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青胜随笔
2021-06-09 22:27:44 来源: 作者:廖天云 【 】 浏览:226次 评论:0


青胜随笔


/廖天云


一,避暑山庄



青胜,自古彝汉杂居,古时叫“那哈坪”,为啥叫“那哈坪”?民间有两个传说:一说是叫“那哈”的彝族头人祖居于此。二说是叫“那哈”的和尚,不幸跌落金沙江,尸体被当地信众打捞起来葬于此。据传有卑记载:开发之前,桧溪到那哈坪根本没路,沿金沙江而下,一顺的悬崖绝壁。当地先民为了打通此道,采用唐朝修五尺道的办法,用火烧岩,大火熊熊,浓烟被日,几个月不息。等下大雨把烧烫的岩石激炸开裂,岩质疏松后,用钢钎铁锤一节节硬凿。经年累月,硬生生在这悬崖绝壁上凿出了这条羊肠小道。

难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县城的人,说起去青胜,大多畏惧。我因人口普查分到青胜,算是亲身领会了李白“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慨叹。。从桧溪出发,顺金沙江而下,一溜麻绳小路,左临千里波涛,右贴百丈悬崖。走四方碑,跨白羊溪,七弯八拐,涉溪跳坎,步步惊心。那天恰逢六月炎天,一路骄阳照烤,蝉鸣不息,热气蒸腾,喉燥如火,好不容易拖拢六马厂粮店。一罐茶水下肚,能量随汗水排泄尽净。跨出粮店,便要面对到达青胜必经的艰难路段——爬鸡公啄。没爬几步,脚底好像灌了铅、迈不开、拖不动、虚汗直冒,只好两步三歇气,一步步往上挣扎。爬到半坡树荫处,一坐下去,屁股犹如粘住一样,硬不想爬起来,幸好来了一个普查员,他给了我一个粽子。一粽下肚,恢复了力气。起步爬坡,挨到下午四点,总算爬完鸡公啄,跨入乡政府所在地青胜坝子—那哈坪。举目四望,禁不住大吃一惊:没想到熬过艰难历程,迎接我的是这番令人心旷神怡的清碧世界,户户竹丛瓦舍,处处水秀山青,坝上秧铺翠锦,岩头水抛素练。凉风携珠带霰,空气洁净无尘,入口清甜。饱览这动人景观,顿觉烈日变凉,酷暑远避。神清气爽,诗潮翻滚,当即禁不住喊出两句:“水秀山绿清碧世界。竹丛瓦舍避暑山庄!”


二,民胜追踪


到了青胜,不到民胜,难免遗憾。民胜,这是建国后取的革命名字,,座落在青胜西北角,原名水星坝,得名于当地十四颗星宿模样的圆形巨石,分为明七星和暗七星。清朝年间,水星坝是这一带最为热闹的去处,当地有“先兴水星坝,后兴雷(雷波)马(马边)屛(屛山)”和“先有水星坝,后有宜宾城”之说。

当时,从六马厂,小厂,到中厂(即今官房)这一带地方,聚集了成千上万的矿工分处开采铜矿,现在还能在上述几处见到堆积如山的矿渣。水星坝既是四川黄郎一带通绥江的要冲,又是矿区中心位置的唯一集镇。水星坝街顺沟而建,蜿蜒伸展六、七里长。分别为上街,中街,下街,草街(又名满淫街即妓院街),商旅云集,马帮不断。

水星坝街从上到下坐落着姚家红寨子、龚家围墙、张银庙、红庙子、黑神庙、城皇庙等十庙。当年繁盛之时,光烟馆就有七十多家。各种商铺、摊点一应俱全。还有妓院,戏楼,曾连续唱过四十九天大戏。白天热闹自不必说。夜市更不一般,灯火通明,叫卖的,嫖妓的,吹大烟的,唱戏的,赌博的,喧嚣沸腾,不愧山中不夜城。

时至民国四年四月初二日,水星坝遭大同的棒客(强盗)一把火焚烧。稍事修复后,又于民国七年七月初八日遭特大洪水席卷一空。灾民们光身逃到宜宾(即叙府),占了几条街。

从此,水星坝萧条败落,一去不复。

今天到民胜,江北一转,还能见到当年繁荣的历史遗迹。比如江北唐家当年栽的护坟古杉树,至今两百多年了,已长成参天古树,大的直径有四、五尺。直径在三、四尺的就有二十多棵。民胜山上的老林头,如海子坪、烂窑湾,大屋基等多处地方,都能见到当年开拓者住过的石墙断壁。其中一处石砌的断壁墙圈中,长出一棵几个人牵手方能围住的参天古树,让人一见,就产生一种古远神秘之感。罩子沟有座细碗坟,全用细瓷碗包砌而成,可见陶瓷业之发达,开发历史之悠久,水星坝曾经热闹繁荣并非虚传。

再从当地古墓联语来看,当时当地不但商贸发达,文人学士也不少。

江北一墓联云:前向水星连百丈(百丈坡),后列尖峰(尖峰山)荫万春。

又云:山青作穹安,水秀为佳城   反映墓主人对山青水秀的向往追慕。

姚明顺墓联云:

水星宫中花开并蒂徵吐艳,星宿垣内枝放连理现钟英。

姚民顺,清朝同治年间当地的红灯教教头,因为协助朝廷维持地方治安,剿灭叛匪有功,故授其五品总戎。此联既颂扬姚公与其妻朱、俞二氏的美满姻缘,又巧妙地将水星二字嵌入联首,让人读联时紧扣水星坝去联想,回味。当时当地文化繁荣可见一斑。


三,青杉礼赞


青胜林木资源丰富尽人皆知。众多林木中,杉树算得名门望族,上百年的古树杉比比皆是。讲资历,当地的其他树种无法比肩。杉树何以这样兴旺,我想除它的实用价值使栽培者特别关照外,恐怕与其淳朴正直的品质不无关系。首先,杉是以全身奉献人类的优良树种,杉杆是制俱和建房的上好建材,杉桠杉果是取暖煮饭的绝佳燃料,浑身上下没有利己私货,因而赢得人类的另眼相看,在种植规模,精心管理方面,其它树种很难享受同等待遇。

其次是它的品性,杉秧一冒土,就不卑不亢地生长,不向强者卑屈,也不侵犯邻里的生存空间。哪怕是挤得的很紧的一团,都是各自向外让让就各安其所,细不附粗,大不挤小。举止收敛,不争不贪,自由成长。不管是资格老的百年古树或是才长起来的弱小幼树,均能相互滋养,同受阳光,共享雨露。老树不会有担心幼树后来居上将其挤掉的忧虑;幼树也没有被老树欺负的压抑之感,相互间总能和睦相处。。不像黄葛树那样张牙舞爪,一旦成气,就一手遮天,把手伸的老长老长,一棵树要荫一、二亩地,让后生弱小难见天日。

再次是杉树不像有的树种那样娇弱,不管土肥土瘦,乱石旮旯,峭壁悬崖,只要有立足之地便能顽强生长,还能长成栋梁之才,从不弓腰驼背。

因为上述品质和适应能力,杉族不兴旺都不行。


  礼仪之邦


我敬仰杉树,更敬仰种植杉树的青胜人民。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由于青胜地处深山峡谷,道路坎坷险峻,羊肠小道连马帮都难以通行。面前虽有金沙江,没能开发通航,只能望江兴叹。所需的生活物资,全靠人力从70里外的桧溪背进来。

1987年,每一百斤货物人力运价十三元还没人愿背。到青胜的商品,加上运费后的平价就相当于其他地方的异价。机关干部吃的粮食,从六马厂粮店运到青胜每斤还得加三分钱的运费。

每年的公定粮,全靠人力送达,远的如民胜的小厂等地,农民要负重百多斤,攀峰越岭、艰难行走六、七十里才能到达六马厂粮店。尽管如此艰难,农民还是自觉地如数完成国家公定粮任务。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但青胜人恰恰相反,并没因生活艰难而走邪。

他们始终遵循祖传下来的做人原则,像杉树那样地耿直正派,不争不贪,不偷不抢。

笔者到此近两个月,住所的窗口正对青胜街的中心市场,我观察了十多个赶场日,群众都是彬彬有礼地进行交易,连粗话脏话都很少听到,更不用说抓拿骗吃,牯弱霸生,探囊取物了。

  在民胜,衣物、被面晾在屋外几天几夜不收,不会有人代为“保管”。清朝年间,水星坝街上曾立有一根灯杆,杆上定了很多钉子,凡捡着别人丢失的东西,都要自觉地挂在那灯杆上。凡丢失东西者,准能到那灯杆上找回。当时水星坝的乡规民约定的很苛刻,如果有人拾物私昧,轻者体罚,重者杀身。据说有一个老妇捡着三个铜板不交,发现后当即处死。从此看出,当地把坚守道德底线,看得比命还重。

青胜人好客,诚恳大方,名不虚传。外乡人到家,因家贫拿不出好茶好饭招待,要么到溪中网鱼虾,要麽到田中捉木怀(一种体型仿青蛙的蝌类动物)。总之,要把诚意表了才感到轻松。

笔者一行二人参加人口普查来到青胜江北一单校,那位住校民师觉得县上来的同志爬山涉水,远道而来,吃点白水四季豆蘸辣子水,实在过意不去。当晚打着手电到一里多路外去捉木怀,直到晚上两点才回,抓了大半脸盆,现剐了炒好,才将我们从梦中叫醒。时隔几十年,那晚吃木怀肉的情境,仍让我刻骨铭心,久久萦怀。

青胜人虽然物质上不富裕,然精神世界却是那些虽然物质上富有,但道德沦丧者们高攀不上的。

青胜,勘称“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山中净土。用礼仪之邦誉之,当之无愧。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巴山一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的话痨老爸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