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晨 练
2021-06-29 19:20:38 来源: 作者:洋索 【 】 浏览:481次 评论:0

 


文/洋索


刚刚入夏,我又回到了养生福地铜川。在这里,之所以称铜川为养生福地,不仅因为古耀州曾经是药王孙思邈的故里,更因为近年来铜川市委市政府围绕药王养生文化,结合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发展,开展宜居养生城市建设所取得的一系列令人满意的成果。

众所周知,早在我国唐宋时代,古耀州便是闻名遐迩的文化名城,曾是许多历史名人的故乡,譬如著名的“一圣四杰”,即医圣孙思邈,画家范宽,书法家柳公权,史学家令狐徳棻和文学家思想家傅玄。尤其是孙思邈,当年曾在家乡遍尝百草,诊病寻医,救万民于水火。后又在耀州南塬宝鉴山讲经论道,修书立说,留下著名的《千金宝要》《千金方》《千金翼方》等医学名典。据史书记载,当年孙思邈在此收集民间偏方翼方时,就十分注重传授养生之道,自身活了141岁,且多有著述,成为一代医圣,后人为了纪念他的历史功绩,便在山上垒石建庙,塑造金身,供后人世代景仰。

但是,到了解放以后,这座城市却突然被换成了另外一副面孔,其标志性特征有两样:其一是,因为煤炭开采,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继西安市之后成立了陕西第二个省属地级直辖市。其二是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在药王山下,建起了当时号称“亚洲第一窑”的陕西秦岭水泥厂。虽然这座城市在接近半个世纪的历史岁月中,为祖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被冠之为“我国西北地区著名的煤炭建材基地”,但与此同时,她的城市形象却被糟蹋得不成体统,进而被诉为“地球上卫星看不到的城市”。尤其是她的文化养生地位,曾一度被人们所忽视,成为与这座千年养生故都文化传承格格不入的城市诟病。

痛定思痛,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铜川市委市政府终于在人们期盼传统养生文化回归的千呼万唤中找到了属于自己固有的坐标。于是,一场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发展的歼灭战在全市范围内悄然打响。经过三十年的努力,那座曾经的“地球上卫星看不到的城市”便被一座新型的现代化宜居城市所替代,这便是如今的市委市政府所在地铜川新区。

我在铜川工作生活过四十个年头,亲眼目睹了环境污染给城市带来的危害,也亲身体验了环境改善给市民带来的幸福与快乐。尤其是近二十年,随着铜川城市建设速度的加快,一个多功能、高标准、现代化、养生宜居的新型城市拔地而起,给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带来了更多的欢声与笑语。这里空气清新,道路宽阔,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完善,绿树成荫,花草遍地,洋房林立,公园遍布城市的各个角落,具有一般大中城市无法比拟生态人文环境,难怪我才离开新区数月,居然又想回铜川了。

我是一名退休的国家干部。按照以往的习惯,我总是赶早去公园散步,为了避免碰到太多的熟人,我一般六点半左右出门。我们小区距离政府广场不到一公里,而正对市政府后门的那座公园便是我常去做晨练的地方。

这是一个处位于城市中心的微缩公园。事实上,像这样的微缩公园新区还有多处,诸如大唐养生园,植物园、牡丹园、书画公园、城市运动公园,正阳路、长丰路、华夏大道、华原大道带状公园,以及正在修建的丹阳湖公园等。除此之外,周边还有号称铜川城市后花园的锦阳湖生态公园,以及龙潭水库、赵氏河湿地公园、樱桃园、桃园、杏园、梨园等等。作为一名铜川市的普通市民,我真的为生活在这座城市而自豪。一座核心区域不到五十平方公里的五线城市,居然拥有这么多风格各异、主题突出的特色公园,是那些一二三线城市可望而不可及的。

我沿着公园进口漫步入内,脚下是曲径通幽的林间小路,旁边是风格各异的奇石、假山、龙柏、丁香树和白皮松,还有伟岸的白杨,挺拔的雪松。小路的两边,布满了大小不同、高低不等、造型奇特的路灯、凉椅和健身场。紧靠公园北段,还有一座隐藏在万绿丛中的高标准公厕,这是为避免市民在锻炼过程中发生内急而特设的便民设施。总之,凡是市民需要的,政府都提前替你想到了。

这天早上,我习惯地沿着逆时针方向开始绕园运动,来这里运动的人也都习惯了这样的行进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来此锻炼的人越来越多,大部分晨练者都是一些退休的老同志,也有部分政府公务员上班前赶到这里走上几圈,以便打足精神,投入新的工作。至于锻炼的方式,也会因人而异,有练功的、打太极拳的、做操的、练琴的、抖空竹的,还有唱歌的、背诗的、朗诵的、谈情说爱的。我当然也沿袭着自己的运动方式,每走一圈,便找个适合自己的树枝拉一会胳膊,或找块文石按按腿,或挑个没人的椅子做会俯卧撑。就在我第二圈刚刚起步,迎面走来一位表情呆滞的老太太。老太太显然是逆行过来的,她低着头只看脚下,不看来人,腿脚生硬,胳膊微抖。我赶紧避让到一边,停住脚看着老太太来到一棵白皮松下,先将手中的水壶挂在树上,然后取下架在树杈上的那根树枝握在右手中间,并以此当做扫帚开始划拉树下的松针。当我从她身旁走过第四圈时,她已将树下的松针划拉成一大堆,继续用脚往上堆砌。

在以后的晨练中,我每天都会见到这位老太太雷打不动地准时来到公园,仍然是逆行而来,仍然是不与任何人打招呼,仍然是划拉树下的松针。也许是见到的次数多了,她偶尔也抬头看看我,依然是目光抑郁,表情呆滞。有一天,当我远远看见她过来时,有意停在旁边问候道:“您好!”

老太太没有正面回应,只是微微抬了抬头。以后每次遇见,我都以同样的方式问候老人。慢慢地,老太太抬头看我了,甚至还下意识地朝我点点头。有一天,老太太终于冲着我笑了,表情也变得不那么犹豫了。而她每天堆砌的松针堆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起初是用一只手来堆,后来改换成两只手,再后来连两只脚都用上了。不久前的一天,当我又一次从老太太身旁走过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高亢的歌唱:“唱支山歌给党听

我惊讶地回过头来,见老太太正笑着朝我望,我立即回应道:“我把党来比母亲

当我唱到第三句时,老太太居然和着我的歌声一块唱了起来,那歌声优美而抒情。周围晨练的人们听到歌声,统统停下了各自的活动。惊叹的同时,大家快速围拢过来,陪着我们一起唱了起来,连同在不远处练习萨克斯的那位中年男子也赶过来为我们伴奏:“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

歌声激昂、豪迈、悠扬、抒情,在人群中,在树林中,在无限辽阔的天空中回荡。

奇迹诞生了,这是很久以来积压在老太太胸中的心声,也是其家人多年以来希望听到,但却从未听到过的振奋人心的歌声。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巴山一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亲历永善交通巨变 下一篇青胜随笔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