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大鼓记(一)
2020-04-19 00:09:04 来源: 作者:戴冰 戴云逸 【 】 浏览:294次 评论:0

大 鼓 记

戴冰 戴云逸

2020.1)

一束冬阳,透过屋顶的破洞斜射到西山墙上挂着的一张破鼓上。雪白的光线,把鼓上的灰尘衬托的愈发地厚,鼓面污迹也愈发的脏,已看不出鼓和鼓面的本色了。

“老张,老张,快把你的狗看好,别咬着我了。”我急急地喊着。

“就来,就来,你别动,我把老母狗看好,她才生过小狗,脾气很坏,别咬着你了。”老张闻声,忙从主屋赶过来,抓住了老母狗,几只幼崽哼哼唧唧围着母狗。

“老张,西墙上挂的是大鼓吧?哪来的?”我问。

“可不就是大鼓吗,哪来的?我自己的啊。唉,说来话长喽。”老张边说边领着我们走向主屋。破盆烂桶、旧缸坏锅,各式垃圾,扔了一院子,一条小污水沟散发着熏人的怪味。

老张,七十多岁,身材高大,估摸着有一米八,灰底白点的棉袄棉裤肥肥大大的,棉袄没有扣上,敞着,棉裤用布条系着,脚上套着仿军用黄棉鞋,头上戴着老式鸭舌帽。乱糟糟的胡子有一寸多长,上面还粘着点什么。

“老张,这位是新来的帮扶干部,水利站的老戴。”村干部介绍。

“老张好”,我寒暄道。

“我哪里好哟,都混成贫困户了,是废人了,拖了国家发展的‘后腿’,成了需要政府帮扶的对象”。老张边说边叹气,一脸愁容。

村干部见老张有点难过,连忙道:“你不知道,老张可是我们这的大能人,聪明着呢,什么手艺一学就会,什么难题琢磨琢磨就能解决,要不是因为眼睛有毛病,高血压、脑梗病、年纪大,缺少劳动力,他才不会成为贫困户呢。

“老张,别难过,你们年轻的时候都是为新中国建设出过力、流过汗的。那时候,建哪个水库大坝没有你们?修哪条公路没有你们?哪年防汛抗旱离得了你们?现在国家富裕了,但你们却老了,身体也不好了,可是政府没有忘记你们,国家关心你们、帮助你们也是应该的。”我边安慰老张边打量主房主房是两间新建的瓦房,外间放着灶具、小桌子、粮食和一些杂物;里间是卧房,一张“瘸了腿”的抽屉桌歪靠在墙上,桌子上摆着电视机、机顶盒、电源排插和乱七八糟的东西;边上还有个简易的折叠,桌上摆着剩饭、剩菜,筷子和碗也没有收床上的被子扭的“麻花”,床单灰黢黢的发着亮;烟头扔的满地都是,一个折叠晾衣架上搭着几件脏衣服。还有一个小台扇,风扇头用铁丝绑着,不能摇头了,还少了一个按键;墙角还有一台扬场用的大电风扇,门后的小冰箱嗡嗡地在响,房间内“气味”很重。

“年轻时候遭的大罪,现在想起来。那年,生产队组织劳力支援门台电灌站建设,那时候没有班车,更没有出租车,就是有也坐不起,因为路远,队长半夜就带着我们出门赶路了。天太黑,也看不清路面,走着走着,忽然被什么绊了个跟头,队长用手电一照,定睛一看,竟然是个死人,把我吓得哇哇大哭。唉,不扯那么远了,感谢政府、感谢党没有忘记我们。”老张说道。

老张接着说:“你刚才问大鼓,那是个老艺人送我的,想想怕是80年了,也可能有100多年了,也是别人送给那位老艺人的,鼓面是骆驼皮的。62年开始学习唱大鼓,72年为了讨生活,带着外甥外女到霍邱县补鞋、补盆、唱书,卖艺谋生,79年正式投师到灵璧刘道宗先生门下,学习淮河大鼓表演,我们这个门派属于郝祖龙门华山派张门腿。也是这一年,通过考试取得了省制曲艺演出证,有了演出证后,就经常在定远县的永康、西卅店、朱湾等地演出。82年春天,我还跑到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演出过,在那玩了两多月才回来。

我不但会唱大鼓,还会扎笤帚、编鸡罩编筐、编笆斗,你看这是我扎笤用的工具。后来还学会劁猪、种地,还开过山放过炮、补过盆补过鞋,还自学周易看风水。

说着,老张从墙角拿出一长一短两根木棍,长木棍被勒成了弓形,一端系着长布带,两根棍子之间连着一条细钢丝,老张说那是他扎笤帚用的工具,还给我演示了使用方法。他先拿起长棍,将凹面贴在肚子上,将长布带从腰后绕到木棍的另一端系好;然后坐在凳子上,两脚蹬住短棍,再把钢丝做成圈,最后将笤帚的把放在钢丝圈里,用力勒。“你看就这样,能用上劲,扎的结实,我的笤帚特好卖,一露市就没有了。”老张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溜,眼珠子直转,真像个唱大书的。

“老张,你真厉害,多才多艺,有真本事,聪明好学,怎么媳妇帮着拾掇家呢?

“我们家穷,我小小的时候就帮生产队放猪挣工分,就这么大,”说着老张用手比划了下,“读四年级时,父亲去世,便辍学了。我个子大,能吃饭,盛饭不用碗,用小瓦盆,还能吃肉,一顿吃1斤猪肉,不吃肉身子就像生了病,一点劲都没有。老二个子也大,也能吃,光挣工分不够吃,家里越来越穷,老娘都愁死了。一晃到了成家的年龄,但是家里穷的连饭都吃不上,谁会上门提亲?没人提。后来娘去世了,也没人操了。再后来,日子好些了,但是年纪又太大了,就这样一直一个人,习惯了,没人烦,也挺好。”老张说。

我手机响了,是上面要来检查工作。

“老张,不好意思,我有急事,今天先聊到这,过段时间再来看你。你先抽时间去医院检查检查身体,大病住院,小病别拖,没有病就把日子好好过,精神起来,今天光顾拉呱了,也没帮你打扫卫生。对了,下次来,你一定要唱段大鼓给我听,说不定我还会请几个女干部来听书呢。”我和老张打趣道。

“你这个干部有点怪,不宣传扶贫政策,要听我唱大鼓。不过我俩聊的挺投机,你们都是大忙人,赶快去吧,别领导批评了。”老张

春风和煦,阳光明媚。

“喂,老张,在家吗?在啊,好,那我待会去你家”。

“哎哟哟,老张今天这么帅,啧啧,这脸光的,胡茬子都看不见了,这脸白里透亮,白里透红,简直就是个大帅哥,是相亲去了”老张今天穿的是黑色中山装,黑裤子,黑皮鞋,干净利

哪有哪有上街洗了”老张边说边往朝我身后瞅

就我一个,看什么呢?哦,哦,哈哈哈,我先来打探打探环境,别把美女们吓着了。

进了院子,那些破盆烂桶、旧缸坏锅全不见了,走道两边还种上了辣椒、瓜、青菜等蔬菜。菜地里几朵柔嫩的黄花,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格外娇艳。

主屋变化也很大,外间乱七八糟的东西几乎都没有了,白墙上还贴了画,画的是山水楼台十大元帅,小饭桌子从里间搬到外间;里间“三条腿”的抽屉桌换掉了,桌子上只放了电视机、机顶盒、电源插座;晾衣架收走了,原来的地方摆放着一个铝合金大衣柜;地上只有两三个烟头;床上也整齐了许多。

哇,买了这么漂亮的大柜子,地扫的这么干净家里拾掇的这么好,是不是有女同志帮忙?”我又和他打趣。

哪有,哪有,我自己便收拾收拾那些破烂,能卖的卖了,不卖的扔了,那些垃圾堆在院子里确实不好看,收拾一下,眼里干净,心里敞亮。”老张说。

你真会唱大鼓?怎么又把大挂那么高?

当然会唱!为什么不唱了?90年代以后,改革开放了,全国都在抓经济,我们当地的农民大部分都出去打工挣钱了,各个庄子上只有老年人在看家,带孙子孙女上学,再说老人们也没有钱,看好孩子是头等大事,出了差错,儿子媳妇回来能要了他们的老命,还听什么大鼓?没人听,我也没有收入了,只能把大鼓高高挂起来。你说要听我唱大鼓,我才把它取下来,在这呢。”老张说着,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连敲了一会。今天我给你唱段《十三道大韵》:

言的是正月里来是新春,殷纣王本是贪色好酒君

西宫院新宠妖妃妲己女,出谋定计害忠

元旦节厉逼贾氏跳楼死,比干承相活扒心,

黄飞虎一怒提兵五关反,殷纣王摘星楼前火焚身。

二月里来草芽发,中国出了个时运哀败的姜子牙,

没得第前卖过面,龙天老爷把旋风刮,

逼的万般无其奈,渭水河前把垂钩拉,

老姜尚渭水河前去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扶贫 淮河大鼓  责任编辑:抱朴守拙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水文战“疫” 下一篇最美的花朵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