帚自珍,更重要的是它跟随老父多年了,有一种难舍的情感。

我敬佩父亲的杀猪技艺,我更敬佩父亲不服老的旺盛精力;我感恩父亲杀猪曾给家庭带来的恩惠,我更感恩父亲传承给我的那种拼搏精神。

冯金林作者供职江苏省南通市金太阳广告公司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gljwm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难忘外婆家的碓嘴粑粑 下一篇有一种爱叫无私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