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周启泉:我与酒
2021-11-26 22:03:54 来源: 作者:周启泉 【 】 浏览:237次 评论:0

周启泉:我与酒

  饮酒上的先天不足,让我失却了许多快乐,也省却了不少麻烦。在得失守衡中,我保持着对酒不厌不羡的心态。

我与酒无缘。我曾努力亲近它,希望与它和谐相处。然而,几番尝试后,它瞧不上我,我也容不下它。

大凡生来不能喝酒的,无外乎两个原因,或者酒精过敏,或者体内缺少酶。酶,是乙醛脱氢酶。酒精进入体内,先被乙醇脱氢酶分解为乙醛。接着,如果体内乙醛脱氢酶缺乏,乙醛就不能转化为乙酸,从而在体内蓄积,导致脸红、头晕,甚至头痛。酒精过敏,则是特异体质对酒精的特异性反应,不仅脸红,而且有皮疹、水肿、瘙痒等症状,严重者会导致休克、死亡。

我的父母都不能喝酒,我不是酒二代。我不能喝酒的原因应该是缺少乙醛脱氢酶,因为除了脸红、头痛等乙醛中毒表现,没有什么酒精过敏症状。

饮酒上的先天不足,让我失却了许多快乐,也省却了不少麻烦。在得失守衡中,我保持着对酒不厌不羡的心态。

因为不能喝,所以酒桌上不喝酒是我的常态。当然,凡事没有绝对,有时,我也会与酒来场偶遇。

出差在外,只有两个人,碰巧对方还是一位喜欢来一点的,我会十分尊重“一人不喝酒”的原则,举杯奉陪。当然,是有比例的奉陪,比方说,他半斤,我半两,若是啤酒,他三瓶,我匀半瓶。

虽然酒量差得不行不行的,但也不要小瞧我。有时,我还帮人代代酒。饭桌上,遇见酒兴浓的,我不敢搭腔,但关键时候,比方说快要散席时,这位豪饮的,啪,又开了一瓶,歪歪斜斜、抖抖索索地又倒了一杯后,我或许会抢过他的酒杯,帮他喝掉一些,美其名曰:我的酒瘾来了。

酒桌上人不多,只有五六个人,并且没有谁喝霸王酒时,我也会凑着热闹一起举杯。这样的场合,没有人逼你,喝多喝少随意,一圈“打”下来,不过二两左右,这个,能撑。

遇到气氛更轻松的场合,我甚至白、红、啤都来一点,比不了量,就比种类吧。

因为不能喝,常常受窘。有朋友喜欢用言语刺激我:你喝酒跟女人差不多。对此,我不恼,笑答。也有人说,你说不能喝,但从未见你醉过。这话似乎有点道理,可是,我几两几钱,自己清楚得很哩。

其实,我又何曾没有醉过?人生难得几回醉,只是我醉得都不是时候。不因失意浇愁,不为得意尽欢,就那么稀里糊涂地喝了,不明不白地醉了。我醉过三次,一次是一瓶啤酒(750毫升),一次是二两白酒,一次是三杯红酒,也算是对各类酒都有个交代,见过底了。

虽然不能喝,但酒桌上的我并不寂寞。我理性地选择吃什么、吃多少,一边吃,一边看觥筹交错。一边听层出不穷的劝酒理由,一边体味朋友间的热情。遇到求援的,我不吝啬手上的白水杯,悄悄地交个杯,然后再把换来的酒杯中的酒换成水,谁会在意我手中的水杯呢?当然,这有点损人,不地道,并且辜负了朋友的信赖,但我的援助也并非无原则。首先是人家主动相求,其次,此人必须是今天酒桌上的弱势群体。扶危救困,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不能见死不救,何况我是个有扶贫情结的人。

酒上的缺陷,注定将陪我一生。虽然并非不可救药,比方说饮酒前服用“乙醛脱氢酶胶囊”作预防性医治,但那又何必呢?是药三分毒,不是我自身的,说不准又会带来什么副作用。而且,先服药,再饮酒,会给人一种不公平竞争的感觉。输了酒量就罢了,不能再输酒品。

很佩服先天不足,后天努力,最终能饮个半斤八两的人。弄不懂他们是如何披荆斩棘,一路喝来的。几次醉酒的经历至今让我心有余悸,那种“牵肠挂肚”“痛心疾首”的感觉,始终是我心中抹不去的阴影。饮酒上的不能,我只好听之任之,自暴自弃了。

酒啊,想说爱你不容易。

(稿件来源于高邮市文联)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周启泉:我与酒 责任编辑:孙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聪明反被聪明误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