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沈伟民:怀念父亲(一)
2017-02-04 15:19:44 来源: 作者: 【 】 浏览:1224次 评论:0


怀 念 父 亲

沈秋红  沈伟民

   

四季交替,年复一年,时光渐行渐远……。

   但我们对老父亲的思念却与日俱增。寒冷的冬天,地上盖着一层薄薄的雪花,天上还飘着丝丝缕缕的细雨,它好似在哭泣对逝者的追忆。想念您啊,想念您我们敬爱的老父亲,至亲至爱的亲人……。

  1931年4月28日,我们的父亲出生于洪湖白庙的一个书香门第,5岁上私塾,13岁时因酷爱摄影,只身远行到武汉学摄影技术,5年学成后,曾在武汉、仙桃等地从事摄影业务。1952年,他与我母亲一道在监利县新沟镇创办了“汉霞”照相馆,公私合营后更名为“红星”照相馆,至今已经有60多年。

  父亲有两大爱好,一是书法,二是下象棋。书法是幼时跟伯父临帖所学,后因生计所迫,荒于练习而中辍。但逢年过节,或遇红白喜事,有乡邻来邀,仍能根据其愿景而即时撰书相应的对联或者楹联,笔走龙蛇挥洒自如;下象棋是父亲一生之酷爱,善下盲棋,多次应邀为县区象棋大赛讲棋,在当地颇有名气。

  父母亲养育了我们六个子女,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在我们儿时的记忆中,父母亲起早、摸黑、熬夜,虽然微薄的收入难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但父亲总是能用自己的智慧和才能使我们一次次地从贫困和饥寒中解脱,穿上暖和的衣服,吃上可口的粗粮和白菜罗卜。虽然贫困,但他一刻也没有放松对子女的培养和教育,他经常给我们讲一些古代先贤勤奋学习,修身养性的故事,他要求我们做正直善良、有道德、有理想、有抱负、有知识,能为社会作贡献的人,为了子女求学、找工作他不知走过多少黑路,求过多少人、坐过多少冷板凳、受过多少屈辱,但他始终坚信终有一天会云开雾散。苍天有眼啊,在父亲的古稀之年,终于在孙子辈中有了硕士、博士、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劳苦一生的父亲在78岁那年的5月13号不幸中风!情况十分危急!经在医院工作的大妹和医院同事们的奋力抢救,父亲才算勉强闯过生死难关,为父亲继续治疗的重任自然也就落在了她的肩上,母亲和小妹以及四个儿媳白天轮流守候和照顾父亲,我们四兄弟夜间轮流守候和照顾父亲;大哥在省汉江局(潜江市)工作,每个星期五至星期天都会赶回来守候和照顾父亲,星期一清早赶回潜江上班,风雨无阻。

  转年的3月9号,大哥值班照顾父亲,听到父亲因病痛而压抑的呻吟,一夜未曾合眼,早上六点半大哥要去上班了,走到父亲的床前,轻声对他说,我要回去上班,下星期五再回来照顾您。父亲握着大哥的手说,我很好,不要紧,你去吧。大哥知道父亲怕他担心而安慰他,也强忍着悲伤说,您要保重啊!父亲颤抖的手握着大哥的手久久不松开,眼睛里有泪花闪烁。现在想来,那是父亲知道自己来日无多,与长子的最后告别。做儿女的,如今想起那情那景,心里的痛苦非笔墨所能描绘于万一。

  父亲春节前病情加重,好不容量才熬过这个冬天,我们兄弟指望春暖花开父亲就会好起来的,谁知在大哥走后的第三天傍晚7点半钟(3月12号),父亲走了!大哥接到电话的瞬间,脑中一片空白,心里悲伤至极。大哥大嫂急忙叫车急如星火地赶到新沟老家。然而,一切为时已晚,我们再也看不到父亲盼儿的目光,我们跪在父亲的床边,摸着父亲渐冷的手失声痛哭,父亲啊父亲,您为什么走的这么突然,我离家刚刚三天,您就撒手人寰……

  父亲对子女的爱是深沉的,他表面上对我们虽然严厉,但内心却对我们充满了无限的柔情。在粮食供应紧张的日子里,他为了让我们吃饱饭,总是把仅有的一点米饭分给我们,自己和母亲用红薯和杂粮充饥;在没有电扇的日子里,多少个炎热的夏天,为了让子女睡上一个好觉,他搭铺洗席,忙里忙外和母亲一起以手摇扇,为我们驱蚊赶虫,自己彻夜不眠;多少个寒冷的冬天,他总是用好一点的棉被把我们紧紧裹好,把儿的冷脚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上捂热乎,自己却在如铁的旧被里备受煎熬。不能忘记呀,不能忘记,父亲爱我们的故事,父亲疼儿的音容和眼神……父爱如山!

  1948年初,因为我们的伯父(很小时就胆识过人,素有神童之称)出国求学而后侨居海外,当年这沉重如山的“海外关系”致使父亲一生倍受欺辱,在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中,一有风吹草动便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但不管环境怎样险恶,生活多么困难,希望多么渺茫,几十年来,他从不放弃对长辈、对兄弟、对妻子儿女的责任和义务,他在茫然无助中苦苦支撑,拖着体弱多病之躯,熬至油干灯灭。他之所为,非常人所能为;他之所做,非常人所能做!他所受的屈辱和为家庭做出的贡献,真是感天动地。

  改革开放后,党的政策春风化雨,我们家和全国人民一样过上了温饱有余的幸福生活。然而,父亲却因几十年来的艰难困苦和病痛磨难,等到儿女们从繁忙的工作抽身出来想要孝敬他老之时,已经来不及了!伯父多次来信来电要我们陪父亲出国与之相见,父亲也准备了相见的礼物,但终因多种原因父亲和伯父在台湾相见的愿望未能如愿!想起这些伤心的往事,儿女们真是痛断肝肠。“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在荒湖花台沈姓叔叔的热心帮助下,我们在离家大约两公里的天台公墓为父亲选择了墓地,并按照父亲的遗愿把祖父祖母的合葬墓、伯母的墓和父亲的墓安葬于此,分别用上好的花岗岩做了墓碑。但愿父亲喜欢这个通往天堂的地方,但愿父亲在那里能与祖父祖母团聚,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

  父亲啊!您去世后,伯父专程从台湾赶回来,由于出境办证时间的拖延,他没能见到您的最后一面。但他不能忘怀您四十年如一日代他为父母尽孝道,但他不能忘怀您在艰难困苦的情况下还为他扶养妻子和女儿,他不敢想象在那绝望无助的漫长岁月里,您是怎样以一己之力撑起这个已经破碎的家,他老在您的墓碑前撕心裂肺的痛哭,那种悲痛欲绝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父亲啊!如今,虽然您和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但在儿女们的记忆里,您那和蔼可亲的笑容仍栩栩如生;在儿女们的耳边,似乎还能时常听到你的谆谆教诲……儿女们最爱看您打太极拳时的优美姿态,最爱听您讲我们家族的往事,最爱听您告诉我们处世为人的方略。

  父亲啊!生前,您总爱在闲暇下来的时候喝点小酒,品尝浓茶,与镇里的朋友们谈古论今、听曲看戏。总爱与人下棋,讲棋,棋艺之高少逢对手,你的闭目棋下的特别迷人,可称镇上一绝。

父亲啊!现在我们每天吃饭时的第一件事就是请您喝酒吃饭,您的小孙子沈政每餐都不忘给您酹酒,但我们却再也听不到您喊儿女们“吃饭了吃饭了”的声音……父亲,对您的怀念是我们心底最容易触动的那根弦,稍一拨动,就会使我们思亲难耐,泪流满面。

  年夜饭后,窗外的北风呼呼地叫,漫天的雪花静静地落,我们坐在书房的电脑前,把您从十四岁开始的照片调出来,一张一张地细细浏览,真是日月如梭,光阴似箭,八十年的漫长生涯在弹指之间竟变成了监利县新沟镇天台公墓中一尊肃静的墓碑。在这冰天雪地的寒夜,当我们都住在温暖如春的卧室里享受幸福和欢乐的时候,而为我们儿孙吃尽了世上千辛万苦的老父亲您,却趟在了那里。那里好黑好冷,我们心底有说不出的悲哀……

  父亲,就是在这样的晚上,我们静静地坐在电脑前,面对一张又一张您生前的照片,想您、想您。想您年轻时英俊潇洒的身影,想您年轻时智慧过人的能力,想您温暖的双手把儿女举过头顶,在您肩膀上“骑马”时的情景……多么想再次牵着您的手行走在新沟的老街上,感受您对故乡的爱,对乡邻的深情厚谊;多么想回到少年时代,跟着您学摄影,感受您那伟岸的身姿与诗情画意的眼睛。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沈伟民 怀念父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把快乐举起来 下一篇漫谈中国文化中的“鸡”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