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难忘外婆家的碓嘴粑粑
2016-08-20 17:28:20 来源: 作者:龙海孤魂 【 】 浏览:1006次 评论:0
难忘外婆家碓嘴粑粑


龙海孤魂


   糍粑叫饵块,但是我们陆良当地也叫碓嘴粑粑,是陆良坝区的一种美食,无论烤、煎、煮,好吃,香。欻碓嘴粑粑过年,是小时候外婆家生活留给我最深刻的记忆。
  一进腊月,农闲无事的舅舅们往往集中在一起,围着地灶火天南海北上下五千年在一起抽烟叙家常。不知是谁一声高喊——“明天到我家里欻碓嘴粑粑。于是,大家纷纷热情响应。
  欻碓嘴粑粑是陆良坝区的一种风俗,更是一种春节到来前的热闹场合。劳动场面热闹且不用说,更有一种丰收喜庆场面。欻碓嘴粑粑要至少3个壮劳力和2个最能干的媳妇。欻碓嘴粑粑要用碓窝子,碓窝是青石做的,一块石头圪瘩,凿成上粗下细的圆锥台,再在上方凿一个半球形的窝子就成了。碓窝子大概200斤开外,需要用一根比较结实的绳子兜住,由两名劳力抬进堂屋。有时,也有由一个人扛进堂屋的。大家聚在一起,往往比谁力气大。谁的力气大,就说明谁是种田的好把式,就会得到乡亲们的敬重,所以劳力们个个不拜下风,都说自己一个人扛得起碓窝。我七岁那年,我曾亲眼看见我的大舅舅把棉袄一脱,红土布裤腰带一紧,大声一吼,两手抱起碓窝,绕晒场走两圈,然后稳稳当当地把碓窝放在了晒场中央,站定,脸不改色气不喘,博得了满堂喝彩。接下去就是在平坦的土场旁挖坑埋住碓窝,再去四个壮劳力把碓身抬过来,那碓身是用一根粗半米长3米的楸树做成,前面凿开一个洞,装上直径25公分,长70公分的木碓嘴;后面则是安上一块厚厚的踩板,横在碓身后面,供两人轮流用脚上下用力踩动。支撑碓身的架子是两个石头,各被凿开一个半圆,整个碓支撑起来就和一个翘翘板一样。
     碓窝抬进场,男人们连忙放一挂鞭炮。孩子们听说欻碓嘴粑粑,早早地就围坐在火塘周围,听到震山的鞭响,他们一窝蜂地去捡没有炸响的鞭炮,也有调皮胆子大的,抓起一串燃响的鞭炮就跑,大人们并不会理会和责骂他们,只觉得这才是孩子们的无邪和可爱之处。火塘的蔸儿火燃得旺,孩子们的脸泛起了红晕。
  欻碓嘴粑粑最忙的是外婆和舅母们和来帮忙淘米蒸饭的邻里女人,她们把银子般的糯米在盘江老河边上的井台上用干净的井水浸淘得白白净净,沥在簸箕里。灶膛的火烧得呼啦啦响,锅里的水开得滚翻,木甑架在锅里,热气从木甑腾腾而出,她们忙着把糯米倒进去蒸。蒸糯米的时候,女人们忙里偷闲,有说有笑,唠叨张家的儿媳白俊李家的儿子孝顺。
  糯米蒸熟之后,接下来该劳力们忙活。他们把香喷喷的糯米饭倒进碓窝子,然后就是踩碓的男人们轮流踩碓,让碓嘴在碓窝中对糯米饭乘热猛扎。而一个妇女则需要利用碓嘴上升机会,用双手把粘住在碓嘴的米饭拔下,放在碓窝里面,碓嘴上升一次,那位能干的妇女就需要反复操作一次。他们一边扎,一边会想起来咯吱咯吱的声音,那种粗犷、简单、有力的摩擦声在整个屋场回荡。我想,这就是陆良坝区几千年来传唱的最原始最质朴的歌谣,它经典地响彻在陆良坝区,让人们想起远古的祖先丰收后喜悦无比的情景。人们聚集在石碓的周围,踩动木碓嘴舂扎糯米饭,再将白花花的大米扎熟,一起分享。这样,欻碓嘴粑粑的风俗渐渐形成。欻碓嘴粑粑,鲜明地烙上了农耕文明的印记。
  糯米饭扎成泥的时候,可以做成一个圆柱体,大约一公斤一个,糯米饭完完全全扎成泥之后,做粑粑的妇女就找到一面筛子,将糯米饭泥从碓窝子里扯出来,摊到涂了菜油的竹篾晒簟上,做成一个圆圆的粑粑。
  那时候陆良坝区,一户人家通常要扎四、五十个碓嘴粑粑,碓嘴粑粑扎得越多,就寓示家境越殷实。春节走亲访友,都会携带六个碓嘴粑粑去,表示六六大顺。碓嘴粑粑扎完之后,东家往往会备一桌丰盛的酒席客客气气地招待大家,酒是自家的大米酿的,开坛满屋子香。当然,还有临近村庄摆阳烤的蒸汽粮食酒,有玉米和荞酒;上桌的大多是欻碓嘴粑粑的劳力,他们酒兴一来,便划起酒令。有媳妇在东家帮忙的,直白丈夫眼。有的领会媳妇的眼色,或是推辞,说酒量不行,有的干脆装醉。也有爱热闹发酒兴的,媳妇便嗔骂:酒醉鬼!男人们爱听这话,感到格外舒畅、开心,酒兴更浓,哄嚷着:喝!喝!做一回醉鬼,值!”。记忆中大舅舅和他家老二、老三,还有一个叫乔宝舅舅的,都能喝酒,酒醉的时候,大舅舅会把我抱在怀中,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说话。那俩老表则是敲打盆喊老丈人名字,表嫂会连笑带骂:“这两个醉鬼,我父亲招你惹你了,还是少给你酒喝了”。
  南盘江河畔的乡情啊,就融在欻碓嘴粑粑的过程里,融在扎完碓嘴粑粑之后的酒杯里,无法化开,那么朴实、醇厚、醉人!挨家挨户欻碓嘴粑粑,是陆良坝区隆重、热闹的节日,是乡亲们喜庆春节的一段序曲。舅舅外出工作,外婆去世以后,离开外婆家二十多年了,我一直有个愿望,那就是再回外婆家洗马湾,和乡亲们一起欻碓嘴粑粑。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饵块、童年 责任编辑:龙海孤魂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敢问路在何方 下一篇会杀猪的老父亲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