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战“疫”诗抄:高地(作者李昌海)
2020-02-10 19:11:50 来源: 作者: 【 】 浏览:699次 评论:0

(组诗)

李昌海

非常时期

刚刚过去的一场盛会

制造了世界惊叹

转眼,一阵阴霾

飘至头顶

这座城市需要戴上口罩

保护好一叶连接汉水长江的肺


从车站到码头到机场

从社区到医院

筑起一道长城,合力

打一场阻击战


非常时期

做一个听话的孩子

大家齐步走


所有的镜头、微信、短信

都向这里聚焦,远方的问候和祈祷

如春潮滚滚而来


比起往年,今年春节虽然

少了点微笑和拥抱

但灯笼依然高挂

连回迁的大雁

也相信,严冬过后

江城必定又是春暖花开


在家,用小楷给自己写一封长信

不落下一个华丽的字眼

也不必全是山石磊磊


在家,按住内心的澎湃

问问自己,有哪位英雄还来不及致敬

有哪位受难的人已被遗忘


在家,对着镜子

刮尽脸上的风尘

毫不迟疑让新年的春色上妆


在家,踮起脚来仰望天空

每一颗星星都能代表一个皎洁的清晨

每只鸟儿都能替你去远方飞行


在家,吹灭烛台

一分一秒细数

你会触摸到时间的起伏


在家,需要抱紧我们的城市

让骨头与骨头

擦出火花


收集呼喊

一条简单的倡议

就那么容易打开了一座城市

的喉咙

晚八点,所有的窗户像闸门

“哗”地推开

灯光照亮夜空,也在窗户与窗户间流淌温暖

万人齐声高喊

“武汉,加油!武汉,坚强!”

静极了的城市

突然爆发

我抢着收集这些呼喊

像种子一样储存起来

和它们一起发芽


那些小猫小狗,像往常一样

在户外自由行走

它们视线太低

看不见人间磨难


相反,人更要小心谨慎

面孔与面孔隔离

指头在流水中站立

人啊,总是在一些关口

需要戴上枷锁跳舞

而生命倔强,不惧孤独更不服输


我的诗没有钢铁的轰鸣

但渴望成为轰鸣中的一滴油


一声令下,两支精锐部队

旋风般在江南江北集结


挖掘机推土机发出暴吼

咬紧牙关的农民工兄弟

把自己咬成铁


从黄土中取出火焰

向天空借来雷电


让泥泞凝固成混凝土

让衰草长出刀剑


一座城市寂静

两处工地沸腾


24小时牵动中国目光

每挺进一步就是延长生命的长度


火神山雷神山铁锁铜关

无疑是一剑封喉的高地


楼上,有两双儿童踢踏的脚步

他们把客厅放大成运动场

他们的踢踏深入我久未动弹

的膝盖

似乎还踩着滑板,那更好

飞起来,高过这座城市

我希望两个儿童动作更猛烈一些

从天花板上踢下两朵白云


美好悦己

即使每天不出门,也要

剃须,梳头,化妆

既然活着,就不能让日子邋遢

出门,以美好示人

居家,以美好悦己


一座城市的温度

从未如此体贴

触摸每一个市民的温度

“您今天发热发烧吗”

社区的电话登门每一户家庭

每一次电话都是春风如抚、草木萌发

市民的温度,关乎

一座城市的温度


并肩战斗

一周之后,妻子拉着小拖车出门了

跑了两趟超市,采购回

大白菜、小白菜、芹菜、西红柿

火龙果、苹果、橙子、枇杷柑

差不多搬回半个超市

这时节,走进家门的都是尊贵一族

妻子将青菜一一理好

用一个废弃的纸盒模拟出一亩三分地

依旧保持它们出生地的模样

这些果蔬没长嘴巴,天生不能发出呐喊

但是它们源源不断塞给我们

绿的红的铁元素

就是在和我们并肩战斗


眼里含着泪说“我不哭”

这是一句真话,挂在脸上的泪珠

硬是被塞回眼眶

眼里含着泪说“我不哭”

这是一句假话,背过脸去

泪水掀起一场雪崩

这妻子送别丈夫、母亲送别女儿

走向狰狞邪魔的场景,摇晃

着候机大厅

躺在床上的我,将一张床

哭成了一片海


悼同事王同初

没向领导请假就走了

“不就是发热发烧,还能在医院呆几天?”

或许本身就提前接到了死神的通知

因为回不来了,请假已属多余

真的就不再回来

你走的那个下午,只有你弟弟和你儿子为你送行

你走的那个下午,一座城市很难受且还在努力

你的遗体先是被推进医院太平间

因为与这个叫新冠病毒的恶魔搏斗

已耗尽了五十七年积攒的力,你需要歇口气

到了殡仪馆,家人被告知

十五天后,领取骨灰盒

这等于再留你在人世十五天

这等于你江西老家的老父老母抱着你空荡荡的身子

再暖你十五天,然后上路

在这恶魔肆虐的时期

那么大的殡仪馆

也容不下你的告别仪式

这场灾难啊,将悲痛

压迫得没有一点哭声


重新学习

许多东西,我们过去不屑一顾

而现在需要重新学习

比如洗手,双手要搓出火花

比如戴口罩,要戴成一把铁锁

今后,当你迎面碰上野禽、野兽和爬虫

请停下脚步,双手抱拳,颔首

与它们交换姓名、互致问候

重新学习,还来得及纠正错误

这样,我们就能圈住

更多美好的羊


我有一条红围巾

年年过年都系着它

耀眼地走在节日深处

但庚子年的新春,它绝不献出热烈的贞操

耻于与白色的肺同行

耻于为这场灾难点缀

等到曙光涌来、天清气朗

我还去买五条红彤彤的围巾

将它们系在黄鹤楼、武汉关钟楼和火神山、雷神山的脖子上

还有一条,就系在

李文亮的墓碑上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诗抄 高地 李昌海 责任编辑:赵学儒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云南水职院赋 下一篇正月十六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